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马德华用钉耙打开乙亥年大门

——

作者:常江 文/摄  来源:  时间:2019-02-23

  十二生肖压轴的己亥年已经到了,小猪佩奇先火了一把,老骥伏枥的“二师兄”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作为86版《西游记》中猪八戒的扮演者马德华,长久以来,他创作的“猪八戒”形象深入人心。在猪年到来之际,一向低调的马德华老先生被各种晚会、文化活动、商业活动缠身,以至于本刊记者打电话约这位老朋友采访时,他不是马上要上飞机、就是在活动现场……看来,己亥年到了,想要找到百忙的“二师兄”,非得有“大师兄”的本事才行。

  北京电视台2019春节联欢晚会要在大年初一, 己亥年的头一天开演,日前,进行了带妆彩排,记者在现场才见到了这位难得一见的“二师兄”。今年74岁高龄的马德华,干起活儿来还是那股一丝不苟的脾气,他提前5个小时开始上装,帽子和“肚子”都是当年拍摄《西游记》的原版道具,看来,北京台春晚剧组也真是下足了功夫,还能弄到30年前的原版道具,只是“二师兄”手持的九齿钉耙升级了,加入了现代新科技元素,外面电镀得光鲜亮丽,手柄处还装上了无线话筒。这下可忙坏了猪八戒,耍钉耙时还要记得及时调过来,用钉耙另一头的无线话筒来说唱,一把年纪的马德华,功夫不减当年,表现得依然可圈可点,赢得了现场观众满堂的掌声。马德华此次登上北京春晚的舞台,他带来的看点还不仅如此,还要与年轻的人气组合——乐华七子同台演唱,这种跨界的全新搭配,也是北京春晚的亮点之一,会让电视机前的观众倍感新鲜。

  

  给家乡父老拜个年

  马德华老先生在春晚现场的表演刚完成录制,就马上换了一身服装,按照事先和记者的约定,匆匆来到春晚录制现场的后台接受采访,面对记者所提的问题,他说:“北京电视台春晚剧组当时找到我,我就非常的高兴,也很激动,因为我是北京人,作为北京籍的演员,能够在北京电视台参加猪年的春晚,我觉得是非常荣幸的事,同时,能够在电视中给咱们广大的电视观众拜个年,这也是我的愿望。”

  

  己亥年春节全家难得团聚

  当问到己亥年春节怎么过?马德华说:“现在也不像以前物资紧缺那个时候备年货了,现在要买的东西什么都有,而且,更方便的网购一下就送到家了,所以,也没啥要准备的。往年过年都是大家在一起串串亲戚,过年就是一个团圆。我的孩子们在外面忙,过年也很难聚到一块儿,我们只是跟亲戚朋友聚一聚,拜个年。今年,我们一家四口也很难得的能碰在一起,孩子们从外地赶回来,所以,我们也想一起出外旅游,等于在外面过这个年。我个人的愿望就是希望全家平安幸福,这是最主要的祈求,同时,我也期望咱们所有的观众朋友们猪年大吉,万事如意!”

  

  琐事缠身误筹拍

  说马德华赶上己亥年肯定会忙得不亦乐乎,不如说马德华是不甘寂寞的人。记者在两年前采访他时就得知,出自传、与好莱坞合作拍一部电影、拍电视剧《猪八戒外传》,这已经是在计划之内的事了。时隔两年,马德华的自传《悟能》已经出版。他说:“您也知道,在电视剧《欢天喜地猪八戒》拍摄之前,我就开始准备想筹拍《猪八戒外传》了,只是因为琐事儿缠身,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但是,我一直有这么个想法,还是应该圆我多年的这个梦,加上有几个内行的好朋友出点子,我就更有信心了,目前还是要先把大纲搞好,然后再出剧本,争取明年能成形,但具体什么时候能出来,还不好说。”

  

