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老奶奶拿出的正是56年前与中国笔友段春秀往来的书信,并请求他们帮她寻人。“她也觉得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想要试一试。”

 

  半个世纪前,俄罗斯少女柳霞与中国中学生段春秀成为笔友,56年后,搬到萨兰斯克的柳霞,遇到了一名中国记者张河运,在各方的帮助下,两国的老笔友终于“见面”了。

  2018年6月29日,俄罗斯世界杯正在进行。在萨兰斯克市老城区一处公寓内,央视报道团队的记者张运河接待了一位慈祥的俄罗斯老太太。老人拿出两封泛黄信件,说这是56年前她和中国湖南湘潭市二中初中女生段春秀的俄文书信,想请中国记者帮忙寻找段春秀。老人名叫柳德米拉·米特里切娃·伊万娜夫娜(简称“柳霞”),今年68岁。

  张河运被俄罗斯老人珍贵的书信情谊打动,他通过媒体,发布《俄罗斯老奶奶跨越半个世纪寻找中国笔友,请大家帮忙》的文章,将俄罗斯老奶奶柳霞找寻笔友的情况介绍发布出来。这条微信在湘潭的微信朋友圈广为传播。湘潭市二中76班的彭友声在微信上看到这个帖子后,立即转给了当时的班长段运金,71岁的段运金反复读了很多遍,断定俄罗斯老太太要找的笔友,就是他的堂姐段春秀。段春秀的家在湘潭市雨湖区和平村一幢三层楼的顶楼,因段春秀有长达10年的类风湿关节炎,无法下楼,跟外界没有太多接触。

  

  俄罗斯奶奶发寻人消息

  一段跨越56年的寻人故事,将故事外的读者,带回到那个纸短情长的年代。56年前,前苏联少女柳霞和中国湖南湘潭的同龄人段春秀,成为跨国笔友。两人用俄文通信,内容不长,大多交流着各自的学校生活。

  年过古稀的柳霞回忆,自己给段春秀写过三封信,收到过段春秀的两封回信。有限的信件中,段春秀告诉柳霞,她是中国湖南湘潭市湘潭第二市立中学16(或者76)班的学生。此外,柳霞还收到了段春秀随信寄来的西湖苏堤春晓的明信片和产自厦门的玫瑰香水纸,以及段春秀本人的小像。在落款日期为1962年的一封回信中,柳霞得知,段春秀已经收到了她的信,一同收到的还有她寄去的先锋队徽和学校照片。“我15岁,学习很好,生活幸福。”回信中,段春秀这样告诉柳霞。段春秀还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下次回信中收到柳霞的照片。

  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两人的联系中断了。在没有网络的年代,书信的中断,意味着未曾谋面的两人从此陌路。

  时隔56年,当年的少女如今已是古稀老人。现在,柳霞搬到了俄罗斯的萨兰斯克市。这个人口30余万的小城,承办了今年世界杯的4场比赛。机缘巧合,得知公寓对面租住着来自中国的记者,柳霞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敲开了门,吐露了自己的请求。柳霞说,年轻时搬过几次家,许多东西都丢了,唯独段春秀的两封回信和小礼物,一直保存至今。她希望通过网络,帮忙在中国找找她的笔友。愿望很简单:想知道笔友是否健在,过得好不好。

  

  寻人故事得到回应

  寻人的消息连日来在网上热传。泛黄的信件,从56年前“穿越”而来的礼物,无不触动了屏幕前的网友。“没有离奇的情节,也没有生离死别,有的是经过漫长岁月也没有磨灭的惦念,虽然不贵重却十分有心的礼物”,“身在异国两地,几乎无法交流的两个人,这份单纯的友谊才最珍贵。”在社交媒体上,不少网友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接受委托的中国媒体记者张河运说,6月底,他们在萨兰斯克的报道团队,结束了报道任务准备返回莫斯科。临行前一天,住在他们租住的公寓对门、一位名叫柳霞的俄罗斯老奶奶说,“有东西要让我们看一下”。老奶奶拿出的正是56年前与中国笔友段春秀往来的书信,并请求他们帮她寻人。“她也觉得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想要试一试。”回到国内,张河运和同事们找人翻译了书信,尽可能准确地推敲出中国笔友所在的学校、班级和她的姓名。7月7日,故事连同泛黄的书信、照片,经过“俄罗斯文学”、“俄语编辑部”等几个公众号的转发,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开。

  很快,一位自称是段春秀老同学的用户留言说,照片中的那个少女的模样,很像自己的同学段春秀。巧合的是,他们当年就是湘潭市二中初76班级的同学。老同学还透露,段春秀老人现在已经退休,但身体状况不是很好。7月8日,张河运从老人的儿子那里确认,柳霞要寻找的笔友正是现如今已经71岁、家住湘潭的段春秀老人。短短两天,凭着一个名字、一张照片,间断了56年的联系恢复在即。张河运有些不敢相信,“大概是现在信息越来越发达了,以及有那么多陌生人,出于善意,认真对待着这段寻人故事。”

  

  跨国友谊得以延续

  联系上段春秀老人后,张河运和同事又辗转几次,才联系上俄罗斯的柳霞奶奶,并告诉她这个消息。“柳霞奶奶身体不好,正在住院,但知道这个消息很开心。她留下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叮嘱我们转交给段春秀的家人。”之后,段春秀的儿子,也将自己的邮箱留给了柳霞奶奶。56年前的信笺,56年后的电邮,通信的方式变了,没有变的是这段友情的分量。

  段春秀的儿子透露,老人患病多年,目前的生活条件一般,身体和精神状况不太好。家人介绍,对这段笔友交往的经历,老人的记忆有些模糊,但她认出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

  现在,老人的家人和柳霞奶奶交换了双方的电子邮箱。家人觉得,现在网络发达,通过网络视频或者邮件,可以让双方进行沟通。不过,段奶奶的俄语现在几乎完全遗忘,柳霞奶奶使用的是老式手机,对新型的聊天设备或许也不熟悉。之后,可能要借用一些翻译软件,通过邮件才能与对方取得联系。

  据《今晚报》、《新天地》张雅、向连/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