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匠

      提到国际象棋,你会想到谁?舍菲尔、卡尔波夫、卡斯帕罗夫?不,不,他们都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的“世界棋王”是有着“棋坛莫扎特”之称的挪威人马格努斯·卡尔森。

      世界棋王的大脑,通常会被认为是“世界最强大脑”,那下面我们就来聊聊,卡尔森的这个“世界最强大脑”是怎么养成的。卡尔森,1990年11月30日出生在挪威的滕斯贝格。他的父亲亨里克是一名信息技术工程师,母亲西格鲁恩是一名化学工程师。卡尔森1岁时,就在一种类似“华容道”的游戏中,表现出了非凡的智力;两岁时,就能记住他看到过的所有汽车的品牌;4岁时,他在无大人指导的情况下,用了6个小时的时间,用乐高积木拼装出了一列火车……

      卡尔森有个比他大1岁的姐姐,名叫艾伦,还有两个分别比他小1岁和4岁的妹妹——英格里德和西格纳。卡尔森小时候好像很喜欢捉弄他的姐妹们,这让她们不得不联合起来对付他。西格鲁恩曾回忆说:“那时候,孩子们之间的‘激烈冲突’,成了我们这个家庭的唯一‘不和谐音’。”然而,正是由于和姐妹们的“激烈冲突”,让他对国际象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因为他们的父亲,不仅是一名工程师,还是一位拥有锦标赛水平的国际象棋高手。他在孩子们四五岁时,就教会了他们下国际象棋。最早,卡尔森根本不是姐姐艾伦的对手,这让他幼小的心灵很“受伤”。所以打败姐姐艾伦,就成了他那个时候的最大的愿望。

      8岁时,弟弟终于战胜了姐姐,在一次“充满了硝烟味”的家庭挑战赛后,姐姐艾伦永远地放弃了已学了4年的国际象棋(但不管怎么说,她都可以骄傲地宣称:曾经好多年,“世界棋王”都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卡尔森却彻底地迷上了国际象棋。父亲也很快就不是他的对手了。卡尔森是从9岁开始打比赛的。亨里克还找过挪威的全国冠军西曼·阿格德斯泰恩来教他下棋。但很快西曼就教不了他了。

      卡尔森12岁时,亨里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给自己和儿子放假一年。然后,他就带着儿子,全世界到处去打比赛。说起这段经历,卡尔森说:“我已不记得那年我跟着父亲跑了多少个国家,总之,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去比赛的路上。我记得有一次,我输了棋,心里很难过,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我本来想他会安慰我一下,但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站起来,别哭哭啼啼的,你应当像个男子汉!’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那是他给过我的最好忠告。”

      2004年4月26日,年仅13岁148天的卡尔森,成为了国际象棋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际特级大师”。也就是在那一年,他战胜了当时的“世界棋王”卡尔波夫、战平了被誉为“国际象棋最高峰”卡斯帕罗夫。2009年,前棋王卡斯帕罗夫担任了卡尔森的教练。同年10月,19岁的卡尔森在中国南京国际象棋超级大赛中,力挫当时的世界头号棋手托帕洛夫,捧得了他的第一座国际大赛的冠军奖杯。同年11月,他又在国际棋联在莫斯科举行的一场比赛中,问鼎成功,个人的等级分达到了2806分,从而取代了卡斯帕罗夫,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登上世界排名第一宝座的棋手。

      2012年12月10日,卡尔森又获得了第4届伦敦经典大师赛的冠军,这使他的等级分达到了惊人的2861分,打破了卡斯帕罗夫保持了12年之久的国象最高等级分(2851分)纪录。2013年11月22日,作为挑战者的卡尔森,在印度切纳举行的世界棋王对抗赛中,提前两轮,就以6.5比3.5的总比分(3胜7平),将当时的世界棋王、印度棋手阿南德挑落了棋王宝座,就此加冕了国象史上的第16位世界棋王。并从此,他再也未使“世界棋王”的头衔旁落过……

       在卡尔森成为“世界棋王”后,一位记者采访了他的父母——

      “你们是怎样发现卡尔森的天赋的?是否有那么一个时刻,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他的房间里,是否曾经贴满了菲舍尔和卡斯帕罗夫的画像?”

      “不,”亨里克说,“其实我一开始并不认为他在象棋方面有什么天赋。我是先教会他的姐姐艾伦下棋的。要说艾伦对象棋还是有一定天赋的。当我同她的下棋变得有意思起来以后,他先是站在一边观看,后来也加入了进来。他是很快就学会了每个棋子的走法,可就是不会让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棋子配合作战,而这才是象棋的精华所在……

     “我在很努力地教了他一两个月后,见他还是理解不了,也就对他不再抱有什么希望了。你知道,像卡帕布兰卡(上世纪20年代的棋王)和卡斯帕罗夫那样的象棋传奇,可以说是在弹指之间,就理解了象棋是什么。就像这样!(说着,亨里克打了一个响指)于是,我就对自己说,那么好吧,他不是什么天才,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意思是说,我和他妈妈都是很爱他的。”

      “如果一定要找出他小时候和同龄的孩子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想是他5岁时,就能连续坐上好几个小时。”西格鲁恩这时插话道。“是的,他的确是比别的孩子能坐得住。”亨里克接着又说,“可我很快就遇到了一个新问题,如果我不好好下,故意输给孩子们的话,那他们就什么也学不到。可如果我好好下,孩子们就赢不了棋,这又会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于是,我便选择了和他们下让子棋,开始只用一个王和一个兵,随着孩子们棋力的提高,再逐渐增加子力。好在,他那时候的目标,就是想打败他的姐姐!这给了他学棋的动力。”

      “他那个时候,就已这么‘争强好胜’了吗?”记者问。

      “是的,”西格鲁恩说,“这一点他不可随我,而是随他父亲。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怎么愿意他去比赛的,因为他比赛时的样子,很难让我相信他是快乐的。所以,我看他比赛,心里总想要把他马上从棋盘边上带回家。但是在赛后,当我问他比赛对你来说是不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时,他却又总是回答我说:‘不!妈妈,我感到很有快乐。’我不愿意他去比赛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开始参加比赛后,就几乎不和我们同桌吃晚饭了,而总是一个人坐在一边,一边吃饭,一边研究他的棋局,虽然,我们还是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随时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来,但这种一家人吃晚饭的方式,我就是不喜欢。相对于‘世界棋王’来说,我更希望他是‘我的儿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