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他叫赵慕鹤,今年105岁了,一生跨越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有人说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活得最赚的中国人。为什么呢?那我们现在就来看看他这辈子是怎么活过来的——

75岁以前,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
赵慕鹤,1912年出生于山东省金乡县的一个地主家庭。他的父母思想都很开明,经常会接济穷人。他7岁,进入私塾;14岁,尝从族中一个长辈学习鸟虫体书法,以后,90年来从未间断练习。
34岁,他结婚了,又生了一个儿子。1948年,淮海战役,他的家乡成为了战场,母亲叫他走得越远越好,他依依不舍,母亲安慰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凡事往好处想,总有希望,高高兴兴地走吧!离家前,母亲还特别交代了他两件事:一、家中已有妻儿,不可再结婚;二、穷要穷得干净,欠债是最要不得的事。
离家后,他想去南方,就一路往南走。路上到处都在打仗,遍地死尸,很多个晚上,为了御寒,他只能和死尸睡一起。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每次想到父母,他的眼泪就会忍不住夺眶而出。后来,他被国民党军抓了壮丁,1951年,随国民党军溃退到了台湾。1954年,脱离了部队,他在一所学校找了个临时工的工作。44岁时,他来到高雄女子师范学校,成为了一名教师。在此后的22年岁月当中,他一直兢兢业业的在那里教书,直到66岁退休,至此,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75岁只身周游世界,91岁拿到学士学位
退休十年,他的生活依然普通,平谈如水。然而,在他75岁时那年,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世界那么大,我得出去看看。正是这个想法,让他变得不普通了起来。想法有了,可是实施起来,却谈何容易?一、他不会外语,只会说yes and no;二、退休金不多,也没什么积蓄;三、年龄太大,一个人出国,万一病倒了怎么办?朋友们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后都笑话他异想天开,可是他却心意已决。说走就走,他用近五个月的时间玩遍了德国、法国和英国。为了省钱,他常跟年轻人一样挤在青年旅社,甚至还睡过火车站和电话亭;不懂语言,他就请人帮忙把关键信息写在小纸条上……
朋友们都很佩服他的勇气,问他:“当初,你就不怕回不来了?”他说:“怕什么?大不了就是死在外面!”此后10年,他又去了世界很多地方。86岁时,他的一个孙子要考大学了,孙子成绩跟不上,急得直哭,很是消极,为鼓励孙子,他竟然决定要和孙子一起考大学,不过遗憾的是,那年他们爷孙俩双双落榜了。但他发现,学习是保持年轻的一大秘诀。于是,他劝孙子不要气馁,“我们一起努力,明年再考。”
第二年高考,87岁的他,竟然考上了空中大学文化艺术系,孙子也顺利地考上了中华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人们在向他表示祝贺时,又都说他肯定拿不到毕业证书,一位朋友说得更绝:“如果你读完,我给你下跪。”他听了只是笑了笑,他觉得自己只要能活到那天,就一定可以毕业。从此,他就每天骑自行车上学,从不缺课,也从不迟到,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仅用4年,就读完了连年轻人都要六年、七年才能完成的课程。91岁的他,成了全班第一个顺利毕业的学生。
93岁那年,这位不知疲倦的老人,又跑到一家医院,做起了义工。整整两年,他照顾的都是比他年纪小不少的病人。这期间,他胆囊积水要做手术。他没通知任何亲人,自己就去把手术做了。他在医院里躺了20天,然后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地回家了,邻居还以为他又出去旅游了一趟。此后,他依然每天骑自行车到医院去做义工,医护人员看到他个个都“心惊胆战”,劝他别再来了,他却天真地跟医院商量:“要不我改坐公交车来吧?”最终,医院还是以年事已高为由,劝退了他。

98岁成为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硕士毕业生
做不了义工了,他就想还得给自己找个事做,于是,就决定考个硕士。当时距离考试仅剩4个多月的时间,但他不怕,信心十足,拼起来完全不输给孙子们,最后他竟真的考上了南华大学哲学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
他在读硕士时,仍是一贯地勤奋,从没有缺过课,也没有拖延过一次作业,更没有上课时打过瞌睡,唯一的一次迟到,是因为在上学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了一下,擦破了腿,但还是一瘸一拐地来到学校。他的老师为了照顾他,让他发言不用起立,可他怎么都不肯坐着,因为他觉得身为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是对老师的尊重。就这样,两年以后,98岁的他以一篇研究“鸟虫体”书法源流的论文,获得了硕士学位,成为了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硕士毕业生,创造了吉尼斯纪录。几十年来,老赵还举行过多次书法义卖,但募得的钱,不是捐给灾民,就是捐给学校。100岁时,他还在香港成功举办了一个书法展,并出版了自传《悠游100年》。103岁时,他又跑到台湾清华大学,旁听起了中国文学史,连放大镜和助听器都不需要,他旺盛的学习的热情,比年轻人还要强烈……

105岁还要读博士
他说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母亲去世前,见上她最后一面,所以母亲临别时一席话令他永生难忘,必须一辈子奉行不渝。他到台湾后,与妻子音书断绝几十年,一直都没有再娶;他也从不跟别人借钱,真正做到了一辈子没有跟人借过一分钱。
他一直独居在一幢住了近60年的老旧公寓里,生活自理。每天自己买菜、做饭,拿刀的手很稳,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别人看了心酸,可他却甘之如饴。有人看到他花白的头发,会不自觉地伸手来搀扶他,但他总是不让,他说:“你今天扶了我,明天没人扶了怎么办?要自己照顾自己,不要靠别人。”
如今已经105岁的他,仍走在续写传奇的路上。去年,他又在台湾清华大学报了个博士班,他还计划着要来大陆教教书法。为方便上网买车票,他还自学了电脑,有朋友知道后笑话他:“老赵,你都要死了,还学什么电脑呢?”他则笑着说:“要死,我这不还没死呢吗?”心若不老,青春就在;心若不死,便是永生!据《山东人》王玉琴/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