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中国奥运首金获得者 改革先锋 许海峰

——

作者:董岩/文 孙贺田/摄影  来源:  时间:2019-03-07

  中国奥运首金获得者,实现了中国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许海峰”这个名字上至80岁的老人家,下至七八岁的小学生,没有不都知道的。2018年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党中央、国务院授予许海峰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我国首位奥运冠军”。记者一行在春节前对许海峰进行了独家专访。

  “许海峰老师,您可是国宝级的人物啊!”摄影师一边拍摄,一边跟许老聊天。

  “什么国宝级的,我就是奶牛,现在已经没有奶了,挤干了。”许老一边说着,一边笑,我们也被他幽默的话语逗乐了。与拍摄之前采访时的严谨、肃然不同,与平时电视里看到的端庄不同,我仔细地端详着他的笑容,这是不是他本来的样子,抑或,这是我以为的他的样子。

  坦率地说,这是我最忐忑也最期待的一次采访。一是联络上许老后,就获悉他面部中风了,一直在治疗中;二是每次电话联系,他仿佛都不记得我们曾经有过联系。

  “许老,我上个月给您打过电话。”

  “许老,我两周前给您打过电话。”

  “许老,咱们月初联系过,说好月底通电话。”

  “你是哪里?”“我是《人物》周刊,许老。”“哪个《人物》周刊?”“《北广人物》周刊,许老。”……

  直到他终于同意接受采访,我仍旧忐忑。老人家的病情恢复得如何,会不会忘了我们的约定?虽然采访前一天反复确定了时间、地点,但直到采访路上,还在嘀咕:老运动员都是时间观念极强的,我不能迟到,我不能迟到!如果他迟到了,有可能就是忘了!

  一路暗骂自己婆妈,赶到约定好的天坛饭店,一分一秒盯着时间,最后还是沉不住气,打了电话再次确认……

  采访、拍摄结束后,许老细细给我们讲述他的病情:“中医叫面瘫,西医叫面部神经炎,就是受风了,但是在得病后的前10天是最佳治疗期,因为我太忙了,答应了别人的事不能爽约,没有及时治疗,病情有些耽误了。”

  虽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但仔细地看,还是能看出许老左边嘴角略高,他跟摄影师说:“你们已经跟我联系好几个月了,病情好转,我就来了。”释怀,他记得我们此前的联络。

  送许老从天坛饭店出来,听他一路上碎碎念。

  “我最反对赌钱,我做领导的时候,发现赌博行为是要重罚的。”

  “唱歌、跳舞我也不喜欢,捏脚我也不去,我很爱惜自己的名声。”

  “早上,我把冰箱给收拾了一下,除了里面的冰块。”

  “我们家一日三餐都自己做,早饭也是我做。”

  “知道今天要拍摄,我早上特意洗了个头,看有点晚了就开车过来的,晚了一分钟。”

  许老,刚才的采访是预热,现在咱们正式开始,可好?  

  

中国体育史上伟大的一天

      1979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不到一年时间,在日本名古屋,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基拉宁向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宋中祝贺,那一天国际奥委会执委会通过了《名古屋决议》,恢复了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合法地位,改革开放对于中国体育的影响初见成效。

      1984年7月29日的洛杉矶普拉多射击场,在男子手枪60发慢射比赛中,许海峰打出最后一发子弹后,以总成绩566环、一环险胜瑞典人斯卡纳克尔夺冠,实现了中国奥运史上金牌榜“零的突破”。回忆时,许海峰说开始只知道自己获得的是射击项目的第一块金牌,但并不知道它是整个国家的第一块奥运金牌。直到第二天才开始有点感觉,因为他听同行的记者告诉他,北京的各大报纸被抢购一空。

      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为许海峰颁奖时说:“今天是中国体育史上伟大的一天,我为能亲自把这一块金牌授给中国运动员而感到荣幸。”这是中国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首次参加夏季奥运会,对于金牌的期待与关注可想而知。当时国内评论称,在举世瞩目的奥运会竞赛场上,奏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中华体育走向世界,对于正在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各行各业都是一个有力的鼓舞。

 

 “我国首位奥运冠军”获评改革先锋称号

      2017年,许海峰退休了。

      对于35年前那个被载入史册的时刻,不仅仅是许海峰,恐怕国人都难以忘记。自从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为中国实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许海峰的名字就被镌刻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育史册上,成为一个重要符号。

