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在郎朗童年的记忆里,他总是不断地哭喊着找妈妈,渴望妈妈能抱抱他……
      我和他骨肉分离的那3年,正是他成长岁月中,最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而我却不在儿子身旁。儿子一天天长高的身体,我不能看见;儿子一天天变粗的嗓音,我不能听见。而最令我痛不欲生的,也正是无法拥抱儿子,不能体会母子连心的温暖与快乐,而这种缺失是永远都无法补救的!
    1995年,郎朗赴日本参加第二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在郎国任的坚持下,郎朗选弹的是肖邦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一位权威专家觉得郎朗驾驭不了这么复杂的情绪,郎国任却对郎朗说:“你弹的时候,心里就想着你对你妈妈的爱,为你妈妈好好弹!”郎朗弹奏时,心里只有我,只想着我的拥抱……
      他找到了一份灵动的满怀孤寂的诗情,他的弹奏充满了温暖,他赢得了第一名!这次比赛彻底改变了郎朗的命运。3个月后,他与国际著名的IMG演出经纪公司签了约,从此走上了职业演奏家之路。郎朗在美国求学的3年间,我没有见过他一面。
      因为他的职业生涯尚不稳定,所以我不敢辞去工作,依然兢兢业业地上班,生怕失去这份不多却稳定的收入后,父子俩衣食无着。1999年夏,郎朗应邀在芝加哥“拉维尼亚世纪明星音乐会”替补演出,与郎朗同台的是世界一流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者是指挥大师艾森巴赫。演出结束后,3万观众同时起立,掌声如雷。第二天,《芝加哥论坛报》惊呼:“一个世纪巨星诞生了!”之后,美国许多著名交响乐团纷纷向郎朗发出邀请,郎朗开始马不停蹄地奔波,等待他的是一场接一场的音乐会。
2000年初的一天,郎朗打电话给我,对我说:“妈妈,我要接您来美国。”这时,我正在医院打点滴。
我的工资都用在了他们父子身上,长期的营养不良使我患上了低血糖。那天,我突然直冒虚汗,两脚发软,栽倒在地。
      由于长期孤身一人,我的内分泌失调,还患上了胃溃疡,这些我都没跟父子俩说过……我做这一切时,从未想过回报,但此刻听到孝顺的儿子发出的邀请,内心真是前所未有地激动。来到美国费城后,儿子直接将我带到了一栋漂亮的房子前,然后把一串钥匙放在我的手心:“妈妈,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当时,我觉得像是做梦一样,眼泪潸然而下。


驱散迷惘,拥抱暖阳


      成为职业钢琴家的郎朗有了固定的收入,我也辞去了工作,陪伴郎朗在世界各地巡演,其实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郎朗的演出非常频繁,一年要演100多场,像空中飞人一样满世界飞,光是倒时差就够我受的了。但我坚持陪伴在郎朗身边。儿子的童年我已经缺席了,现在我不想再失去与儿子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哪怕是千山万水,哪怕是千辛万苦,我都要和儿子一起担当。郎朗的每一场演出,他都要为我留下最好的座位,我坐在台下听儿子弹琴,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每一次我都被儿子的琴声感动得泪流满面。在儿子的琴声中,我能看到自己在沈阳孤守时的悲怆身影,能听到自己在夜半时分伤感的轻声啜泣。
      儿子在台上的荣光有多么巨大,我这个母亲内心的酸楚与感慨就有多么深重。郎朗演出结束回到酒店,他住的房间总是和我相邻。他让我给他沏家乡的茶,熨烫衬衣,每天他都要我陪他散步,在散步时他会紧紧地牵着我的手……仿佛他要把空缺了近10年的爱全部找回来—— 这时,他不再是叱咤乐坛的钢琴大师,他只是我的儿子,我的宝贝。然而,我觉得郎朗的脸上有时会有一抹淡淡的忧伤。在成功给他带来了巨大荣耀的同时,也带给他些许迷惘。有一天他忽然问我:“妈妈,会不会有一天我不能弹琴了?比如说,要是我病了呢?”儿子的话让我目瞪口呆,半天不知如何回应……
      没想到郎朗的话,居然一语成谶。2003年5月的一天,有人把一架霍洛维茨大师用过的钢琴借给郎朗,他非常高兴。那架钢琴的琴键已被磨得很薄,他弹的时候便格外用力,没想到弹着弹着,他的右手小指突然剧痛起来。疼痛很快蔓延到整个右臂,医生诊断认为,这是他练琴太过频繁、手臂过度劳累所致,得休息一个月,否则右臂可能瘫痪。接下来的日子,郎朗再也不敢碰钢琴,安排好的音乐会也取消了。
      可郎朗显然无法适应没有钢琴的日子。休息的第一天,他坐立难安,六神无主。我知道我得找点什么事让他做,要不然他会疯掉。我每天领他出门,去博物馆、电影院、商场……我还给他买来一大堆莎士比亚的书,和他一起读。又特地邀来他的同事和朋友,在家里给他举办聚会。起初,他被迫跟着我的节奏走,但慢慢地,他对这些钢琴之外的生活产生了兴趣。 一天,郎朗对我说:“妈妈,我现在才知道,就算没有钢琴,我也能过得很好。生活是一个平衡体,它像一架钢琴一样,必须有很多不同的音阶才能弹出完美的曲子,而不能只由一个单一的琴键构成。”儿子的话让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也让我陷入了深思。两个月后,郎朗的手终于恢复了正常,但这件事给了我巨大的震动。从儿子3岁起,我们一家人就围着钢琴转,以郎朗练琴为中心,以他成为钢琴家为目的。我们一直简单地认为,郎朗成功了,我们一家人就会幸福快乐了。
      如今,郎朗的确成功了,可是我们一家人的幸福快乐在哪里呢?经过几个不眠之夜,我终于做出了决断。丈夫长年奔波,精神长期高度紧张,身体早已透支,医生多次要求他休养,他却担心影响儿子的事业,一直硬撑着,现在是让他退居幕后的时候了。至于郎朗,以他现在的名气和影响力,除了演奏钢琴,还可以做很多事,比如传播古典音乐、做慈善。我对丈夫和儿子说出自己的想法,父子俩沉默半晌后同意了。多少年来,都是郎国任为我和儿子做主。他的坚定顽强、不屈不挠,成就了今天的郎朗,可是也造成了郎朗某些生活元素的缺失。多少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做主。从现在开始,是该我们换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了。
      从2004年起,郎朗开始不定期地为不同学校的孩子们上课,给他们介绍古典音乐。他还和斯坦威合作,推出了斯坦威钢琴的“郎朗系列”,每架钢琴都配有小白板,学琴的孩子弹琴的时候如果灵感来了可以在上面写或画。
      2004年8月,郎朗出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亲善大使,出访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
      2006年,他出任中国环境大使,关注日益严重的水源短缺、土壤流失和空气污染等环境问题……而我和丈夫也在改变。丈夫开始每天花一两个小时打乒乓球,这对以前争分夺秒的他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我则开始学英语和钢琴,以便能像儿子一样完全融入国际新环境。每当我们一家三口围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谈天说地,每当儿子亲吻着我和丈夫的脸颊深情地说“我爱你们”,每当注视着儿子快乐而纯净的笑脸时……我欣慰地意识到,孤苦和迷惘已经远去,郎朗也好,这个家也好,我们像当初约定的那样,努力寻找着属于我们的幸福和快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