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王润

 

 

 

 

      朱旭老爷子,真的走了。2018年9月15日凌晨2时20分,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享年88岁。生如夏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哀思和怀念。

 

大器晚成   影视话剧舞台处处开花结果

 

      朱旭,1930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1949年5月进入华北大学,在华大三部戏剧科学习戏剧专业并在毕业后进入华大文工二团工作,从灯光师到演员,由此正式开启了他的戏剧人生。同年11月,朱旭由华大转入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任演员。1952年6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立,22岁的朱旭成为了北京人艺的演员。这一身份伴随他六十余载,是他一生最珍视和爱重的身份。
      话剧大师洪深曾说,“会演戏的演人,不会演戏的演戏”,朱旭始终将这两句话作为自己从艺的座右铭。他善于观察,勤于学习,刻苦钻研,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先后塑造过数十个性格独特、色彩鲜明的人物形象。他扮演过《女店员》中的卫默香,《悭吝人》中的雅克,《三块钱国币》中的杨长雄,《蔡文姬》中的左贤王,《骆驼祥子》中的二强子……风趣幽默、细腻传神的表演,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烙印。
      2012年,北京人艺建院六十周年,82岁的朱旭还站在了北京人艺的舞台上,扮演《甲子园》中的姚半仙,这是他最后一个话剧角色。至此,他在自己最爱的舞台上站了整整一个甲子。
      有人称朱旭是大器晚成,更有人说他是“老来红”,舞台之外,他通过电影、电视与观众结下了深厚的缘分。1984年,已经54岁的朱旭初涉影坛,从此便成为了银幕和荧屏上的常青树。他先后参演电影《我们天上见》《变脸》《洗澡》《刮痧》和电视剧《末代皇帝》《大地之子》《似水年华》《沧海百年》《日落紫禁城》等。不留痕迹的表演,被评论为“完全不是在演戏,而是在生活”。
      朱旭独具魅力的表演收获了观众的口碑、业界的认可,更赢得国内、国际无数话剧、影视大奖以及政府颁发的荣誉称号。众多的奖项面前,朱旭始终谦虚低调,他留下的不仅是一座座奖杯,还是始终闪光的做人从艺的品格。

 

人还在,心不死   没准儿还能上舞台

 

       2018年1月,因抱恙休养而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朱旭,为了自己老伴宋凤仪的遗作《老爷子朱旭》一书亮相发布会。当时他已经十分瘦弱,只能坐着轮椅行动。问到是否还有机会重返舞台,朱旭老爷子的回答依然表现出对舞台的深情眷恋,他答道:“人还在,心不死。心还有这心,想演大概是不可能了。不过,也没准儿。”
      没想到,再次之后,真的在舞台上又看到了朱旭。2018年5月,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壹戏剧大赏”为朱旭和焦晃两位泰斗级老艺术家颁发了“中国话剧杰出贡献奖”。朱旭坐着轮椅登上舞台领奖,并作出了言简意赅、引人深思的发言。这也是朱旭老师最后一次出现在舞台上。
      提及表演的秘诀到底是什么?朱旭说:“看一个演员,最终要落在其个人的文学艺术修养上。一个演员要演好戏,讲究的是戏外功夫。演员的道德修养、综合文化素质、艺术造诣的高低不同,塑造形象也就必然有高低之分,文野之分,粗细之分。”
他还说:“当年中戏毕业的学生没有能在舞台上出来的,大家都琢磨怎么回事儿,于是之说了一句话:‘元素代替不了创造。’演员的根本任务是演人,就像我们常说的,会演戏的演人,不会演戏的演戏。所以后来姜文他们那一班,上第一课就是观察生活,结果他们那一班出了多少人才啊!” 
      朱旭老师谈自己很少,谈创作很多,他常说自己很幸运,取得的成就都受益于北京人艺。如今,朱旭老爷子走了,但他的真知灼见和艺术成就,将会被他所热爱的北京人艺和所有由衷热爱他的同行与观众们,作为最宝贵的财富,永远珍惜和传承下去。

 

德艺双馨   赢得同行后辈一致盛赞

 

      朱旭待人真诚、友善,为人随和、热情。从艺六十余载,他舞台上下乐乐呵呵,有着睿智的幽默。在同辈艺术家面前,他是相伴一生的艺术伙伴,在晚辈面前是德艺双馨、高山仰止的艺术大家。在北京人艺,很多人亲切地称他“朱旭老爷子”。
      92岁的人艺老艺术家蓝天野曾公开表示:“朱旭比我演得好。”他说:“朱旭演戏有他的特点,他天生幽默松弛,而且他的松弛有美学方向的取向。”朱旭住院期间,蓝天野不顾高龄,还曾亲自到医院去探望,他说:“如果我不去,会终生遗憾的。”
人艺老艺术家李滨评价朱旭是“心灵、手巧、口吃”,认为这六个字成就了朱旭独有的幽默含蓄的表演性格,“他手巧,大件儿可以修沙发,小到可以修钟表。他不善言谈,但都在心里了。”
      濮存昕不仅和朱旭合作过《北街南院》《家》《生.活》等话剧,还和朱旭合拍过《清凉寺钟声》《洗澡》等电影。濮存昕曾透露自己因为演戏开小差被老爷子批评,但他却因此收获了很多,濮存昕评价朱旭老师的表演“松弛极了,快乐极了!”
      梁冠华也盛赞朱旭老师:“是一个极其聪明的演员,会演出很多与众不同的东西。”杨立新则用四个词概括朱旭老师在北京人艺演员心目中的地位:“老师、偶像、艺术家、大演员。” 何冰一直认为朱旭是他心目中最认可的表演艺术领域标杆性人物,他说:“朱旭先生真好,确实是好!我觉得表演艺术在他身上,是一个特别高的体现。我心目中的英雄和榜样,我真正想当的,就是这样的演员。”
      2012年,北京人艺复排经典话剧《推销员之死》,当时由于排练遇到了“瓶颈期”,丁志诚、邹建、苗驰等剧组演员特意上曾经演出过该剧的朱旭家中拜访求教。当时已经82岁的朱旭,就像前一天刚刚演完这部戏一样,对剧中的每句对白每个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连说台词带分析人物心理,让几位演员听得频频点头,很多地方甚至有恍然大悟之感。
      朱旭一两句朴实又智慧的话,就让这些年轻演员都有了拨云见月的领悟之感。丁志诚对此感叹道:“我上世纪80年代到的北京人艺,看了不少老前辈演戏,剧院里最让我敬佩的就是朱旭和林连昆两位。看老爷子演戏,太有生活有魅力了!”有观众曾评价说:“朱旭老爷子,就是我们中国人心目中最好的父亲和爷爷的形象。”如今,斯人已逝,但他留给舞台、银幕、荧屏的那些鲜活细腻、生动感人的形象,他爽朗的笑声,将会永远留在每一位热爱他的观众心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