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郭凤华:药三克 责千钧

——同仁堂安宫牛黄丸“非遗”传承人

作者:本刊记者 彭立昭 封面摄影\孙贺田 制图\丁伟  来源:  时间:2019-04-03

  有一颗小药丸,是传统药物中最负盛名的急症用药,也是同仁堂的“镇店名药”,它只有3克,却贵比黄金!这颗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药丸,时至今日,依然沿袭手工制丸技艺,它就是位列中药“温病三宝”之首的安宫牛黄丸。

  “‘宫’原意为宫殿,君王居住在其中,与人的心脏等脏器位置类似,‘安宫’一词由此而来。安宫牛黄丸被誉为同仁堂的镇店之宝……”身着红色上衣,佩戴红色党徽,亲和力十足的郭凤华师傅,在北京同仁堂“首席技师工作室”里接受《北广人物》的专访。墙上的像框里,镶嵌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中医传统制剂方法(安宫牛黄丸制作技艺)”和“传承人”证书。

  “要拍照啊?”见我们架起了摄像器材,郭师傅笑着问。刚开始,郭师傅是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工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显得细致入微、文静而从容。

  “是的,师傅,麻烦您换件衣服可好?”她答应了,一路小跑进了更衣室,换了件红色上衣,涂了口红。匆忙中她还拿起了更衣室门口的电话筒,打电话到车间,一再强调“安全生产”。这位新时代的大国工匠、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安宫牛黄丸生产班组“安牛班”班长、首都劳动奖章获得者、安宫牛黄丸传统制作技艺的“优秀传承人”,在面对媒体时,显现出爱美女性注重形象的一面。

  郭师傅说了,要想了解同仁堂,首先要了解“温病三宝”之首——安宫牛黄丸,它的背后就是一个3克等于千金的故事。

  郭师傅从展柜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药丸盒,说道,“瞧,外包装就长这模样,美观大方。盒子上面是同仁堂的堂徽,这个句号,象征药丸。两边飘逸着的两条飞龙则代表着中草药。如果仅仅以为它是药材好,那就错了,它包含了数道工序:研配、合坨、制丸、内包、蘸蜡、打戳等工序,要求搓出来的药丸圆、光、亮,滋润细腻,色泽一致,重量更是要分毫不差,必须3克……”

  郭凤华师傅女承父业“顶班儿”进同仁堂成了一名制药工,在弥漫着草药味的车间里,至今已默默地耕耘了31年。从最初的一心一意搓好每一颗药丸,做好本职工作,带好班组,到如今凭借一手高超的技艺成为安宫牛黄丸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勤奋躬行传技艺。她的这股“拙”劲儿,正是现今社会所稀缺的。

  那么,一个始终把“守规矩”放在嘴边的郭师傅,与这一粒3克的药丸之间有着怎样的缘分?一粒充满神秘色彩的中药药丸,到底是如何生产出来的?传奇的安宫牛黄丸背后,又有哪些传奇故事?

  

  

  【缘起】  祖孙三代,匠心传承

  31年前,郭凤华师傅选择同仁堂的原因十分简单:接父亲的班,“女承父业”,被分到了生产大蜜丸的岗位上,从学徒做起。能进入同仁堂成为一名从事手工制药的工人,在那个时代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毕竟是国企,待遇好,而且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但郭师傅和别人不一样,血液里流淌着的对同仁堂的爱,自小就有了的,因为从爷爷那代起,再到父亲,她已经是第三代“同仁堂人”了。

  “我爷爷解放前就在同仁堂工作,父亲郭瑞义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初进的同仁堂,他是一名技术工人,做水丸的。至今我仍然清晰地记得父亲向我展示拜师会照片的情形,父亲戴着大红花,很是荣耀。父亲常给我讲同仁堂人爱岗诚信、视产品质量为生命的故事,讲发生在工厂的小趣事、师徒情……所以从小我就受到同仁堂文化的熏陶。”她说。

  “上班第一天,父亲就跟我说,药是给病患吃的,一定要做良心药、放心药。做的是制药救人的工作,不能有半点马虎。制药的工序简单,但每一道都有其独特的门道。同仁堂对咱家有恩,你一定要努力工作,别偷懒。父亲对我的要求只有一个:要好好工作,争光谈不上,但一定不要给家里抹黑。一定要踏实、肯干,别让人从一个班踢到另一个班,丢脸……”父亲用来督促她上进努力的这些话,至今让她刻骨铭心。

