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耿秀刚

这幅字是当年于是之先生在长春省宾馆写给我四舅的,当年我舅舅孟恩祥是吉林省特级理发师(按摩技术超棒),他虽说为人低调,但是在东三省则是赫赫有名。
当年,我四舅随我姥爷由河北“闯关东”来到长春,十二三岁时学徒从事这个行当,也是吃了很多的苦,遭受了太多人的歧视……四舅的服务水平极高,无论理论、理发按摩样样手艺都精通,无不令人佩服。他生得高大魁梧,风度翩翩,气质与众不同,一言一行,俨然一个文化底蕴厚重之文化人。四舅于1999年9月23日去世,享年八十周岁。这一幅字《戏友》,是于是之先生1994年到长春参加夏季纪念老舍先生活动期间,老友重逢加上又是票友相聚,于是之先生兴致勃勃,有感而发,欣然运笔写下这两个娴熟,又非同一般的大字,送给我四舅收藏的。
这一照片是我1998年7月时出差到长春和我四舅的合影,那时的他身体健康,状态精神矍铄,还不顾年事已高,专程陪我们到南湖宾馆游览,一路上谈笑风生,关心备至。万万没想到第二年他老人家就驾鹤西去了。六年后的2005年7月,我的母亲孟恩芝也因病不治辞世。
文章写到这里,叫我不由得又一次想起了已经作古,在黑龙江省嫩江县车站工作的五舅孟恩祺。实话实说,五舅的印象在我的记忆中要多于长春的四舅,应该说记忆犹新。究其原因,一个是我小的时候几次见到五舅从遥远的黑龙江省,风尘仆仆,一脸疲倦的来到北京。另一个是在国家经济困难时期,五舅曾经几次从嫩江用大麻袋装土豆托运到北京通县(那时不叫通州)西站,解了我们家吃食短缺的燃眉之急,叫我们得以度过饥荒。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