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李璐璐

 

  今天,颐和园共有7个宫门,其中东宫门在清朝时,是帝后出入园子的正门。从东宫门进园后,再穿过一道宫门(仁寿门)和乐寿堂,就来到了著名的长廊了。长廊的北侧有一个养云轩,这里曾经是清代妃嫔、命妇,以及格格们的休息室,韩笑就在这里接待了记者。

 

龙舟上的讲解最考验功底

 

  “夫人们也是从东宫门进园的。”韩笑说。2014年11月10日,APEC峰会在雁栖湖召开。11日上午10点多,彭丽媛邀请印度尼西亚总统夫人伊莉娅娜、墨西哥总统夫人里韦拉、日本首相夫人安倍昭惠等9位夫人参观了颐和园。
  夫人们首先来到了仁寿殿。“这里是乾隆皇帝办公的地方。”韩笑和夫人们边走边聊,她指着殿门外的一对铜龙凤说:“这对铜龙凤的肚子都是空心的,后背上有个碗口大的孔洞,可以烧香。只看外观,很多人会以为这对铜龙凤就是两个装饰物,其实它们是香炉。”听她这样一说,夫人们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韩笑又接着介绍说:“过去皇帝上朝时,这些香炉、鹤灯都会被点燃,制造出一种烟雾缭绕的氛围,一来是展现皇家的威严,二来也体现了古人对长寿的渴望。”
  夫人们的第二站是知春岛,这里是观赏昆明湖的最佳位置之一。她们从这里登上龙舟,一边品茶,一边欣赏湖景,十分惬意。韩笑的心却紧张了起来。在颐和园工作过的人都知道,龙舟上的讲解是最考验临场应变能力的。“10位夫人都坐在龙舟的一侧,我站在她们对面。在这个过程中,我是不能回头看的。只能通过她们背后的景色来判断我身后是什么景色。而且,我在给夫人们介绍时,不仅要考虑到她们眼前看到的景色是什么,也要照顾到每个人看景的角度。”
  龙舟行驶在湖面上,韩笑抛出了一个小问题作为讲解的开始:“经常有游客会问,昆明湖到底是人工湖还是天然湖?”停了一下,她又接着说道:“实际上,昆明湖是在几个原先就有的小湖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
  此时,韩笑的正面对着南湖岛。她判断,这一刻呈现在夫人们面前的是与南湖岛相对的万寿山,于是又娓娓道来:“乾隆皇帝修建颐和园,一是为兴修水利,二是为母亲祝寿。昆明湖的形状是上宽下窄,像个寿桃,而大家面前的万寿山即是以‘寿’为名的,又称‘福山寿海’。”她的讲解引起了夫人们的共鸣,特别是泰国总理夫人娜拉蓬,她深有感触地说,她的国家也非常崇尚孝道,她非常认可中国的孝文化。
  在韩笑的讲解中,龙舟行至西堤。西堤是乾隆皇帝仿照杭州西湖上的苏堤而建的。为了让夫人们更好地体验美景。韩笑在这里又安排了一个琵琶演奏。韩笑接上琵琶声说道:“南湖岛是昆明湖上最大的一座岛……与南湖岛东面相连的是十七孔桥,桥头及桥柱上雕有500多只形态各异的石狮……”这时,龙舟已行至东堤,琵琶声又起。夫人们在琴声中,感受着昆明湖的美。待到一曲终了,龙舟缓缓靠岸,韩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放了下来。
  接待活动原本安排的是两个小时,由于夫人们的游兴非常高,时间又延长了半个小时,这说明韩笑当天接待的十分成功。

 

“金话筒”是如何炼成的

 