      许海峰说,改革开放初期,体育在振奋民族精神、增强国人凝聚力、弘扬团队精神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他获评改革先锋,从中可以看出党和国家对于体育事业在改革开放四十年进程中所做贡献的认可。

      此后,他便参与“改革先锋进校园”主题宣讲活动,走进北京、内蒙古、安徽、武汉、湖南等地的8所大学进行宣讲。直到采访前两天,许海峰刚刚回京。

【同期声】   
        我认为,第一,中央对改革开放40周年先锋人物的评选活动非常重视,打破了过去一些传统的评选方式。这次评选不像过去,按照部委给的名额,而是全部由各个部委推荐,一共推荐了536个人。经过专家的评比、打分,细致地研究,最后再进行社会公示,最后选定一百个人。第二,评选时间跨度比较大,它是改革开放40年的这个范围,并且人数比较少,一百个人。第三,评选得比较广泛和民主,这次选出来的这些人在社会上都影响比较大。

      从体育来说,这次能够评选上三个人,也是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民对体育在改革开放这40年里所做出的贡献的一个肯定。我能够作为体育人的代表被评上,感到非常荣幸,这也是对我过去所做的一些工作的肯定。

 

社会给他带来的经验让他一生受益

      许海峰出生在福建漳州,15岁那年,他随父母举家返回安徽原籍,落户在和县新桥镇。

      上学时,许海峰的成绩一直挺好,曾跳过级,从初二下学期跳到初三下学期。几个月后参加中考,他在4个乡5个班参加的联考中取得了第13名的好成绩。

      出生在那个年代,学习好也难以避免下乡当知青的命运,那时候唯有入伍才能不用下乡,许海峰也想过这条路。1975年,刚刚高中毕业的许海峰第一次去申请入伍,由于年龄还差8个月,第一次申请成了他记忆中最失败的经历。第二次征兵是在他当上知青后,可当时规定下乡不够两年不允许报名参军,他的计划再次落空。1976年他第三次申请入伍,人家又嫌他年龄大了4个月,还是走不了。于是他只能起早贪黑地干农活,但那段岁月却磨炼出他坚韧的性格。当运动员期间,他练瞄准的时间是队里最长的,能心静如水面对枯燥、机械的专业训练是他的优势。而且在插队期间,虽然都是劳动挣工分,但是许海峰却因为爱琢磨,办法多,被称为“七十三行”,就是行行他都懂,还比别人多一行。他相信,这天底下只要认真去做,就没有做不好的事。

      1979年秋天,许海峰到和县新桥区供销社当了一名化肥营业员。那时候卖化肥是开票式的,整个区7万人的化肥计划都掌握在许海峰一人手上。化肥中的氨气对眼睛的刺激特别大,长时间的刺激会导致眼睛经常发炎,时间久了,许海峰整个视力就下降得特别快。许海峰当年参赛时的视力只有0.5。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当过知青,做过供销社营业员,成为射击运动员之前,许海峰早已经熟悉社会,25岁才成为专业运动员,他却觉得一点都不晚,社会给他带来的经验,让他一生受益。

【同期声】     

      其实手枪运动员的视力只要有0.5就够了,步枪运动员的要求略高一些。射击中一个很重要的技术就是看清准星和缺口。视力不好的人,尽管只能看清1米的距离,却能集中精力瞄准准星,所以在关键技术动作上不会有大的失误,最后打到靶子上的误差反而比较小。我们以前曾经做过实验,视力在1.5以上的运动员,要专门配一个50度的花镜故意把靶子变模糊。

      我的经历让我对事物的理解、对得失的理解和别人不一样。我经常跟人家开玩笑说我为什么成功比较快?我在社会上比别人混得多,所以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我比别人方法丰富。在搞射击之前,我当过四年半的知青,干过农活,我当过赤脚医生,我还在供销社当了三年的营业员,我遇到的事很多,成熟一些,所以我比别人成长得快。

 

奥运会前拿到第一支进口枪

      1982年开始进行专业训练,许海峰对艰苦的训练环境有着深刻的体验。他说现在和过去比,不仅是训练条件和装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赛的机会也增加了。

      早在1958年,安徽就建了射击队,但直到1983年才有自己的“窝”。当时靶场都在室外,靶场四周用木板围起来,中间生炉火取暖。安徽省射击队连这个条件都没有。据许海峰回忆,刚进入省队的那年冬天很冷,他从来没有长过冻疮的手上长满了冻疮,疼痛难忍,但训练还得继续。