  同仁堂已走过整整350年的历史,350年的沧海桑田实为不易。正如父亲的教诲一样,同仁堂有很多工人口口传诵的工作准则:“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些代代相传的古训,也成了郭凤华工作的精神动力和指路明灯。

 

 

郭师傅正在考核刘晓庆、悦悦等“学徒”

  【学徒】无数个十分钟练刷油只为创“零返工”纪录

  一粒粒圆整均匀、色泽一致、细腻滋润、软硬适中的药丸,不一会儿就有规律地从搓丸板上闪亮登场。郭师傅说,“初次接触手工传统制丸工艺,我很兴奋,一进厂见到那场景非常有趣:像奇妙的魔术。”郭凤华自此被这奇妙的魔术所迷住,她很乐意地接受了自己在车间的第一个工作——跟师傅们学手工搓丸制药。

  “别看搓丸工序简单,其实是一个精细活,一上手就感到了难度。难在哪儿?重差要在规定范围内才算合格,每个丸搓出来有3克。药丸讲究‘圆光亮’,圆整均匀、色泽一致、细腻滋润、软硬适中。我们那时学手工搓丸时条件还挺艰苦的,且搓丸板就这一块。为什么只有一块呢?因为那块板子真的是同仁堂一代代传下来的,可以说是我们安牛班的镇班之宝,大家都特别爱惜它,小心翼翼地保护它。我们后来也做了好多搓丸板,钢制的、各种木材的,都不如这块板子好使。这就像铁锅做菜和不锈钢锅做出来的菜,味道就截然不同,铁锅的味道就是不能取代的。我的师傅跟我说,你得先从最简单的工序做起——给药丸刷油学起,为搓丸打基础。于是,我就先学刷油,但每次只有10分钟上手练习的机会,不能影响生产进度。刷油虽然是制丸工序中最简单的一道,但对于学徒工来说,可不容易。看着师傅刷得挺好,动作也漂亮,但到了自己手里,拿起刷子一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手忙脚乱不说,刷油要领掌握不到位就会导致刷出来的药丸重差不稳定。尽管百般经心,但因为手生,返工率还是很高。质检员不跟我这个小徒弟‘说事’,而是直接找我的师傅,‘看看,这活咋干的?’师傅没责怪我反而安慰道:没事,慢慢来,熟才能生巧。可师傅越大度,我越自责,暗下决心:不能再给师傅丢脸!从此给自己每天定了个小目标,努力朝那个小目标靠近。中午人家都吃饭了,我还在埋头苦练。晚上回家继续琢磨,做梦都是,想着刷油的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郭师傅有了手感,越干越顺手,连质检员都说她的活“像样了”,师傅也夸她“越干越漂亮”,再后来,她刷的药丸一直保持着“零返工”纪录。

  

  【悟道】苦练手工搓丸技能追求极致

  郭凤华终于有机会向老师傅学习手工搓丸技术了。“搓丸技术更不简单,门道很多,讲究手劲儿、速度,稍不注意,丸药重差、外形就控制不好,药品难以达标。那就只有勤加练习这一条所谓的捷径了。”她说。

  “功夫都是练来的,每行都是这样。拿着搓板搓药条,一个动作得重复成百上千次,胳膊疼得抬不起来,吃饭时连抓筷子的手都是哆嗦的。练习要自己争取机会,回家了就拿面团反复练习。搓药团和面团的手法是一样的。天天练习,我们家里人就只能天天吃饺子、面条了。”

  那家里人支持吗?郭师傅笑着说,“家里人口多,老伴儿、女儿、公公婆婆一起住,一大家子都挺支持的,要不天天吃饺子、面条,他们也没多说吃腻的事。”

  去年北京卫视拍摄纪实观察类节目《但愿人长久》时,记者就见到了郭凤华师傅和她的好姐妹张冬梅师傅(也是一位制作技艺传承人,全国劳模)一起,和刘晓庆、悦悦等主持人一起做饺子。导演特意安排这个环节,就是要让观众看到她们当初是如何努力学习手工搓丸的。 大量的练习,让郭凤华渐渐地找到了搓丸的感觉。几年下来,靠着勤学苦练和细心揣摩,她搓出的丸药越来越符合标准——“圆整均匀、色泽一致、细腻滋润、软硬适中”的同仁堂标准。

  从立志“不给父亲和师傅丢脸”那天起,记笔记就成了郭凤华活学活用的法宝。好记性赶不上烂笔头,不懂的,记上;弄懂了,也记上;做错了,记上;改正后,还记上……每当遇到难题,必定三请四教,方法、控制、问题处理……郭师傅记得密密麻麻,隔一段时间翻出来看看,总结归纳,以利再战。

