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前亚洲飞人张培萌的速度人生

——

作者:本刊记者 张宁(木匠)/文 孙贺田/摄影 丁伟/调图  来源:  时间:2019-04-12

  提起张培萌,想必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大名鼎鼎的中国田径男子短跑运动员。曾经的“亚洲飞人”。

  2013年8月,张培萌在莫斯科世界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半决赛中,以10秒的成绩,创造了新的全国纪录,同时也追平了由日本运动员伊东浩司在1998年创造的亚洲纪录。也许你会说,10秒有什么了不起,博尔特创造的男子100米世纪录是9秒58。但你必须知道,由于人种的不同,10秒,曾几何时,对于黄种人来说,有如天堑。在张培萌之前,黄种人,也只有日本选手伊东浩司曾跑出过这个成绩。2018年1月,曾经的“亚洲飞人”张培萌在脱下了中国田径队的战袍还不到半年,便又披上了中国钢架雪车队的战袍。这使他有望成为中国体坛第一位既参加过夏季奥运会,又参加过冬季奥运会的运动员。

  

  钢架雪车,又称无舵雪车、俯式冰撬,是从北美印第安人在冬天搬运行李时,曾使用的长雪橇发展而来。钢架雪车比赛最早出现在19世纪80年代。1928年,钢架雪车就进入了冬奥会,但在1948年冬奥会之后,由于钢架雪车这个项目太过危险,而且辅设一条赛道的花费实在是不菲,所以就被取消了。直到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钢架雪车才又重新成为冬奥会的比赛项目。

  而中国则是在2015年才开始引进钢架雪车运动(是年10月,中国钢架雪车队成立),且迄今只有20几个人在从事这项运动。

  前“亚洲飞人”张培萌,在刚刚脱下中国田径队战袍仅4个月后,即宣布正式加入中国钢架雪车队,很多人都说他是在玩票,是在炒作自己。对此,他说:“等我成绩出来了,就让他们闭嘴!”

  

  运动天赋惊人的叛逆小子

  张培萌,1987年3月13日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体育家庭。他父亲张成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优秀的撑竿跳高运动员,曾多次打破亚洲纪录,并获得过两枚全运会的金牌;他母亲也是曾入选过北京队的跳高好手。但张培萌并不认为自己是出生在一个体育世家。“很多人都说我是出生在一个世家,其实,也不算吧。虽然我爸是一个专业的撑竿跳高运动员,但是我妈只能说是一个体育特长生,我姥姥、姥爷更都是科学家。我姥爷原先在原子能研究所工作的,后来去了清华大学教书,是博士生导师。因为我爸退役后,就在北影教体育,所以我是在北京电影学院院儿里长大的,我爸妈他们本来也没有打算把我培养成一名运动员,特别是我爸,他以前是专业运动员,吃苦吃大了,退役时,更是一身伤病。所以,他特别不想我也吃体育这碗饭。他就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将来上大学、读博士,最后也能像我姥姥、姥爷一样,成为科学家。但是很可惜,我没有长一个姥姥、姥爷那样的大脑,小时候,我就是坐不住,一进教室,我就头大,只有到了运动场上,才会变得生龙活虎。这倒不是说我从小就有多热爱体育,我不过是爱跑爱跳。当年,我在前进小学读书时,自己也没意识到,以后我会成为一名专业的运动员,我参加校队,就是为了能不上自习课。”张培萌说。

  加入校队,竟是为了能不上自习课!目的不纯,训练自然也认真不到哪儿去。可他就是跑得比别人快!当初,校队教练也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收了他的。张培萌尽管没长一个姥姥、姥爷那样的科学大脑,却继承了父母良好的运动基因——他的肌肉十分饱满,且特别有弹性,尤其是小腿上的肌肉,力量感十足,爆发力惊人。这种肌肉类型,是最适合练短跑的。所以,尽管他在训练时,经常是出工不出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最多只用了百分之三十的劲,但只要一比赛,准不掉链子。小升初的时候,张培萌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被赫赫有名的人大附中录取的。初中三年,他仍是一上文化课就打盹儿,一来到操场上,就精神百倍,浑身上下似有使不完的劲。学校的老师,大约除了体育老师,任谁见了他,都头痛。

 

  但是一码归一码,就算张培萌再怎么不爱上文化课,也还是很对得起身上穿的这身人大附中的校服,几次代表学校参加区里,乃至市里的中学生运动会,没有一次是空手而回的。初中快毕业时,别的同学都在为中考,努力拼搏,而张培萌却对考高中,产生了严重的逆反情绪,他不仅经常旷课,还老跟人打架。父亲见儿子实在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心想让他正常考大学是没指望了,好在他还具备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的潜质,不如就让他朝这个方向发展吧。于是,父亲很认真地和他谈了一次话。

  “你想当运动员吗?”

