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匠

7月14日,在韩国丽水举行的2019光州游泳世锦赛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决赛中,来自中国山东的22岁姑娘辛鑫,创造了历史,以1小时54分47秒20的成绩获得了冠军。这是中国游泳第一次收获世锦赛公开水域的金牌!比赛结束,辛鑫很长时间,不敢确定自己得了第一,当成绩在记分牌上打出来以后,她高兴得跳了起来,然后,一路小跑着,冲到教练金浩的面前,与金教练抱在一起。这时,她已没有了在水中的霸气,一脸小女生般“求表扬”的神态,“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太棒了!”金教练的回答简短有力。
这是一枚含金量极高的金牌,这次和她同场竞技的,不仅有这个项目上届世锦赛的冠军(辛鑫在上届世锦赛上,获得的是第11名),还有里约奥运会的前三名(辛鑫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的是第4名,无论是世锦赛的第11,还是奥运会的第4,也都是中国运动员在这个项目上取得的最好成绩),而且她这次夺冠的成绩,比荷兰选手霍伦·达尔获得里约奥运会冠军的成绩还快了近2秒。
虽然,辛鑫只有22岁,但也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本次比赛,她的出发一般,1公里过后,她的排位在所有参赛的64名选手当中,排在50几位;赛程过半,仍处在30几位,直到比赛还剩下最后一圈(大约1.6公里)时,才追进前20;直到最后200米,才冲进前10。当时,排在前5位的选手,相差不到1秒,谁都有可能获得冠军!5米、4米、3米、2米、1米,触壁,辛鑫赢了!最后,她是以0.9秒的优势,力压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3年、2015年世锦赛的冠军、美国选手安德森,夺得了冠军。安德森的成绩是1小时54分48秒10,获得铜牌的意大利选手布鲁尼的成绩是1小时54分49秒90,而且前八名的成绩都在1小时54分51秒之内,可见在最后的冲刺阶段,竞争有多激烈。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世锦赛,之前,没想到自己会获得冠军,获得冠军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在这个地方升国旗奏国歌,这是每个运动员最大的梦想!”辛鑫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兴奋地说。由于辛鑫赛前没有想到自己能进入前三名,所以来赛场连领奖服都没带,她走上领奖台时穿的领奖服,还是队友临时帮她找来的……
不过,高兴归高兴,辛鑫还是很冷静的,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她说:“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有能力夺得金牌的有很多,我并不比别人有绝对的优势,这是拼出来的冠军,再加上一点儿幸运。说实话,赛前我并没有想到能够夺冠,金指导给我制定的战术就是全程一定要保持好体力,不能被其他选手打乱节奏,紧咬领先者,伺机而动。我的目标也只是能够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现在,超额完成了任务,是个意外之喜,当然我也非常开心。”
辛鑫,1996年11月6日出生在山东济南的一个“游泳世家”。这个“游泳世家”为什么要打引号呢?原来是因为她的父亲、叔叔、姑姑虽都练过游泳,但都没有练出来。不过她爷爷的大舅哥却是皇亭体校的老游泳教练。
辛鑫还有一个姐姐,比她大9岁,小时候,也练过一段时间的游泳,但很快就放弃了。“让辛鑫学游泳,就是想让孩子多掌握一项技能。当初,我们还是希望她能以学习为主,并没有想让她成为专业运动员。”辛鑫的父亲辛春说。辛鑫是5岁半时,被父母送到皇亭体校学游泳的。据她的启蒙教练周王景说,辛鑫刚来皇亭体校时,个子就比和她同龄的孩子要高,但是身体素质一般,不过她很听话,永远是你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不会跟你顶着来。当辛鑫长大一点后,又开始跟着高洪祝教练,主攻400米和800米自由游。高教练曾经说过,辛鑫在他带过的诸多弟子中,天赋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能吃苦的。比如,在训练拉力器的时候,她手上磨出大大小小的水泡,她也是不言不语地自己把泡挑破,抹上点红霉素软膏,然后就又照常下水练习了。
“她最大的优点,就是特别能吃苦,别的孩子无法承受的大运动量训练,她都能承受得住。那时候,她每天都是骑自行车来训练,风雨无阻,来了就一声不吭地练,只有生病了,实在坚持不了,才会请假。”不过,据辛鑫的母亲张芝贞说:辛鑫十几岁时,也有过一段时间,不想训练。她和辛鑫的爸爸都看出来了,也知道孩子训练的实在是太苦了。他们也想过要不就算了,毕竟孩子在学校,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将来考大学,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都想把这件事,交给孩子自己来决定,就没表现出来,因为他们怕他们做父母的一旦泄了气,会影响到孩子的选择。幸运的是,辛鑫很快就熬过了这段心理上最难熬的时候,调整了回来。