  “1993年,在北京市工业系统举行的中药塑丸工技能大赛中,我得了第一名。”她回忆说,大赛分理论考试和实际操作两部分。“理论考试对于咱们年轻人没问题,回家就背。而实际操作靠的是平时多练,所以比赛时我心里是比较踏实的。”2000年郭凤华又拿到了手工搓板和机器塑丸两项比赛实操阶段的第一名。

  

  【出师】工艺精湛活越干越有“名堂”

  “轮岗”的大半年期间,郭师傅参加了制剂、研配、合坨、制丸的训练,这样使她对厂里各车间的工序都有了全面的了解。“轮岗”结束,她被分配到包装车间,裹金、包玻璃纸、扣皮、蘸蜡、打戳、外包……技术永无止境,她觉得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同仁堂至今保留着给安宫牛黄丸包金箔的传统。郭师傅介绍,裹金箔看上去轻巧,可其中的技巧却不简单。金箔不及邮票大,将药丸轻轻地放在上面一推,劲儿大了,金箔就会被药丸吃进去,劲儿小了则包得不瓷实。一个工人想要把这道工序干好,至少要练半年时间。金箔的制作工艺也是一项精湛的技艺,要经过千万次的锤制。我们很好奇,为什么药丸的外面要包一层金箔,有什么作用?药丸外面的金箔能吃吗?

  郭师傅介绍,“当然能吃的。”查资料显示,金箔实际是一味药材,因为黄金在中医里面有镇惊安神的作用,取其重镇之意,故服用的时候必须是随着药丸吃,但很多患者存在剥掉金箔服用的误区。

  10年磨一剑!爱琢磨、爱归纳的郭师傅,10年里基本上把制作安宫牛黄丸的各个工序技艺都学到手了。“学技艺皮毛容易,学精了则需要若干年时间。”郭师傅却依然谦虚地说。从普通一员,到副班长,再到2015年成为“安牛班”的班长,郭凤华师傅的活越干越有“名堂”。

  

  【信念】凭“良心”为出珍品不敢有半点含糊

  问起日常工作,郭师傅对记者提的好几个“为什么”,回答得特别“溜”,且风趣幽默,时时让我们开怀大笑。

  记者首先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今,90后熬夜成家常便饭,那么制药工的情况如何,熬夜吗?

  郭师傅笑着说,“我们从不熬夜。我每天五点多就起床,先出去遛弯,再回家吃饭,出门赶班车,按时乘坐班车到达工厂,从不迟到。晚上9点半左右就休息了。作息很规律,而且制作安牛的工序都十分严谨,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才有精力去工作,这也是我常对徒弟们唠叨的。”

  记者问郭师傅,常年干同样的活,对自己的生活又有哪些改变呢?

  郭师傅回答说,“我参加工作那会儿,还是一个女孩子最爱美的年龄段,可这份工作不能佩戴任何首饰,后来也就习惯了。如今就只有结婚的戒指是自己唯一的首饰,其他首饰都没有。平时休息,在家根本闲不住,总爱干活,有时感觉自己都有点强迫症了。比如刷碗要里外都刷一遍,平时剪指甲一定要到户外。有一次,丈夫嫌我刷碗太慢,说,‘我要是老板绝对不雇用你,太慢了。’我就笑了,我还不跟你干呢。”

  问起上班时为什么要穿这么严实的工作服?郭师傅回答,“我们进车间之前必须有好几道程序,换鞋、换衣服是第一道,接下来进行洗手消毒。洗手消毒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做到,就是为了保证卫生,保证制药环境的健康,无污染。我有时候经常叮嘱孩子们(对徒弟的爱称),必须严格洗手消毒,绝对不能偷懒。消毒液长期使用的话多少会有点伤害的,但是也还好,我们习惯了,这是工作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做到。我们身为制药员工得保证药品的纯洁环境。进制药车间时,还要两次更衣、换鞋,要洗手消毒,生产的过程中,每两个小时要出来一次用酒精擦拭手,这些细节从来都不能省掉……质量没有管好,生产再多药也没用。

  “每天,我是最早进入车间,也是最晚离开车间的人。工作前,要细致地核对所有的资料,检查前一个晚上是否收拾好,再对当天的工作进行安排,晚上下班的时候也是一样,必须把每一个门都锁好,电闸检查好。”在郭师傅看来,这些日常工作都是她“该做的”分内之事。她说,“保质保量完成,不出任何错误就很知足了,每天就能睡个好觉。”

