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我想死你们啦”,不久前与大荧幕阔别十年的冯巩携新作《幸福马上来》给观众打了一个温暖的招呼……
  记者:电影前期创作采风过程中有哪些有意思、打动人心的细节和故事,对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冯巩:这部电影是以重庆江北区的老马和许多调解员的生活为基础创作的。经过深入的采访,我们了解到调解员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职业,我们现在是4G时代,调解员也是“4剂”,怎么呢?他是家庭关系的黏合剂,邻里之间的润滑剂,社会矛盾的阻燃剂和幸福生活的添加剂。美丽的新时代,需要千千万万老马这样的调解员,伟大的中国梦才会离我们越来越近。生活中的老马化解了很多社会矛盾,唯独化解不了自己。比如说,他帮助了很多人创业、就业,连失足青年他都帮了,但面对自己儿子工作上的困难,比如路途远,得坐着火车上班,他却置之不理。还有一位安徽池州的调解员,是个残疾人,左眼弱视,右腿残疾,但是他用他自己辛苦挣来的微薄收入救助了很多残疾人,被人们称为“盲人的眼杖,肢残人的拐杖,截肢者的轮椅”。曾经有个人因为车祸致残,肇事者逃逸了,为了帮他维权,他像个陀螺似的,奔走在交警、医院、民政、法院、政府部门间不停旋转,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最后终于拿到了65万元的赔偿金。
  记者:这是自《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之后,暌违十年,您再执导筒。这十年中国电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年后回归大银幕依然选择聚焦小人物,作为导演和主演,您在这部电影中是如何把握的? 
  冯巩:要拍出小人物的内心世界和酸甜苦辣,让观众能够相信他、接受他、喜欢他,一是要拍得真实感人,得让这个人物接地气,有温度。其实基层的调解员就是小人物,模范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他是在本职工作中,一点点一滴滴通过不懈的奋斗赢得的。第二就是要拍得好看,拍得像电影。都知道我是相声演员,相声的语言特征是说话,但是电影则不然,它的语言是镜头,是画面,是运动和追逐,所以我们拍了很多用行为说话的桥段,增加了很多动作戏,比如跳楼、下水、追车、武打等,让观众感到耳目一新,目不暇接,观众就会自觉地走进影院。
  记者: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您有不少高空跳楼、极速追车的动作戏,有评论说您拍了这部剧之后,晋升成为了“打星”,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评价?这么多年了,您为了观众这么拼,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冯巩:因为我从小就有英雄的崇拜,最爱唱的就是“扒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骏马我是没地儿找去啊,飞车我得试一回,结果拍完了,观众都说好,但是家人都反对。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