 

【同期声】

      我们用的枪都是国产的。整个队只有两支进口枪,谁比赛,谁拿进口枪去打。1983年我拿了全国冠军以后,省政府在火车站搞了一个欢迎仪式,一个副省长去了,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就说我们实在是太可怜了,一个省才两支进口枪。他批了6万美元,给我们每人买了一整套进口的枪。1984年奥运会,我用的就是这批枪。子弹的供给是参加比赛时,每次比赛每个人给200发。

      我到美国去,我在美国的几个朋友说,你们拿冠军真不容易,相当于过去的长矛大刀,对洋枪洋炮。虽然我们买了进口枪,但也不是最好的。因为一个枪厂里生产的好枪,一年也就十来支,大部分都是很普通的枪。你没有成绩,人家不会把好枪给你,花钱都买不到,子弹也是分很多级。我们这批运动员出来以后,慢慢好转。到了后期,基本上枪厂生产了好枪、好子弹先找你来了。国际上商家就这样,你只要成绩好,他就会来找你。现在条件太好了,市级训练用的全部是进口枪。

      修枪也是我们的本行。你对枪的性能不了解,你还能打好?后来我做教练我得修枪,因为我那几个运动员用的都是国产枪,包括李对红、陶璐娜,她们的枪,三天两头在修。因为国产枪的机械部分,它的钢不好,所以打一段时间它就变了,你就要修。一支枪有时候修几天才能修好。李对红后来参加奥运会的时候,给她备了三套组件。

      改革开放除了训练条件和装备的变化,比赛的机会也多了。1979年以后,恢复了中国在国际奥委会合法席位。在那之前,咱们国家的运动员不能参加国际比赛,因为你不属于国际奥委会成员,人家不邀请你,你也去不了。所以中国那时候的运动员出去参加比赛,只能参加比如双边比赛,什么友好运动会,什么新兴力量运动会这样的比赛。现在的运动员比赛机会太多了,有的项目一年基本常年在外面比赛,我们那时候,运动员一年打三场国际比赛,那就不得了。比赛多,锻炼机会多,出成绩的机会也多。现在的训练更科学,保障更全面,出成绩的机会也就更高一些。

“奥运首金”捐给了博物馆


      励志,这个词,放在许海峰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从他身上,你能看到中国体育人艰难跋涉的足迹,能触摸到中国体育人奋发图强的脉搏。

      1982年,许海峰被调入省射击队,也开始了正式的射击运动生涯。尽管训练设备差、比赛机会少,1983年许海峰还是凭借优异的表现被征调到国家队参加奥运会集训。集训了4个月左右后,队内进行了5场选拔赛,另外还有2场全国比赛,平均成绩排名中,王义夫以1环优势排名第一,许海峰屈居第二。

      许海峰参加了在洛杉矶举办的奥运热身赛,结果获得冠军,也因此获得奥运资格。对他而言,这可以算是他个人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三个月后,1984年7月29日,27岁的许海峰在男子手枪60发慢射项目上夺得冠军,这不仅是他个人首个奥运冠军头衔,更是中国人在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枚金牌,是许海峰人生的转折点,也是中国体育的转折点。从那以后,许海峰“走到哪儿都能被人认出来,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

      回国后不久,许海峰就把金牌捐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国家博物馆。许海峰表示:“当时金牌在我手里拿了两个多月我就捐出去了,后来许多人说我是傻帽。但是我觉得,那枚金牌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国家给的,所以我应该捐出去。”


      曾经许海峰也遭遇过质疑,但洛杉矶登顶后,许海峰又在多项国际赛事中斩获金牌,成为中国射击史上首个集奥运会冠军、世锦赛冠军、亚运会冠军、亚锦赛冠军等多项荣誉于一身的运动员。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许海峰给自己设定的一个个目标都实现了,而且很快。当初为了尽快摆脱“年龄大,基础差”的局面,许海峰也经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训练,吃了很多苦。但他认为仅有刻苦是不够的,当记者问他,究竟是天赋重要还是后天努力更重要时,他坚定地回答:“天赋很重要。”
 

【同期声】

      天赋大于后天努力。天赋怎么说呢?天赋就是你对这项技术掌握和了解的比较快,这是先天的,后天的就是我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我会很认真地去研究,我在这次讲我的工作体会里一共是四条,第一个就是一个人要有理想,要有奋斗目标。我开始搞射击的时候,也想能够进入省队,然后考虑进入国家队,要拿全国冠军,拿世界冠军,要破世界纪录,目标是一步步实现的。