  郭师傅强调说,“全部凭‘良心’,药的配比,洗手等等,哪件事儿都得靠自觉,这就是我们心中的‘制药信念’。工作中,我们几乎每一道工序都要称重,从药粉配比到成药丸,再到包金箔、包玻璃纸、做蜡丸,随时要称量,经常抽查。同仁堂人就是这样,本分、规矩、善良,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做的是救命的药,丝毫不敢怠慢。不论制药过程多么繁琐、工艺多么复杂,为求疗效,不敢有半点懈怠;不论中药配方的成本多么高昂、药材多么稀缺,为出珍品,不敢有半点含糊。这就是我们同仁堂人对古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解读。”

 

  【传承】加强“师带徒”,留住年轻人

  “安牛班”是制作安宫牛黄丸的班组的简称。郭师傅介绍,目前班里有成员11名,其中8个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郭凤华师傅爱称他们为“孩子”,还能准确地说出11个成员的生肖。

  “3个孩子属牛,2个孩子属猪,2个属鸡,属鼠的3人,还有1个属狗,都是20多岁刚出校门的年轻人……”郭师傅在带徒弟的过程中,更是“全程跟踪”,注重的是教孩子们的技能和做人。

  “孩子们来我这儿就是一张白纸,师傅就是他们的领路人,我必须对孩子、对孩子的家长、也对我们的企业负责,必须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教育他们。我也身为人母,能体会到做家长的心情。孩子在外面工作,能学到好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对孩子说负能量的东西,都是教他们积极的,将同仁堂的传统文化和真技艺毫无保留地传给他们,这也是我作为同仁堂人的责任。”

  郭师傅自豪地说,“安牛班”可以说是同仁堂的人才培养基地了。原来,这个班组已经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徒弟,现在他们都成了各个岗位的骨干。很多部门想要招人了,会先来“安牛班”观察、打探 。“主要是来过我们安牛班的孩子,都习惯了我们严谨的工作风格,孩子们都十分规矩,无论走到哪个岗位上都能严格要求自己。”

  那么,徒弟走了您会心疼吗?郭师傅说,“心疼是心疼,但咱不能耽误孩子们的前程,他们发展好,我也高兴。”

  年轻的同事评价郭凤华师傅心态好,开朗欢乐,老同事说她干的多,说的少,也不善于夸耀自己。采访中,有一位徒弟这么说师傅,“郭师傅在教技术上很严厉,但还是鼓励更多一些。骂也是骂过的,比如我刚来的时候学习技术还好,后来学送检什么的,要写批号,这个要是写错的话,师傅就会骂了。因为师傅说,一旦写错了会给别人带来很多麻烦,师傅是特别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一旦有这样的错误,她会很自责,觉得自己工作不到位。”“跟她在一起干活,心里特别轻松。”

  谈起传承,郭师傅说,“这个行业是师带徒的关系,经验的积累和传递很重要,到我这可不能让前人的智慧结晶失传了。现在安牛班缺少中坚力量,我特别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将同仁堂的技艺传承下去。”

  

  【档案】200多年老方儿近150年名药

  

  俗话说,千方易得,一效难求。同仁堂安宫牛黄丸使用的是老方子,这个方子到底有多老呢?

  “221年了。”郭师傅说。

  安宫牛黄丸是名医吴鞠通根据古方“牛黄清心丸”多次调整加减药味所成。在中医书里,写过吴鞠通的传记。他本是一介书生,因为自己的父亲患病去世,最后连是什么病都没有确诊。他认为,这是奇耻大辱, “父病不知医,尚复何颜立天地间?” 于是,发奋攻读医书,最终成为一代名医,成为温病四大家之一,而他写的《温病条辨》一书,也成为中医的经典,“是书一出,大道不孤”。而在《温病条辨》这本书里,他记载了一个自己创立的传奇的方子:安宫牛黄丸。

  为何此方起名叫“安宫牛黄丸”呢?原来,这里面有个说法:“宫”指心包,中医认为,心为君主之宫,心包为心之包膜,是心之宫城。当心脏受到温毒热邪侵犯时,心包起保护作用,代其受邪。如《灵枢·邪客篇》曰:“诸邪气在于心者,皆在心之包络。”而邪入心包时,会出现神昏谵语等神志症状,安宫牛黄丸可以清热镇惊安神,所以谓之“安宫”;方中以牛黄为主药,具有清心解毒、豁痰开窍之功效,故名“安宫牛黄丸”。

  同仁堂第二代传人乐凤鸣搜集了当时众多的古方名方,配制了众多药剂,并撰写了《乐氏世代祖传丸散膏丹下料配方》一书,安宫牛黄丸从此成为同仁堂的“镇店名药”。至今,同仁堂生产安宫牛黄丸的历史已近150年。

