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木匠

图片

 

武大靖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运动员(现役),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的冠军。目前,短道速滑男子500米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都是由他保持的。

    

那今天,我们就来一起了解下他的成长故事吧。

 

武大靖,1994年7月24日,出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一个普通家庭。

 

2004年的一天,10岁的武大靖在电视上看到了我国短道速滑名将李佳军和杨扬的比赛画面,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他们可真帅啊!我也要练滑冰!”

 

 李佳军

 

杨扬

  

父母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后来,武大靖回忆说:“我是为了帅,才向父母提出,要学滑冰的。可是我的第一次上冰,别说帅了,与其说是去滑冰,不如说去啃冰了。那天,我一共摔了107跤。对,就是107跤!这个数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前扑、后仰、侧倒,你能想象得到的各种摔法,我都摔了很多很多遍……”

 

怎么会这样呢?一是因为不会滑;二是母亲给他买的冰鞋不合脚——因为当时他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母亲给他买的是一双二手冰鞋,还故意往大买了一号。就是我们日常穿鞋如果不合脚,都容易摔跟头,更不用说冰鞋了。武大靖的母亲至今提起这事儿,还觉得有些内疚,“唉,可苦了我儿了!”

 

但是尽管如此,也依然没有减损武大靖学习滑冰的热情。在滑过几次以后,他终于可以在冰上自由地滑行了。不久,佳木斯市业余体校成立了一支少年队。这支少年队一开始有五六十人,当时,尚不到10岁的武大靖,是这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

 

那时,佳木斯市还没有一个室内冰场。体校的冰场,白天专业队训练要用,所以只能把他们的上冰训练时间安排在凌晨。

 

如此一来,武大靖每天都不得不凌晨三点多钟就从床上爬起来,因为要为他准备早饭,母亲比他起得更早。起床后,他就跟打仗似的,飞快的洗漱,收拾好冰刀,再胡乱吃口东西,然后,就坐在母亲自行车的后座上,奔体校了……

    

“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气,外面有多冷,母亲都会送我。”武大靖一直记得自己坐在母亲自行车后座上,看到的母亲的背影,“佳木斯的冬天,凌晨三四点钟,气温经常都是在零下三十度左右,母亲为了让我少吹一点冷风,总是把背挺得直直的……”

    

那他们队的训练为什么要安排在这么早的时间呢?因为那个时候,佳木斯就那么一块室外冰场,冰场白天还要给专业队训练用,晚上,还要维护冰面,所以他们只能在凌晨使用。

 

“那种寒冷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除了脸被风吹得又红又肿,身上也都冻得受不了。每隔15分钟,我们就必须要到冰场边上临时搭建的休息棚里,脱下冰鞋,在火边烤烤脚和已被冻麻木了的四肢。”

 

室外冰场没有防护挡板,冰场四周的雪堆就当是防护板了,滑行时,一不留神,整个脑袋都会冲进雪堆里。每次训练,都有孩子被冻得、摔得直掉眼泪,不过,别看武大靖是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却从来就没掉过一滴眼泪。

 

武大靖和父母在一起

 

“练了不到一个月,好多孩子都因受不了这个苦,不来了。而我却在这支业余队里待了整整三年,从没有缺席过一次训练。其实,我也动摇过多次,最想放弃的一次,本来我都几乎决定了放弃,但就在这时,我大伯出钱给我买了一双新冰鞋,花了整整7000元。当我看到那双新冰鞋时,瞬间就打消了放弃的念头,并迫不及待地想要穿上它,上冰去滑。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带着这双新冰鞋去晨练的那天,我到的特别早,到的时候,冰场门还没开呢,我跺着脚,等着开门,心里却是暖暖的……”很多年以后,武大靖回忆说。

    

在有了这双冰鞋以后,武大靖的训练热情更加高涨,进步飞快。

 

据他的启蒙教练李军说:“当时,在我们队内,大靖不是最有天赋的孩子,但这小子天生有股不服输的劲儿。一开始,他滑得没有队友快,就暗自努力,慢慢的,大他几岁的孩子都滑不过他了。”

    

2007年,武大靖被江苏省速滑队的教练看中,希望他能去南京,但同时也担心,他还这么小,只有13岁,他的父母能同意他去吗?

 

武大靖在做出去的决定时,没有任何犹豫。父母开始也有些舍不得,但看到儿子已铁了心要去南京时,也只好答应了。

 

就这样,13岁的他,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母,只身一人,带着一个小行李箱和一部小灵通,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2019年2月18日,武大靖在获得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冠军一年后,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长视频。视频中,他以读信的方式,深情地感谢了自己的父母。他信中也提到了他13岁那年,独自一人前往南京训练时,和父母在哈尔滨火车站分别的场景:“……我看到妈妈在擦眼泪,您(父亲)转身背对着我,似乎也在擦眼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您的腰已不再挺拔,脸上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我多么希望时光能过得慢些,不要再让您变老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专业队,就是不一样,“我是到南京以后,才第一次滑上了室内冰场。但是初来时的兴奋劲儿,很快就被焦虑所取代了。”

 

在接触到真正专业的训练后,武大靖才知道自己当时的水平,距离高手有多远。“差得不是一点,也不是一些,而是有种被甩出去了几条街的感觉,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来这里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武大靖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别人练一个小时,他就练两个小时。那时候,他的脚踝骨经常会被磨出一个大筋包,包破了,一穿冰鞋就钻心的疼,他也忍着没跟教练说,而是自己找了个自我麻醉的偏方——每天上冰前,就狠狠地敲打自己脚踝,“脚踝麻木了,就感觉不到疼了”。

 

来到新地方,武大靖除了要面对远离家乡的陌生感和孤独感,专业队伍的训练也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到难以适应。“以前,在业余队,一天训练大概是两三个小时、上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而在专业队则完全颠倒了过来,一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其他时间几乎都在训练。我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你既已选择了这条路,再苦你也得坚持下去!”

    

正是凭借着在这份近乎于偏执的坚持,武大靖用了两年左右时间,就在队里,从队尾到了排头兵的位置。

 

2009年,江苏省短道速滑队解散,武大靖成为了吉林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运动员。2010年的一天,吉林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意外地收到了时任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教练李琰的一个电话,说要将武大靖招进国家队。

 

李琰

 

当时,只有16岁的武大靖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真是喜出望外。国家队看上了自己,这说明自己是有成为世界冠军的潜力的。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把成为世界冠军当作自己的目标,但这个目标,对那时的他来说,还是太遥远了。“国家队的征召,让我觉得我离这个目标,一下子近了很多……”

 

武大靖欢天喜地地登上了进京的绿皮火车。

    

可是,等待他的,却不是他想象中的鲜花和奖牌,“我刚进国家队时,男队有10名队员,我的成绩是排在最末一位的,教练给我分派的训练,就是给女队当陪练。”

    

从江苏省队的“排头兵”到国家队的“女队陪练”,武大靖坦言:“这种身份的转变, 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落差感,因为对于每一个运动员来说,能进入国家队,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誉了。况且我当时才16岁。”武大靖说。

    

2012年,已经加入国家队快两年的武大靖,依旧没能如愿站上国际赛场,“我不知道‘世界冠军’什么时候才能来,但随着水平的提高,我相信,快了!”

 

好了,关于武大靖的故事,今天咱们就先讲到这里,明天继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