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朱子

本刊曾采访过不少90多岁的大家,这次也是“9”字头:
1995年出生、被称为天文摄影圈“大牛级别”的“茶叔k”——Tea-tia。
声明:人家是女孩子啦,未满24岁,大名张敬宜。


Tea-tia,天文摄影师、水下摄影师、野生动物摄影师,微博科普博主,是在澳大利亚珀斯读珠宝设计专业的在读研究生。

 

看这简介,你相信她是学渣?
不信也得信,不及格、挂科,于这姑娘的学习生涯,时有惊现。
要说,Tea-tia还真和《少年派》里的“林妙妙”,有一拼。
但差异,也很明显:
这位,不搞直播,专事摄影,要么星辰,要么大海,要么野生动物;
这位,成功俘虏航天“学霸”一枚,并顺利达成“英年早婚”;
这位,有开明、民主的父母,一家四口(还有一个小12岁的弟弟)比着谁更会玩儿……

再来看看,Tea-tia剑走偏锋的成果: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分别在2017、2018、2019年,三次刊登了她的星空摄影。一次比一次震撼,反响一次比一次动静儿大。
2019年2月,是这张《冰岛上空的巨龙极光》。
绿色巨龙,双翼遮天,霸气侧漏,敢问天上人间。


 

NASA每日天文一图刊登后,央视怒赞:“最美极光照”。
众网友更逗,把这张照片当做“锦鲤照”,转发求好运。
其实,NASA刊登的前两张照片,也美到震撼。

 

2017年10月10日,《尖峰石阵上空的银河与黄道光》。
极难被观测的黄道光在图中清晰可见,银河如带,木星、土星闪耀。


2018年6月19日,《远古的星与海》。
图片内容与时下的对照感、穿越感,喷薄又深邃。

举头望天的Tea-tia(以下简称T),厉害得像学霸了吧?
还没完呢,这丫头还下海。
看看这位“追鲸女孩”的朋友圈:北露脊鲸、南露脊鲸、座头鲸……哪位是哪位啊?

上天、入海之外,T还在滚滚红尘中打滚儿呢:
14岁“学渣”被父母“踢”到澳大利亚,会的英文单词不足100个;
一路跌跌撞撞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还有半年毕业,提起论文依然头疼;
23岁结婚,嫁了智商高、颜值高、身材高的航天“学霸”,时不时在微博晒晒和科学家老公的日常,偶尔在央视等媒体平台同框出镜、被网友猛拍;
被父母“算计”,当了12岁弟弟的“小家长”,包揽所有与学校老师的互动。不承想,弟弟的棋高一着的“学渣”行径,让姐姐一会子费神,一会子欣喜……


眼前的T,圆圆乎乎是主调。
满是胶原蛋白的圆圆乎乎的小脸儿上,架着圆圆乎乎的眼镜;半湿的齐肩发,不乏自由伸展的一绺又一绺;大T恤,大短裤,双肩背。
看上去明明就是学生妹,偏偏已是家里的小主妇、摄影圈的“叔”。
就这分裂、喜感的身份,故事多多。
就分“上天”“下海”“红尘”三段来讲吧。
喜欢哪一部分,读者可以自助、自取。
不过,读故事前,我们不妨做个焦虑测试,选项如下:
( )家有中考无望学渣娃
( )14岁英文渣、出国去读书
( )娃动不动就悬崖、极地、深海折腾
( )娃还在上学,无视世俗条件要结婚
( )研究生要毕业了,无职业规划


哈哈,看完故事,你就会发现:
T及家人前提全中,但就是不见焦虑,还活得活色生香。
上天
不揽月,就拍星空
拍出大神级作品


●爱好天文的小女生
T很早就对天文感兴趣,小学和中学都参加了学校的天文兴趣小组。
微博有网友留言:“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你的照片就治愈了。比起这些浩瀚的星辰,我的那些小忧伤太渺小。”
可T却说:“其实我初衷没想那么多,那些宇宙伟大自己渺小的情绪,对我来说并不存在。我从小就喜欢bling-bling亮闪闪的东西,路上捡个玻璃片都要带回家放进小盒子。7岁,父母带我去内蒙古旅游,一个晚上,我迷迷糊糊地起夜,一抬头就立刻清醒了——满天星辰,能砸到地上的那种,还有流星划过、银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星空,当下就琢磨了:得把星星也装进小盒子里去。”
星星在天上,怎么装进小盒子?
T找到了能装星星的小盒子——摄影。
初拿起相机啥也不懂,T一边恶补摄影和天文知识,一边在家附近的小树林、草坪上狂拍。然后,越拍越好,越走越远。走过森林、草原、沙漠、海洋、冰川,拍星星、拍极光、拍动物,就是喜欢,一路不回头,成了追拍星辰大海的女孩。