  水到渠成写自传

  至于马德华出书这件事,他说:“其实,早在20年前,就有人跟我说,你要写一本书。我说:写什么呢?他说你演的猪八戒深入人心,这个形象早已植根于我国传统文化的沃土里,就谈你怎么演的、怎么创作的,告诉观众一个真实又不为人知的你。那时的我感悟还没有那么深,当时毕竟才40多岁,我说现在出书太早,还没那么多的积累。后来,一步步地慢慢走过来,想写书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对人生的感悟也越发透彻,所以才能完成这本《悟能》的写作和出版,这可能就是‘水到渠成’的道理吧。”

  

  感恩戴德说真情

  马德华作为西游文化的标志性人物之一,早在30年前,《西游记》热播之际,就有出版界人士来找他写书,当时他一口回绝了。说到花甲之年出书的初衷,马德华深有感触地说:“我写这本书,一般人都觉得好像是一种说教,但其实我就是讲一下我这70多年的人生感悟,是我人生经历的结晶,它完全不是那种流水账的记录。我主要想表达的就是我多半生的感悟,所以,我给书取名叫《悟能》,这并不只是因为我演过猪八戒,而是,我演猪八戒是我人生历程里中最重要的经历。如果我能长寿,活到140岁的话,现在70岁就是过了一半,而这一半其中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西游记》了。这本书里我最想说明的一个问题就是感恩,感谢我一路走来遇到的所有贵人,也要分享我对大家的感谢之情。”

  

  天道酬勤得真经

  马德华写的首部自传《悟能》是他一生的心血,看得出来,这本书出版之后,他的心态放松了许多。虽然,这本书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都是生活中所呈现的一些小事,但是,把他想说、想表达的都尽献于此,这足以让马德华释怀。

  谈到书中所写的内容,马德华说:“自传中很多都是一些细节,我除了主演猪八戒外,还在《西游记》中饰演了山神、强盗、白毛猴等十多个角色。那时拍《西游记》为了省钱,我们需要‘一专多能’,什么角色都能演才行。我用了六年时间演猪八戒,这在现在看来就是天方夜谭。要说用了六年时间取得了真经,那拍完《西游记》我的感悟就是人要快乐!在碰到难以预料的困难时,都需要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推陈出新造八戒

  吴承恩先生对猪八戒的描写是:“卷脏莲蓬吊搭嘴,耳如蒲扇显金睛。獠牙锋利如钢锉,长嘴张开似火盆。”这样的造型被导演杨洁否了,她提出:“猪八戒和孙悟空必须拟人化,要有神。猪八戒要可爱、孙悟空要美。”马德华说:“拍《西游记》时,剧组的化装师是北影厂大师级的化装造型师王希钟,他根据杨洁导演的意图,决定用一种叫硫化乳胶的物质做造型。就是先用石膏在我的脸上倒出一个模子,在模子上再放石膏扣出一个凹模,在凹模上做一个猪八戒形象的模子,灌上硫化乳胶,放到烤箱里烤。在烤的同时还得有人一直晃烤箱,才能让乳胶面具烤得均匀,最后,再给我的脸谱上色,这才有了荧屏上,观众爱看的猪八戒形象。”

  

  痛苦至极贴脸谱

  说起来,马德华在拍《西游记》中也是最倒霉的了,师徒四人只有猪八戒和孙悟空需要贴脸。马德华说:“每天一大早起床赶到拍摄地点,在化装室门口闻着硫化乳胶的那股刺鼻味儿就想吐,心里要做好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真是不愿意化装。尤其是酷暑天气,面具用胶粘在脸上,汗顺着面具流到嘴里又咸、又涩,每次脸上都起了很多痱子,又疼又痒。比这更恐怖的是补装,就是把半截面具从脸上掀起来,用酒精棉球把里面全擦干净,之后再用刷子刷上胶水,像刷墙一样用胶水把脸刷匀,还必须要拿扇子把胶水扇得干一点,才能把沉重的面具装回到脸上。”

  

