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说好3点来,怎么让我等到现在?我90岁的人了,哪还有40分钟可以浪费?!”即便是看到记者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李恒的眼里仍难掩愠怒。虽然最终接受了记者的解释,这位身形瘦小、头发花白,却依旧蓬勃而有活力的老太太还不时地念叨着:“40分钟,整整耽误了我40分钟……”
李恒,32岁从零开始学习植物学;61岁深入独龙江,进行首次越冬科考;73岁领衔开展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研究;90岁后的第一个“五一”国际劳动节,她微信告知记者:“节日4天,我在家工作4天,天天有成果。”
近60年的科研生涯,她获得荣誉众多,有14种物种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作为17多万份植物标本的采集者,一辈子没有用过胭脂和口红的她,把自己比喻成一棵白菜:“就像一棵白菜一样自然生长——不忸怩、不装饰,简单地过着。” 


    
“低谷时能反弹,就是胜利”
在成为植物学家前,李恒做过家乡湖南省衡阳县的乡村小学教员、县文化馆馆员,以及中科院地理所的俄文翻译。在她生命的起点,曾差点因祖辈的重男轻女而成为弃婴。“我刚出生,已有两个孙子的祖母就将一坨棉花塞进了我的嘴里,母亲怜我是条生命,又悄悄掏了出来。”抗战时,被迫辍学的她,曾悲愤地写下 “飘荡啊,飘荡,可恨的秋风,为何把弱小民族杀光”的诗句。十年动乱,她曾被打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
当时,别人都在搞运动,只有她一个人泡在标本馆里,将昆明植物所100多万份标本几乎都看了一遍,还自学了拉丁文、德语和法语。她的第一个研究成果——《黑龙潭杂草植物名录》,就这样产生了。
“人生总有高峰和低谷,高峰时不自大,低谷时能反弹,就是胜利!”在李恒看来,困苦未必都是苦,有得有失,才是人生。
李恒是1961年4月,随丈夫一同来到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报到的,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可以享受与外国专家同样的生活待遇。但她一来,就被所长吴征镒兜头一盆冷水——“这里不需要俄文翻译,你需要学习植物学,学习英文。”
对于吴所长的这个“见面礼”,李恒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沮丧,不过是“一切归零,从头学起”。报到后的第二个星期,她就赴文山参加野外科考了。搭乘大篷车,风雨尘土无遮拦。夜宿旅店,臭虫、虱子、尿臭令人坐卧不宁。走路、爬山、上树要学,打背包、烧火煮饭也要学。
多年之后,同事们还记得当年考察时的一个场景,因记录一个植物的名称,考察组长被李恒问得有点不耐烦了,她这个刚进门的“外行”竟冲着组长喊道:“你记住,三年之后,专业我一定赶上你,而外语你却超不过我!”
不久,人们就领教了李恒的要强。“有人说她喜欢抬杠,其实时间一长,大家发现她不是为争论而争论,而是从交锋中吸收、学习对方有益的想法。”李恒的学生杨永平说。
不盲从权威是李恒一以贯之的原则。当年面对苏联专家,“即便我只是一个翻译,但对于他们一些不符合中国国情的观点和议论,我也会毫不客气地和他们争!”说这话时,李恒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考察没完,决不能因为我半途而废”
在李恒获得的所有称号中,“独龙江女侠”是她最喜欢的一个。
独龙江在植物学上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很多植物种群一越过高黎贡山就变了。以往受条件限制,对独龙江植物的科考,都是集中在7月至11月间,还从没有人对独龙江植物进行过越冬科考。1990年10月,61岁的李恒带着3名助手和64匹马驮载的辎重,深入到了滇西北的独龙江地区,开展了对独龙江植物历史上的第一次越冬科考。
那次科考开始后不久,李恒就染上了疟疾,天天高烧,病势十分危重。当地政府曾考虑用直升机将她接回,但她却坚决要求留下,她说:“考察没完,决不能因为我半途而废。”最后,是独龙族的乡亲们将她抬到了边防部队诊所,用她自己带来的青霉素,打了多日的吊针,才使她转危为安。
越冬科考获得了丰硕的成果。李恒和她的队员一共采集到植物标本7075份,发现了80多个植物新种。李恒根据这次科考撰写的《掸邦-马来亚板块位移,对独龙江植物区系的生物效应》论文,获得了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此后10年间,李恒又先后组织了美国、澳大利亚、德国、英国和国内的专家,对独龙江所属的高黎贡山进行了18次科学考察。2007年,高黎贡山考察结束,共采集植物标本24万余份。之后数年,李恒一直在整理这些标本,登记和录入,每天都要工作10多个小时,基本上未在凌晨两点前入睡过。

“人活着,就要努力工作以回馈和感恩”
在李恒的相册里,保存着一张老照片,记录的是一群独龙族孩子采来野花,送给工作中的她的情景。独龙江不仅让李恒经历了生死,也让她收获了淳朴和真情。在独龙江生病的一个月里,她的住处,时常放着乡亲们送来的鸡蛋和母鸡。“这是人性最美的表露。当时我就想,一定要活着,好好工作,否则对不起这些可敬可亲的乡亲。”李恒眼里泛着泪光说道。
2013年7月,李恒一次去贡山。一下车,就见一位怒族女干部飞奔过来,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把将她抱住。这位女干部是贡山县农业局副局长张文香,她告诉记者:“我就是靠李奶奶资助才读完高中的。”原来,当年李恒将独龙江科考所获得的4万元奖金全都捐给了“春蕾计划”,帮助很多像张文香这样的失学女童。
前几年,怒江出产的重楼市场认知度不高,经常被当作假货,销不出去。情急之下,乡亲们向李恒求助。在她的帮助下,有关部门对当地的重楼做出了权威的品质鉴定,当地还申请到了4项专利,很快就打开了销路。
“人活着一天,便享受了一天自然和社会的馈赠,就要努力工作以回馈和感恩。”李恒说,“这是人的本性,我一辈子都没有偏离过。”
据《环球人物》 张帆/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