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周裕妩

 

 

  2018年4月16日下午,收拾完散乱在床上的各种物品,终于可以躺下的时候,邢佳雯这才有激动、开心的感觉:“我竟然真的完成了!”这时距离她冲刺北极点马拉松的终点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顶着极昼刺目的阳光,在零下三十五摄氏度的地球自转轴的最北端,她花了11小时55分完成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终于成为2018年圆满完成这一赛事的13名女性队员之一,同时也是本届赛事最年轻的选手。

 

跑步新人的第一个马拉松

 

  邢佳雯今年18岁,是上海交通大学2017级本科生。时间回到几个月前,当爸爸第一次和她说:“你要不要跟我去北极点跑马拉松?”三秒之后她马上回复道:“好啊!”她说,那一刻她唯一的顾虑就是,落下一周的课该怎么办?
  不过,这种担忧很快就被即将展开一场未知挑战的兴奋替代,“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件酷的事情。”所以,她甚至都完全没有来得及去想,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跑过30公里马拉松的菜鸟来说,跑一场马拉松意味着什么,而且,她要挑战的还是“世界上最冷酷的马拉松”——北极点马拉松。在马拉松的官网上是这么介绍这项赛事的:比赛在北纬90°的极点、每年的4月初举行,这个时候北极点已经进入极昼,气温升高而且冰层足够厚,先头部队需要空降到北极点附近,寻找合适的冰层,确定位置,然后空投各种设备,搭建营地并修建一条长1200米的飞机跑道。并且北极点马拉松没有修葺平整的赛道,大部分赛道冰雪混合,崎岖不平,因为所谓的赛道,其实是一块巨大的、移动的、约1.8至3.6米厚的浮冰,所以可能会出现冰裂等情况,赛道围绕极点2.62英里为一圈,共跑10圈。
  邢佳雯说:“虽然这听起来很艰难,但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也只有一个人没有完成比赛,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也是可以完成的。”她对自己说,如果最终没能完赛,那么唯一可以接受的原因是自己受伤了,否则,哪怕是成绩创了新低也要完成。为此,她还认真地查了下上届的成绩,然后给自己定下目标:保倒数一,冲倒数二,在13个小时内完赛。

 

一半跑道被积雪覆盖

 

  确定了要去之后,邢佳雯就开始着手做相关准备,报名、办签证、开始训练、准备装备等。可42.195公里的全马对于一个跑步菜鸟来说,要展开的日常训练实在是非常艰难。“比赛前我一直想试一下跑30公里,可是直到出发,我也没能抽出时间去做这个测试,尤其是寒假结束开学后,更是只能保证每天5公里的训练,周末才有时间跑25公里,所以临近比赛,我开始焦虑”。
  有一个周五,邢佳雯又去操场跑了20公里,这相当于绕着操场跑了50圈,操场四周单调的景色、一个人跑步的枯燥,以及50圈跑下来体能的消耗达到极限……“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鼓励自己跑完的,但这次跑下来让我对前20公里比较有信心了。”这时,有着丰富马拉松跑步经验的爸爸也鼓励她,很多人到了后面20公里都在走,邢佳雯心想:“那我就跟着走吧!”4月12日邢佳雯从上海出发,4月15日,邢佳雯和所有参赛的选手一起乘飞机降落在北纬89.34°的一块巨大浮冰上,当天晚上9点,比赛正式开始。虽然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北极点跑道的恶劣还是出乎想象。“起码有大概二分之一的跑道是不知深浅的积雪覆盖的。不幸的是,在第一圈跑到一半的时候,我一脚踩到了一个冰洞里,当时整个右脚陷了进去,积雪直接没到大腿,那一瞬间我有点惊恐,然后,在脚停止继续往下陷之后又想还好,于是把腿拔了出来,继续往前跑。”

 

崩溃的最后三圈

 

  第一圈跑完,邢佳雯花了50多分钟。按照赛前和爸爸一起制定的战略,她决定回营地补给一下。第一时间换下湿掉了的袜子,邢佳雯发现右脚袜子的后跟竟然都已经结冰。吃了一些食物,一看表,邢佳雯发现自己已经耽误了20多分钟。邢佳雯心想,这可不行。于是,她拿了吃饭用的一次性纸盘,记下自己每一圈跑步的时间,以及每次进帐篷休息所花的时间,“所以,我全程对时间的控制做得还比较好,在能跑的地方我就跑,在很泥泞的地方我就走以保存体力,我当时估计自己可以在12个小时内完成比赛。”
和赛前的判断比较一致的是,前5圈跑下来,邢佳雯的自我感觉还不错,第三圈甚至只花了40多分钟,“我告诉自己,已经完成50%了,已经是胜利在望了”。但到第六、第七圈的时候,疲惫的感觉慢慢袭来,邢佳雯的体能急转直下,在一些路况还比较好的赛道上,有时也只能是连跑带走了。更要命的是,她的右腿莫名的开始疼痛,到最后三圈,每一次抬腿都是钻心的疼,哪怕是走。
  “最后三圈是最艰难的,这时候还没跑完的估计只剩下四五个人,散布在4.2公里的跑道上,你往前看不到人,回头也看不到人,内心无比的崩溃,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在那跑啊跑,跑啊跑,也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之前我还有心里想,官方宣传的不是会有人持猎枪巡视,防止有北极熊来吗?万一有北极熊来了怎么办呢?到最后三圈的时候我已经在想,怎么不来个北极熊干脆把我拍死。”邢佳雯笑称,自己当时的情绪已经低落到极点,大脑一片空白,但令她非常感动的是,这个时候已经跑完了全程的爸爸又重新回到跑道上来陪她了。

 

北极跑让她认清了自己

 

  当终点终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虽然邢佳雯已在内心无数次地憧憬过自己兴奋的冲过终点横幅,挥舞着国旗,摄影师在一旁拍照的冲刺场景,然而,真到了终点,邢佳雯却没有兴奋。“因为激动也是需要精力的!我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终于结束了!然后很佩服官方摄影师的水平,硬生生地拍出了我跑步冲刺的感觉,其实我是一步一步走过去的。”庆幸的是,因为在装备上的准备非常充分,并且在赛前特意到哈尔滨去实测了装备,在比赛中也比较注意及时补给和更换装备,所以,邢佳雯和爸爸都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比赛。
  临到回程前,近乎完美的行程还是发生了点小插曲:因为飞机跑道出现裂缝,导致起飞时间两次推延,第一次推延的时候,大家都还能淡定的在无聊的北极点自己找乐子玩,到第二次推延的时候,尤其是组委会通知起飞时间无法预知的时候,大家的心态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有的人开始急躁,有的人开始焦虑。
  邢佳雯清楚地记得她的指导教师梁昕曾说,“对于探索新事物,即使你很努力,也没有正确答案,也不是为了正确答案”。而人生,不也就是一场这样的探索马拉松吗?“就像重回凡世间的感觉,在北极点的时候,你一个一个放下的角色和身份又一个一个的回来了,只是以前会被这些角色和身份牵绊得失去平衡,而现在,我会更从容地面对。”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