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本科毕业后,经过层层面试和笔试,吴岳龙如愿考入南航吉林分公司,“正式上岗后,我才真正体会到飞机维修工作的辛苦,正常的工作都有节假日,可我们这一行要随时待命,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出生在民航大院的吴岳龙,见惯了父亲的起早贪黑、听惯了飞机轰鸣、闻惯了航空煤油。从小就将父亲当作榜样的他,在高考报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和父亲相同的专业。
“机务工作很辛苦,不仅早出晚归、更要有责任心。是否要走上这条路,你要想好。”对于儿子的选择,吴向阳希望吴岳龙可以懂得荣耀后面他所看不到的艰辛。父亲的话语并没有让吴岳龙退缩,他坚持报考了四川成都民航飞行学院,并就读于电子信息工程专业。
吴岳龙是一名航线机务工作者,主要负责每日飞机短停及航前航后的驾驶舱和电子舱的检查与维修工作。他的工作场所基本在空旷的停机坪,炎炎夏日,或抗高温、战酷暑,或迎接狂风暴雨的洗礼;数九寒天,寒风刺骨,只有冰霜雨雪做伴;早班,要四五点钟到达相应机位;晚班,要通宵达旦奋战在停机坪……正因如此,走上工作岗位后的吴岳龙,愈发理解父亲多年来强烈的荣誉感和责任感背后的坚持和辛劳,“父亲不怕苦、不怕累,将青春和汗水奉献给飞机和停机坪的精神值得我用一生去学习。”
相同的职业,自然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特别是在饭桌上,吴向阳和吴岳龙父子二人的谈话多是围绕飞机维修内容展开。2014年,吴岳龙正式入职,一开始,他并不是很适应,面对作息时间的改变和工作内容都有些吃力,所以他都会利用饭桌上短暂的相聚时光向父亲请教。“父亲则会利用他当年处理相同问题的经历为我讲解和指导,所以,在工作中,父亲更像是我的老师。”吴岳龙表示。
6月11日上午,南航A320飞机停放在机库内,吴向阳将和他的组员们对这架飞机进行为期7天的“深度体检”。吴向阳是定检员,负责的是“机上”部分,也就是客舱内维修。客舱维修项目很多也很杂,包括行李架、客舱座椅、乘务员座椅、紧急逃生、救生设备,吴向阳的工作是保证客舱内部每个角落安全、整洁,确保客舱环境。“1982年,高中毕业后我就进入了部队,成为了一名维护战斗机的无线电机务兵,机务人员保障着战友的生命安全和国家的财产安全,责任重大,经不起丝毫懈怠和马虎。”吴向阳回忆起最初与飞机结缘非常兴奋。
凭借着过硬的技术本领和对机务工作的热爱以及吃苦耐劳的精神,吴向阳在部队里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机务兵。1987年,吴向阳进入民航第12飞行大队运五机务中队,依旧从事着飞机维修工作,“来到地方后,我最初维护的是负责撒农药、探矿、森林防火等方面的民用飞机,那个时候是飞机到哪,维修人员到哪,上农场、下农村、进县城都是家常便饭。”随着国家民航事业的突飞猛进的发展,吴向阳维护的飞机逐渐变成了运7、MD-82等客机,再到现在的空客A320系列飞机。作为一名在飞机维修岗位上奋斗了37年的“老人”,吴向阳经历了吉林民航业的发展与壮大。
据新华网 郭聪/文图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