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作者简介:
陈斌,1993年出生,清华大学社科学院2016级心理学系直博生,中共党员。他2012-2016年就读于中山大学,获得理学学士学位;2016年至今,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心理学系攻读博士学位。他因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而身体残疾,无法行走,且不能拿起重物。即使像穿衣、洗漱这样的日常琐事,都需要依靠他人的帮助才能完成。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仍坚忍不拔,努力学习,不仅在学术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生活中,也很乐于助人,以实际行动感恩他人、感恩社会。他身上体现出的坚持不懈、不畏困难的优秀品质,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又到了开学季,每年在广大新生中,都有一群生而不凡的身影——罕见病、残障学子。
身体的不寻常,并没有阻碍他们的求学之路,因为一路上都有满满的爱——
      我叫陈斌,正在清华心理学系攻读博士,也是一名杜氏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DMD)的患者。12岁起,就坐上了轮椅。
       从小到大,因为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十分优秀,收获过很多称赞和荣誉。但我自己明白,陪伴我一路走来的爸妈,才是付出最多、真正不凡的人!
       我曾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拥有过无忧无虑、健康成长的童年。但渐渐地,我变得很容易疲劳,上楼梯特别费力,还常常摔倒。七岁那年,我被确诊患有DMD。医生说我的全身肌肉会逐渐丧失力量。当时,我还想,只要我足够努力,就一定会战胜疾病!
       我每天坚持锻炼,跑步、骑自行车,期待身体有好起来的那一天。我们一家也开始了艰辛的求医历程,先后去过石家庄、北京、广州等地。记得北京一家医院声称能治我的病,我们先后去过四次,每次都要在不麻醉的情况下,四肢和躯干被扎三百针左右!那份货真价实的“刺骨”疼痛,我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但最终也没有什么根本的帮助,我还是在12岁时,彻底失去了行走能力。
       DMD的影响远不止于此:我的手也无法拿起重物,日常的穿衣、洗脸、吃饭,都需要家人的协助才能完成。我一度自暴自弃,觉得自己就是命运的弃儿。幸运的是,我的爸妈并没有放弃我,他们常常会拿霍金的故事鼓励我,妈妈说:“儿子,你不用害怕,只要你还想上学,我就会背你上学,为你保驾护航!”
       十余年来,妈妈做到了她对我承诺的一切:从我12岁开始,她背起我每天上楼下楼,我家住在没有电梯的五楼,每次背我上一次楼或下一次楼,她都要中途休息几次。夏天,她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了;冬天,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她也只能穿一两件单衣。因为穿多了,背不动我……
       原本,妈妈送我上学是用一辆自行车。初二的一天,妈妈载着我,快到学校时,突然一个学生骑着自行车从斜后侧插了过来,就听“咣”的一声,我和妈妈被撞倒在地,我的腿还骨折了。不过,这场飞来的横祸却让我感受到更多的爱。住院期间,妈妈每天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爸爸忙完一天的工作,也会第一时间来陪我;我的班主任也会不时来给我补课,同学们每周也都会来看望我……
       出院后,老爸改装了一辆三轮车,这下我们出行就安全多了。只是在阴雨天气,依然是很麻烦的,虽然细心的老爸在三轮上安装了一把雨伞,但是雨稍微大一些,我们母子俩还是会被淋透。遇到这种情况,妈妈就会在把我背到教室后,立即回到家里,取一身干衣服,再送到学校,给我换上。就这样,一年四季,风雨无阻,我在妈妈的背上,从中学走进了中山大学、清华大学。
       从中学到大学,我在学校里也一直被温暖包围着。高二时,学校特意把我所在的教室调整到二楼的楼梯口,还腾出一个房间,作为我中午的休息室。

 


       高考后,我如愿考入了中山大学心理学系。来到大学,为了方便妈妈照料我,中大也特意安排了一间宿舍,给我们母子俩。在这间宿舍里,既有我和母亲相伴的暖心回忆,也有和同学们欢聚开怀的快乐时光。我那些可爱的同学们和贴心的老师,让我很快就融入了大学的班集体。
       大一时,为了丰富课余生活,我还参加了系辩论队。辩论队每周有三次训练,我从来都没有缺席过。
       当然,学习更不能丢了,我继续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专注认真,最后,以总评排名专业第一的成绩,通过保研考试,成为了清华大学的直博生。
       这些年,我在收获众多关心的同时,也在努力地用行动回报着社会。爱好并正在学习心理学的我,一直想让更多人真正了解心理学。当初,在中大时,系里举办过一个“心理学走进中学”的公益活动,我一听说就积极报名啦!服务他人带给我的成就感,也使我对公益活动越发热爱。大学期间,我多次参与公益,
活跃于中学、社区、医院等场所,传播心理学,为需要的人解答生活中的困惑,看到大家好奇、兴奋的眼神,是我最开心的大学回忆之一。
       清华大学同样对残障学生很友好,也给我们母子安排了一间宿舍。妈妈和我一起“读博”——在做脑波实验时,要给志愿者戴上“头盔”,少了她还真是不行!平时我会在寝室里读书、写论文,她就去逛逛校园、准备饭菜。清华园里,我有一个温馨的家。
       我也还是那个曾经天天锻炼的孩子,那个相信只要坚持,就能实现梦想的孩子。我期待在人类探索心理奥秘的路上,能够留下我和爱我的人的脚印!每年的9月7日是“世界DMD关爱日”,希望我的故事能让大家更多地了解DMD这种疾病。即便疾病禁锢了我们的身体,但拥有家人与朋友的关爱,我们一样可以乘着梦想的翅膀,飞翔。
据公众号“知识分子 ”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