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 匠

4月1日,已经37岁的费德勒在2019迈阿密大师赛男单决赛中,直落两盘,战胜了卫冕冠军、美国名将伊斯内尔,第101次捧起了冠军奖杯。
费德勒从1998年7月转职业,到现在已经21年了。职业网球是一个对体能有着很高要求的运动项目,37岁,仍能活跃在职业网球一线,而且仍能拿冠军的选手,恐怕也只有费天王能够做到吧。有一个统计:1999年参加了法国网球公开赛的128名男选手,如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参加巡回赛了!

 


费德勒、费神、费天王,他到底有多强?
他是网球史上,唯一一位获得过20座大满冠冠军奖杯(8座来自温网、6座来自澳网、5座来自美网、1座来自法网)的男球员。他的男单世界排名第一和连续世界排名第一的周数(分别为302周和237周)都是史上最长的。他还是史上唯一一位连续四年在两项大满冠赛事(温网+美网)和连续两年在三项大满冠赛事(温网+美网+澳网)中,背靠背获得冠军的球员。
网坛名宿麦肯罗曾说:请相信麦肯罗,他可是跟像桑普拉斯、贝克尔、康纳斯和博格这样的伟大球员打过球的人,费德勒是我见过的选手中最优秀的。
哈斯也说:很多球员都说过,希望能够远离费德勒。说实话,我也是如此。说出这样的话并不羞耻,只是最自然的反应而已。
费德勒还五次获得劳伦斯奖,比博尔特还多一次,是获得该奖次数最多的运动员。在2011年9月,他还在享有世界声誉的市场咨询机构Reputation Institute选出的“全球最有声望的50人”中,力压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股神巴菲特、唯珍品牌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和苹果教父乔布斯,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去年,他还入围了《时代周刊》年度“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并成为百大中6位荣登封面的名人之一,再一次彰显了他强大的个人魅力与世界影响力。
费德勒,1981年8月8日出生在瑞士巴塞尔的一个中产家庭,他的父亲罗伯特·费德勒是瑞士人,他的母亲琳娜是南非人,曾是一名曲棍球运动员。因为双亲的关系,他同时拥有瑞士和南非的国籍。
他的父母都很喜欢打网球,他3岁时,就常跟着父母进出网球俱乐部了。3岁半时,他第一次击球过网。据他的母亲回忆说,在他4岁时,已能够坐在电视机前,连续看上几个小时的网球比赛,一次,他的偶像贝克尔输了球,他竟哭了整整一晚上……
上学以后,费德勒很快就成为了他那个年龄组中的佼佼者,并被允许在巴塞尔及周边地区的一些网球俱乐部参加每周三次的特殊训练课。这时,他遇到了与他同岁的马可·齐乌迪奈利。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不仅经常一起打网球,还经常一起踢足球和打乒乓球。开始,他们并不属于同一个网球俱乐部,但后来当地又成立了一个更高级别的网球俱乐部,他们都成为了这个新俱乐部的会员。
然而,他们很快就成为了俱乐部里的“害群之马”。“我们训练时总是很吵闹。”马可回忆说,“讲话的时间比训练的时间还要多。训练对我们来说,似乎并不重要,我们只是想寻一番开心而已;我们捣了不少次乱,我们中的一个人经常会被赶出训练场。”“罗杰几乎在训练中输给过所有的人。”马可说,“而他是我唯一打败过的家伙,但我们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当我们来真格的时候,他就会立刻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我可以在训练中把他扁得很惨,但在打正式比赛时,他总是可以横扫我。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位真正的竞争者了。”
