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年龄在六七十岁的老人大都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用挎斗车带孩子出行的情景。在此之前,京城百姓想要带孩子出门,一是挤公交车,二是骑车带孩子。让孩子坐在自行车大梁上或后座上,这显然不安全,违反交通规则,交警不允许。这如何是好呢?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不知是哪位高人脑洞大开,想出一个好主意并付诸行动——将自行车改装成挎斗车(侧三轮)。我想,这可能是受挎斗摩托车的启发而研制的吧,因那时常有挎斗摩托车在路面上行驶。
  其实,将自行车改装成挎斗车并不太难,一看实物就明白,稍一琢磨就会干。先去自行车商店或修车铺买个轱辘,再根据轱辘的大小用角铁焊个架子。架子一侧要有与自行车相连的简易装置,靠一根丝杠插住。架子做好后,余下的活儿就全是木工的了。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将车篷做成五花八门的各种样式,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不管做成什么样式,都要保证孩子坐在里面安全舒适。
  我家的挎斗车做得很细致,铁架子请师傅焊好后,木工活儿全是父亲亲自做的,因他是个业余木匠,爱琢磨木工活计。为使挎斗轻便明亮,他在两侧窗户处镶嵌了可以推拉的有机玻璃;为使车篷结实美观,他在木质篷顶上贴了一层轻薄的铁皮:为让坐在里面的孙子冬天暖和些,他在车篷的两层木板中夹入一层泡沫。车篷做完后又刷上两遍油漆,使挎斗车俨然成了一辆小吉普。
  我经常用挎斗车带着小儿子到处转悠,去幼儿园、郊野公园、朝阳区东郊的爷爷奶奶家和宣武区城南的姥爷姥姥家。那时每周仅休息一天,时间很紧,但我们做到了常回家看看,这全凭有个挎斗车,给我们带来许多便捷。骑挎斗车带孩子要比骑自行车带孩子安全多了,故交管部门对此网开一面,从不干涉。挎斗车成为当时北京街面的一景,经常看到在非机动车道上男士蹬挎斗车,车里坐着牙牙学语的小宝贝,车后紧跟一位骑着轻便车的女士,一边骑着一边与斗内的孩子大声说笑着,好一派天伦之乐的样子!
  挎斗拆装很方便,需要时将其装在自行车上,插上丝杠就成了挎斗车。不用时拔下丝杠,将挎斗卸下来,挎斗车又变成了自行车。我孩子长大后,挎斗便不用了,将它放在单位车棚里,可没过多久就不见了。我心生疑虑,是哪位先生顺走的呀?“拿来主义”运用得蛮不错哩!那可是个精美的物件,为我家立过功呢!我开始留意本单位来来往往的挎斗车群,尤其在上下班的时候更细心观察。一天,二天,在第三天就发现了我的挎斗!是一位我并不认识的年轻人在用,看样子他比我小几岁,可能正是急需用挎斗带孩子的时候。我出于一片好心和善意,决定不去惊动他。心想,反正我孩子大了,挎斗不用了,就让我的挎斗继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吧!看那位先生每日里用我的挎斗带他孩子匆忙地进出单位大门,我心中油然生出几分理解与慰藉之情,真是父爱如山呀。
  挎斗车虽好,但人们使用它的历史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二十来年。到了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大街上的挎斗车便悄然消失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都在竞相购买机动车,挎斗车自然被家用机动车所代替,这不证明了我们伟大祖国的长足进步和迅猛发展吗。
王占发  文并供图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