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机缘巧合,我去了藏北羌塘。在那里工作七八年,直到现在。那两年我觉得:人类就是野生动物的敌人。工作时间越长,我发现我总被来自人类的各种善意包围着。


罗布占堆,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好朋友。现在,他是藏北双湖县一个乡的党委书记,长得像牦牛一样强壮,曾拿着一根拖把棍将棕熊面对面打翻在地。那两年,罗布占堆周末一有空,就义务带着我们翻山越岭跑调查。虽然他是一个天生的动物粉丝,但毫不掩饰和我的观点冲突。他问我:“我们现在早就不打野生动物了,但棕熊、雪豹天天吃群众的牛羊、破坏房子。群众心里能不讨厌吗?你反对草场围栏,可是没有围栏,草都被野驴啃光了。牲畜饿死,我们的人咋办?”我发现,我越来越理解他的忧虑……


我们在塔杰的村子里开始了进一步的工作。这里并不处于国家的保护区内,但是世界最好的雪豹、藏羚羊栖息地之一。在政府授权下,我们鼓励村里成立覆盖本村全境670平方公里的“社区保护地”。村民自己选出“保护地治理委员会”,承担野生动物保护和生计协调的管理任务。


索南老先生以前是乡里的小学老师,现在他独自住在山里,养了十几只羊,子女时不时送点食物和菜给他。两年前,他的家被棕熊彻底砸了,储藏食物的桶被熊扔进了山下的大河。索南老人说:“我们的家需要保护,但野生动物也要保护。我们祖祖辈辈就和他们生活在这里。动物不会说话,我们有责任照顾好它们。”


看着大家静静听他说,我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后来,这个保护方案以42票赞成5票反对得以通过。这是羌塘保护史上已知的第一次,社区通过民主程序集体决定:为了野生动物保护,大家放下个人利益纷争,大范围调整当地资源利用方式,并自己主导开展环境治理。虽然项目还在进行中,但我心里已经很温暖。关于野生动物,这个社区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


别去主动消费非法野生动植物制品,这个大家基本都理解。别去助长非法野生动植物市场,比如在家里挂个藏羚羊头。就算是捡的、别人送的,那也是助长。别去参加所谓“穿越无人区探险之旅”,这不是在爱自然。今天,野生动植物有个清净的地儿不容易,之所以设立保护区,就是不想让人打扰。美国生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说,一个物种为另一个物种的生存而奋斗,再困难也坚持不懈,这是地球进化史上的新事物。对于人的力量,我现在充满梦想,而不再是敌意。 冰野据《中国城市报》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