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清晨,空中乘务员贝蒂·纳什刚刚步行到达里根国家机场的19号门,飞往波士顿的航班——美航2160次航班——正停在那里,等待乘客登机。当她在柜台边稍作停留整理丝巾时,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抬头便发出一声惊叹:“哦,天哪!”他兴奋地喊道,“贝蒂·纳什!我可以跟你合张影吗?”如今已经81岁的纳什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从美国艾森豪威尔总统时代就开始在空中飞来飞去,那时候一张机票才12美元。
  刚才那个20多岁的小伙子,叫帕维尔·博雷斯,是美鹰航空的一名乘务员。他早就听说过纳什的故事,但之前从未有机会见上一面。这会,终于得偿所愿,两人互相拥抱。
  博雷斯摆弄着手机,镜头对准二人,迅速拍下一张合照。
  “这个行业里人人都知道贝蒂,”博雷斯说,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巧遇中,“她简直就是传奇!”
  边上,是纳什的长久以来的同事,空姐苏埃琳·埃文斯。她微笑着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她说,“除了合照,还有签名。”
   埃文斯一边轻拍自己的包包,一边轻声说:“为了以防万一,我包里经常带着签字笔呢。”

 

漫长的职业生涯

 

  美国东方航空、全美航空,甚至特朗普梭运航空,破产和至少一次的罢工……这些纳什全部都经历过。纳什将马上迎来自己第七个十年的空中乘务工作,她比任何人都惊讶于自己的经历。
  十年前,当人们以罕见的水炮(通常是退役上尉或军官才享有的礼仪)致敬她工作了五十年时,有人建议她留下来再工作十年。当时,纳什笑着摇摇头,觉得这不大可能。
  然而,令她也感到吃惊的是,十年后自己依然工作在岗位上——三个棕色小发夹盘起时尚的高发髻,淡淡的眼影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腮红,得体又优雅。
  行业内飞行员的强制退休年龄是65岁,但对乘务员并没有类似的限制。因此,纳什每天依然还在飞来飞去。
  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纳什也在其他航班路线上工作过,但是从华盛顿特区到波士顿的直飞航班是她的最爱,她的常客亲切地把这一航班称为“Nash Dash(纳什航班)”。虽然,每天她必须在凌晨2点多就起床,但至少她可以及时赶回家和儿子共进晚餐。纳什是一位单身妈妈,她的儿子不幸地患有唐氏综合征,母子俩一直住在一起。
  这个航班可以让她时不时地接触到各个行业的乘客。如今,她的常客有马萨诸塞州议会代表团的政治评论员大卫·格根,以及以管理9·11和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赔偿基金而出名的律师肯尼斯·费恩伯格。
  “如果贝蒂在飞机上,那你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费恩伯格说。三十年来,费恩伯格一直搭乘着贝蒂的这趟航班,“她向来沉着稳定。不管有多忙,她总能抽出时间,停下来跟你打声招呼。”
  已经退休的国防部门承包商凯伦·克洛盖也是纳什航班的常客之一。克洛盖住在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但他家却在波士顿。他说:“每当你登机时,第一个看到人总会是她。她能认出你,然后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如果我能知道哪趟航班上有贝蒂在,我宁愿更改自己的行程。”

 

21岁报名当空姐

 

  纳什是家中三姐妹中的老大,童年在亚特兰大市郊区度过。当机会到来时,纳什刚刚过完她的21岁生日。之所以称之为机会,因为那时候所有人似乎都在寻求小小的冒险。空中乘务员,听起来似乎比她那会的工作——法律秘书——有趣得多,而每天得以遇见来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人激发了她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她从妹妹那里借了一套西装,参加了两场面试之后,被美国东方航空公司录用了。
  纳什有许多有趣的故事。曾经有一个从华盛顿飞往迈阿密的航班,中间要停靠9次。还有一次,她的飞机遇上可怕的湍流,颠簸相当剧烈以致洗手间的马桶跟地板都脱离了。早年,航空公司普遍要求空姐穿戴平顶小帽、束腰带和吊袜腰带。有一次,在飞行途中,她的吊袜腰带突然断裂。不过,纳什一点都没有惊慌——她随意地弯下腰,迅速捡起腰带,然后一如往常地继续为乘客提供饮料。有一度,她还为乘客供应龙虾肉。啊,还有一次,美国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和小约翰·肯尼迪也在她的航班上。
  龙虾晚餐和12美元一张的机票或许已成往事,但从1957年当上空姐那一刻开始,纳什信奉的理念始终未变。
她说:“客户服务就是让顾客感到幸福快乐。每个人都希望被真诚对待。”

 

工作的动力

 

  2017年11月,在庆祝她工作第六个十年的活动中,纳什的一番话吸引了所有观众的注意。她说:“在过去我们见到很多貂皮大衣,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凉拖鞋。”
  对纳什而言,是那些她关心的人——乘客和同事们——在大多数同龄人渐渐退休离开时,一直给予了她动力工作下去。每当她登上飞机,生活中的那些压力和烦恼便烟消云散。
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10分钟。纳什因为要忙着帮助乘客登机,没有时间闲聊。她把手提包放进头顶上方的柜子里,然后开始工作,确保一切正常,然后跟飞行员和登机门地勤人员进行确认。
  另外两名乘务员埃文斯和琼·迈尔斯-辛格一会也和纳什一起工作。这三人在早年工作于美国东方航空时相识,一直到今日。
  “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说了这个消息,今天我们的飞机上有一位名人。”机长对飞机上的所有人说道,并告诉他们今天是纳什工作的六十周年纪念日。乘客中间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一如既往,纳什礼貌地点头微笑,感谢乘客。
  飞机即将起飞时,纳什立刻进入到工作状态。“女士们先生们,登机已经结束。”她说道。
  飞机飞行平稳后,纳什又开始了她的工作。她拿起一个盛有小吃的柳条篮子,开始为乘客送饮料。4A的乘客要一杯咖啡,5C要苏打水。
  “哦对不起,我不是在跟您说话,”她对一个人说道。一边拍着自己的额头,纳什一边轻声呢喃道,“我得好好理清头绪。”飞机提前10分钟到达,出租车已经等在出口。乘客们下飞机的这会,气氛中总是弥漫着欢愉。
  “保重,贝蒂。”一名乘客说。“代我向你先生问好。”贝蒂回道。
  “加油,贝蒂。”
  “我会的,谢谢。”
  “我在推特上提到了你。”另一名乘客说道。贝蒂礼貌地点头示意。
  “下一个十年,继续加油。”有人说。
  贝蒂笑了。“哦上帝,我想我该退休了,”她说,停顿一小会后,她又说,“不过,谁知道呢!”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