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在《声临其境》的舞台现场,朱亚文和宋佳合作配音《喜欢你》中的一个片段。最后他力压众戏骨,夺得总冠军,成功在“行走的荷尔蒙”“荧幕硬汉”“变态帅”等前缀里,又加入了“声优怪物”的标签。 朱亚文笑着接纳,还没等大家发问,他自己先说了,“对标签和人设,不排斥也不沉迷,因为它们的消失是必然,消失了还会有新的出现。”他定义自己是一个“俗人”,“我喜欢人有点‘俗气’。俗是生活来源,是创作来源,任何脱离生活的表演,都透着无孔不入的非真实感。”进而又补充,“雅俗共赏吧。”

 

歪打正着,爱上表演

 

  1984年,朱亚文出生在江苏盐城。母亲是大学老师,父亲是军人。严厉的父亲对他采取的是军事化教育,但朱亚文还是调皮,学习成绩也始终不太好。担心他一事无成,母亲便送他去学声乐。报考学校时,老师告诉他考声乐可以兼报表演,他便加填了“表演系”。他说:“其实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表演。” 
  歪打正着,演员这条“文艺路线”让少年朱亚文翻涌滚烫的情绪,寻得了一处安放之地。 其实从上学的时候起,朱亚文本身就偏好文科,语文和历史学得很好。他喜欢读书,翻书时看到某句话有趣,会琢磨很久,不像其他人看书,非要从头看到尾。修长结实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脸,身上有南方人的温柔,也有北方人的刚毅。从电影学院毕业后,朱亚文没有依傍外形条件选择霸道总裁的偶像戏路,而是剃着寸头,把自己练壮晒黑,走起了硬汉风。父亲曾希望朱亚文去当兵,这个倔小子拒绝后,反而在剧里演了很多铁骨铮铮的军人角色。 
  《闯关东》是小试牛刀,他在剧里饰演了东北军团长朱传武。为了这部戏,他一个南方人在东北待了一整个冬天,“渴了喝白开水,饿了吃烤馒头。”有一场戏要他在木筏上跑,然后扑在木筏上。拍了好几遍后才发现,木筏上全是倒刺,都插在朱亚文身上了,而他始终一声不吭。在《情系北大荒》里,他饰演的郝豹,是铁骨铮铮的战争英雄,后带着军人兄弟深入西北,服从祖国安排放下枪杆扛起锄头,为建设北大荒奉献了一生;在《红高粱》里,他饰演的余占鳌,是土匪头子,也是抗日英雄,还是一个情种…… 一系列与军人挂钩的角色,让他在荧幕上塑造了刚烈、粗野的硬汉形象,“行走的荷尔蒙”由此而来。 
  柔情的硬汉演惯了,2014年,当接到《黄金时代》里端木蕻良一角时,朱亚文蒙了。“这和我完全不搭边啊。”编剧李樯把他带到导演许鞍华面前,他直说自己演不了,“我无法理解……我怎么可能让我太太一个人大着肚子,自己先走了?我选择不上那船,咱俩跟这儿耗着吧。” 他所说的“上船”,是指端木蕻良曾在日军来袭之时,将已有身孕的妻子萧红独自留在武汉,自己拿着唯一的一张船票前往重庆的历史事实。这个懦弱、羞涩、疏淡的男人,是一个排除在朱亚文的世界观和情感观之外的存在。 许鞍华点拨他:“如果让你演萧军,别人会觉得,很正常啊,就应该让朱亚文演。但是让你演端木,别人就觉得,啊?他演端木啊?这样才好玩啊。” 朱亚文没说话,但是轻轻点了下头,接了这个角色。  

 

为了女儿,要更强大

 