  “想!”

  “运动员可不像你想的,轻轻松松就能当得了的。只有经过一复一日、年复一年艰苦的训练,才能百炼成钢,你能坚持得下来吗?”

  “我能!”

  “做运动员要守纪律,听教练的话,而你自由散漫惯了,你能改掉你身上的那些坏习气吗?”

  “我能!”

  “想好了再说,我给你几天时间思考,然后,你再认真地回答我!”

  “不用几天,我早就想好了,只要让我当运动员,什么苦我都能吃,什么累我都能受,教练说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保证不会给您丢脸的!”爸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儿子打断了。也就是在那一刻,父亲第一次感受到儿子长大了,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几天以后,父亲便带儿子去找了原中国田径队短跑组的教练李庆,想让他收下儿子这个徒弟。李庆也是早就听说过张培萌,知道他是个难得的好苗子,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当时,李庆已调到清华大学体育教研部工作,是清华田径队的主教练。张培萌只有进入清华附中,才好跟他训练。在送走了张家父子之后,李庆即去了清华附中,谈张培萌转学的事。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清华附中的老师随后去了人大附中了解情况,回来后,就对他说:“李老师,这个学生我们不能收。”“为什么?”“因为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这个学生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现在人大附中那边,正因为他在校园里打架,准备开除他呢。”如此一来,张培萌想要转学到清华附中的愿望就落空了,但李老师却不想放弃这个还不到16岁,100米已跑出了10秒80(这个成绩放在当时,即使参加全运会,大约也能进入前八了)的少年。于是,就把他推荐给了北京队。

  

  拿全国冠军如探囊取物

  李庆说:“对于那个时候的张培萌来说,能早一点进专业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当时还是个孩子,男孩子调皮是很正常的。而且优秀的运动员,哪个个性不强?名校的管理严格,无可厚非,但如果他被开除了,就会对他以后的生活和事业,产生不好的影响。”张培萌在进入北京队后,果如他向父亲承诺的那样,训练十分刻苦,成绩上升得也很快——入队不到半年,他的百米成绩,便已提高到了10秒53。2005年,18岁的张培萌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当时,他的主项是200米。结果跑了一个第五名,还入选了国家队。

  在进入国家队后,张培萌可能是由于不太适应国家队的训练方式,训练效果并不是太好。2006年,经过多方协调,张培萌开始跟随李庆训练。李庆是一个学者型的教练,他说过:“中国竞技体育的路走得太单一了,专业队习惯于‘逼迫式’的训练,把一个正青春的年轻人整天拘在训练场上,我认为没这个必要。因为在我看来,用这种‘逼迫式’的训练方式训练出来的运动员,可能他的成绩很好,但多少有点扭曲。我始终坚信‘条条大路通罗马’,在一些运动项目上,我们是可以用其他方式,训练出高水平的运动员的。”

  因此,李庆的带队方法,与专业队有很大的不同,但实践证明,他的训练方式,也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训练方式。比如,他带的徒弟“眼镜侠”胡凯,2005年的时候,就从在土耳其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带回了男子100米的金牌,这也是中国人在世界大赛上,收获的第一块百米奖牌。

  “当时,让张培萌和我一起训练,我是承受了很大压力的。因为他那个时候,已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而我是清华的老师。在体育圈儿里,把别人的弟子接过来训练,是大忌。”李庆说,“我跟他是有约在先的,‘我这个队里的队员都是学生,你要让队里的风气影响你,而不能把你在专业队的那一套带到队里来,如果你能融入清华校队,你就可以留下来,但如果让我发现你影响了他们,那对不起,你就必须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那个冬天,张培萌每天都会坐公交车到清华大学训练,“他家离这里很远,但他从来没有迟到过。在队里,他也从来不会向其他队员炫耀他是国家队队员的事。”张培萌的高度自律,让李庆对他很是“刮目相看”。多年以后,李庆在谈到张培萌时,还说:“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当他想明白了自己要干什么的时候,他的自我管理能力就会表现得非常突出。”总之,自从张培萌跟李庆训练后,成绩进步得飞快。2007年,他就迎来了他运动生涯的一个小高潮。

