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梁羽生把家安在了悉尼,因为林萃如喜欢热闹,他们最疼爱的小儿子就在那里读书。每天早上6时30分,梁羽生和林萃如比赛着起床,谁起得慢,就要去花园里剪新鲜的栀子花和玫瑰花;在她做饭时,手笨脚笨的他会像裹乱一样的抢着给她放调料、递盘子;每周三下午,他会带她去悉尼歌剧院听音乐、看歌舞剧;每个月的12号,他们会去“澳洲广场”第46层旋转餐厅,一边观赏悉尼港的风光,一边回忆在香港时的快乐时光。


1994年,膀胱癌、心脏病、糖尿病一齐袭向梁羽生。他不怕死神的来袭,怕的是,如果他先行离开,留下她一个人会多么可怜寂寞。她把自己当作孩子呵护了30年,而自己才专心地陪伴了她7年的光阴。他跟她“算账”,说自己欠了她23年的情,她就跟他“讨价还价”:“23年哪里够?你总不至于不等到我一百岁吧?”为了她,他戒了奶油蛋糕和烤乳猪,他在日记里写道:“努力活着,要走在她的后头。因为我的命就是她的命,我们要相依为命。”
影子一般地跟在丈夫身后,他上台阶,她会先迈上去搀扶;他的筷子伸向肉食时,她会嗔怪地敲一下他的碗边,警告他;他嫌药苦,她就假装放一勺糖进去,然后哄骗他喝下;他不能吃糖吃肉,她就也不吃了;他去医院化疗、“十圆会”聚会、回国讲学,她都须臾不离地陪伴在他的身边……
“裂笛吹云歌散雾,萍踪侠影少年行,风霜未改天真态,犹是书生此羽生。”这是一位故交送给梁羽生的一首诗,林萃如专门找来小篆体字帖,戴上老花镜认真地练了几天的毛笔字,然后将它誊到了一个小本子上,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把这个本子带在身上。如此她就深信:他会信守承诺,永远不会先行离开。只是,她的少年尽管许了很多深重的承诺,最终却还是敌不过催人的岁月……
      旧梦尘封休再启,此情如水只东流。每当黄昏时,暖暖的夕阳一寸一寸地迈上台阶,她再凭栏眺望,也等不到他了。那个总因找不到家门,而在楼下踟蹰的他,那个总像小孩一般溜出去偷吃蛋糕和烤乳猪的他,那个总在周末也会火急火燎地去报馆上班的他,已经退隐到他永远的江湖里去了。那是梁羽生的江湖,也许不再有武林恩怨,也许不再有情仇遗恨,但她知道:是他的江湖,就一定会有一个叫林萃如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
据《恋爱婚姻家庭》 玄圭/文 整理
■附:梁羽生简历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1924年3月22日出生在广西蒙山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熟读古文、擅长对对联,8岁就能背诵《唐诗三百首》。1945年,数位粤籍学者来到蒙山避难,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以敦煌学和诗书画而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梁羽生还拜了简又文为师,获益良多。
      抗战胜利后,梁羽生随简师来到广州,考入了岭南大学化学系,一年后,转入了经济系。不过,他毕业以后,并没有去从事经济方面的工作,而是到香港《大公报》做了一名副刊编辑。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步入社会后,仍对武侠小说爱不释手,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他最欣赏的是宫白羽(本名宫竹心,代表作有《十二金钱镖》《武林争雄记》和《偷拳》等),据说他“梁羽生”这个名字就是从“梁慧如”(他以前用过的一个笔名)和“白羽”演化而来的。
      1954年,香港武术界的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以决雌雄。这场比武经港澳两地报纸的大肆渲染,一时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机,为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的第二天就在报纸上预告了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就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
      《龙虎斗京华》向被视为是新派武侠小说之始。从1954年开始,到1984年“封笔”, 梁羽生在30年间共创作了武侠小说35部,其中尤以《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和《云海玉弓缘》最为著名。
      除武侠小说创作外,梁先生还写过大量的散文、评论、随笔和棋话,用过的笔名还有陈鲁、冯瑜宁、李夫人、冯显华、幻萍、佟硕之和凤雏生等。
      梁先生的功绩,主要是在于开了武侠小说的一代新风尚。旧武侠小说虽一直也是作为一大文学门类存在着的,但自始至终都为正统文学所瞧不起,难登大雅之堂,读者也主要是一些下层的“识字分子”。在梁先生之前,写武侠小说的作者,就如同是走江湖卖艺的艺人,是梁先生的出现,大大抬高了武侠小说的地位,读者也迅速普及到了社会各阶层。随后,关于武侠小说的研究,也渐成浪潮。 
      梁先生不仅是写武侠的大家,也是评武侠的大家。1966年,他曾化名佟硕之在香港的《海光文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金庸梁羽生合论》的文章,该文就金庸、梁羽生二人(他们可以说是当时在武侠小说创作领域,风头最劲的两大作家)的小说质量,以及二人小说的创作风格、价值走向都进行了颇为专业的解读。1977年,梁先生在新加坡写作人协会演讲《从文艺观点看武侠小说》时,提出的武侠小说“宁可无武,不可无侠”的观点,更是一直被后来的武侠小说研究者视为至理之论。
      1984年12月,梁先生还来北京出席了中国作协的第四次代表大会,并在会上慷慨陈辞,呼吁不应轻视武侠小说的存在。
      梁先生晚年不再写武侠小说以后,又转向了历史研究,并先后出版了《中国历史新话》《文艺新谈》和《古今漫话》等历史文化读本。
2009年1月22日,一代武侠宗师梁羽生病逝于悉尼,享年85岁。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