  八戒福地高老庄

  马德华除了痛苦至极的贴脸谱,吃饭也成了他另一个痛点。他说:“每次拍摄到中午饭点的时候,我都是饥肠辘辘,但是,我和六小龄童的面具都不能卸,只能看着别人吃,实在饿得不行了就用勺子盛一点饭菜往嘴里倒,想喝水得用吸管。我的脸谱上有一双可爱的长睫毛,就是这长睫毛把我害苦了,因为粘假睫毛时,要先在真睫毛上粘乳胶,有时候一不留神,胶水就会把眼睛粘上,只能用酒精棉擦眼睛才行,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眼睛又疼、又痒、又不敢眨眼睛,您根本就想不到那种痛苦的滋味。要说高老庄,那真算是我的福地,在那儿拍的一场戏,还是重头戏,也是我在《西游记》里最‘享福’的一场戏,可以摘下面具。真的把面具卸下来,我反而感觉有些不自然,剧组的其他演员也说我摘下面具,瞅着都觉得别扭,一戴上瞧着就顺眼。”

  

  勤学苦练童子功

  看到74岁的马德华,在北京春晚的舞台上耍起九齿钉耙,功夫不减当年,这应该归功于他的童子功。马德华的父亲喜欢武术,还让生性淘气、好动的儿子练武术,很快,马德华就喜欢上了武术运动。马德华说:“我喜欢练武术,也有恒心,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我是风雨无阻,一来可以增强体质;二来还可以在众多小伙伴面前炫耀。我父亲开饭馆,每天要卖早点,凌晨4点起床炸油饼时就把我叫起来练武,刀、枪、棍、拳、双钩,我样样都练。好多年后,我们的邻居,一位现在有名的画家见到我说,当时我练武都成了那片儿的一道景观了。父亲见我练得很用心,就带我到处去拜名师学艺,还被选入到体校武术队,师从中国京剧院的刘方亭老师,他也是李连杰的师叔。我还在1958年北京第一届全运会上获得长拳第二名、棍术第四名。现在回想起来,我从5岁开始就那么专心地练武术,受了很多罪,也吃了不少苦,终究还是在我从事的专业和拍戏的工作中派上了用场,只是遗憾没有拍过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剧。”

  

  旁门左道选对路

  家里几代人都经商,马德华的父亲特别希望4个孩子都能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有学问的人,因此,对马德华的管教也特别严格。可自幼对学习文化课不感兴趣的马德华却对京剧无比钟爱,起因是马德华的街坊是位老工人,他特别喜欢虎头虎脑的马德华,自己也没儿子,就认他做了干儿子。这位老工人酷爱京剧,那个时候,朝阳门外的重生剧场每周都有京剧演出,他都带着马德华去看戏。舞台上那些踩着锣鼓点、迈着四方步的角儿们,插着旗子,穿着鲜艳的戏服,尤其是刀马旦更是让马德华着迷,他说:“当时,记得那个武松演得特别棒,我回到家里就把床当成了戏台,我演武松、扮侠客,我父母看我的扮相都觉得挺开心。”

  

  瞒父弃学考京剧

  正因如此,马德华刚上初二就和班里的几个爱好戏曲的同学要“改换门庭”,瞒着家长一起商量偷考北京京剧院。马德华说:“那个时候要考北京京剧院需要有学校的证明和家里的户口本,这就意味着在我面前有学校和家长两道关要过,那时,家里的户口本都锁在一个小木头盒子里,钥匙我妈妈拿着,我妈从小就很宠我,我就悄悄跟她说先瞒着我爸把户口本拿出来先去京剧团考试,好几百人考,只挑那么几个人,我不一定能考上,如果考不上也就不用跟我爸说了,然后,我就拿着个人攒的两块钱去北京京剧院报名考试。这第二关是学校了,也是最难过的一关。学校当然不希望学生中途放弃文化知识的学习,当时,我和几个学生就找到了学校的校长,央求他能否给开具证明,校长一口回绝,还教育我们要学习好文化课才能打好基础……我也觉得校长说得有道理,可我就是一门心思想干京剧这个行当。费尽周折,学校才答应给开了证明。” 马德华虽然很淘气,但是他却很聪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北京京剧院。为此,马德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目标,凭借着童子功的武术功底和对京剧的执着爱好,他在京剧团饰演了很多重要角色,也颇受好评。

  

  火冒三丈接通知

  盼星星,盼月亮,马德华终于盼来了瞒不住的事,一天清晨,邮递员骑着自行车来到马德华家门口喊着:“你们家来信啦,好像是选取通知书。”从院里出来接信的正巧是马德华的爸爸,他莫名其妙地扯开一看,顿时就火冒三丈,等着马德华回来再好好算账!

