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2002年的2月14日,那一天是大年初三,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沉浸在春节的喜悦里,而有一个人却选择了在这个浪漫的情人节离开了喜爱他的观众,16年前的2月14日晚上9点21分,给人们带来无限欢乐的相声大师高英培先生逝世,不久,他去世的消息通过报纸、广播、电视一下就传遍了北京城。
  高英培先生以“火爆”台风著称,人称相声讽刺大师,他塑造的小人物“万能胶”啊、“二子他妈妈”啊,让大家印象都非常深,《记忆》节目组邀请了高英培先生的三个儿子:李金斗、高玉林、高玉庆、和两个徒弟孟凡贵、李嘉存,讲讲高先生的故事。李金斗是高英培先生的干儿子。高玉林说他是家里的大哥。

 

亲眼见证父亲火爆的舞台

 

  节目现场有亲儿子高家两兄弟,还有干儿子李金斗老师,徒弟孟凡贵、李嘉存,高英培先生逝世16周年了,大家都很想念他。
  他的许多相声都火,但是儿子高玉林见过父亲出去演出时的火爆场面:“我现在看郭德纲他们这种火都不新鲜,因为我见过我爸比这火多了的程度,我父亲还没上台呢,底下观众就开始喊了:高!英!培!我爸爸就从后台喊着就上场了……”
  高英培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在天上演出,孟凡贵说,那次是坐飞机遇到乘务员粉丝,在飞机上给乘客们表演。
  有了这么出名的父亲,对于儿子们来说确实是不小的压力,高玉庆说他从小结巴就跟这个有关,他一张嘴就会有压力:“大家说这是高英培的儿子,做什么事都带着我父亲的标签,不敢大声说话,本来就有点不顺畅,这下更不敢说了,也没克服。” 有点口吃也不妨碍玉庆大哥成为了一位好演员,私下里有些口吃,但是说到台词就听不出来了。

 

高度近视的相声名家撞卡车了

 

  虽然高英培的演出很火爆,观众也热情高涨,但他其实根本连观众都看不太清,原因是他高度近视。高玉林说,他们爷仨都高度近视:“我爸只能看见前三排的观众,再远就看不见了,他和范叔都是高度近视,但他们表演的时候都不戴眼镜。”有一回因为没戴眼镜还闹了个笑话。孟凡贵讲述说:“一次,师父和他的搭档范振钰先生在剧场演出,二人在后台想再研究一下准备演出的节目,师父说:‘走!咱俩到院里去。’老哥儿俩端着茶杯从后台出来。大家可能都不知道,这二位都是高度近视眼,由于已经化完妆了就没戴眼镜。我知道他们眼神不好,上前要搀扶他们,他们二位都说:‘没事儿!别搀着,别搀着,看得清楚,看得见!’我刚一松手,俩人就撞在了外面拉道具的大卡车上,茶杯也掉在地上摔碎了。可谁都不服输,师父对范先生说:‘你看着点啊!’范振钰说:‘是你撞车上啦!你看不见还怨我?’其实俩人谁也没看见。我接茬儿说:‘你们俩眼神都不行!’师父说:‘少来这套,搀我回去!‘’嘿!还是得用人搀。”

 

因为天津话罚跪两小时

 

  高英培是喝海河水长大的。天津是有名的曲艺之乡。高英培小的时候,经常到茶园边、相声场子去偷偷地听相声。高英培出身贫寒,解放前家中生活非常拮据,迫不得已,十几岁时他便到北京前门外一个纸店学徒。高英培整天干着又脏又累的活儿,手脚冻得出血流脓,衣着更是褴褛。看看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高英培对那些学戏的孩子羡慕不已,不由得动了心思。正好纸店一位姓耿的同事认识相声老艺人赵佩茹,高英培便在他的引荐下拜赵为师。这一天,是旧历1948年8月15日。高英培是个相声坯子,赵佩茹老师也精心授艺。但在那年月里能出头露面展露才华并非易事。高英培大的场合上不去,就在大街上卖艺。到小书场给人家跑龙套,根本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效力师父,还需要师父养活。高英培这样苦学三年后便离开师父,只身去闯荡江湖。这一天,日历上是1950年8月15日。象一只孤独的雏雁,高英培满天乱飞。开封、沈阳、南京,每到一地,简易棚子里一站就开说,说得嘴干舌苦,一天的收入还不够养活自己。
  有可能正是因为看不清观众的反应才需要高先生在舞台上那么卖力的演出,谁知道,这还成为了他的特点了,高英培先生相声火,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口地道的天津话。但是曾有一次,师父赵佩茹听他的演出后,并没有因受欢迎的程度表扬高英培,还因为他总说天津话被罚跪两小时。

 

如山的父子情

 

  快板书里讲,“为什么打得这么对,学徒的时候遭过罪”,赵佩茹先生的严厉才有了后来的高英培,孟凡贵老师和嘉存老师都是观众特别熟悉的相声演员,当年肯定没少受苦,高英培为了给孟凡贵纠错曾经三次打他。李嘉存也被师父揍过一次。
  看了高英培先生的舞台风格,觉得生活中的他应该也是个急脾气,儿子高玉林说,父亲就打过他一次,邻居家孩子被他欺负了,哭着来家里告状,结果被父亲揍了一顿,他自己心里气不过,也效仿着去邻居家,找邻居的父亲告状。
  1998年,高玉林当兵回来请父亲来家里吃顿便饭:“当时看着很健康,但是谁知道四年后就去世了。”
  高玉林还有一张他们爷仨唯一一次同台后台合影,他回忆:“这是非常巧的一次,车先拉上我,然后车子走了一段父亲上车了,后来弟弟上车一起去一个地方演出,因为平常我们三个人在三个地方忙,都见不着什么面,所以这次我特别珍惜,散场吃饭的时候我跟弟弟说,弟弟你坐父亲左手边,我坐父亲右手边,结果夹菜的时候一伸手三个左撇子,这大家都知道我们是仨父子了。”

 

来不及的告别最后的春节

 

  十六年前的大年初三,高英培先生离开了,追悼会的视频中,可以看到长跪不起的孟凡贵,还有偷偷抹眼泪的范振钰,高先生去世以后他说了一句话,他说,“高英培走了,我就像丧偶一样悲痛”,没过几年他也离世了。
  高玉林坦承:“没有范叔就不会有我父亲的成就。”高英培先生的离世,在当时曲艺界是件轰动的大事,人缘好,行里人来得都特别齐,当时自己身体也不太好的马季先生也去了现场,当时去马季先生家报丧的是高玉林和孟凡贵:“他当时有心脏病,身体也不太好。”孟凡贵回忆马季给他打电话说:“一定要等我,我不到,追悼会不要结束。”
  舞台上的高英培先生精气神特别足,他的离世不仅对观众来说非常突然,当时家里人也没觉得他会这么就走了。高玉林说:“我从来不觉得我父亲就要去世了,因为他临去世之前还能说话呢,神志清楚,没遭什么罪,那段时间我们天天陪在病房,正好去世那天我战友来了,他说老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老这么耗着也不行,就叫我出去吃个饭,结果我刚到饭店,我弟弟就给我打电话说爸不行了,饭也没吃,我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我战友给我开的车,老跟我说你别急、你别急,结果我一到医院,我金斗哥、孟哥、嘉存都在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