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2018年10月19日,BBC(英国广播公司)准备拍摄一部《寻找中国工匠》的纪录片,导演慕名联系到了90后小伙董怀利,希望他和母亲能一起成为其中一集的主角。这对在杭州街头给人缝补衣服的母子,何以打动了大名鼎鼎的BBC?

90后小伙街头补衣
2011年6月的一天,董怀利提出要像母亲一样,去街上为人缝补衣物。媳妇当即数落他:“没出息!你干点啥不好,一个大男人到大街上去做针线活儿?”母亲也不乐意:“缝缝补补挣的是辛苦钱,有啥盼头”。但董怀利却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1990年,董怀利出生在安徽省阜阳市九龙镇五坑村。上初一那年,父母去了杭州谋生。父亲在工地上打工,母亲王素珍就在大街上,摆了个缝衣摊儿。因母亲手艺好,生意十分兴隆,每天都能接到很多活儿。两年后,父母就把他也接到了杭州。
2007年高中辍学后,董怀利在服装厂做过学徒,在商场当过导购,也尝试着做过一些小生意,但都没坚持下去。2011年,他回老家结了婚,并升级做了“奶爸”,有了儿子,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生活压力。可他没学历,又身无所长,工作不好找。他想母亲在街头缝补,一月下来,钱也不少挣。自己进过服装厂,何不跟母亲学做针线活儿?至于妻子和母亲说干这行没出息,他却不这样看。因为他知道:广东有一个19岁的技工,凭一手高超的砌砖手艺,在世界技能大赛上夺了冠;温州有一个做饮料吸管生意的老板,也成为了富甲一方的企业家……他坚信,再不起眼的小行当,只要把它做到极致,也能像这些传奇人物一样大放光彩!
于是,他耐心地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又跟母亲学了两个月的针钱活,然后就在离母亲的补衣摊儿大约有一站地的地方摆了个补衣摊儿。开始,人们见董怀利是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坐在街边做针钱活,都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由于不信任他的手艺,他有时一天也接不到一个活儿。夜幕降临,他背着背包落寞地回到家中,看到嗷嗷待哺的孩子,心如石坠。

日赚千元不是梦
好在母亲当时在杭州已小有名气。遇到活儿多忙不过来时,她会向客人推荐儿子:“在延安路的小董是我儿子,他手艺也好!”在母亲的大力推介下,董怀利渐渐有了生意。
真正开始干上这行,董怀利才体会到母亲这20年来的艰辛。因为缝补衣服是小生意,租不起门店,夏日气温高达38℃,母子俩都是坐在街边店铺门前的台阶上,一边缝补,一边等活。尽管董怀利在屁股下面加了一层薄薄的泡沫垫,坐久了还是会感觉下半身麻木,为了防止汗水滴到客人的衣服上,他还要不停地用脖子上的毛巾擦脸。在寒冷的冬季,王素珍都是大包大包地买暖宝宝给儿子用。风雪天,董怀利都是浑身贴满暖宝宝出摊,从脚腕到膝盖,从前胸到后背。实在冻得不行,就手腕上再加一副。要不,冻伤了手还怎么织补呢?
无论酷暑严寒、雨雪风霜,董怀利都像母亲一样坚持每天出摊儿。“辛苦是辛苦,但每一分钱都是自己一针一线挣来的,感觉很充实!”董怀利说。有些客人拿来的名贵衣服,只是破了个小洞而已,如果没有他们这些针线工,客人都打算把那件衣服扔掉了。但经过他们的精心织补,这件价值不菲的衣服就看上去焕然一新了。这让他感到了自己的价值。
活儿多的时候,董怀利家里会堆满破损的衣物,从上衣、裙子到包包应有尽有,他时常要加班熬夜到凌晨。随着手艺的越发精良,董怀利的收入渐渐从每月一两千元提高到了四五千元,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要做一个胸怀大志的缝补匠,把令人瞧不起的针线活儿做大!
杭州有一位老奶奶,原来是省博物院的织物修复师,董怀利一次次携礼物登门拜访,虔心求教。原本已退休多年、眼花耳聋的老专家,感动于一个90后年轻人能有这片赤诚之心,最后破例收他做了徒弟,传授给他许多宝贵的衣物修复经验。与妈妈教的不同,恩师传授的更为精细,后者可是用搞科研的认真劲儿去飞针走线的……
一天,一个女士的香奈儿包包被刮了个口子,她慕名找到董怀利:“要多少钱随你开,但要保证修补之后没有明显的痕迹,这活儿你能接吗?”接过包包观察了几眼,董怀利表示没问题。当客人拿到补好的包后,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修补的痕迹,不由喜出望外,连声夸赞小董技艺高超。这一单,让他赚了2000元。
    
坐着飞机去“补”车篷
最“牛”的一个活儿,是董怀利和母亲联手完成的。2017年7月,大连的一位先生的法拉利敞篷跑车车篷上刮了几个洞,4S店表示这个修不了,要修就得换掉整个车篷,费用85万元。这位先生嫌贵,就想请人精工修补,但根本没人敢接这个高难度的活儿。后来,这位先生的一位朋友,就把董怀利介绍给了他。他辗转联系到了董怀利,请他为自己修补豪车的车篷,并许以万元报酬。于是,董怀利和母亲第一次出了趟差,而且是打着“飞的”去的!
母子二人在这位先生家的车库里,开始织补车篷。车篷是的灰黑色,破损处位于左侧车篷的顶角。董怀利事先配好了三四种粗细不同的黑线,之后他仔细研究了车篷布料纹路,根据布料本来的经纬线,一根一根补上去。在《红楼梦》里,有一段关于“勇晴雯病补雀金裘”的描述。董怀利和母亲的织补手法与之类似,所不同的是,“雀金裘”可以翻转,但车篷是固定的,母子二人只能站在小板凳上,趴在车上补。一针一线,显得更为不易。织补完工,那位先生抚摸着修补过的车篷,面露惊喜道:“简直和损伤前一模一样啊,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来,你们娘儿俩太牛了!”
2018年6月,浙江绍兴的一位老人找到董怀利,请他修复一件已有上百年历史的旗袍。之后,老人又拿来一件祖传的清嘉庆时的“黄马褂”,说要把上面的两个破洞修复后,捐献给国家!事关重大,董怀利专门请来恩师坐镇,在老专家的严格把关下,他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精心修复了这件文物,而且分文未取。他说:“您老有爱国之心,我们小辈也不能差了。就当我用一针一线,为国家作了点贡献吧!” 
据《风流一代》李蕊娟/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