      第二个就是要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要不热爱自己的工作,你就做不好。我讲课时,经常发现家长们反对孩子玩游戏,结果孩子就偷偷地玩,据说电脑黑客基本上都是小孩。家长希望孩子今后成为钢琴家,很多家长给小孩买了钢琴,弹好了的没几个。为什么?他不喜欢。所以喜欢才能做好。

      第三个就是学习,学习不光是对你做的这项事业,对处理任何问题都有用。学习的面越广越好,学知识越多越好。我知识面很宽的,我在下乡的时候,人家就叫我“七十三行”,什么都会一点。我学习方式很多,知识面宽了,解决问题的时候,方法就多了,你就可以在这些办法里选一个比较好的。我经常说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解决问题,把问题解决完,这工作就做完了。

      第四个就是钻研。你要想做一件事,你就要把这件事了解清楚。我在搞射击的时候,我就得研究,我认为射击的关键技术就扣扳机。枪支再稳,瞄准瞄得再好,扣不好扳机没用。要想扣好怎么办?要研究你的枪支晃动规律是什么,找到规律以后,你就可以在枪支晃动的规律中,扣响它。

教练员要比运动员聪明

      1995年许海峰因眼疾最终选择退役封枪,但他的射击事业并未停止,他开始担任中国国家射击队女子手枪组主教练。“要打好枪,先做好人”,这是许海峰的执教名言。训练场上的许海峰不苟言笑,队员训练不到位就会立刻纠正批评,甚至有的会被训得哭鼻子。

      采访伊始,他给记者的感觉也是严谨的,但慢慢地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温暖,他讲的都是那些事情背后的道理,他把自己琢磨出的道道教给队员,往往是一语点破梦中人。

作为教练,1996年,他的弟子李对红在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得女子运动手枪冠军。2000年,在第27届悉尼奥运会上,他的另一个弟子陶璐娜在女子气手枪项目上获得首金,并获得运动手枪项目的银牌。从此以后,许海峰也完成了从“金牌运动员”到“金牌教练员”的转变,中国射击队也成为中国体育夺金大户和王者之师。


      1998年,许海峰被任命为国家射击队女子手枪组主教练兼副总教练。2001年初,他担任国家射击队的总教练兼女子手枪组主教练,成为中国射击队唯一身兼二职的教练。随着头衔的变化,许海峰肩上的责任也越来越重,但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云淡风轻,仿佛没什么大不了的。

【同期声】

        我做教练,我就要研究做教练的关键是什么?我认为教练员的好坏,是使你所训练的运动员在比赛当中能够打出他的水平,这个是教练的本职工作。你训练运动员成绩再好,比赛时候打不出,一点用都没有。对一个优秀教练的鉴别,就是他的队员出不出成绩。

      每个运动员的性格特点、技术水平都不一样,就要因人而异,要把运动员摸得透透的。有的可以骗,有的可以哄,有的可以骂,各种办法都要用的。到了国家队的运动员都是有一定水平了,平时,我把训练计划、集训安排好就行了。他自己会去努力,你不用管他,直到他找到你那才是自己觉得真解决不了的事,你帮他分析分析,我就觉得轻松得很。所以当教练员一定要聪明,要比运动员聪明才行。

      我比赛的时候没有压力,有压力我就打不出来了,所以我后来教我的运动员,也不给他们压力,让他比赛时能够发挥正常就行。我不给他们下金牌任务,但是我有成绩指标,你这个项目是什么水平,比赛的时候就是这个成绩,我最后考核是按照成绩来的。作为一个运动员,只需要正常发挥水平,得名次是裁判的工作。

 

为现代五项改赛制


      2004年许海峰又开始了新的角色,调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主管现代五项。对于许海峰来说,离开射击,跨界到当时中国一个发展落后的项目,并不容易,就连许海峰都说,刚开始甚至都不知道现代五项是哪五个项目。


      “让我管,就要把这个项目做好。”其实许海峰一向的做事原则都是这样的,只要给我机会我就要灿烂。短短一年后,中国的现代五项就取得了突破——2005年波兰世锦赛钱震华夺得男子个人冠军,这是中国现代五项在世界大赛中获得的第一枚金牌,钱震华也成为首位夺得现代五项世界冠军的亚洲运动员。