  2007年8月,他先是在石家庄举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100米比赛中,以10秒34的成绩,获得他的第一个全国冠军。紧跟着,他又在泰国曼谷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以10秒30的成绩,获得了亚军。9月,他又在乌鲁木齐举行的全国冠军赛上,取得了100米和200米的冠军。

  2008年5月,张培萌在脚踝受伤的情况下,又把自己的100米跑的成绩提高到了10秒23,成为在“鸟巢”中,诞生的第一个百米飞人。

  但此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成绩一直徘徊在10秒25至10秒30之间。按照李庆教练当时的判断,他的潜力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仍有上升的空间。很显然,他是遇到了瓶颈。但就是这个成绩也足以让他在当时的国内赛场上,所向披靡了。

  

  曾被误诊为“骨癌”,职业生涯差点夭折

  只要保持住现有的成绩,就能稳坐在中国短跑的“头把交椅”,张培萌有点飘飘然了,反映在训练上,就是不像以前那么认真了。“对于他这种性格,说教是没有意义的,必须得有一个什么事,给到他一个强有力的刺激,他才能重新振作起来。但在那段时间,国内确实缺乏能给他造成压力的对手。这就让他产生了‘小富即安’的情绪。”李庆教练说。

  2009年,全运会前夕,张培萌在训练时,感觉到膝盖有点疼,就去医院拍了张X光片。据他的父亲张成回忆说:“几天后,北京体育大学通知我去一趟,还特别嘱咐让我和爱人一起去。我们到那儿一看,北体大的校长、书记、领队、队医都在,这是什么情况? 

  “北体大的领导一上来就跟我夸了半天张培萌,这个夸完那个夸,他们越夸,我这心里就越打鼓。最后,他们就拿出一张片子来对我们说,‘也不瞒你们了,培萌这次伤得很严重。恐怕以后没法再训练了。’ 

  “我听了以后,很难受,说感谢领导们的关心。但领导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过了一会儿,一位领导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开口说道:‘根据医生的诊断,培萌患了骨癌,如果不截肢的话,恐怕连命也保不住了……’

  “当时,我和他妈差点没被吓昏过去,怎么会这样?!骨癌,不截肢,命都保不住了!我们从北体大出来,感觉到天都要塌了。

  “我嘱咐妻子,先别告诉儿子。当时,我是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让儿子接受这个‘事实’。

  “培萌已在几天前就被停训了,当时,他还以为就是一点小伤,养养就好了。那些日子真是太难熬了。我和他妈心疼儿子,就尽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他刚说想要换个手机,他妈当天就去给他买回他想要的那款手机。总之,他是想干什么都成,都这时候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满足他的,弄不好过些日子,人就没了!”

  几天以后,张培萌也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对。终于有一天,他问父亲:“我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父亲实在是没忍住,就告诉了他实情。“那一夜,他没有睡,一个人去了田径场,在那儿待了很长时间。本来爱说爱笑的他,一下子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但是我没有见他流过泪。那段时间,他经常一个人,夜里出去,绕着操场走……”张成后来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

  除了截肢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张成不甘心,又去找了积水潭医院的一个老专家。这位老专家在看了张培萌的片子后,就说:“谁说是骨癌?简直是瞎扯!我看没什么问题,你回去,让他该怎么练还怎么练!”

