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2020年6月5日,茫茫的大西洋上,一叶孤舟。
在他的双体帆船上,徐京坤抱着一条20公斤重的金枪鱼,愉悦而满足。
“经过海上35天的时间,船上最后冷藏柜里的肉都没了,这一下就把冷藏柜再次塞满了。感谢北大西洋的馈赠。”徐京坤这样感叹。
他的满足感似乎来得很容易。一条鱼,一冰柜的肉足矣。
但令他欣喜的,显然不只是这条鱼。

6万3千公里的环球记忆
他把这条20公斤重的金枪鱼,看做是“老天爷送来了环球胜利的贺礼”。
在得到“馈赠”之前,徐京坤带着太太阿九和他的青岛梦想号双体帆船,经过海上35天的连续航行,从南半球回到北半球,抵达亚速尔,完成了为期三年的环球航行,他的航行轨迹也已经在地球上画了一整个圈。
自2017年6月从土耳其正式启航,徐京坤穿过地中海、大西洋、加勒比海、经巴拿马运河,跨越太平洋,印度洋,绕过非洲好望角,2020年6月,他回到北大航海之路的起点葡萄牙。
整整3年间,5跨赤道,航程3.4万海里(6万3千公里),徐京坤创造了中国首次双体帆船环球航行的纪录。
“以前无数次想过,当有一天完成这的一刻,我是不是会哭一场,或者跳进大洋,把一整瓶香槟洒在身上。但真正到达亚速尔的时候,其实非常平静,一路狂风35天,到达亚速尔的时候海况终于平静了下来,就像是我的心情一样。”徐京坤回忆起梦想成真的感受。
梦想成真只在一刻,而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徐京坤花去了3年时间。把这三年的记忆铺开,则是6万3千公里的里程。
当被问起一路漂泊中最难以忘怀的经历时,徐京坤给出的答案却并非如旁人预料的那般动人心魄:斑鱼和龙虾成了徐京坤在圣赫勒拿岛的主食。
因疫情被困圣赫勒拿岛时,23斤龙虾换不来两公斤土豆,“只能”以龙虾和斑鱼度日。但几周的时间里,徐京坤和他的“油泼石斑鱼”成为了锚地(泊船区域)里最受欢迎的主角。在他的梦想号上晚餐,成为其他同样暂时“搁浅”至此的各国水手最热门的活动之一。

一只手撑起的海上人生
当然,如果总是这般轻松惬意,这段旅程就不会如此特殊。
在印度洋,他从泰国普吉前往斯里兰卡加勒,上千海里的航线上,有一片必经的岛群。岛上生存的部落还停留在6万年以前的原始文明,任何人登陆都可能遭遇箭雨射杀;在去往莫桑比克海峡的航线上,他和他的“青岛梦想号”又遭遇了70节(约130公里/小时)以上的大风和拳头般大小的冰雹。
这些,都是在反复追问下徐京坤才稍有提及。或许在追梦者的眼里,这只是梦想背后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或许,在12岁的那次意外以后,这些,都只是他人生漫漫长河当中的微澜。
当年,调皮的他把鞭炮中的火药倒进酸奶瓶里,尝试自制“礼花”,却酿出惨剧,爆炸夺去了他的左前臂。后来,他的整个航海人生,全靠一只右手撑起。
如今,不少报道在回述这段改变了徐京坤余生的意外时写道,“意外并没有夺去他的希望”。
但实际上,在他自己的讲述中,他还清晰的记得被抬上救护车时听到的一句话:“这孩子废了。”
“这可怕的梦魇曾一度让我绝望。”徐京坤坦然吐露了那次意外带给他的伤害。
一番思索之后,天生倔强的徐京坤把自己的未来全部寄托在体育上,他成了镇上人们都知道的“特别能跑的孩子”。
于是16岁那年,他接到了体校的通知,而后入选省田径队。17岁,原本准备去国家自行车队报到的他接到了国家残疾人帆船队选拔电话,大山里走出的徐京坤,与驱散他人生阴霾的风帆龙骨相遇了。
而后,便是这个几乎“废了”的孩子,站上2008年北京残奥会的赛场;2013年完成单人环中国海航行;2015年征战单人横渡大西洋帆船赛,成为继郭川之后第二个完成这项国际顶级赛事的中国人。
有关这些,徐京坤只提了一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个独臂船长,用6.5米的小船跨越汪洋,这个人来自中国。
太太阿九还记得最初帮徐京坤翻译简历时,他曾写道:“我只是想告诉普通人,即使是我,也有梦想,我能做得到,他们会比我做得更好;也希望和我们一样的残障人知道,即使是我们,也有拥有梦想的权利和实现梦想的能力。”

四艘“梦想号”的独臂船长
对于独臂船长这个称号,徐京坤丝毫没有忌讳。他环球航行所使用的“青岛梦想号”上的贴纸,正是一个左手为钢钩的卡通船长形象。
“独臂有什么不好吗?我很多次想过我的手,到底让我失去了什么,恰恰没有失去。恰恰是这样,我才具有了打破头顶那层玻璃的能力。”
而就如电影中杰克船长总是与他的“黑珍珠”号相伴,独臂船长的另一个记号是他的“梦想号”。
2013年冬天的中国海,见证了独臂船长的第一艘梦想号。徐京坤驾驶着名为“China Dream(中国梦)”的小船完成了世界首次残疾人环中国海航行。
2015年,他和第二条梦想号站上法国迷你横跨大西洋极限挑战赛的决赛战场,这是世界上最具挑战最艰苦的单人横跨大西洋比赛。那届比赛上,他成了896名决赛选手中唯一一名独臂船长,更是历史第三个跻身决赛的亚洲船长。
赛后,徐京坤开启长达两年的搜索。2017年世锦赛后,他终于在土耳其找到了一艘完美的双体帆船,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第三条“梦想号”,也就是如今的“青岛梦想号”。
这条梦想号帮他在地球上画下了一个整圆。2020年5月20日,徐京坤和他的双体帆船穿过了北纬17度,在佛德角西部海域完成了环球航线的闭合,航线在地球上完整画下一圈。
计划中,独臂船长还会有第四艘梦想号。那艘船上,依旧会有一个独臂的船长,不同的是,下一场与海洋的拥抱,将朝着船长先生的终极梦想前进: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
四艘梦想号,编织起中国独臂船长一个又一个的梦。
关于一个个“不知足”的梦,独臂船长徐京坤引用凯鲁亚克《在路上》里的一句话来表达心声:“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几年。要么我就毁灭,要么我就注定铸就辉煌。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在平庸面前低了头,请向我开炮。”

据中新体坛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