         2008年北京奥运会,仲满实现突破,拿到了中国击剑的首枚男子奥运金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许海峰分管的项目,又拿到了两枚奥运金牌……

【同期声】

      现代五项曾是咱们国家非常落后的,让我管我就要把它弄好。我就开始研究了,我第一个研究方向就是现代五项适不适合中国人,如果适合中国人,我们现在的成绩和水平是不对的。如果它不适合中国人,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正常的。

      最后我研究这个项目适合中国人,我们现在处于这种情况是不对的,我就开始找原因。第一是境界低。打国际比赛的时候,从来就没想拿世界冠军,能参加比赛就行了。但是国内比赛争得特别厉害,就造成国内比赛的一些违规行为,击剑水平就越来越低。反正到最后教练去协商好了,所以国内的每次比赛那几个项目的冠军是分得很均匀的,包括全运会一家一个冠军。后来我为了解决击剑问题用了几年的时间,因为他们之间互相协商好了,没办法解决,最后我就把赛制给改了。改成淘汰赛以后,他没有办法让剑,一让剑就出局了。第二是训练的比例问题。这五个项目不是均匀的五个项目,我要定期训练。第三是比赛发挥问题。我分管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参加每一次国际比赛都有违规被扣分的,可以说我们的运动员连规则都不懂。我下了一道命令,只要违反国际规则是人为的,回来后按事故处理。我做了一本册子,叫偶发事件调查,就是在参加国际比赛和国内比赛,违反规则被扣分的,就当笑话说。我举个例子,有一次参加亚运会,我们运动员跑到离终点还有20米左右,停下来不跑了,后面的人超过他,就没拿到冠军。后来问他,你为什么停下来?你知道他怎么说?教练在这。因为训练时教练是站在终点的位置,比赛时教练没站到终点,他跑到教练所在的位置就不跑了,这不成了笑话吗?这就是五项出现过的问题,我们编了50条,并且是有名有姓。这些问题只几个月就全部解决了。我是2005年的1月正式管,2005年的8月我们就拿世界冠军了。2014年最好的时候,世界锦标赛一共七块金牌,我们拿了两块,其他所有项目都进入前三名。

      我今天讲这么多,就是说要想把一件事做好,就得花工夫去研究它。做运动员有做运动员的办法,做教练你就要研究教练工作的关键是什么。我管五项,这个落后项目,最后总局在伦敦奥运会正式把我们这个项目列为优势项目。伦敦奥运会我们拿了个第二,北京奥运会拿了个第四,巴西奥运会我们拿了个第四,但是这三场比赛全部都有失误,按照我的设计,如果没有失误的话,奥运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这就是比赛,影响比赛的因素太多了,有一点你没想到或者是有一点点没处理好,就会出问题。

退休后成为公益人


      许海峰说,射击是内向型运动,他自己也比较宅,退休后几乎不再有其他运动。他也不用社交媒体:微信不开通朋友圈,不玩微博,不懂知乎。

      退休后,买菜、做饭、喝茶聊天,逐渐成为许海峰的生活主旋律。虽然有“中国奥运首金”的光环,但随着退休,许海峰把罩在自己身上的头衔卸得很干净,他说干了一辈子工作,该休息的时候就要真休息,还要那么多头衔管着自己干吗?于是住在国家体育总局分的房里,每天逛着旁边的自由市场,研究厨艺,和老朋友喝茶、聊天是许海峰晚年的小日子。问他为什么要学做菜,他笑:“闲得没事,你不能成天打扫卫生吧?一日三餐,从早上起来做早饭,然后中饭、晚饭,一天都有事干。以前工作忙,没有时间做饭,夫人做了大半辈子饭,该我给她做了。”虽然嘴上说如果不做饭,一天那么多的时间怎么过,其实如果他想,仍旧可以活动、应酬不断,但他推了大部分的活动,只偶尔参加一些大型的公益活动,多与视力保护、推广射击有关,他称自己如今是公益人。

【同期声】

      退休就是休息。为什么要退休?那就说明你的工作已经做完了,该让你休息了。我退休的第一件事,把五个协会副主席全部辞掉,都退休了,还搞个帽子套着干什么?有很多协会、省队,包括企业,说你到我这来兼职,我给你工资,我说我可不干。射击协会找到总局,没办法我兼了个射击协会副主席,但我也什么都不管。