  张成听了以后,高兴得欢呼了起来,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之后,他又托人让曾给刘翔治疗过脚伤的一位美国大夫帮忙给看看,对方也认为不是骨癌,而且给出的结论是:不影响训练。

  “好家伙,原来是虚惊一场!可就是这个虚惊一场,差点要了我们全家人的命!”张培萌现在提起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说来也怪,自从发现是误诊后,我的膝盖就不疼了,而且后来,我的膝盖一直就没出过问题。”张培萌又说。

  但这件事还是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那一年,他在全运会上,未能取得男子百米的金牌。如果说被误诊为癌症,对张培萌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刺激的话,但仍比不上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对他的刺激——

  2011年9月8日,虽然张培萌在全国田径锦标赛100米比赛中,跑出了10秒21的个人最好成绩,却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炳添,以10秒16的成绩,打破了已尘封了13年的全国纪录。

  本来,在与苏炳添的竞争中,张培萌一直是处在领先位置的。虽然他们两人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但是苏炳添的这次破纪录,让张培萌再也坐不住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感觉属于自己的光环被别人抢走了。”他觉得自己再不加把劲的话,就真的要落后了。

  张培萌是一个兴趣爱好十分广泛的人,训练之余,玩车、打台球、看电影、逛街购物、上网游戏、和哥们儿聚会。另外,身高1米88的他,要个有个,要身材有身材,算得上是型男一个,经常有杂志找他拍封面,他向来都是来者不拒。一个人的精力就那么多,你在这些方面用的多了,在其他方面能用的自然就少了。他曾由衷地赞叹苏炳添是那种“特别能沉得下去的人”。“训练场、宿舍、食堂三点一线对他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就是那种确定了一个目标,就可以心无旁骛地朝着那个目标,勇往直前的人。而我却是那种玩心比较重,很难长时间专注于一个目标,这我必须要向他学习。” 

  自从苏炳添跑出10秒16的全国纪录后,张培萌就像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成熟了,知道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那段时间,绝对可以用‘疯狂’两个字,甚至是‘自虐’两个字来形容我的训练。而且,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每当你遇到一个事时,你都要仔细地想一想,这件事儿究竟会不会对你的训练产生不好的影响。如果会,那这件事对你的诱惑再大,你也必须放弃。”张培萌说。

  后来,他的父亲张成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令记者印象非常深刻的话:“培萌贪玩的那几年,我说了他那么多,他都不听,苏炳添跑出10秒16,破了全国纪录,比我说一万句话都管用。”

  当时,作为中国田径队领队的邹振先也语重心长地对张培萌说:“作为一个运动员,一生能赶上几次奥运会,以你的天赋和才华,你是有可能跑进奥运会的,你一定要好好训练,争取为国出力。”

  

  十年努力与“千分之一秒”擦肩而过

  在有了这个强刺激以后,张培萌正如李庆老师所预料的一样,重新振作了起来。起跑一直是他的一个短板。“那两年,我的身高又长了几厘米,原来的起跑方式,已不再适合我,我开始尝试新的起跑动作。以前,我的起跑总是不如苏炳添他们,在100米跑中,如果起跑慢了,后面很容易被跑在你前面的人把节奏带乱,再想追就不太容易了。”张培萌说。

  虽然,张培萌未能拿到伦敦奥运会的入场券,但经过1年多艰苦的训练,特别经过2012年的冬训,他在力量、技术和自信心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进入2013年后,张培萌先是在年初连续打破男子室内200米全国纪录。4月,他又在全国田径大奖赛上,100米跑出了10秒04的好成绩,将苏炳添保持的全国纪录提高了0.12秒。10秒04,这是一个让自己都没想到的成绩,“其实,这次比赛,我只当它是一次训练,没有做任何准备。当时,穿的也是一双最难穿的跑鞋,如果我当时能对这个比赛更加重视一点,我虽不敢保证我能跑进10秒,但谁知道呢……

  “从我进入专业队开始,那些100米能跑进10秒的运动员,在我心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而博尔特更是其中的一尊大神。现在我的百米成绩已很接近10秒了。我忽然就觉得,曾经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也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我就暗下决心:我要努力争取多参加更多的高水平的国际比赛,通过不断的参赛,增加自己和那些高水平运动员交手的机会。因为我知道,要想获得他们的尊重,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打败他。做第一个跑进10秒的黄种人,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如果我做到了,以后人们就能记住我的名字。”那次,比赛结束后,就连当时在美国进行康复治疗的刘翔,也在微博上,为他喝彩:“10秒04!新的全国纪录!比原纪录提高了0.12秒!真的非常棒!恭喜你张培萌!加油!”

