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这张照片算是老张留给我的遗物,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调到政工部从事宣传工作,1999年国庆五十周年单位搞庆祝活动征稿,老张说这张照片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却是他当铁道兵时的真实写照。
老张叫张世田,从铁道兵转业到我们单位,从档案管理员干起,因为填写、抄写档案材料,练出了一笔漂亮的钢笔字,又由此逐渐演变成单位的笔杆子,后任单位纪委副书记。闲暇时,时常有文章在报刊、电台与读者见面,那个年代,老张在单位里算得上凤毛麟角了。
因为和老张都有写点小豆腐块的爱好,交流自然多些,关系很快融洽。我佩服老张写一手漂亮的魏碑,老张说:“我一个当兵的,在部队就知道带兵修铁路(老张是铁道兵连长)。来咱厂后来调到办公室,人得有一技之长啊,写东西难,就看领导过去写的老材料,总结规律,一来二去,又把自己练出来了。”
老张说他在部队时,和六连的连长处成了好兄弟,都是连长。老张说一次他们团承接了一项地处北京延庆大山里的铁路隧道开挖任务。巧的是二连和六连正好各担负一条隧道的开挖。他说团里动员会那天,他在会议室里心里真跟猫抓一样坐不住,终于逮着一场和六连比输赢的机会了,心里盘算着,得先六连一步了解延庆山区地形地貌、地质结构、施工环境。事与愿违,常年的风餐露宿,老张的胃病犯了,必须住院,老张那叫一个急啊!嘱咐副连长连队先行开拔。住了四天医院,他跟医生要求说什么也得出院,部队医院的主治医生拗不过他,骂他张疯子。第二天,等不及团里的顺脚车,老张愣是从北京通州连跑带颠走了一天一宿到的延庆。
那天整理工作材料,偶然在一个老塑料皮笔记本的套封里发现这张照片,老张的音容笑貌一下子又跃然眼前,尤其他那倔强的性格。王士全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