  中成药生产必须要依照处方。郭凤华师傅介绍,“这个方子太神奇了。”

  首先组方十分严谨。安宫牛黄丸采用:牛黄、郁金、犀角(水牛角浓缩粉)、黄芩、黄连、雄黄、栀子、朱砂、冰片、麝香、珍珠等11味药材配料而成。

  在这个神奇的方子里,牛黄清热解毒,豁痰开窍,熄风止痉;麝香芳香,通达经络,开窍醒神,这两味药共为主药。犀角咸寒,清营凉血,安神定惊(现在用水牛角替代)。辅以黄芩、黄连、栀子苦寒泄降,泻火解毒;雄黄解毒豁痰;冰片、郁金通窍醒神,化痰开郁;朱砂、珍珠、金箔清心镇静安神,熄风止痉定惊,共为佐使药。

  安宫牛黄丸的处方还“规定”了药材的质量。比如,牛黄需要京牛黄,最好的牛黄产于张家口一带。麝香则要选择当门子,成颗粒状的麝香俗称“当门子”,质量上佳。郁金则要选择广郁金,犀角要选用亚洲犀,不能用非洲犀(目前已不使用)……苛刻的原材料标准,是为了能够生产出疗效显著的产品。而同仁堂安宫牛黄丸是同仁堂产品阵营中唯一被允许选用双天然药材(天然牛黄、天然麝香)生产的药品。

  

  【严苛】炮制再麻烦也不敢走“捷径”

  郭师傅从展厅的柜子里给我们拿出了一本有关同仁堂安宫牛黄丸的宣传手册。里面介绍,安宫牛黄丸中使用的贵重药材一律实行“双把关”,也就是传统鉴别和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首先依靠同仁堂老技师的经验鉴别,然后再利用设备对原材料进行理化鉴别。

  原材料是好药品的源头,选料上乘。药料质量的优劣直接影响着处方的疗效,独特的处方必须依赖选料上乘才能发挥独特作用。同仁堂对原材料的要求源于清朝宫廷用药的标准,讲究的是“上等、地道、纯洁”。

  “上等” ,就安宫牛黄丸的配方来说的,写明使用京牛黄、广郁金、当门子(麝香中最好的部分)、雄精(雄黄中的上品)、梅片(天然冰片),这些都是上好的药材。也就是说,一种药材分为许多等级,一定要选用最高级别的。

  “地道” ,配方采用的牛黄,需要京牛黄,最好的牛黄产于张家口一带。麝香则要成颗粒状的当门子,质量上佳。郁金则要广郁金,黄芩则要承德产的条黄芩,黄连要用四川产的鸡爪黄连。还有栀子,一定要用红色的,因为红色的栀子是成熟度最好的。原材料的遴选标准如此严格,是为了产出疗效显著的产品。

  “纯洁”,目的是为了“净料投料”,使所有的药材都达到洁净,杂质一点都不能有,这才能彻底保证制成药品的质量和疗效。就说鸡爪黄连吧,它虽是药效最好的黄连,可是根都簇在一块儿,里面混杂泥土和须根,所以就得把它扒开。去掉杂物的同时,还得把上面的毛给刮掉才行。纯洁的郁金则全部需要工人用手工方式进行挑选;珍珠用水洗,肯定不能入药。珍珠,必须要放在豆腐里煮上2至3个小时,这样才能确保珍珠表面清洁干净。

  这个方子里面,最重要的君药为牛黄和麝香,这两味药能够得以保留,也是很难得的。据悉,为加强野生动物及环境保护,2005年6月,国家林业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公告,规定自2005年7月1日起,凡生产、销售的含天然麝香、熊胆粉成分的中成药,全部实行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制度。

  总结起来,同仁堂制药有三大要领:一要选材地道,“采其地,用其时”,遴选上等原材料;二要净料投料,去除杂质和非药用部分,达到更好的药效;三要依法炮制,按照器具、辅料、时间等方面的严格要求,不惜费工费时,确保药材的性味得到修正,功效足以入药。可见,好药的诞生,离不开匠心。

  在同仁堂工作了近31年的郭师傅,对这句话最有感触:“医药关乎人命,制药人应当心存敬畏。”她说,中药来自于自然,成就于人心。唯有付诸匠心,才能无愧本草;只有一丝不苟地守护和传承,践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才能回归“大医精诚”的初心。

  采访结束,郭师傅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句话就是:“做的都是本职工作,平凡的人干着平凡的事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