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陈笑霖1937年出生于广东湛江,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水文地质专业毕业,1959年参加工作,先后转战丹江口、黄龙滩、葛洲坝、三峡等重大水利水电工程,葛洲坝集团三峡指挥部唯一的女性指挥长和总工程师,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水电系统劳动模范、水电施工专家等荣誉。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水电专家,陈笑霖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在了大江大河之中——从丹江口、黄龙滩、葛洲坝、再到三峡,从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到三峡指挥部唯一的女性指挥长和总工程师,陈笑霖亲历了新中国水电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历程。 

 

她把关的工程可“免检”
1958年9月,在汉江与其支流丹江汇合口下游800米处,开发治理汉江的关键工程——丹江口水库正式开工。1959年,从北京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前身)毕业的陈笑霖,从这里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水电工程建设生涯。
丹江口水库是新中国水电建设第一轮高潮的代表工程,陈笑霖在这里度过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10年。直到今天,60多岁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依然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提供重要支撑,被誉为中国“最坚强”的水电站。
1969年4月2日,在汉江最大支流——堵河,黄龙滩水电站工程正式破土动工。当年,陈笑霖从丹江口转战黄龙滩。她回忆说:“我在丹江口、黄龙滩都是搞基础处理验收。以前画图纸,没有电脑,完全是手工操作,如果一个数据要修改,那就要连夜加班。”
从丹江口工程到黄龙滩工程,陈笑霖已经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成长为成熟的质检技术员,而她的水电建设战线也从长江的支流转向干流。1976年,正值葛洲坝建设的高峰期,陈笑霖跟随黄龙滩水电建设大军来到葛洲坝,并成为工程质检部门的负责人。十余年一线奋战经历,让她对基础“把关”有着深刻的认识:“质量控制必须要依靠基层的工人,他们比我们更熟悉施工的条件,例如开挖、沉降、保水等等。我们有理论知识,工人师傅也要听取我们的建议,二者结合才能保证工程质量。”
从1976年至1988年,陈笑霖带领的工程质检部门为葛洲坝工程“保驾护航”。陈笑霖以工作严谨、质检严格著称。负责验收的设计方,看了她负责把关的单元工程,非常满意,一次次下来,对她产生了信任。设计方说:“我相信陈笑霖,她一定能搞好。”因此,陈笑霖把关的浇筑部位,都成了“免检产品”。

她成为工程唯一的女指挥长
1997年11月8日下午3时30分,随着最后一车石料倾入江中,长江三峡上游围堰截流成功,左右两道戗堤完全连接在一起。葛洲坝集团公司上游左岸总指挥和右岸总指挥,在合龙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两人的身后,参加截流的工程人员纷纷挥舞着手臂,喝彩和欢呼声响彻云天。三峡工程是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的最大工程项目。在三峡工程建设中,葛洲坝集团作为三峡工程的主力军,承担了65%以上的施工任务,而陈笑霖作为首批骨干,成为三峡指挥部唯一的女性指挥长和总工程师。
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存在截流水深大、截流流量大、河床覆盖层厚、截流抛投强度高、截流期间有严格的通航要求等难题,是世界水电史上截流综合难度最大的工程,因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三峡的平抛垫底解决了深水、大流量截流的难题,葛洲坝集团作为施工方,在没有影响航道的情况下,控制得很好。”再谈到大江截流,一堆数据、流程从陈笑霖嘴中脱口而出,过去二十余年后,这些数据、那些场景她仍然了然于心,并保持着对质量控制的自信。
当时抛投的方案,都经过审查,每船的抛投,都有量的计算和施工的控制,抛前有水下地形图,抛后有测量。为了取得第一手数据,陈笑霖记录了两年,对洪水冲刷之前和之后的情况,都一一记录。正是有了提前的精心策划,正式抛投时才有充足的石料,有充足的船,达到了设计标准。葛洲坝集团大江截流指挥部做到了“安全、高强度、正点、壮观、有序”,创造了截流水深、截流流量、日抛投强度三项水电建设的世界纪录。 

她对荣誉保持“无我”态度
1997年是三峡工程建设的关键时期,那年已经60岁的陈笑霖是关键岗位上的关键人物,因此无法按期退休。直到1999年,她才从一线退下来。
陈笑霖夫妇都是广东人。上世纪80年代,曾有一家广东的合作方想让她去工作,被她婉言谢绝了。她说,“葛洲坝把我作为代表,和葛洲坝的工人师傅们感情都非常深,我舍不得。”作为葛洲坝集团乃至中国水电领域首屈一指的技术专家,陈笑霖退而不休,为水布垭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乌东德水电站以及巴基斯坦NJ水电站等重点项目提供技术咨询,直到2015年前后,她才正式告别施工技术领域。由于在三峡等工程中的突出贡献,陈笑霖先后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水电系统劳模等荣誉。谈到这些荣誉,她依然保持着“无我”的态度,“荣誉不是个人的,是我们葛洲坝的荣誉,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荣誉。这样对年轻人才有激励。”
而对于时下经常提起的“大国工匠”,陈笑霖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工匠精神提法很好,既有理论,又有实践,希望葛洲坝的年轻人,特别是工程科技技术人员,既是工程师,又是技师,达到‘双师’的水平。没有对工艺的理解,就提不出科学合理的工程方案,只有了解了工艺的整个过程,才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年轻人不要怕苦,不要怕到现场,不能走过场,要深入到底,彻底把问题弄通弄透。”
邢大军据《华西都市报》柳青/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