2011年,15岁的辛鑫就在华东七省市运动会上,获得400米自由游的第4名和800米自由泳的第2名,算是一鸣惊人。2012年初,伦敦奥运会选拔赛,当时还没进入省队的她,竟出人意料地获得了一冠一亚,就这样,她从业余体校直接进入了国家队。但后来,她并没有能参加伦敦奥运会,又从国家队到了省队,在中国体育史上,先进入国家队,再进入省队,她这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了。进入省队,就要在学习和专业化之间做出选择。“我们没有什么犹豫,既然孩子有这个本事,那就应该让她去闯一闯,走一步看一步。”辛春说。
父母的支持,再加上自身的努力,辛鑫一步一个脚印地快速成长起来了。2013年全运会,她以8分19秒43的成绩,获得了女子800米自由泳的冠军,并且打破了亚洲纪录。紧接着,她又在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比赛中,轻松夺冠。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就获得了两金。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正式成为比赛项目的,她是在进入省队之后,才开始接触这个项目,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经与自己的主管教练金浩沟通,金教练也认为这个项目更适合于她,于是,就同意她开始主攻这个项目了。
公开水域的比赛,最大的特点就是距离超长,最短也是5公里,长的还有25公里的,10公里就被称为是“游泳马拉松”了。因为训练和比赛的环境,要比游泳池里复杂得多,充满着不确定性,所以运动员平日的训练,远比游室内项目的选手更加辛苦,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游起来不会感觉枯燥,可以边游边看风景。而且从事这个项目的选手运动寿命要比游室内项目的选手长得多。

在备战里约奥运会的周期里,一向以“能吃苦”而著称的辛鑫,每天的训练量几乎都在20公里左右,过年的时候,都在坚持训练。当时,她的母亲张芝贞一说到女儿,眼眶里就会泛出泪光,“她已经三年都没有回家过年,这三年,她在家待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周……”
曾“练过”游泳的父亲辛春和姐姐辛硕就更加清楚辛鑫的不容易了,辛春说:“有一次,她比赛的成绩不太理想,我去队里看望女儿,发现她正在津津有味地读着一本《百年孤独》(辛鑫曾说她放松的方式,就是读经典小说,偶尔也打打‘英雄联盟’)。那一刻,我真觉得女儿长大了。”辛硕则说:“我有一次去队里看她,发现她的脸肿得像刚蒸出来的包子,原来是她在下海训练时,被海蜇蜇了,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而她却跟没事人似的,说:‘老姐,你可哭得什么劲儿呢?这不就是小菜一碟儿吗?过几天,我就又能下海了。’听她这么一说,我更伤心了。”
2016年6月11日,19岁的辛鑫在葡萄牙举行的里约奥运会公开水域资格赛上,夺得了女子10公里组的冠军。8月15日晚,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她,又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了女子公开水域十公里的第4名。虽然未能获得奖牌,但也创造了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上的最好成绩。据她的父亲辛春说:“其实,在里约奥运会上,她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获得奖牌的,只能说她那个时候,参加国际大赛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属于有能力,没经验那种。没有在奥运会上拿到奖牌,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从里约回来后,她还闹了点情绪,说想退役。可她当时还不到20岁,说退役也太早了,教练就给她做工作,我和她妈也鼓励她,很快她就打消了退役的念头。”那以后,辛鑫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新一轮奥运周期的训练——2017年,在天津举行的全运会上,她轻松卫冕了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的冠军;去年,她又在国际泳联公开水域系列挑战赛上,获得了加拿大梅岗蒂克湖站和中国淳安站的冠军,年终总排名为世界第六。
现在,辛鑫已成为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的世锦赛冠军,并已取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她在东京奥运会上,再创辉煌。也请电视台准备好,别像这次似的,连个直播也没有。
又,发稿前,笔者突然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17日,辛鑫在接受澎湃新闻网的采访时,讲述了她在夺冠过程中遇到的一件令人十分气愤的事。
当她游到了9.75公里时,突然被一位外国选手用手拉住了脚踝,并把她使劲儿地向后拽,“其实,我在最后时刻,都没有很坚定地要冲出去,但是不知道谁拉了我的脚。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人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也正是由于对手的这一卑劣行径,激发了她的斗志,实际上,在被拉拽的时候,她还处在第三四名的位置上。最终在冲刺时刻,我们看到了辛鑫的疯狂,在游了快2个小时后,她最后的冲刺,就像是在百米比赛中的冲刺一样,终于第一个游过终点,取得了中国,乃至全亚洲该项目在世锦赛中金牌零的突破!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