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

精彩内容

 

 

 

  体操队未中标的挫折不过是严峻商业现实的一种。当时虽未回归CEO岗位,但李宁已经看到了风雨欲来的危机。

 

善良就够了吗


      不是不着急,但似乎又没那么急。做选择做决定,对李宁来说需要更长的一个时间。许多员工认为,李宁的气质深深影响了这家公司。一位离职员工给了老东家很高的评价:李宁有中国民企少有的令人愉悦的氛围,因为李宁本人的善良,公司的气质也是不斤斤计较,是相对宽松与自由的。
      有时候,他的大度甚至让人生气。2009年是国庆60周年,天安门有花车大游行,奥运冠军们也在车上。这年已经进入了安踏的赞助周期,他们得穿安踏的衣服,但冠军中也有李宁本人,“很尴尬”。马继龙记得,当时李宁公司上下一片反对声,说李宁可以不参加也不能穿安踏。李宁说,“没关系啊,穿安踏就穿安踏,我得去啊,我不去怎么跟体育界交代呢?”后来马继龙怕他太为难,给了他一个国徽,盖住了安踏的logo,才算把事情解决。
      在李宁公司初创时期,没有遇到过太大的波折或竞争。他那时有民族英雄的光环加身。创业3个月,他便拿下了第十一届亚运会的赞助权。那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国际综合运动会。李宁当时跟组委会说:“您应该使用国产的、国家的、国内的企业,因为这对国人还是很重要的,对建立我们的自信、融合还是非常重要的。”组委会也非常乐意接受他的建议,最后国外的竞争者就没有考虑。
     亚运会一役,李宁一炮打响,此后连续四届奥运会,他都拿到了中国代表团的赞助权。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体育市场,是一片亟待开垦的荒原,整个中国都是李宁的天下。但到了北京奥运会前后,行业处境已大不相同。李宁的朋友圈几乎没有商人,也很少有官员,都是体操队的故人,或是早年在健力宝工作时的朋友。曾给李宁授课的北大教授王亚非觉得,可能他本身也并不适合做CEO:“李宁个性比较朴实,其实某种意义上并不适合经商,你能想象他去追债的样子吗?”

 

归来


      李宁的宽厚和疏离似乎需要一个更决然的时刻——真正的死胡同以及别无他法。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后,天儿还热,马继龙接到张向都电话,约他到公司和李宁聊聊。马继龙已经许多年没见过李宁了。走进办公室,他的第一感觉是,李宁年纪不大,已经白发苍苍了。第二感觉是,他是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来了。
      李宁希望能与中国奥委会谋求合作——但已经不可能了,奥委会所有权利都归属唯一的赞助商安踏。那是马继龙第一次打包做授权,他不能坏了规矩。与这场会见几乎是同一时间,李宁引入私募集团TPG,其合伙人金珍君出任公司CEO,并携带团队进驻。2014年底,金珍君辞任。两年时间,尝试失败。时隔16年,李宁重新出任公司CEO。
那时公司深陷泥潭,资金链几近断裂,他只能全力以赴。调整公司架构、清理库存、改良渠道……丁世忠曾在安踏艰难时留下一年走遍400地级市巡店的佳话,如今李宁也不得不事必躬亲。即使肠胃不好时,他也得和经销商一起喝酒。
      他把侄子李麒麟带回了公司。2014年底,一天的下班路上,李麒麟劝他为了公司开个微博,“咱们既然回来了,就要全力以赴去做。”他当时没说话,第二天一早,李麒麟发现他已经开始发微博了。原来李宁是个大家长,李麒麟12岁去英国读书,李宁告诫他,别老给家里打电话。18岁成年时,李宁一脸严肃地叮嘱:别吸毒,别犯法。然而现在,李宁也要向年轻人学习了。他开始注重产品,愿意听十几岁孩子关于篮球鞋的感受,乔布斯也被他挂在了嘴边。他关于公司治理的理念也在变化。十几年来,他笃信职业经理人治理公司,把家族成员全部请了出去。但这次,他不仅对学金融的侄子委以重任,还唤回了一些离职的公司元老回到重要岗位,提拔了老将洪玉儒为副总裁。
      时至今日,他不得不否认当年自己坚持的东西。一个人在打翻身仗的时候很难享受。但在所有受访者中,只有李宁的队友、现在的同事李春阳,见过李宁大哭的样子。那是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中国体操男队在团体比赛中以0.1分的差距输给日本队,位列第四,李宁本人也没有拿到奖牌。比赛结束后,他们6个人在休息室里抱头痛哭,声音之大,走廊里都听得清清楚楚。时隔20年,李春阳已经变成了穿着职业装的企业高管。当时他年纪小,不觉得伤心,只觉得这样的失利简直不可置信。那个时代,举国上下神经紧绷,民族情绪随着竞赛结果大起大落。回国后,李宁收到过刀片、上吊绳,还被人称作“体操亡子”。但他们在李宁脸上看不到失落,他很快退役,创办李宁公司,爬了起来。

 

打火的人


      2018年,10年轮回,走过幽暗低谷,李宁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今年2月、6月,李宁公司在纽约和巴黎各做了一场秀。面目清冷的外国模特穿着的红黄配色的体操服、田径服,T恤衫上写着大大的“中国李宁”字样,印着李宁当年在吊环、鞍马比赛时的照片。那时他还是国之青年,丰逸俊朗,替国出征。
当他再次与国家一起出现,似乎一切都对了。这是60、70、80几代人的奥运回忆,同样符合90一代的符号表达。纽约时装周一月后,李宁公司升值近30亿港元。时机让人慨叹,当年李宁公司想要争取90后,却失去城池。如今,似乎可以说水到渠成。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窥见李宁些许柔软的样子。今年6月,他和老友张健回了趟佛山三水,那是28年前他事业起步的地方。他在街边大排档吃饭喝酒,同桌的老友是当年健力宝公司的司机。当年下了班,他们一块儿听邓丽君、谭咏麟和许冠杰的歌,看周星驰的片子。
      原来他也是个爱宴客的人。一位与李宁熟识的公益人士说,经常去他家里吃饭。认识不认识的都有,一堆人。他家在郊外,地下一层宽阔,原本是他的书房,后来改成了大家聚餐的地方。有专门做铁板烧的设备,每回李宁备好食材,请厨师到家里来做,付一些人工费。他来往的人多,但无外乎是国家体操队的朋友、广西省体操队的朋友,以及和公司、生意毫不沾边儿的人。广西的队友每次都住他家,宾主尽欢,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现在这样的日子是一种奢侈了,公司的挑战一件接着一件。刀刃上行走,容不得半点疏忽,他具备了更多的警醒之心。资本时代,体育早已不是体育用品行业的游戏。7月,正是公司竞标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商务运营权的决胜时期。过去5年,李宁是CUBA的运营商,篮球是他们最看重的业务。7月30日,另一家公司以10亿的价格,拿下了CUBA接下来7年的运营权,这一金额创下了CUBA商务运营权售卖的新纪录。
      对李宁和李宁公司来说,这次竞标失败似乎又是一道坎。要观察李宁对现行规则的适应程度,最直接的办法是翻开公司的营收成绩单。今年3月在香港的业绩说明会上,李宁宣布了2017年的年度营收:全年毛利41.76亿元人民币,2014年这个数字是-7.8亿。站在台上作报告的李宁,无论是否愿意,现在都是那个创业近30年、中国本土最知名的体育用品公司的实际管理者。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