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漫天遍野……”这首优美、抒情的歌曲《我爱你,塞北的雪》 让很多人记住了其演唱者———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长江之歌》 《中国大舞台》《妈妈教我一支歌》等歌曲更是让她那纯净明亮、圆润浑厚的声音走进了千家万户。1956年出生的殷秀梅,今年已经62岁,从1970年被招入黑龙江鹤岗文工团担任独唱演员算起,已从艺48年。作为歌坛的常青树,殷秀梅在养生保健、快乐生活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智慧。

 

没有健康什么都白搭

 

      殷秀梅祖籍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东阿镇,195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鹤岗市。1970年任鹤岗市文工团独唱演员;1976年任中国广播艺术团独唱演员;1980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歌剧系,师从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著名声乐教育家沈湘教授;1983年毕业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中央“心连心”艺术团独唱演员,中国广播艺术团国家一级演员。
      上世纪70年代末,当电视机替代了广播,作为一个新的文艺传播载体,走入到全国百姓的家庭生活的时候,大家认识了她。她以浑厚的嗓音,高亢的热情,把一股源自于北方的人性直率,糅入到了自己的歌声中来,让人们真正体会到了时代的激情与精神的愉悦。
      殷秀梅的演唱音色纯净明亮、音质圆润浑厚、音域宽广;她那融西洋唱法和民族唱法于一炉的歌声高力流畅、行腔自如、吐字清晰,极富艺术感染力。她擅长演唱气势恢宏的艺术歌曲,能准确把握从中国传统民歌到西洋歌剧等各种歌曲的风格。在歌唱领域属艺术表现广泛的实力派歌唱家。因演唱《我爱你塞北的雪》《中国大舞台》等脍炙人口的歌曲而受到亿万人民喜爱。她的歌包括欢快活泼的《谷穗上的蝈蝈》,大气磅礴的《长江之歌》,深情无限的《感谢大地》,如泣如诉的《梅娘曲》,哀怨婉转的《风萧瑟》。不仅这样,她对一些外国作品也能做到处理得当,游刃有余,实属实力派歌唱家。除了她的歌声外,打动歌迷的还有她那大方亲切的台风,别具一格的服饰和永远灿烂靓丽的笑容。从她早期的《我歌唱希望》《理想之歌》《青春啊青春》,到《亲吻祖国》《致祖国》,殷秀梅的每一首歌都深深的感染着喜欢她的歌迷,我们愿她取得更大的辉煌!
      从年轻时到现在经过人生的历练,殷秀梅的健康观也有很多变化。殷秀梅说:“我想是有的,人生在不同阶段,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都有所不同,当然,健康观也是不一样的。换句话说,是人生的历练让我的‘健康观’成长了,越发成熟了。坦白说,年轻时我觉得健康是可以消费的,把工作学习拼上去,牺牲点健康没什么。不过,随着人生的历练多了,也看到了身边有朋友为轻视健康付出的代价后,我想,健康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看来,健康就是幸福,没有健康什么都白搭。如果吃饭一点不香,睡觉也睡不好,还被病痛折磨,多痛苦啊,所以人生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健康。生活中,我会看些有关养生的报纸和电视节目。我觉得,现在传播健康的媒体真的很好,普及医学知识,很有社会担当。
      “养生保健需要细心,可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所以我的养生经也特别简单。首先,我不太相信‘吃这好吃那好’的传闻,不是谁说吃什么好我就吃什么,我只相信科学、相信医生,医生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其次,什么都不能偏,吃饭也是如此,我小时候比较偏食,现在也是这样,很多肉类不吃,饮食做不到‘非常平衡’,但我尽可能做到‘比较平衡’;最后,蔬菜、水果是我的最爱,别人觉得餐桌上没肉很难过,我是没有蔬菜、水果特别难过,而且我每餐都要吃点五谷杂粮。”

 

一直都保持乐观的心态

 

      很多人都觉得,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殷秀梅一定是一个刻苦的拼命三郎。殊不知,生活中的殷秀梅极其随性,工作中的殷秀梅也是顺其自然,她甚至称自己没有多大的追求。
      殷秀梅早年在文工团唱歌,别人都是因为往上争吵架,而她却心态平和与世无争。殷秀梅出生在一个殷实的小康之家,进入文工团工作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简单的形式。当时在文工团,排练歌舞剧《白毛女》的时候,她既要练唱又要排练舞蹈,辛苦得吃不消,所以就跑到团长那里打退堂鼓,硬是不想跳,然而团里却一直坚持意见,把她按回去,这让她心里憋了满满的委屈,说什么也要找个法子捉弄一下领导,给他们出个难题。所以就穿了一副黑尼龙袜子上了台,《白毛女》中的喜儿从来都是一副白袜子,结果一转眼就出了这么一出黑袜子的噱头,团长极为恼怒地找到殷秀梅质问,结果她一甩头,倔乎乎地说:“如果你再让我上去,我还不知道给你穿个什么呢!
      对于早期的剧团生活,殷秀梅表示,虽然也会很苦,但是吃苦是福,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生活中,殷秀梅一直都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殷秀梅说:“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要保持感恩的心态,感谢所有人,感谢一切。看见阳光灿烂的好天气,我很感恩;看见高楼大厦、漂亮的房子,我很感恩;中午吃了一碗爱吃的炸酱面,我很感恩;去超市看见一排排让人挑花眼的食品,不知道买哪个,我很感恩;看见清洁工在扫马路,我很感恩,没有他们的辛劳我们就要活在垃圾里。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满眼看到的所有东西,都觉得应该感恩,感恩就会幸福。”

 

我小时候有两个梦想

 

      人们常说,现在的人生活在一个浮躁的社会里,那么殷秀梅是如何保持内心的平静的?
      殷秀梅说:“在别人看来,我可能是个另类,到现在为止都不怎么玩微信。我喜欢心静,不想被外界的大量信息烦扰。我有自己的头脑,自己会判断,不用别人告诉我这个那个对不对,更不会去偏听偏信。与其听人争论这些,还不如看看农民怎么种菜、养鸡、养牛,自己深入地了解生活。另外,我喜欢唱阳光灿烂的歌曲,向着太阳唱,向着祖国唱,生活多美好啊!我最早并没有想过会成为一个歌手。我小时候有两个梦想:一是想当空军飞行员,很尖端的职业,一是想当医生,很神圣的职业,最终两个梦想都没实现。我出生在黑龙江鹤岗,那个年代,我的家乡根本不收女兵,所以没有当上飞行员,后来稀里糊涂地被招去了文工团,当时才14岁,是团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后来便与医生的梦想渐行渐远。干一行爱一行,这么多年我一直唱歌,并不遗憾没有当成飞行员和医生。小时候我们只看到一个职业的光鲜,却不了解背后的艰辛。
      “说实话,唱了这么多年,我真觉得唱歌是个非常艰难的职业。当你把唱歌当作一个职业时就不好玩了,必须踏踏实实地去学,没有人一拍脑袋就成了歌唱家。在这个鼓励追梦的时代,很多年轻人喜欢唱歌,就想把它当作职业来发展。我想说,喜欢归喜欢,但作为文艺工作者必须要有天生的条件。说不好听的,人家一张嘴,够你唱三年的,真不是光凭努力就行了。我从小就唱得很好,当我唱歌时,别人都看我,我那时觉得奇怪,别人不也唱吗,怎么没人看他,老是看我。归根结底,天分占了70%,再靠后天的努力,以及多年的历练,哪是一朝一夕的事啊。”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