费德勒当时的教练是阿道夫·卡科夫斯基,曾经是一位职业球员。他在谈到费德勒时,说:“我立即就意识到了这个小家伙是个绝顶天才,当你教他什么新东西时,他试个三四下就掌握了,而其他孩子则往往需要几周时间。他简直就是手握着球拍降临到了人间。”
这个明星学生不仅天赋十足、热爱网球,而且还野心勃勃。卡科夫斯基还回忆说:“他那时就有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网球选手了。人们总是一笑而过,其实我也是。我想他可能会成为瑞士或欧洲最好的球员,但不可能成为世界第一。但他就是会有这种想法,并且为之而付出努力。”
然而,费德勒的俱乐部比赛生涯,却是以一场惨败拉开序幕的。他在他8岁年龄组的首场比赛中,是以两个0比6输掉比赛的。尽管他事后认为自己打得并不是那么糟糕,但还是和往常一样,输了球后就又哭了。
那以后,费德勒便不断地找各种人和他练球,如果实在找不到人,他就连续几个小时对着墙击球。1992年10月,他终于在巴塞尔少年杯赛(竞技网球的一个入门赛事)中,打入半决赛后,瑞士网球杂志《高压扣球》还刊登了一篇介绍他的小豆腐块文章,这给了他极大的鼓舞。尽管他提高得很快,但仍经常会遭遇到失败。日后成为顶尖女子球员的帕蒂·施奈德的弟弟、比他大6个月的达尼·施奈德,是他青少年网球生涯中的最大苦主。“我尝试了所有的方法,但结果却没有什么不同,我总是输,而且输得毫无指望。”费德勒回忆道。而达尼对于他少年时期与费德勒的对抗,也有着美好的回忆:“在8到12岁之间,我们一共对战了17次,头9场我赢了8场,只输了1场,但后来的8场,却是我全部输掉了。罗杰总是打得充满进攻性,而我的风格基本上是将球回到对方的场地就行。一开始他怎么打都不对劲儿,他的赌博式打法无法奏效,那可能也就是我总能赢球的原因。但突然间,他的回球就全都能落在界内了,于是,我就完了。”
1993年,11岁的费德勒赢得了他的首个全国冠军——瑞士12岁以下室内锦标赛的冠军;6个月后,他又获得了瑞士12岁以下室外锦标赛的冠军。这两项赛事的桂冠对于费德勒的成长,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当时,除网球之外,费德勒还在一个俱乐部里踢足球。而这两项运动都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正是这两个冠军,让他决定放弃了足球。“我也曾经进过几个球,我们还赢得过一些地区性足球比赛的冠军,但在网球项目上,我已经赢得了全国冠军!虽然我的教练说我在足球方面也很有天赋,但很显然,我的双脚拥有的天赋远不如我的右手。”他后来回忆说。
1995年,14岁的费德勒进入了瑞士国家网球中心接受训练。1997年,16岁的他在赢得了瑞士18岁以下组室内和室外赛冠军后,便离开了学校,而专注于网球。1998年,他一鼓作气地拿下了温网青少年组的单打和双打冠军,他青少年世界排名,也上升到了第一位。随后,他又在美网中,打进了青少年组的决赛。
1998年7月,费德勒转为职业,并很快就跻身世界前100。2000年,他代表瑞士参加了悉尼奥运会。“那是我参加过的最棒的赛事。”多年之后,费德勒还是这样表达着他对奥运会的热爱。这不仅是因为奥运村里的生活远比巡回赛长时间驻留酒店的单调生活要丰富得多,还因为他在悉尼遇到了他现在的妻子米尔卡。
在悉尼,19岁的费德勒连续赢得了四场胜利,打入了半决赛。然而,由于他在半决赛中打得过于保守(可能是背上了成为最年轻的奥运网球冠军的包袱吧),输给了比他的世界排名要低12位的德国球员托米·哈斯(当时费德勒的世界排名是第36位,哈斯的世界排名是第48位),之后又在争夺季军的比赛中,输给了当时世界排名第61位的法国人阿诺·迪帕斯奎尔。
虽然与奥运奖牌的失之交臂,使他失声痛哭,但在离开悉尼时,他并非一无所有,因为他毕竟收获了同为瑞士网球选手的米尔卡的爱情。(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