  马德华知道背着爸爸去考京剧院的事露陷了,吓得他回家站在院里就没敢进屋,妈妈好说歹说,爸爸就是怒气难消。后来,还是惊动了马德华的干爹,他来家里劝说:“孩子是去学艺术、学本事,今后要安家立命,又不是去干不正当的事情,他那么热爱京剧艺术就让他去学吧,肯定会有出息的,文化知识今后还能再补,学京剧要是过了年岁可就学不成了。”马德华爸爸也是明理之人,几经劝说后总算同意了,还给马德华定了规矩,要学就不能半途而废,吃苦受罪也不能后悔。

  

  咬牙切齿变感激

  马德华进入北京京剧院开始学习京剧艺术时才14岁,他说:“那是1959年的事情了。学京剧真是受苦、受罪的事,一招一式都是功夫,我们那个年代不叫学戏,叫打戏,打骂是每天的平常事儿,学戏曲练功没有轻松的,每天都要靠墙倒立拿大顶、翻筋斗、踺子跳、溜嗓子、抻筋压腿,晚上痛得睡不着觉,我对师傅的‘残酷训练’咬牙切齿,怀恨在心。我放假回家洗澡时脱下衣服,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这都是师傅打的印记,我妈看见了心疼得掉眼泪。因为和爸爸赌气,我咬着牙从来不叫苦。等我长大了,开始走上舞台唱戏了才明白,‘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在心里默默地感谢着严厉的师傅。”

 

  兴致勃勃扮土地

  马德华在京剧院学满两年,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北京京剧团演戏。他记忆犹新地说:“我记得首次演出的是扮演《闹天宫》里的土地,就是你们看电视剧《西游记》里那个看蟠桃园的土地。看戏时不觉得有多难,上了戏台你就会意识到在台下练功有多重要了,表演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靠平时的积累出来的。我算是勤奋好学,每次表演咱们都不含糊。”凭借着马德华的出色表现,没多久,他就被调到了北方昆剧院,还是演丑角。马德华说:“学无止境,昆曲当时是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它在中国比京剧要早。昆丑比京剧里的丑角技艺高,有些戏都失传了,我到北方昆剧院后,边学习、边演出,我发现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色大胆小有人味

  曾经有人说,嫁人要嫁猪八戒,因为他幽默、体贴老婆。在马德华看来,猪八戒是一个幽默滑稽、有智慧,大智若愚的人。他做事总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特别知道疼人也很顾家,有事儿也不会往心里去。缺点就是好色,但色大胆小。猪八戒这个人物是最有人情味的,就像一个身边的朋友。马德华正是因为对猪八戒的透彻理解,才会在《西游记》中塑造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猪八戒。

  可能有很多人会对“二师兄”在真实生活中的感情状态感兴趣,对此,马德华也毫不隐晦,因为他对于妻子来说是个好丈夫;对于孩子来说是个好父亲。

  

  一见倾心结连理

  工作上顺风顺水的马德华27岁了还是个单身汉,好心的邻居帮他牵线,给他介绍了一位貌美高挑的北京姑娘侯玉敏,年龄比他小3岁,在军工厂从事模具检验的工作。马德华说:“我就没想在同行里找对象,邻居介绍了侯玉敏,正合我意,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也很满意。我的家庭情况就对她实话实说,由于家里兄弟姊妹多,父亲虽然开了个小饭馆,但是,家境也不富裕,我每月挣的工资30多元钱,自己留下零花的3块钱,其余的全部交给妈妈,补贴家用。”侯玉敏见马德华不仅长得很精神,而且孝顺、朴实,不由得对他产生了好感。第二年初他与侯玉敏结婚,一年后,他们的儿子马洋出生,从此,夫妻二人上班、养孩子,过起了既辛苦又有天伦之乐的温馨生活。

