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钟南山院士给我打过电话,他说他们前线的医生就等我这个结果了。否则,不知道治疗到底怎么办,治疗效果怎么评估。”
      这个结果就是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的结果。没有这个结果,就很难探讨病毒的传播途径,也弄不清病毒对人体究竟会造成哪些伤害。 
      而这个让钟南山院士苦等的人就是网红法医秦明的老师,在中国司法鉴定界有着“福尔摩斯”之称的刘良。


    
从一到九
      当解剖结束后,当记者询问刘良是否恐惧时,他给出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当然,说不恐惧是假的。虽然我以前解剖过SARS,也解剖过艾滋病,但都是在别人已经做过的情况下做的。”“这个你做了以后,14天之内,什么情况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它的空气气溶胶(传播)到底有没有这个事情,所以这个是很冒险的。”
      其实,早在1月22日,刘良就呼吁对新冠肺炎逝者进行病理解剖了,并和团队一起递交了紧急报告。但由于没有负压的解剖室,而且需要获得家属的同意,所以等了二十多天。
      2月16日凌晨1点左右,59岁的刘良率领团队进入了手术室。因要对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进行零距离接触,他们都采取了最高级别的防范——两层口罩,三层手套,两三层帽子,护目镜加防护屏,再加上防护服,周身没有一点暴露的地方。
      解剖前,医生们向遗体长时间的鞠躬。这既是行业的规矩,也是从心底里感激逝者的深明大义,为全人类健康做出的贡献。
      尽管已做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但情况比他们预想的还要糟糕。首先是手术室里面的空气非常闷,再加上层层防护,跟高原反应差不多,有种缺氧的感觉。其次是持续的时间特别长,由于是世界第一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他们特别小心谨慎,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是平时做一例遗体解剖的三倍。到最后,医生都已累得腰酸背疼,汗水不停地滴在衣服里,每缝上一针都要大喘气。
      在完成了解剖后,刘良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下一场“战斗”。因为数据越多,对疫情防控就越有利。他们的报告,将深刻影响抗疫的进展。
      迄今为止,刘良团队已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的解剖,占了全国解剖数的3/4。
    
福尔摩斯
      刘良是武汉人,出生于1961年。他是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也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副会长。然而这位法医界的大神,当年却差点与法医失之交臂。1983年本科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武汉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面对着这份别人都羡慕的工作,他却闷闷不乐,因为在大四的时候,他读了前苏联法医学家阿夫杰耶夫的著作《法医学》,从此对法医产生了浓厚兴趣。巧合的是,两周后,刘良遇到了一位被分到了公安系统做法医的同学,他对这份工作十分抵触,刘良灵光一闪,提出了要和他对换工作。对方当然愿意了。就这样,刘良才当上了一名法医。
      当刘良还只是一名助手时,就接到了一个棘手案子。一个犯罪嫌疑人从派出所逃走,却在回家后,死在了楼梯间。家属对此不依不饶,声称死者是被警察殴打致死。当老法医将遗体打开后,并没有发现异常。正准备缝合时,刘良敏锐地观察到死者背部有个像黄豆般凸起的点。于是,他请求在死者的脊椎处划一刀。结果发现他的脊椎上有断裂伤。刘良因此推测出死者应该是在翻越楼梯栏杆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在证据面前,家属也交代了事实真相,与刘良的推测完全相同。刘良也因此了获得了一个“刘一刀”的绰号。 
      后来,刘良又协助警方破获了很多案件。比如湖南黄静裸死宿舍案、农民工周秀云讨薪死亡案、某地公安干部捅了自己11刀自杀案等等,他也因此获得了“福尔摩斯”的称号。
    
敬畏传承
      在30多年的法医工作中,刘良不仅参与过17年前SARS患者的遗体解剖,更主持和参与过4000多案件的侦破,经他抽丝剥茧洗刷冤屈的案子不计其数。
      由于他在司法鉴定方面的巨大贡献,CCTV把他评选为了2016年度十大法治人物,这是迄今为止唯一获此荣誉的司法鉴定人。
      他经常要到全国各地去做司法鉴定,回家便成了一件罕见的事情。而当他好不容易有空闲时,还要为法医的职业推广和普及操心。他不仅从事教学和科研,还经常应邀参加讲座,并参与编制了法学的教材。
      现在,他门下的弟子已在很多城市的公安局担任法医。就连在微博上有500多万粉丝的法医秦明,也自称是他的学生。其实严格来讲,秦明并没有跟过刘良教授。但他的两个师兄,却是刘良的博士生。而且他上大学时,读的教材正是刘良编著的。有了这几层关系,秦明因此就自认为他也是刘良的学生了。
      这两年,由于艺术作品的宣传,法医职业确实给人一种神乎其神的感觉。还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故意丑化法医。刘良一直都在反复强调,法医只是一个职业。它既不神秘,也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恐怖。
据《世界华人周刊》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