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中国内地首例试管婴儿,今年30岁了。1988年3月10日上午8点56分,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我国内地的首例试管婴儿诞生。这个健康女婴出生时体重3900克,身长52厘米。北医三院妇产科教授张丽珠亲手迎接了婴儿的出生。张丽珠看了看女婴外表正常,没有兔唇,还是不放心,又在身上摸了一会儿,才终于露出笑容。她眯着眼睛,满脸爱意怀抱孩子的那一瞬间,定格成为最广为流传的照片。这是中国内地第一例试管婴儿。作为北医三院妇产科的医生,张丽珠几乎和孩子的妈妈—起参与了生命的孕育,这一年张丽珠67岁。从那时到现在,没有人能够确切统计出张丽珠参与创造了多少生命。 

 

她立志成为一名好医生

 

  1921年,张丽珠出生于上海。参加过辛亥革命的父亲张耀曾认为,“效忠社会则贤女胜过不肖之子,继承血统则女与子又有何区别”“恳恳尽吾能,不暇问收获,辛辛尽吾时,不知有穷遏”,使得张丽珠从小就形成坚韧不拔、大爱家国的品质。
  1937年,为响应“航空救国”号召,张丽珠报考南京中央大学航空工程系。当时恰逢南京失守,学校搬迁,她不得不放弃造飞机、开飞机报效祖国的打算。后来,她读到纪念父亲的一句话——“良医良相尽,此事最堪哀”,于是立志成为一名好医生。自此,张丽珠踏上医学之路。从1938年就读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到1944年成为上海沪西妇产科医院住院医师,再到1946年、1949年分别留学美国和英国,张丽珠心中始终惦记,“迫切地需要掌握新理论和新的医疗方法,以克服临床的盲目性和一般化”。1951年,张丽珠学成回归中国内地。这期间,她一面受到英国多方力量的阻挠,一面受到香港友人的真情挽留,但最终还是想方设法回到中国内地。当她第一次看到珠江口上空飘扬的五星红旗时潸然泪下,“亲爱的祖国,我回来了”。回国后不久,张丽珠便被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第一附属医院,1958年参与第三附属医院(北医三院)的创建,并创立了医院的妇产科。

 

她主攻试管婴儿技术

 

  从1984年开始,张丽珠和她领导的研究小组就开始进行研究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技术(IVF-ET,俗称“试管婴儿技术”)。当时主要是考虑到病人的需要,作为临床医生,在接诊病人的过程中,很多人都是因为不育症来找张教授。他们精神压力大,自卑,敏感,担心受到歧视,这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也影响着夫妻感情和家庭稳定。
不育症历来是世界范围内的一项医学难题。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世界卫生组织在25个国家的33个中心组织做了一次采用标准化诊断的不孕不育症的调查,结果表现,发达国家约有5%~8%的夫妻受到不孕不育症的影响,发展中国家一些地区不孕症的患病率高达30%,全世界的不孕不育患者人数约为8000万-1.1亿,中国的统计数据为6%~10%。
  不育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一个很主要的问题是输卵管不通。在正常的情况下,精子和卵子在输卵管碰头,结合成胚胎,继而在子宫腔内种植,那叫作怀孕。如果输卵管不通,精子和卵子碰不上头,就谈不上怀孕了。所以,这种情况下要想怀孕需要做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让精子和卵子体外碰头,受精,形成胚胎,然后再把胚胎移植到子宫里去。这就是“试管婴儿”技术。对于不育症患者来说,这是一项能够使他们获得做父亲和母亲权利的技术。试管婴儿项目刚开始,研究小组就挤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实验空间,连显微镜也没有,很多仪器、器皿都是张丽珠出国交流时买回来的,严重匮乏。没有恒温箱,就把试管放到保温瓶里。买不到培养液,只能自己在实验室摸索配制。
  取卵用的穿刺针本该是一次性的,却不得不反复使用,难免变钝,张丽珠为了让针头“恢复原样”,找到钟表匠磨针头。在同事眼里,张丽珠“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她翻开医学史新一页

 

  1987年5月,一位渴望做母亲的乡村女教师从甘肃来到北京,找到了张丽珠。她叫郑桂珍,结婚20年一直没有生育。经过仔细检查,张丽珠发现她双侧输卵管堵塞,且患有结核性盆腔炎。张丽珠理解郑桂珍迫切的心情,一方面为她治疗盆腔疾病,一方面开始做试管婴儿技术的探索。
  早在1978年7月,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就已经在英国剑桥诞生了。她是由妇产科专家斯戴普托和组织胚胎学专家爱德华合作研究的成果。此前在1960年,美籍华裔学者张明觉曾用兔子卵体外受精,将胚胎移植到另一兔子的子宫内,成功地诞生了一窝小兔子。我国台湾于1985年4月,香港于1986年12月,也各有1例报道。但那都是外国专家带着全套设备过去做的。
  在当时仅有的几个成功案例中,所使用的取卵技术是腹腔镜取卵。但张丽珠和她的研究小组通过大量病例的调查研究,发现中国内地的情况与上述地区有所不同。中国内地的输卵管不通病症,尤其在北方,有31.3%是由结核引起的。在这种情况下,用腹腔镜根本看不到卵巢表面,看不到哪有卵泡,必须手进去摸到卵巢,摸出卵泡,然后才能够穿刺取卵。所以在最初的时候,张教授他们采取了开腹取卵的办法。
  张丽珠和她的研究小组在给病人开腹治病的同时取卵,随后马上让卵子体外受精,第二天早上就可以看到精子卵子成功结合后的胚胎,胚胎在营养液中停留一天被植回母体。在当时设备简陋、技术不成熟的条件下,进行这样的试验,张丽珠和她的研究小组历经了许多艰辛。科研人员通常是拿着放在保温瓶内的几管刚吸出来的卵泡液,小跑穿过操场,送到组织胚胎教研组去寻找卵子。
  培养液都是自己配制、称重、测pH值和渗透压。器皿多次冲洗、消毒,反复使用。仅有的几根阴道穿刺针,用到针头钝了,就拿到钟表修理店去磨尖,直到针头上的罗纹全部磨光。即使是用这样的针取卵,也从未有过一例感染或出血。
  后来,研究小组拥有了两间小屋,一间作为实验室,另一间作为取卵兼移植室。中国内地首例试管婴儿就是在这种“一穷二白”的科研条件下,于1988年3月10日在北医三院的手术室剖腹产诞生的。当医生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健康的小天使送到产妇郑桂珍身边时,郑桂珍含着泪水频频点头。一直守候在产房门外的郑桂珍的丈夫左长林听到第一声婴儿的啼哭,兴奋得无法自制,随着啼哭声拍起巴掌,嘴里反复地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夫妇俩为女儿取名“萌珠”。萌是萌芽,开始的意思,因为她是中国内地首例试管婴儿,也是郑桂珍他们家的第一个孩子;珠是为了感谢赋予女儿生命的张丽珠教授,并希望女儿的人生能够像珍珠那样闪亮。
  郑萌珠来到人间的第一声啼哭不仅表明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还表明了中国现代医学技术完成了一次重大突破,从此,中国的生殖医学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