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蔡美儿祖籍福建,1962年生于美国,1987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博士。现为耶鲁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2011年《时代》周刊封面人物,著有《虎妈战歌》《帝国时代》《起火的世界》等书。
      从7月开始,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有了位华裔新助理——索菲亚·蔡·鲁本菲尔德。她的母亲就是大名鼎鼎的“虎妈”——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蔡美儿。在接受专访时,蔡美儿提起此事充满喜悦。她说,索菲亚去年从耶鲁法学院毕业,先是在亚特兰大为一名法官工作了8个月,然后作为学院尖子生得到了现在的职位。“这是个巨大的荣誉——我和我丈夫都没能做到。我们为她感到骄傲。”
 
母亲给了我自信心
      2011年,蔡美儿出版《虎妈战歌》一书,提倡中国式的严格教育,引起了很大争议。
      《虎妈战歌》销出了数百万册,登上了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蔡美儿本人也因此成为《时代》封面人物。她的育儿方式对西方教育理念带来极大冲击,也招致旷日持久的批评。有人给她贴上“强势”“霸道”的标签,说她的教育方式“视野狭窄、过于功利”。但8年后,蔡美儿的两个女儿却证明了这种教育方式没有让孩子丧失个性和独立意志,反而使她们养成了自律、努力的品格。索菲亚在最高法院工作一年后,将出任美国陆军检察官3年。小女儿路易莎去年5月从哈佛大学本科毕业后,在纽约为阿里巴巴的共同创始人蔡崇信及其布鲁克林篮网队效力。蔡美儿说:“她经常去中国旅行,非常喜欢那里。从9月开始,她将就读哈佛法学院。”
      姐妹俩都曾发文力挺母亲。索菲亚说:“假如我明天就要离世,我会感觉自己已把生命活出110%。为此我感谢你,虎妈。”路易莎说,自己已完全理解并接受了母亲的教育方式。“人们认为严厉的家长教育会让小孩缺乏自信,因为没有父母不断的赞扬。但我觉得自己比一些人自信很多,因为我的自信是自己争取来的。我的母亲给了我赢得自信心的工具。”
      记者问蔡美儿如何定义成功。她说:“如果你为自己感到骄傲,为自己每天所做的事情感到满足和鼓舞,你就是成功的。而做一个成功的父母意味着孩子喜欢你、欣赏你,想和你在一起。” 
 
一家四口加上两只狗挤在一张床上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蔡美儿不仅是耶鲁法学教授,还写过《起火的世界》《帝国时代》等畅销书。身为母亲和教授,蔡美儿向记者坦言在事业与家庭之间找到平衡不易。“尤其是我承担了90%的育儿工作。我就这个话题写了本新书,将于明年出版。如果让我选择,我会说做母亲并正确抚养孩子比工作更重要。但我尽力做到兼顾,主要是通过严格的自律。我每天比家人早两个小时起床,没有干扰地进行两小时写作,周末也是如此。”
      在蔡美儿心中,陪伴女儿是最重要的教育。索菲亚初学钢琴时,蔡美儿陪她学完了钢琴课的全部内容,每天回家看着女儿练琴至少90分钟,对女儿弹过的每一首曲子、参加的每一场演出都如数家珍。
      蔡美儿也把家庭视为对女儿进行情商教育的地方。“我教给她们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永远要慷慨大方,珍惜和尊重家庭与友谊。从长远来看,这比取得好成绩或进入顶尖学校要重要得多。”她告诉记者,“孩子们会模仿他们的父母。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快乐,你就必须向他们展示你是如何快乐的。他们必须看到你笑着,玩得开心。”她常提到全家一起趴在床上读书、打迷你高尔夫球、做有创意的中国菜;丈夫带着一家人骑车旅行,教孩子们游泳、玩扑克、朗读文学作品。索菲亚也曾在文章中描述家中氛围:“外界很难真正了解我们家庭的真实状态。他们听不到我们的谈笑声,看不到我们享用炒饭加汉堡的场景,更无法想象一家四口加上两只小狗挤在一张床上,为下载哪些电影争论不休的有趣画面。”
 
最重要的是在失败和逆境中生存
      蔡美儿曾谈到自己对孩子严格教育的原因。在美国,亚裔移民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第一代移民省吃俭用将每一分钱和大量精力投资在孩子教育上,第二代宽松的教育方式往往使子女生活过于舒适,第三代就会走下坡路。“我是第二代,想打破这种魔咒。”
      在美国,社会阶层固化是一个热门话题。记者问蔡美儿,是否仍认为努力学习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社会阶层。她说:“我愿意这么想。当然,社会并不总是公平的。在每个国家都有一些人比其他人优势更多,无论是他们的家庭更有钱或者更有‘关系’。影响向上流动的其他因素可能是人们无法控制的。美国有许多勤奋、聪明的人无法脱离较低的社会阶层,因为制度不公平,他们没有平等的机会。美国也有很多人富有或有权势,但这并不一定是他们应得的。”
      但面对未必事事如意的现实,蔡美儿强调的是不屈不挠的意义。孩子们童年时,她严格管教,着眼的是对孩子们品格与习惯的培养。譬如让孩子练习乐器这一雷打不动的规定,是为了“避免她们在溺爱中走向堕落、懒惰和粗鲁”。她说:“我认为,我教给女儿最重要的事是如何在失败和逆境中生存。每个孩子都想在事情不顺利的时候放弃,都很容易泄气或沮丧。尤其在美国,很多父母允许他们的孩子过早放弃,这并不一定会带来幸福。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生中失败过很多次,也被拒绝过很多次,但我的父母总是教导我,失败,无论在短期内多么痛苦,从长远来看,可以带来更大的智慧和力量。我试着教我的女儿们同样的事情。我很自豪,她们都充满力量和韧性。我认为,这是我们华人的特点。”
      外界因为蔡美儿的严格而视她为“极具操控欲的母亲”,其实这也是一种误解。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她将选择权还给孩子,并没有强迫孩子按自己预设的道路发展。
      两个女儿上大学后,蔡美儿更是完全放手,因为孩子们已有足够的智慧,可以独立地走自己的人生。索菲亚本科时主修的哲学,路易莎主修的艺术史,都不是华人学生青睐的热门专业。得知索菲亚决定到军中服务,蔡美儿虽然有点吃惊,但仍表示支持。谈到“虎妈式教育”的成功真谛,蔡美儿认为关键是结合东西方教育的优点。据《环球人物》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