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匠

  

 

      1931年,冰心在丁玲主办的《北斗》杂志创刊号上,发表了一首散文诗《我劝你》:

  有女人知道女人的心,虽然我晓得

  只有女人的话,你不爱听。

  曾费过一番沉吟。

  单看你那副身段,那双眼睛。

  只有女人知道那是不容易)

  还有你那水晶似的剔透的心灵。

  他洒下满天的花雨,

  他对你诉尽他灵魂上的飘零,

  他为你长作了天涯的羁旅。你是王后,他是奚奴;

  他说:妄想是他的罪过,

  他为你甘心伏受天诛。

  你爱听这个,我知道!这些都投合你的爱好,

  你的骄傲。

  这美丽的名词随他去创造。这些都只是剧意,诗情,

  别忘了他是个浪漫的诗人。

  不说了!你又笑我对你讲圣书。

  我只愿你想象他心中闷火般的痛苦,

  一个人哪能永远胡涂!

  有一天,他喊出了他的绝叫,哀呼。

  他挣出他胡涂的罗网,

  你留停在浪漫的中途。

  你也莫调弄着剧意诗情!

  在诗人,这只是庄严的游戏,你却逗露着游戏的真诚。你丢失了你的好人,诗人在他无穷的游戏里,

  又寻到了一双眼睛!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只有永远的冷淡,是永远的亲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这首诗是写给林徽因的,诗中提的那个诗人就是徐志摩。

  

  她在劝林擦亮眼睛的同时,更对徐的用情不专,给予了无情的嘲讽。

  

 

  

  但那不是别人的事么,用你管?

  

  况且这两个人一个是有名的诗人,一个是有名的美女加才女,还都是你认识的人,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你还是朋友。这个事要搁在现在,背后议论,已属不厚道,公开地说,还把它写出来,发表在杂志上,就不怕闹翻了吗?

  

  但冰心还是这样做了,从这儿也能看出她的性格中的耿直来。

  

  冰心是一个出生在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虽然她是长在五四新文化运动风起云涌的 大环境中,但她从小接受的教育,还是使她的思想偏于传统和保守。

  她曾写过一篇《破坏与建设时代的女学生》,她说:“现在已渐渐有了男女‘团体’和‘个人’的交际。但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似乎也不必多接近,因为这种交际很容易引起社会的误会。”这种表述,无异于是一篇大家闺秀的淑女宣言。

  

  冰心对徐志摩的成见可谓极深。后来,徐都死了,她还在给梁实秋的一封信中说:“志摩死了,利用聪明,在一场不人道和不光明的行为下,仍得到社会一般人的欢迎的人,终于得到了一个归宿。”

  

  而对林徽因,她固然是有着一些同情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不以为然。她还写过一篇名为《我们太太的客厅》的小说,说有一位上流社会的爱好文学的太太,经常会在家里招待一些文化名流。于是,她家的客厅就成了北平一个有名的文化沙龙。

  

  小说对太太与一位诗人之间的暧昧情感,以及她在社交中所表现出来的虚荣、虚伪,进行了毫不留情面的嘲讽。而那时已经嫁给了梁思成的林徽因,就十分热衷于在家里举办这种聚会,当时很多颇有影响的人物,如徐志摩、沈从文、金岳霖、胡适等人,则都是她家这种聚会的座上宾,且每逢聚会,几乎都以她为中心,谈论一些文学上的问题。

  

  据说林徽因在看了这个小说后,便立即叫人给冰心送去了一坛江西老陈醋,意思就是, “姐姐,你吃醋了?”尽管冰心晚年曾解释说《我们太太的客厅》写的是陆小曼而不是林徽因,可时至今日,几乎所有人还是认为她写的就是林徽因。但不管怎么说吧,这故事,总是给文坛留下了一则虽然不甚温婉,但却足够活泼、热辣的趣谈,让我们从中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冰心。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