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廖先生,今后——风雪是你,平淡是你,彼此宽容,共享共担,牵手到白头。”从云南到西藏经过数千公里的长途跋涉,在目的地亚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伴着漫天的雪花,微信朋友圈里几行简短的文字,恰是此刻正与丈夫廖晋紧紧相拥的杨琳,内心最真实的写照。于她而言,苦涩的两地分居从此将成为过去时。
作为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首批151名新警中仅有的两名女警之一,四川籍的杨琳要更幸运。2018年对于杨琳和廖晋而言,无疑是难忘的一年,两人不但在4月喜结了连理,也赶上了公安边防部队改革这一“时代大考”。
相恋于2016年的两人,本来一个在西藏公安边防总队亚东边防检查站驻守,一个在直线距离1500公里外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临沧公安边防支队服役。但相同的职业克服了地理的阻隔,拉近了两颗年轻的心。两人生活中,除了工作,就是彼此,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
当被记者问及是否有特别感人的故事时,两人的回答却出奇的一致,“很平淡,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
有缘、够爱,距离其实并不是问题。杨琳说,因为都是军人出身,双方都有一种特别的默契,一种特殊的和谐,是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事业把他们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2018年4月20日,廖晋在微信朋友圈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天也欢喜,地也欢喜,人也欢喜。欢喜我遇到了你,你也遇到了我。从今往后,朝朝暮暮在一起。”这一天,两人的爱情结出了甜蜜的果实。
但从古至今,“边关”一词从来都是萧瑟苦寒、凄凉孤寂的代名词,不论是已在西藏生活和工作了6年的廖晋,还是守卫云南边防已11年的杨琳,都比任何人清楚边关的苦,然而在他们的世界里,伴随着家国和边关的青春,显得更有意义。
可随后的机构改革,却让杨琳得到了一个让她惊喜万分的消息——根据政策,她可以考到西藏去工作。“当时,我就特别开心,因为早就知道不可能让他放下热爱的事业回来,更何况我也是那么喜欢西藏,所以我就决定考到西藏去,守着他。”杨琳说出了报考西藏的真实原因。
功夫不负有心人,杨琳最终以高出录取线52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如其所愿,实现了她心中的“逐梦边防线,伴君守隘口”的梦想。“以前是他一个人守边防,如今我也能陪他一起守边防了,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从此高原就是我们的家了。”杨琳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今年2月,完成一个多月新警训练的杨琳,已随队奔赴了边境一线。他们从拉萨出发,沿拉日铁路一路向西,来到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再从日喀则驱车向南,在经过多情湖、卓木拉日雪山、帕里草原后,地势从海拔4300多米,陡降至2800多米,道路在这里就进入了一条山高林密、水流湍急的深峡,穿过这条深峡,就是亚东了。亚东的西侧与印度接壤、东侧与不丹毗邻,历史上,这里是茶马古道通往南亚的必经之地。廖晋的工作单位,就是在位于中印两国边境线上、海拔约4300米的乃堆拉山口上的亚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
“上车饺子下车面”,杨琳到后的第一顿饭,是不太会做饭的丈夫廖晋亲手为她做的一碗面条。吃面意味着长长久久,吃过这碗面,小两口就要在这里长久地并肩战斗了。
团聚后的第二天,杨琳就跟随着廖晋,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了站里,正式开始了他们共同守卫国门的戍边生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他的未来我可以相守相随。”杨琳说。据中新网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