  

  贤妻良母爱家庭

  家和万事兴,马德华建立了幸福的家庭后,事业上也是得心应手,相继主演了《杜鹃山》《沙家浜》《桃花扇》《智取威虎山》等,还在戏剧电影《血溅美人图》中扮演男一号吴三桂,成为昆曲界的一颗小星星。尽管马德华成了腕儿,可他每月的工资依旧是30多元钱,他们一家三口与父母兄弟共同住在东四的一个大杂院里。孝顺公婆的侯玉敏,每天凌晨早早起来开始煮粥、烙饼、配小菜,然后给公公、婆婆和兄弟姐妹送去,马德华看着孝顺媳妇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一大家子人有说有笑,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飞来横祸如霹雳

  转战全国各地拍摄的《西游记》剧组,开弓没有回头箭,夜以继日地拍摄,马德华一年几乎回不了家,他的妻子侯玉敏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公婆和儿子,还要料理一大家子的家务,琐碎又辛苦,但侯玉敏对此毫无怨言。但是在1984年初的一天,灾难发生了,侯玉敏坐公交车去工厂上班。在西单路口拐弯处,为躲避迎面驶来的大卡车,公交司机紧急刹车,导致公交车上一位身高体胖的中年妇女摔倒,重重地砸在侯玉敏的左腿上,造成她严重的骨折和韧带断裂,昏厥过去的侯玉敏被送进现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紧急救治。当时,马德华正在扬州拍《西游记》,他接到父亲的来信已是侯玉敏出事的4天之后了。信中说他媳妇很有可能一辈子瘫痪……信还没看完,马德华就泪如雨下。杨洁导演得知后,一边安慰着马德华,一边安排他回去照顾夫人。马德华说:“当时的拍摄很紧张,剧组每个人都不能掉链子,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的爱人却出了事故,我感觉就像房屋塌了一样无助。还记得杨洁导演无奈长叹一声说:完了,完了,猪八戒要回去照顾‘高小姐’了,戏拍不成了!’双重的压力,一时让我透不过气来。”

  

  肃然起敬有缘故

  随后,马德华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眼前的妻子让他惨不忍睹,她面色消瘦憔悴,左腿被固定在架子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动弹不得。见到丈夫,她尽力露出微笑说:“你怎么回来了?”此时的马德华再也忍不住在眼眶里含着的眼泪说:“我不拍戏了,就在医院好好照顾你。”侯玉敏怀疑地盯着马德华道:“你真不想拍戏了?”马德华点了点头,然后将头深深地低下,不敢正视妻子的眼睛。侯玉敏说:“当时我就看出来他的心思,我太了解他了,也了解剧组不能因为他要照顾我而影响了拍戏进度,因为他一直以能出演这一角色为荣,他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他怎么可能放弃呢?转天,我托人把我的姐姐和妹妹叫到医院,然后对马德华说让她们两个轮流在医院照顾我,你还是回剧组吧,《西游记》都拍了一年多了,怎么能中途放弃呢!”听到此时,记者对面前的这位看似平常的老人肃然起敬,她的大爱和心胸是那么的宽广和伟大,真为马德华老师能拥有这样一位深明大义的妻子而感到难能可贵。

  

  三百封信系真情

  在妻子的劝说下,马德华在医院只待了两天就返回了剧组。他说:“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别提有多内疚了,这些年,我就没有尽到一点做丈夫的责任,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又不能在她身边照顾她,我当时就想,以后要好好地报答她。那时打电话不方便,我不管拍戏再忙、再累,也要每天给她写一封信,先是询问她病情恢复的情况,然后再讲讲剧组里好玩的事情让她开心。她接到我的信就及时回信,就这样,我们俩每天通一封信,等《西游记》拍完,我们写了300多封信,总共有一大箱子,现在还留着呢。”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