●随意心态,也会“嗷嗷哭”
看上去,真美;做起来呢?极地、悬崖却往往是最好的机位。
T说,冒死爬上悬崖,想不了那么多,就一个念头,赶紧腾出手,拍,太美了!
在拍到《冰岛上空的巨龙极光》前,T已经一年往返了冰岛3次。每次15天的等待,都失望而回。直到第4次的那一天,在路上遭遇暴风雪,无奈之下临时转往南部,才机缘巧合下逮到了这次的极光大爆发。
T说:“去拍极光的路上遇到狂风大作,只有15公里的路,每一分钟车都在震个不停。而极光本身也变得太快,每一秒都不一样,要抓住机会。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们本来要去拍著名的蓝冰洞,但当晚天气实在恶劣,只好取消了,改为去另一处拍极光。”
为了拍极光,零下十几度,手冻得不听使唤,肠子冻得异常活跃、闹拉肚子,窝在被窝里嗷嗷哭……搞笑、无奈、失望,都属正常。


●人活着,不用太着急
受这么多罪,顺着往下想也自然:T这是奔着职业去了。
T的想法,却是特立独行:
“我拍照不是为了钱,也不想以摄影为职业。以爱好为职业,不是少了一个爱好吗?我有个朋友,出去旅游如果一张照片都拍不到,就会很崩溃,因为没办法写游记、没办法交差。我觉得,如果拍照是为了一个什么东西去拍的时候,就没意思了。我只想享受作为摄影师拍照的这个状态。我做事会给自己定个目标,只要达到了目标,就不会再要求自己去拍摄一些其他东西了。”
看似嘻嘻哈哈的T,很随意。其实,处女座的她,秩序与规划内置。
“我特别惜命,不会让自己出现任何危险状况,脑子一热说走就走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干。每次拍摄前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从每一天的行程、时间规划,甚至到拍摄画面的构图都会想好。我要去拍一个照片,脑子里会想好画面,构好图,计划好每一个细节,甚至是一个石头的样子,再拿去请朋友画出来。”
T最喜欢的拍摄题材是银河和星空,动得慢,不用很着急的拍摄。
她说,去年有一个天文摄影比赛,获奖照片实在不明白,朋友让她去看莫奈的画。摄影后期就是关于美与个人风格了,是艺术层面。多看些画展以及艺术相关展览,对拍摄有提升。
T说:“我觉得人吧,活着不用太着急。”

在印尼美娜多,拍下城市上空的闪电与星轨。
在西澳的哈梅林浦叠层石,拍下银河,如巨龙的眼睛。

有时也会有意外收获,比如一只突然入镜的狐狸,可以萌化一整颗心。

入海
不捉鳖,追鲸
感受海洋动物的人性

●拍下座头鲸游过去的感觉
T说,很多人说没看到过美丽的星空,我把它拍下来,告诉大家这样美丽的星空是确实存在的。拍座头鲸也是这样。它从身下游过去,那种感觉,要讲述是很难的,但是照片或者视频可以,然后大家就能体会到我感受到的震撼。
T有个朋友是潜水教练,做水下摄影很久了,T受到了影响。很自然,她从拍星空的“熟练工”,并行到了拍海下的“新手儿”。
“记得第一次潜水拍摄的时候,我特别兴奋,在水里手舞足蹈,不小心碰到了珊瑚花,它们被碰后会缩回去,有些动物被闪灯照后也会死去。后来我就比较注意,不怎么拍微距下的海洋生物了。
“水下拍摄则要调整很久浮力和位置,对焦也常常有问题,而且氧气瓶里的氧气有定量,一般而言50分钟就必须浮上水面一次换氧气瓶。可有一次为了等一条小丑鱼,我在水下待了67分钟。
“此外,我已经是星空照片的接片熟练工,但是水下接片特别难。我现在还在学习水下全景接片,目前全世界接触这门技术的人还非常少。
“我特别喜欢海洋哺乳动物,尤其鲸豚类。在水里拍摄的时候,它们奔着你就来了,整个头往上顶,和你打个招呼。还有虽然座头鲸个头超级大,但它们超级温柔……”
同样温柔可爱的还有:
豆丁海马、海狮、海兔、珊瑚虫、小丑鱼……
“珀斯附近有一个海狮岛,那里的海狮很有意思,如果你不理它,它就过来晃一圈。一两米的距离,一直玩,还会吐泡泡!”

