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邢大军

在山东肥城,有一位22岁的小伙,用近5年时间,寻访了160个村庄,为45位老兵拍摄近10万张照片,记录他们晚年生活,这些老兵中,年龄最大的老兵102岁,最小的86岁,平均年龄90岁。

他就是95后摄影爱好者史云鹏。

史云鹏从小爱好摄影,在高考结束之后就开始跟拍退伍老兵,近五年的时间先后在济南南部山区、章丘、常青、泰安、肥城、宁阳、东营、广饶等地,拍摄对象包括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

 

1999年出生的史云鹏,刚刚从山东旅游职业学院毕业。他2017年才开始接触摄影,在他卧室的墙上,贴满了他参加省市、全国的摄影比赛所获得的证书和奖状。

刚开始接触摄影的时候,史云鹏还在读高中。“我觉得人是要有爱好的。2017年的时候,我还在读高三,那时候我觉得摄影可以定格生活中的美好瞬间,但是因为高三的时候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买了一个二手的佳能400d相机开始玩摄影。”

 

说起自己拥有的第一台相机,史云鹏感慨万千。“我买的第一台相机是有故事的。我读高三那年,7月份在北京有一个全国的摄影比赛,我特别想参加,想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但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我就偷偷去打工,利用周末和节假日去发传单,挣了600块钱,买了一台二手的单反相机。”史云鹏说,高考之后,他又瞒着父母,偷偷买了火车票,坐硬座到北京去参加了比赛,最终获得风景类摄影一等奖。

刚开始的时候,史云鹏拍一些风景和生活场景,后来开始跟拍退伍老兵。

史云鹏是听着姥爷讲解放军故事长大的,从小就对解放军有着深深的敬爱与崇拜之情。2017年,史云鹏便开始了寻找老兵为他们拍照留念的旅程。五年来,史云鹏经常去看望老兵们,离家近的两个月看望一次,离家远的一年去两次。他说:“在拍摄过程中,我和老兵爷爷们相处得很融洽,他们对我很亲切,我也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亲爷爷对待。”

每次拍完照片,史云鹏都会把洗印出来的照片亲自送到老兵的手中,留做纪念。史云鹏告诉老兵爷爷,每一年他都会来拍,因为这是他们的生活印迹。

今年90岁的路良平,是史云鹏拍摄的第一个老兵。路良平是山东肥城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2017年史云鹏认识了路良平。“我说‘爷爷,俺想给你拍个照’,然后就拍了第一张合影。”

史云鹏说,和路良平的合影,到现在他已经连续拍了5年,通过这5年的照片,既能看到路良平的变化,也能看到他自己的变化。

2019年夏天,史云鹏给济南市章丘区三涧溪村91岁的老兵赵立海拍完照,并约定来年再见,但因为疫情导致出行不便,史云鹏无法赴约。“没想到今年再去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住上楼房了,100多平方米呢。”史云鹏说。

那天开门的是奶奶,看到是我,奶奶连连用手拍大腿,朝屋里喊‘老头子,小史来了,小史来了’。”史云鹏说。在沙发上,赵立海握着史云鹏的手说,“我们一直记挂着你,等着你”。

5年里,史云鹏累计拍了45位老兵,其中年龄最大的102岁,最小的86岁,平均年龄90岁。照片记录着老兵们的变化,也记录着他们的晚年生活:打牌、做饭、读报纸、种菜、光着膀子在家撵苍蝇、在久病的老伴床前为她鼓劲……

遗憾的是,有6位老兵已经去世,另有5位老兵失去联系。去世老兵的所有照片,史云鹏都送给了他们的家属。

 

这些年,我走过了泰安市的肥城、宁阳,济南市的南部山区、长清、章丘,还有东营的广饶等地方,大概去了160多个村子。离得近的地方就骑电动车或者坐公交车去,离得远的就坐长途车去。”史云鹏说,刚开始寻找退伍老兵的时候,他只能挨个村子去打听,但很多村子根本没有退伍老兵,所以走了很多弯路。

史云鹏至今还记得,他在济南章丘读大学期间,有一次要去济南南部山区寻找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肥城籍老兵。“期间倒了好几辆公交车,来回一共坐了8个小时的车,但是中间只拍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今年6月,肥城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在当地的书画艺术馆举办展览,史云鹏受邀参展,并展出36幅(组)摄影作品,主题为“老兵爷爷”。参展照片中,每位老兵爷爷都佩戴着奖章、纪念章,敬着军礼,图注中清楚地标明了每位老兵的姓名、年龄、参加过的战争。

几乎是每一位爷爷,都跟我说过类似的话:这辈子我为国家做了应尽的贡献,你还年轻,要珍惜,要努力。”史云鹏说。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