      获得自由以后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在家做饭挺好,研究吃,做饭买菜就是身体锻炼。我做的标准就是大家能吃就行,没事自己研究,现在做菜特简单,你想做什么手机打开,人家教你怎么做,可能调料会有点误差,你多做几回就行了。你只要是想做的事,你认真地去研究,没有那么复杂的事。

      现在重大活动我会参加,做一些社会公益的事情。前年、去年我参加的是青少年眼健康的活动。因为现在青少年眼健康是大问题,近视眼太多。了解后,我觉得还是家长、学校、社会不重视,实际上防止儿童近视是非常容易解决的,但是大家都没把近视当成是一种问题来认真的对待。实际上它是一种病,近视是不可逆转的,只能延缓加重。咱们社会上有很多行业,对眼健康要求是非常高的,有很多行业近视眼是不能干的。对于解决办法就是不要长时间的用眼。所以非常简单,下一步可能教育部对家庭眼健康知识的普及,学校课时、灯光的问题,手机、电视时间设置的问题要解决。前一段时间有一个老年眼健康的活动让我去,老年眼健康也是一个不被重视的问题。

 

通透人悟出人生道理

      “夫缘道理以从事者,无不能成。”如果非要拿出些大道理来说一个人的成功,在许海峰身上很难解读。当初他为了改变命运参军不成,参选省队选拔被教练从纸堆里发现,经历运动员时期的艰苦、质疑直至巅峰,跨越二十余年的教练员和政务生涯。在他的人生轨迹中,都是在等待机会,抓住机会,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传奇中也没有那么大起大落。

      如今许海峰过着普通的生活,很多不熟悉的人,看见他会“嘴瓢”地叫不上他的名字,有时候干脆用“那个打枪的”来称呼他。做运动员前就在社会上“混”过的许海峰,对一切名、利已经看得很清楚,他也早就说出“任何行业任何人都有规律”的话。

【同期声】
      养生也很简单,健康的人应该是有健康的心,心理健康是最重要的。你只要心理健康,你就健康了。你只要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与世无争,你就会健康。你要是今天生气,明天生气,你一定是不健康,活不长。其他生理上的健康都是有办法治的。

      家中唯一的女儿,仍在闺中,女儿性格随了我,内向一些,并没有从事和体育相关的工作。一般做教练的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做运动员,成功的概率太低。教练带着自己的孩子,拿冠军的很少。我们有个游泳教练,教自己孩子三年游泳,教不会。孩子不听,也下不了狠手。问我怎么办,我说交给别的教练吧。结果一次就学会了,就这么简单。家长总是迁就自己的孩子。

      女儿大学学的金融,我会把一些方法告诉她,我姑娘还行,从小我没怎么管。她该上哪个学校上哪个学校,她要想学的自己会去学,她不想学,你怎么说也没用。现在很多家长怕输在起跑线上,从幼儿园就开始找关系,最后成功的没几个。学习成绩好就一定好吗?不一定。那一点大的小孩你给他往死里逼干什么,童年就是玩的,你就让他好好去玩,老师课堂上讲的都记住了就够用了。

      实际上现在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你所学的东西,在社会上用不上,它只是一些理论上的东西。我就说不用学,学一个算术,加减乘除会就行。语文一定要学。其他全部在社会上学,社会大学,或者是以后你在工作中去学。

 

   短短的采访,许海峰老师给记者的印象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作为老运动员、教练员的严谨、逻辑,从谈话中可以看出来,即便他的话被打断了,他仍旧会很清楚地告诉你,我除了一还有二、三。

      他的知识结构丰富,做任何事情都要弄出个道道来,这让人颇感意外。除了爱跟人聊天,喜欢科普,从各个渠道获取知识,他也不放过任何可以学习的机会,哪怕是生场病,也要把其中的缘由弄个一清二楚。

      如果没有上山下乡,如果没有来到射击队,他会干什么?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干啥,他都能做得好,因为他认真。

      我们在拍摄时,同事随意跟他聊起玩射击的朋友,他先是以为跟他开玩笑,随口说着:“你就蒙我吧。”待到确认确有此事时,他便认真地说出那家体校成绩突出的运动员的名字,说到射击,他便会跟你很清楚地讲到其中的细节,枪支、子弹的结构原理,不管是自己的专业还是周遭发生的事,教育、健康、买菜、做饭,他都琢磨得透透儿的,谁也甭想“蒙”他。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