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白居易的《琵琶行》脍炙人口。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白居易还曾写过《五弦弹》:“五弦弹,五弦弹,听者倾耳心寥寥。赵璧知君入骨爱,五弦一一为君调……”描绘了“五弦琵琶”在盛唐时期的流行。元稹也曾写过《五弦弹》,他把五弦喻为“五贤”。五弦琵琶自西域传入,流行于中原大地,并东传日本。北魏、西魏、北周、十六国至隋、唐各个时期的敦煌壁画中都有画有五弦琵琶的洞窟。然而,到了宋代,五弦琵琶失传于坊间,被四弦琵琶所取代。
  在日本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中,珍藏着一把极为珍贵的五弦琵琶,它是我国唐朝宫廷送给日本的礼物,也是世界上仅存的五弦琵琶传世杰作。
  这稀世之珍,珍藏于博物馆中,人们已有千年没有听到它的声音了。如今,五弦琵琶再次登上舞台,在《欢乐中国人》节目上,一个55岁的中年男人,找回了失传千年的声音,让千万人共同感受了它的美妙,他就是方锦龙。

 

琵琶的身世之谜

 

  出生于文艺世家的方锦龙经常被人笑称为仿佛是生在古时之人。1岁时,他便端坐椅上俨然畅拉京胡。当1985年,22岁的方锦龙赴日本参加丝绸之路音乐会时,第一次见到了正仓院那把传说中的五弦琵琶,仿佛被击中了心中的那根弦,他开玩笑说:“古人就是比我们厉害,古人多根弦,我们少根弦。”方锦龙下定决心,要把遗失了千年的五弦琵琶给找回来。方锦龙喜欢挑战,别人没干过的他想干,为什么古人有五弦琵琶现在没有呢?他一定要破这个谜。
  他研究后发现,琵琶从西域传入中国的时候就是五弦,从东晋到大唐都与四弦琵琶齐头并进、盛极一时,到了北宋时期,基本被四弦琵琶所代替,至今已失传一千多年。五弦琵琶在中国古代只在宫廷中演奏:“九五之尊,宫廷里才能弹五弦,普通老百姓是不能弹的,只能弹四弦。所以白居易《琵琶行》写道:‘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四弦是民间的琵琶。五弦琵琶代表了中国人的富和贵。我们现在光有富没有贵。”
  参照日本正仓院和敦煌壁画等资料,他重新恢复了五弦琵琶,“多了一个四度,像多了一个低音喇叭,立体了,更丰富了,原来感觉轻飘啊。像传统琵琶古曲《十面埋伏》中列营一段,用五弦琵琶加上低音后,场面更壮观了,擂鼓和号角也更有声势了。”一曲《十面埋伏》,仿佛有千军万马,有了五弦之后,方锦龙的演绎如虎添翼,这首古曲也成了为他赢得广泛声誉的代表作。
  将四弦改为五弦,看上去只是加了一根弦,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复杂。方锦龙找到乐器厂,与乐器制作的名师们推敲了五六年,反复试制、科学测试,方锦龙复原了心中的那把五弦琵琶,虽然只比普通的琵琶多了一根弦,但五弦琵琶在方锦龙的手中,却演奏出奇妙而惊人的旋律,令现场所有人惊叹不已。在《欢乐中国人》的节目现场只凭一把五弦琵琶,方锦龙就模仿了三弦、阮咸、古琴、月琴、扬琴、古典吉他、冬不拉甚至电吉他等不同乐器的音效,弹奏出从中国到印度、阿拉伯、日本、西班牙等国,不同风格的代表性音乐,带着观众们享受了一段一琴一世界的神奇音乐之旅。

 

一曲终了,病去人安

 

  方锦龙对于音乐本身的热爱已经达到了“痴狂”的程度,可以说已经融入他的生命当中。“百病生于气止于音。人们说我鹤发童颜,只因音乐这味药”他说一年要办近百场音乐会,基本算下来近三天一场,自己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靠的是音乐滋养五脏,“一曲终了,病去人安”。
  “为什么有的人听我的音乐会掉泪,我说你这是排毒,这可以把你心里积压的东西释放出来,这不是伤心的泪水,是感动。有时候弹琴我自己都会感动。”方锦龙认为,在中国传统的观念中,音乐就是一味最好的药,药未出现之前,乐就是大医。五音不仅对应金木水火土,也对应着人体的五脏,五音可以给五脏按摩。而他也自称“琴授”,最擅“调琴”。方锦龙谈到有一次在外地看到少数民族孩子演唱的无伴奏合唱,当时他的眼泪就下来了:“就是没有办法,莫名的感动,久违了那种没有杂质的、像天籁般的童真声音,好像一下子拨动了我的心弦。”

 

音乐玩家乐器藏家

 

  节目现场,海清、撒贝宁、中国故事讲述人霍尊都折服于这段神奇的演奏中。嘉宾李晨更坦言,他早就是方锦龙老师的粉丝。方锦龙出生于安徽安庆一个弹拨乐世家,父亲是黄梅戏乐师,他从小就因耳濡目染而喜欢上了民乐。
  6岁那年,做戏剧乐师的父亲交给了方锦龙一把琵琶,告诉他:“学得好乐器就能走地球,学不好就只能修地球。”尽管当初并不明白话中深意,但他确确实实不负丝竹之音。在所有的民族乐器中,琵琶素有乐器之王的美誉,“它是最难的,也是最丰富的。西方乐器之王是钢琴,中国乐器之王则是琵琶,琵琶的指法道尽了所有弹拨乐的妙处。”方锦龙说。
  1977年,15岁的方锦龙已经掌握了十几种乐器的演奏,1980年,第一次出国表演的方锦龙就以一首《春江花月夜》倾倒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观众,让他在琵琶界声名鹊起。现在,他被誉为“国乐四大天王”之一,他的演奏激情与韵味并重,擅长体现不同的特点和风格,被同行誉为“以无法为有法,唯独秀于诸家”的优秀艺术家。
  他很早就开始民族乐器的收藏,早在上世纪70年代,方锦龙就迷上了乐器收藏,他平生第一件藏品是一把明末清初的名贵琵琶。当时他16岁。有一次,在去千佛山的路上,他被路人背着的一把旧琵琶吸引了,琵琶上有完好的纹路和金箔字样“春夜游”,可一问价,他却傻了眼:“当时我一个月工资才7元,但对方开价50元,我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不吃不喝也要把琴买回来,于是问同行的队友每人借几块钱,才把琴买了回来。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十分珍贵的明末清初南音琵琶。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了。”
  不仅爱收藏,方锦龙还爱把玩不同的乐器,除了精于五弦琵琶,他还会演奏上百种乐器。几十年间,他走访了42个国家,收藏了两三千件古乐器,这数千件乐器,在他的演奏下,都向世人发出了穿越千年的旋律。声音如泣如诉的锯琴;用仙鹤翅骨制,距今已有七、八千年历史的骨笛;曾经流传至日本,至今已在中国失传的尺八;有着八九千年历史的龠[yuè];能奏出“电音“质感的口弦;方锦龙说,希望他能够向所有人展示属于中华民族的国乐魅力,诉说悠远而灿烂的中华文化。
(图片说明左一敦煌北周第428窟中心柱)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