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程戈

 

 

  对于北京的观众来说,小时姐姐是很多人童年难以忘怀的记忆,作为北京电视台《七色光》栏目的著名主持人,从1995年年底到1999年年中,她一个人主持节目近四年,天天跟观众见面,堪称《七色光》的符号。之后,她来到中央电视台,主持《大风车》《音乐快递》等少儿节目,受到全国小朋友的喜爱。鲜为人知的是,小时姐姐曾经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她是如何走上主持道路?在她的主持生涯中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本刊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

从天津跑到北京去面试  第一次录晚会紧张到顺拐
      小时姐姐曾经在天津师范大学幼儿园当老师,后来兼职在天津广播电台做少儿节目主持人。一天,从北京回来的闺密给她带来了一个消息:北京电视台《七色光》招主持人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小时一个人跑到了北京,“到北京台以后就在传达室给栏目打电话,人家说招生都结束了,不再招了,还说有三个条件,一是北京市户口,二是24岁以下,三是本科学历。我一听,除了第二条,我都不符合。对方说我们不要了。我说万一要错过一个好的主持人呢?他问我在哪儿,我说就在传达室,‘那您上楼来吧。’带我面试的人让人给我化了妆,就在老北京台一楼外面的小院里拍了一段样片,然后让我回去等通知。回到天津一个多月,我接到电话,让再试一下镜。我从天津跑到北京,又化了一次妆,试了一下,就又回天津了。等我再回北京的时候是1995年11月底,他们说这孩子还行,就跟着我们试试吧。当时青少部的晓爱主任跟我聊天,说我的名字‘黄时’小朋友记不住,不如就叫小时,好记。这正是我的小名。”
      如今回想起当年人生的转折,小时要感谢幼教与广播主持人的经历,“我之所以能够面试成功,得益于我在广播电台每天中午一小时的直播,积攒了很多在广播里如何和孩子互动的经验。另外,我在幼儿园工作时,带的都是两岁半到三岁半的孩子,也知道怎么跟小朋友说话,对于了解孩子这点还是蛮自信的。”1995年12月9日,小时至今还记得这一天,“我在青年宫录制《七色光》元旦晚会,紧张到上台走顺拐,自己完全不知道。从此就开始正式主持《七色光》节目,一干就是将近四年。”

同事像亲人般温暖  父亲病危时给我力量
      那时候《七色光》是日播节目,每天半小时,只有小时姐姐一个人主持,她要面对所有导演,周六周日都在拍片,“每天都在录像,早上起来六点多钟就出去了,晚上天黑才回来,所有的日常节目、晚会、特别节目全是我一个人主持。有一次我坐在草地里主持节目,回来就觉得腿上被什么东西咬了,当时也没在意。第二天早上醒来,两条腿合不上了,两腿内侧一边被咬了三个大包,只能穿长裙去录像。女导演让我录完赶紧去医院,说这是毒虫子咬的。我那时候伤口红肿,还发烧,看完病糊着药,也没请假,继续去工作。”那些年,一年365天,小时一天都没休过,“大家都是这样,当时我们的热情特别高,整个团队处得特别好,虽然很忙,但是过得很开心。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都像亲人一样。”
      这种像亲人一样的情感在1998年的时候让小时有了更深的体会。“1998年我们做六一晚会,刚开始录像,我弟弟从天津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病危,当时我的眼泪在眼睛里含着,不敢掉出来,因为怕花妆。导演看出我情绪不对,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爸病危,今天晚上录完像我必须回天津。那晚大家都在抓紧时间,每个工种的老师都特别照顾我。录完晚会已经十点多了,导演主动跟我说车在下面,你赶快卸妆、换衣服,我们在下面等你。当时去天津的火车已经没有了,导演开着车给我送到赵公口坐长途大巴,大巴也没了,最后我打了一辆车回的天津。”那段时间,小时北京、天津两头跑,录完像,晚上回天津照顾爸爸,第二天早上坐五点多的车再回北京。在同事们的关心和帮助下,小时挺过了那段岁月,这个有爱的集体温暖着她的心。

主持节目时的衣服都留着《七色光》是我的娘家        《七色光》那些年在北京早已家喻户晓,影响力相当大,每天都能收到大量观众来信,小时至今还记得一封观众来信带给自己的改变,“我属于男孩子性格,恨不得一条牛仔裤穿到底,有一位小观众的妈妈给我们写信,说能跟小时姐姐说夏天不要穿牛仔裤吗,我家女儿夏天根本不穿裙子,说小时姐姐还穿牛仔裤呢。当时晓爱主任找我谈话,我才意识到我不再是我自己了,生活中可以随意,但是出镜时要注意每个细节传达出去的东西,是要给孩子们做榜样的。”
      随着《七色光》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节目的观众见面会堪比现在的明星粉丝会。小时至今还记得那时的盛况,“我们搞见面会,真的是需要所有保安出动来维护现场秩序,不亚于现在的小鲜肉现身。有一次见面会,来了非常多的人,我记得特别清楚,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在台下冲我喊:小时,既然你答应小观众跟大家见面,几千口人来看《七色光》,来看你,你就应该站出来满足大家所有的要求,跟大家合影。当时我特别感动。那天我们一个劲儿地签名、照相,手都签酸了,根本抬不起头来。等活动结束,一出来我就抱着晓爱主任哭了,说谢谢您,用三年的时间打造了一个知名的主持人。”因为在《七色光》中的出色表现,小时姐姐获得了“春燕杯”优秀主持人奖。
      1999年6月,小时离开北京电视台,来到中央电视台,主持《大风车》《音乐快递》等少儿节目。告别《七色光》近20年,小时的心中仍然有着难以割舍的七色光情结。“去年我去青岛做地面活动,有观众说他当年参加过《七色光》的宝宝爬行比赛,现在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我,真的让我特别感动。主持《七色光》时的衣服很多我都留着,足有二三十套,每一套都是一段难忘的记忆,而且这些衣服直到现在我都能穿。在我心中,《七色光》就是我的娘家,如果没有《七色光》三年多的磨炼,也不可能有我在央视的今天,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曾想36岁“退休”    很幸运赶上了最好的时候
      来到央视以后,小时姐姐连续多年参与主持“六一”晚会,并主持了第四届“金童奖”颁奖晚会、“庆北京申奥成功”大型晚会等。曾经,她给自己定下的“退休”年龄是36岁,“我原来设想,做主持人做到一定年龄,尤其是少儿节目主持人,就不再出镜了,因为心态已经不再年轻。当时我给自己定的‘退休’年龄是36岁。但是后来发现,这么多年我都没变化,甚至胖瘦都没变。”的确,小时姐姐仍然是那么年轻,和小观众没有距离感。这么多年,看着她节目长大的孩子仍然喜欢着她。“我现在出去主持节目,有观众过来,说小时姐姐,我能跟您合个影吗?我小时候是看您节目长大的。合完影以后还给我看照片,说小时姐姐,您看,这是我小时候跟您的合影。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接受不了‘看着你节目长大’这样的话,但是后来觉得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因为我可以影响孩子。”
      从一名幼师成长为优秀的少儿电视节目主持人,小时觉得自己一路走来,非常幸运,“我赶上了《七色光》最好的时候,从《七色光》到《大风车》,也赶上了央视最好的时候,包括少儿频道的成立。是观众的爱支持我走到了今天,我也深深地爱着他们!”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