  2010年,朱亚文与妻子沈佳妮在《爱在苍茫大地》结缘,3年之后低调完婚。尽管婚后两人的相处模式转化为“男主外女主内”,但并不妨碍两人的爱越酿越浓,在精神上朱亚文更加依赖沈佳妮,“她的独立、坚强和柔软,很打动我” 。
  朱亚文的改变发生在2015年。6月17日那天,朱亚文的女儿哈哈降临人间。原本以为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迎接这个小生命的他,突然感到慌乱。女儿在保温箱里努力地睁开眼睛感受这个世界,恰好碰上了朱亚文注视的眼睛,父女俩之间的这个对视让朱亚文的坚硬和倔强顷刻间灰飞烟灭,“不知道孩子为什么哭,不知道还能怎样对她好。” 就这样看了一个小时,朱亚文对很多事情的定义和看法发生了改变,“我不能因为我的固执和不开放的性格,在人生道路上设置太多壁垒。为了我女儿,我必须去改变,变得更积极、更强大。” 
  延伸在事业上的改变,朱亚文不掩饰他的野心,“我想进行全方位的尝试,希望也能够在现代剧市场站稳脚跟。如果你一直只在自己擅长,或是大家以为你擅长的事情里,或许是要走下坡路的”,“输,就当你从来没做过;一旦赢了,可能赢得的是一个全新的空间”。收起粗野的性格,他成了《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中的风趣幽默的IT男赵小亮,成了《我是证人》里“变态帅”的杀人凶手,成了《建军大业》里儒雅且坚毅的周恩来…… 
  朱亚文的面孔逐渐清晰与多变。赵小亮是朱亚文形容最像自己的角色:“有一点恃才自傲,不是生长在温室,而始终徘徊在战场。非常真实,不拖泥带水。现代社会,大家都在散发欲望、追求欲望,我自己也有对事业的野心,这种念头是一个男人合理的欲望追求。” 有人质疑他,“如何能保证所有尝试都能达到好的效果?不怕最后片子的质量拉低了你经营已久的格调吗?”朱亚文从不担心这个问题,“我穿上戏服,站在现场,开始塑造一个角色的时候,它占据了我生命扎扎实实的四五个月。对不起,这段生命我是给角色的,我不给其他任何人。其他在我职责之外的事情,我无法控制。” 

 

在外一块铁,在家一摊泥

 

  生活上,朱亚文也终于让粉丝们如愿,开始不吝啬地展示起自己的生活状态。 
  步入2018年的第一条微博,便是向妻子沈佳妮表白,“2018会变本加厉地爱你”。各种节日,他统统都要来一次花式表白:表白妻子是他的主心骨;表白她做母亲的辛苦;表白她“一般好看”的模样却配着美美的照片…… 除了是老婆的“死忠”,他还是个十足的“女儿奴”。和大多数父亲一样,朱亚文早早就表示了对女儿以后会离开自己一事的担忧,“晚上回家,妮子说哈哈今天扶着床边站起来了。我不高兴!总觉得她离嫁人不远了……”“她今天打针没有哭,算是早熟吗?”这些令人忍俊不禁的言语,透露着一个寻常人家慈父的温柔与甜蜜,也让大家感受到了这个银幕上的硬汉,在生活中柔情的一面。 
  朱亚文还经常在微博上晒吃的。“我觉得厨房是决定家庭亲情关系的场所,你能让厨房的气氛嗨起来,让全家人依赖于厨房,这家人就不会有解决不了的事儿。”朱亚文说。 妻子沈佳妮做的糖醋小排,被他称赞“就是邪了门儿的好吃”。有年春节他还晒出了一桌子年夜大餐,管猪大肠叫“弯弯顺”,象征新的一年困难事顺利过关;芋头加豆皮,喻意千事千成;蟹黄豆腐羹叫金玉满堂,过年回家喝碗羹是“把根留住”的喻意…… 卸下角色回家的朱亚文,说自己会“像一摊烂泥”糊在家里,糊在太太身上,糊在女儿身上,糊在父母的身边。休养好了,再把自己打碎重组,进入下一个角色。“演戏只是我讨生活的一种方式。除了演戏,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想要的生活从来都很简单:守护好家庭,过平凡百姓的烟火生活。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