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在中国台北,有一座神奇的建筑,它有9层楼高,外墙是152万个塑料瓶,没有任何钢筋水泥和胶水的痕迹。很多人不屑地说:“塑料瓶做的建筑,恐怕风一吹就倒吧。”但它从2010年建好到现在,抵御了无数恶劣的天气和灾害,仍然坚强地挺立在大地上。它的设计建造者,叫黄谦智。

只有行动才能改变世界
     黄谦智1978年出生于台湾,11岁移居美国,先在洛杉矶念中学,后来又进了康奈尔大学念建筑系,再到哈佛大学取得建筑硕士。26岁时,他就进入一所大学教书,不出意外,他会成为一位建筑学教授。
      是学生私下的一场议论改变了他的选择。当时,他在课堂上讲起“塑料垃圾也可以作为建筑材料”,那时候,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一名学生说:“黄老师好像蛮厉害的。”“他哪里厉害啦,什么也没做过,而且讲的我都听不懂。”另一名学生回答。那时,黄谦智刚从美国回到台湾东海大学做建筑讲师,传授“绿色永续能源”的理念。简单来说,就是把垃圾当作产品。可由于讲得太深奥,没有实际的例子可以说明,学生听不懂。
       学生的对话让黄谦智陷入沉思——人人都在提倡环保,可只停留在说的层面。就像他在美国,随便去一家麦当劳,点餐赠送的纸巾,都是一整叠一整叠的。从那时他就明白,“低碳减排”只是一句口号。欲望带来消费,只要欲望存在,就不可能真正减排。而学生的话令他明白,纸上谈兵的说教永远没有说服力,只有行动才能改变世界。于是,黄谦智做了一个决定:既然减排不现实,那就把垃圾变成资源,让它们性感起来。2006年,黄谦智辞职,用所有积蓄创建了公司——小智研发。
      没有可以参照的同类产品,没有现成的生产设备,没有销售网络,甚至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连父母都不相信他能成功。毕竟,要将超前的环保理念转化为产品,还要能赚钱养活公司,在世界上还没有先例。
      为梦想奋斗,孤独可以靠信仰支撑,技术可以慢慢摸索,但钱和人,这两个看起来最好解决的问题,却成了他追梦路上最艰难的一环。有一天,他甚至穷到去翻沙发和抽屉,就为了能找出一枚硬币去坐公交车。那段时间,他连午饭都吃不起。 捡垃圾还有生命危险。在回收利用行业里,掺杂了很多阴谋和腐败,有时难免会和一些匪徒打交道。一次,他被利益集团的老大拿枪指着头,警告他如果下次再看到他,就打爆他的头。还有一次,他被绑架,对方将电话打到他父母家。父母报了警,他才得救。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告诉父母:“换住所,换电话。现在看来,我的这份工作是值得用命去换了。”越挫越勇,两次死里逃生让黄谦智看到了内心的孤勇:“对我来说,不成功就成仁。”

成功背后是执着
      2010年,黄谦智迎来事业转机。当时在台湾举行的国际花卉博览会上,由他设计、用152万个宝特瓶拼出来的“远东环生方舟”,不仅设计感十足,透光又隔热,而且墙体成本只要3000万新台币,相当于正常建筑材料费用的四分之三。全世界为之震惊。
      之后,黄谦智开始研制宝特砖。它的工艺说起来简单,各地的废弃饮料瓶通过废品收购汇总到仓库,经过清洗、切碎、熔融加工后,变成透明清洁的小塑料片。这些塑料片就是制造宝特砖的原材料。塑料片在进入模具重新热加工后,变成了像塑料管一样的砖坯。将砖坯放入另一个模具加工后,机器会在模具中通入气体,吹成宝特砖的雏形。这些宝特砖的折角处有精致的卡榫,卡榫相互扣住后,各个砖块之间形成稳定的结构。这些听上去不难,但却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技术才能完成。温度过低,无法把砖坯吹塑成想要的形状;温度过高,会影响砖块的厚度与强度。机器、材料……任何一个细微的环节出现差错,都可能功亏一篑。
      无数遍实验后,黄谦智研制出了造价低廉、外形美观、能自由组合,甚至从“生”到“死”都零排放的宝特砖,一夜之间为公司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营业额。而“远东环生方舟”原本只准备展览一年,但它坚固的结构和特殊的意义,让它直到现在还依然挺立在台北的闹市区。如今,它成了台北的水资源博物馆,连美国《国家地理》频道都专门飞到台北,为这栋建筑拍了纪录片,在168个国家播出。

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
      黄谦智的研发不断刷新环保界的脑洞。几年间,他早已不再满足于只解决塑料垃圾,又研发出了一台可移动的垃圾回收处理器。这台机器靠太阳能运作,清洗垃圾的废水还可再利用。机器安装在货柜上可用拖车任意移动,也能够将塑料迅速变为有价值的产品,减少塑料垃圾堆积和转运,从而降低对环境的污染。
      他还和耐克合作,在日本东京设计建造了一间旗舰店——NikeLab MA5。这家店用回收的旧鞋做成店铺的墙,用回收的ABS塑料做成货架,将皮革鞋面变成跑步鞋,用再生纸盒和咖啡杯盖做成了能反复使用、甚至能当背包的鞋盒。在2014年意大利米兰家具设计展上,黄谦智还建了一个“会飞的房子”。在泰国曼谷机场边,他用塑料瓶搭建了一个转运站,里面有桌椅、沙发、地毯。他还把酿啤酒的废弃物做成了椅子,把废弃的烟头做成了空气净化器……黄谦智说要让人们环保,就得做“性感”的事。所谓性感,就是时尚的设计,再加上优秀的品质。他用多年如一日的执着和无数作品,让人们知道,垃圾并不是没用的东西,而是放错地方的资源。
      2018年,影星成龙慕名找到黄谦智,请他设计一台可以回收青藏高原上垃圾的环保机器。黄谦智不负所托,设计出一款可以车载的回收器械——环生零耗机。只需一扔、一磨、一洗、一焙,塑料垃圾便变成了塑料碎片。把塑料碎片放进模具,在第二个机器里烘烤40分钟,就能烤出环保再生砖。五个瓶子等于一块环保再生砖,环保再生砖可以用来制作许多生活用品,当作建筑材料。现在,黄谦智拿奖拿到手软。东海大学还请他做客座教授,他终于可以带着建筑系的学生,走到台北水资源博物馆前,言之有物地告诉他们:垃圾也是宝贵的资源。据《恋爱婚姻家庭》宫婷/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