  5月,张培萌又出现在了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上,200米,他跑出了20秒47,将已尘封了17年之久的男子200米全国纪录提高了0.07秒。短短一个来月,他就把100米和200米的全国纪录收入囊中。他的名字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端。

  但这一切还只是预热,真正让张培萌成为“中国田径的一张名片”的,还是8月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他先是在男子100米的预赛中,跑出了追平自己全国纪录的10秒04,且是在冲刺阶段明显放松的情况下跑出的,成为第一个晋级田径世锦赛半决赛的中国选手。这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在11日举行的半决赛中,张培萌又跑出10秒的好成绩!再次刷新了全国纪录!成为继日本选手伊东浩司之后,第二个跑出10秒的黄种人!

  但赛后,张培萌在面对记者时,却失声痛哭起来。这可不是胜利者的喜极而泣,而是真的难掩失落,痛心不已。原来,他的这个成绩在三组选手中,只名列第九,成绩与第八的法国选手勒迈特只差了0.001秒,而无缘决赛。

  “赛前,我就只有一个想法,进入决赛!让博尔特知道,在他的对手中,有一个中国人!如果,我能再快一点,我就能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个跑进10秒的黄种人!成为第一个站在世锦赛男子100米决赛起跑线上的中国人!但是就差了0.001秒(一般田径比赛的计时,都是只计到百分之一秒,但是这一次却不得不计到千分之一秒,才分出了张培萌与勒迈特的差距),我就被挡在了决赛的大门之外。这是何等的遗憾,我情愿用我的所有冠军奖杯,去换取那0.001秒!”

  可能就是这个0.001秒让张培萌在深度失望之余,也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2014年,仁川亚运会,他虽与陈时伟、谢震业、苏炳添一起,以37秒99破亚洲纪录的成绩卫冕了男子4×100米接力赛的冠军。但在飞人大战中,赛前被人们寄予了厚望的他,只跑出了10秒18,获得第四,无缘奖牌。“世锦赛后,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亚洲跑得最快的人,参加全国及至亚洲的比赛,冠军就是我的,我就应该赢。但其实,当时我在国内不是没有很强的对手,比如在面对苏炳添时,我就没有把握赢。”他说。

  再往后,随着苏炳添和谢震业的崛起,以及自己年龄的增长(苏炳添是1989年8月出生的,谢震业是1993年8月出生的,而他是1987年3月出生的)和身上伤病的增多,张培萌就逐渐退出了中国男子“百米飞人”的争夺。 

  但是张培萌仍在咬牙坚持。2015年8月29日,他和莫有雪、谢震业、苏炳添组成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在北京世界田径世锦赛上,以38.01的成绩夺得了亚军,创造了亚洲的历史。2017年7月22日,他和吴智强、谢震业、苏炳添组成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在国际田联钻石联赛摩纳哥站的比赛中夺冠,又一次创造了亚洲的历史。

  

  退役,从恩师手里接过清华大学田径队

  张培萌是在2017年9月,参加完在天津举行的第十三届全运会后,宣布从国家队退役的。其实,早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他就有了退役的想法。当时,他的状态非常差,“每天早晨起来,下地都要适应半天才敢往下踩,跟骨与踝骨的连接处,就跟要断了似的,队医给我按摩时,疼得我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他说。

  那段时间,原先生龙活虎的他,变得沉默寡言了,就像当初他被误诊为骨癌时那样,了无生趣,他说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的样子“都想哭”,“什么突破啊,成绩啊,光环啊,我觉得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儿价值,我就是想回家!”“我觉得吧,当运动员,最怕的就是在你有了一定名气以后,伤病就找上了你,你比谁都想赢,可是你的身体已经不受你的控制了。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刘翔。当时,我心里就是特别害怕,有时候,只有把自己捂在被窝里,才觉得有点儿安全感。”

  “终于进驻里约奥运村,我想我肯定是得了抑郁症了,一枪一枪比完,最后,中国男子4×100接力拿到奥运会的第四名,这是中国队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而且在预赛中,我们还以37秒82的成组打破了亚洲纪录(但随后这个纪录又被日本队以37秒68的成绩打破了),按说我该高兴了吧!可是我却更抑郁了。”

