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邢大军

 

他是兵马俑的专科医生,“患者”主要是出土的秦始皇兵马俑。

1997年调来工作时,被分到了秦俑一号坑,一干就是25年来,他和修复团队已修复兵马俑近两百件。

他了解秦俑对研究中国军事史、艺术史和科技史的巨大价值。

他就是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文物保护修复专家兰德省。

对于鲜为人知的“兵马俑医生”工作,兰德省说:“兵马俑的保护修复工作,形象一点儿,就像医院给病人看病,主要就是对象不同。所以我说北京有故宫医院,西安有秦俑医院,但我们是兵马俑的专科医生,主要针对兵马俑出土的文物。修复秦俑和其他文物一样,需要耐心和热情,但也有不同——它很沉,平均每件在一百五十公斤左右,每一块陶片可能都有几十斤。但这些沉重的秦俑上,有指纹,有彩绘,有制作的痕迹,有掉落的发丝,还有陶工的名字。你能看出,它不是一件活计,而是值得冒着杀头的风险刻下个人印记的作品。”

1993年,兰德省从西北大学文博专业毕业,在商洛工作三年后,调入秦陵博物院,从事文物修复。

上班第一天,他就下了坑,跟着师傅们学技术。修复师的培训严格。前两年不能摸文物,就跟着师傅们看、记、念,学了一段时间,他的工作变成找残片,在堆成山的残片里找到陶俑缺失的部分。确定一个陶片能对上,就做好标记。那时没有相机,也没有手机,靠笔一个一个画下来。

秦兵马俑1974年被附近村民发现,后来被世界遗产组织评价为“世界最大的考古学储备之一”,一共经历过三次考古发掘。

首次挖掘从1978年开始到1984年,由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秦俑考古队发掘面积2000平方米,出土兵马俑1000余件、战车8辆、陶马32匹、各种青铜器近万件,已保护修复兵马俑1000余件。

第二次是1985年。当时发掘面积有200平方米,探测出残破陶俑704件。但是,残片刚一露头,考古人员就看到此片区域彩绘比较多,而当时没有相应的保护技术力量,所以挖了一年就停工了。现在游客在一号坑中央看到还躺在地上的残片就是第二次挖掘的现场。

第三次便是2009年,陕西省文物局决定在保留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前提下成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博物院第一次拥有了独立考古发掘的资格。经过前期的发掘筹备、论证,上报,国家文物局同意在一号坑T23开始发掘。这次发掘被考古学家们寄予厚望。有发掘,便有修复。兰德省是2009年这一次发掘的修复负责人之一,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在此那之前,兰德省每年只修复一两件秦俑,把它们当做器物,把这份工作当作一门需要耐心的手艺活。但在那之后,他经历了一百多次把陶片修复成人的过程。

兵马俑出土几分钟就失去颜色,这种说法曾非常流行。兰德省专门辟谣:“经过各种摧残,兵马俑出土时本身残存的色彩状况就不太好。”如何保护所剩不多的彩绘,也一直是困扰考古人员的难题。

目前,他们已经掌握了两套比较好的彩绘保护方法:用抗皱缩剂和加固剂联合处理法及单体渗透电子束辐照聚合加固保护法。这些“秦俑彩绘保护技术研究”成果于2001年通过国家文物局鉴定,于2004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两种保护方法我们成功地应用在秦俑一号坑、二号坑上,现在的颜色非常好。”兰德省说。

随着科技逐步成熟,第三次挖掘从2009613日启动,持续至今。发掘面积400平方米,出土兵马俑200多件,已科学修复的120多件就是经由兰德省修复团队完成的。

残片数量不同,保护修复的时间也不同。最少的,也要3个人修复13个月。目前,用时最长的是一个将军俑,团队整整修复了两年。”兰德省说。

兵马俑专科医院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内,兰德省说:“我们修复文物就如同治病救人。”

修复并非修好某一件文物就结束了,还要做研究,制作档案,保存它的信息——因为修复就是一次实验室考古。

有时候修复任务重,兰德省会工作到深夜,他说:“晚上和白天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已经修复好的秦俑整齐站立在那里,他们好像能跟你说话。有些瞬间,我觉得自己跨越了时空,和2000多年前的工匠有了交流。虽然一边是秦代的制作者,一边是现代的修复者,但初衷一样。他们要把兵马俑制作好,表现出秦国军队的气势;而我们想让残缺不全的兵马俑能够重现当初的面貌,把历史传承下去。”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