  “有人问我接待夫人们时紧不紧张,其实有了4个多月的准备,我还是非常自信的。”至今韩笑对“备战”的那4个月还记忆犹新。
  2014年6月的一天,天气很热,领导突然通知说,园里要接待出席APEC峰会的领导人夫人,让各部门马上筹备。
  当时,一共安排了6名讲解员,韩笑专门负责给夫人们讲解,其他5名讲解员负责给夫人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解。讲解员、文物室、研究部门,还有其他部门共同组成了一个讲解词撰写小组。韩笑阅读了大量书籍,并听了颐和园里的老专家讲建筑、园林、文化典故……最初写出来的讲解词有1万多字,修改了40多次,最后的定稿是7000字,可以说是一个字一个字打磨出来的。
  那段时间,韩笑和同事们每天都会进行实地模拟讲解练习,预设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特别是在湖上的讲解——对景色出现的顺序、角度都做了全方位的准备。就在离接待活动只剩下五六天时,上级领导考虑到天气比较寒冷,临时增加了仁寿殿、颐乐殿和乐寿堂三个室内参观项目。韩笑和同事们又马上开始撰写这三大殿的讲解词,写好后,就拿着词去殿里试讲。一天,韩笑刚走进乐寿堂,就接到电话。说市里的领导马上要来听一下。她心里咯噔一下:“现在词还没背下来呢,现背肯定是来不及了,怎么办?”同事们纷纷鼓励她:“你没有问题的,你不用拘泥于讲解词,把过去几年的经验拿出来就好!”
  市里的领导来时,天色已暗,韩笑提着应急灯照明,依次在三个殿里讲解起来。听完后,市领导非常满意,说:“特别好,就这么讲!”
  韩笑感慨道:“做讲解员一定要有丰富的知识积累。”刚工作那会儿,她觉得做讲解员还不简单,只要能把讲解词都背下来不就行了。后来,她才发现,如果仅仅是背词的话,租个讲解器就可以了,游客还要你干吗?恰在此时,她遇到了一次挫折。当时,在仁寿殿北侧配殿里举办了一个历届奥运会纪念品展览。她在讲解时,一位老大爷突然问:“上届奥运会的火炬有没有什么寓意?”她一下子就蒙了,因为讲解词里没有这个内容,她只能尴尬地保持着微笑。老大爷猜出了她不知道,善解人意地笑笑,也没再继续追问。这件事给韩笑的刺激非常大,“要给人一碗水,自己得先有一桶水,没有一桶水的准备,就没办法给人讲解”。

 

“讲解员其实是个杂家”

 

  韩笑现在是导游中心副主任,主要工作是培训讲解员和志愿者。她经常会请颐和园的一些建筑专家来给大家授课,“旺季,只能分批次培训;等到淡季,我们还会把讲解员送到外地学习,让大家多走出去走走看看”。 
  颐和园目前有100多位讲解员,除此之外,还有50多名志愿者。“很多人以为,讲解员又不是专家,其实如今颐和园的讲解员都是从各大高校的外语系、旅游管理系招聘来的高才生。他们要参加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的统一笔试、颐和园的面试,几经多轮选拔和培训才能上岗。”
  “讲解员其实是个杂家。对园林的建筑、文物、历史典故以及一草一木的了解,甚至对宗教知识的了解,都是最基本的知识储备。给别人讲两个小时的颐和园,那自己就得有20个小时的知识积累。而做一名合格的讲解员,还得是个小小的心理学家。能根据不同游客的文化背景来讲解。”说着,韩笑调皮地一笑,“除此之外,还要有个好身体,毕竟逛园子太耗体力了。”
  5月的颐和园,春意正浓。站在昆明湖边,远望是西山群峰,中景有玉泉山、玉峰塔,再近一些是万寿山和湖畔的垂柳,这些景色全部倒映在湖水中,像一幅展开的水墨画卷。韩笑说自己大学毕业时,选择来颐和园工作,仅仅是出于对这座皇家园林的喜爱。而如今,她觉得除了喜爱之外,更多了一份责任。“颐和园是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我们每一位讲解员,其实都肩负着传递文化自信的责任,我们不仅要向国人,更要向世界展示我们的文化。”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