  从里约回来以后,张培萌就开始考虑退役的问题了。退役就要找工作,当时,张培萌的恩师李庆马上就要退休了,他一直在带的清华大学田径队,是一支很强的队,很多队员都具有专业队的水平(按照张培萌的话来说,我们的队员,单打独斗肯定是比不了苏炳添、谢震业他们,但如果他们分别回省里,组一个接力队,不见得能赢我们)。在听说张培萌正在为退役后的出路烦恼时,李教授便找到了他,希望他退役后,能到清华大学来工作,接手清华大学田径队的训练。这对张培萌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像我国很多优秀运动员一样,都是选在全运会后退役,张培萌也把自己的退役时间锁定在了将于2017年8月底至9月初举行的第十三届全运会。

  2017年9月7日,张培萌与吴智强、谢震业、苏炳添组成的京浙鄂粤联队(之所以全运会上会出现这样一个队,就是因为张培萌要退役了,他的战友们要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共同见证这一告别的时刻),以38秒16的成绩夺得第十三届全运会田径男子4×100米接力冠军。

  赛后,央视记者冬日娜采访了他:“首先,祝贺你以一个全国冠军为你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其次,你又是怎么评价中国短跑在过去10年里的进步?”

  张培萌说:“我觉得中国短跑这些年来的进步,很难用几句来说清楚。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全国纪录的保持者了(此前,苏炳添已在2015年国际田联钻石大赛尤金站的比赛中,把张培萌100米10秒的全国纪录提高到了9秒99,成为第一个100米跑进10秒的黄种人。而且就在不久前,苏炳添又在2017年国际田联钻石大赛尤金站的比赛中,跑出了9.92,但因是在超风速情况下跑出的,未被承认为新的亚洲纪录),但我很高兴我自己做了一个很成功的开创者、一块很好的基石,让苏炳添和谢震业他们,还有后面的人,能踩着我这块基石继续向前走。我能为中国田径做出这样的贡献,真的是没有遗憾了。”

  “你退役后打算去做什么呢?听说,清华大学已准备接收你了?”

  “对,因为我是‘清华制造’嘛,所以我想现在也该是我回清华的时候了,希望我以后不管是为中国田径,还是为清华,也能像我的恩师李庆一样,制造出更多的优秀运动员。”最后他还特别补充了一句。“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恩师李庆,因为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张培萌退役后的第四天,就去了清华大学办理了入职手续。之后,他又自驾车去了一趟西藏,“感觉整个人都清新了”。回来后,他就接手了清华田径队的训练。

  张培萌的带队风格,与李庆老师的带队风格可谓如出一辙,都是属于温和型的,“我当年跑得快,也不是教练拿鞭子抽出来的。你想跑,还是想混,想明白了,告诉我,我就知道怎么对待你了。训练、保护和激发队员的求胜欲,要建立在尊重的基础上。这是李老师教给我的。” 

  开放性的思维和刻意争取的管理自由度,让他在工作中,很是从容自如。在他身上,没有出现很多运动员退役后,难以融入社会的问题。

  

  与钢架雪车结缘      

  张培萌又是怎么和钢架雪车结缘的呢?

  张培萌最早知道钢架雪车,是在2017的上半年。那时候,他还没有退役。一天,他在北京体育大学田径馆里训练,正巧中国雪车队的队员也在那里训练,休息的时候,他和雪车队的体能教练聊天,教练说:“不如你退役后,来我们雪车队吧。我们这个项目,练过短跑的运动员,很占优势。因为0.1秒能差出好几个名次。你有速度,如果你能在出发时,抢出0.1,甚至0.2秒,那几乎可以说是已赢了一半。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都是既参加过夏奥会,也参加过冬奥会的,比如雅典奥运会女子百米银牌的获得者劳琳,就是退役后,又改练双人雪车的,仅练了6个月,就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获得了双人雪车的银牌。你不想成为中国第一个既参加过夏奥会,也参加过冬奥会的运动员吗?”