●吊在绳子上,在海里吐到想死
T说曾经在海里拍小须鲸,是要吊在绳子上的,绳子另一头固定在船上。
因为如果你动,追鲸,鲸就会跑;你不动,它们会游过来,跟你玩儿。
吊在绳子上是什么感觉?T描述起来,简直生不如死。
“吐得死去活来的,我就真的想死。船就是给你一条绳,你自己抓着绳噼里啪啦地往上爬,爬完了以后你就不能离开那个绳。所以,有时候,我们把那个绳绕在脚上,然后这样双手空出来了,拍。
“那个浪特别大,浪得有一米多,上来就打你脸,要在海里泡六个小时。我是不晕船的,从来没晕过船,但是我在海里,真的是熬吐了。在海里,你不动,只能一直等着,海里还有丁达尔,各种光折射、光反应,还有那种变幻的蓝色……然后,你越看越晕,直到吐。
“浪特别大的时候,你还要抓着那个绳,然后浪‘啪’就把你拍到船上了,撞了。”
甘愿受这份罪,除了喜欢,T说,通过表现水底世界的丰富多彩,想激发人们保护海洋生态、海洋动物、观赏生物们在自然中的状态,反对圈养海洋动物。
“摄影对我来说,一是记录,二是传达。记录是指记录环境、水下动物、野生动物的真实的现状,传达就是传播自己的环保理念、动物保护理念。未来我并不想要以摄影为生,但是希望能做更多关于动物保护与公益方面的事情。”


红尘
作着、闹着、打着、笑着
当女儿、当媳妇儿、当姐姐

●给自己的一封信
T曾给五年前的自己写过一封信:
别着急,你不会单身一辈子的。在你二十四岁以前你的人生都像开挂,老公长得特别帅,还挺高,还特别黏人。
你五年内会上三次apod,还能做iapy的封面,满伦敦地铁都是你的图。装逼有效。
你会学潜水的,而且会开始水下摄影。还会滑雪,然后记得多攒点钱买设备,当然你老公也会给你买。
你不光能考上大学还能毕业,还能考上研究生,所以学习不好没关系。注意点别吃太多了,不然胖成猪。当然你胖成猪你老公也会要你的。
安贫乐道随遇而安,做你想做的就好了。
好吧,算你狠,基本都实现了。

●“英年早婚”,“怼”来的学霸老公
T是去年底结的婚,老公“臧老师”真是“怼”来的,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互怼。臧老师是航天工作者,是保密的工作性质,T看他不顺眼就开始怼他。
好吧,一通怼,意犹未尽,约饭,继续怼。
第二次吃饭,T头发都没吹干,搭着一条毛巾就去了,继续怼。
爱情的起降时间,谁也说不准,飞机还晚点呢。反正,这俩怼着怼着怼出感情了,开始恋爱。那时T20岁,臧老师年长9岁,隶属“老干部”风格的理科男。
臧老师不懂浪漫,说过最浪漫的情话是:“你的高数我教了。”
T给他发:“臧老师,我好想你呀。”
回:“别想我,多想想论文。”
2018年,T的摄影作品被誉为天文摄影奥斯卡的IAPY选中,作为邀请函的封面送往全世界的每一位参赛者。臧老师朋友圈的祝贺,也是理科风:
“祝贺的话说了太多,其实更想说,保持那份简单的真心,其他的都不重要,商业也好,运作也好,都和你无关。简简单单的就是你,也是我最在乎的你。”
少女心的T看校园言情小说,老干部的臧老师就在一边历史、科学。
问T,会吵架吗?T笑:会啊!
但他们欣赏这个世界的阶段性终极落点,总是出奇地一致。
比如,他俩喜欢腻在一起看音乐剧,感动得稀里哗啦,震撼点总能碰到一处。

●我爸是学霸
T说起爸妈,听起来就像是说小伙伴儿。
“我爸就是一个学霸,我妈一般,所以,我就觉得学霸和学渣的爱情,一定是最美好的。然后,如果不找一个学霸,以后我们家孩子没人管学习啊!”
T的爸爸是兽医,农大体系,最早一批养马、玩马的。所以,T的马术,也是高水准,从小就骑。T的妈妈,其实是商业高手,和爸爸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经济上的相对自由,让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更注重素质培养,不钻牛角尖。
T讲了一个诈金花的故事,很能体现这个家庭的相处风格与精神气质。
过年,大人们有时玩玩诈金花。孩子们看着,眼馋。
都是8岁左右,姐弟俩相继闹着玩儿。妈妈说,好,我跟你玩儿,但两个条件:
第一,赌你所有压岁钱;第二,要一边玩一边念:愿赌服输。
第一把,妈妈都让孩子小胜;第二把,所有压岁钱被席卷一空。
T说,当年她是趴在床上嗷嗷哭;12年后,弟弟是坐在沙发上嗷嗷哭。
姐弟俩,从此绝口不提诈金花。
T的妈妈有时也会问女儿的职业理想,T都无厘头应对,说毕业可以考虑生娃。
当妈的立马精神一震:生,生一个娃,给一份奖励!
T答:那好,我生一个足球队好了。
在公号文章后面,看到了T妈妈的留言:
“……我对她的支持就是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即使腿磕破了多少次,熬过多少极寒天气的夜晚,吃了多少包泡面,她都不会和你叫一声苦。一个能仰望星空的孩子,一定会成为一个有格局的孩子……她谈恋爱前我俩一直是闺蜜,后来就回归了母女关系!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妈妈会永远深爱着你!”
仰望星空吧,即使躺在泥沟里。
自然,大美。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