  但当时,张培萌还根本不知道雪车为何物,所以也就没太往心里去。后来,又经过几次聊天,他才对雪车项目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仍觉得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真正使张培萌对雪车项目心动的是:2017年12月,他跟着央视的一个摄制组,去了平昌冬奥会。在那里,他体验了一把双人雪车,感觉很爽。于是,就想更深入地了解练这个项目需要具备哪些特点,才能达到比较高的水平。结果一打听,人家说练习双人雪车,体重最好能达到100公斤,他就有些犹豫了。这时,韩国雪车队的一位教练无意中提到,张培萌与韩国优秀的钢架雪车运动员尹诚彬(平昌冬奥会钢架雪车个人赛冠军)身材很像,练钢架雪车,就不需要增加体重了(规则规定:钢架雪车的重量不得超过43公斤,雪车和选手加起来的重量不得超过115公斤。如果雪车和选手加起来重量超过了115公斤的话,那只能降低雪车的重量,但也不得少于33公斤,也就是说选手的体重最高不能超过82公斤,而张培萌的体重,正好就在80公斤左右,1米88的大个,这体重,身材也是没谁了)。

  就是韩国雪车队教练的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张培萌的心火:2022年,北京将成为奥运史上第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举办过冬奥全的城市,而我,作为一个北京人,如果能成中国第一个既参加过夏奥会,也参加过冬奥会的运动员,那不是很好吗!2018年1月31日,张培萌就正式对外宣布了自己将加入中国雪车队!

  “当时,很多人都劝我,你作为一个已功成名就的运动员,现在又在清华当老师,干吗还要去当运动员,吃那个苦。我父母也反对我,尤其是我妈,当她听说钢架雪车是一个很危险的项目时。但是我觉得,这种生活对我来说,有点平淡,我还有一种很强烈的求胜欲。我的这种求胜欲不光想通过我带的队员体现出来,我也想在我自己的身上体现出来。”张培萌说。

  在加入了中国雪车队后,由于这个项目,只能冬季训练,其他时候,队员就是在体能教练的带领下,做些速度和力量的训练,以及在陆地上进行模拟推雪车的训练,张培萌因为还要带清华田径队训练,所以在夏训期间,他并没有跟队一起训练,而是自己练自己的。

  9月初,钢架雪车队要去德国国王湖进行一个为期一周的出发训练(国王湖是德国一个著名的风景区,那里夏季也能造出雪车赛道,供运动员们练习。所以中国钢架雪车队就把夏训的最后一站放在了那里),张培萌也跟着去了,“比我想象的要难一些,一是短跑的出发,是一个起动、加速,然后让身体成直立的过程,当身体完全打开后,就可以放开跑了。而钢架雪车的出发,因为要推车,身体始终是趴着的,这我需要适应。开始,我推车跑时,身体总是上下起伏不定,很难跑出一条直线来,跑不出直线,我的速度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后来经过雪车队教练高凡的点拨,我才逐渐掌握了钢架雪车出发的技术要领。二是初学者,需要克服‘恐惧’感,因为钢架雪车的滑行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最高可达140公里/小时,赛道的长度为1200米,并有很多弯道。运动员上车以后,是头朝前平趴在一块长80到120厘米,宽40几厘米,高10几厘米的钢板(雪车)上,高速往下冲,冰面又不是绝对的光滑,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被装在了一个酒瓶里晃荡的石子,特别是在通过弯道时,运动员是高速撞在倾斜角度大约为六七十度的冰面上,需要承受相当于自己身体重量4倍到5倍的压力,头盔里还缺氧,那难受劲就别提了。我第一次从上面滑下来的时候,脸上、腿上都被磕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因为那时我的滑行技术掌握得还不够好,头盔和膝盖总是碰到冰面上。在滑的过程中,我甚至想到,我快要死了!下来以后,未及摘下头盔,我就吐了个昏天黑地……”

    10月末,队里又安排了发展组(即包括张培萌在内的16名没有滑行经验的队员编成的一个组)到加拿大的卡尔加里滑雪中心,做上道训练(因为雪车项目对场地的要求非常高,时至今日,中国还没有一条雪车赛道。所以中国雪车队的队员,全都是零基础入队。不过,据从北京奥组委传来的消息,延庆雪车雪撬中心,有望在今冬雪季到来前提前竣工,到时候,就有我们自己的雪车赛道啦)。作为队里的老大哥(队里其他队员,年龄最大的也要比他小上五六岁),张培萌很好地起到了表率作用,在三次滑行测试中,他的总成绩排在了全组的第一名。这使他信心大增。按照原计划,张培萌会在今年2月底在挪威的冰雪圣地利勒哈默尔举行的第二届全国钢架雪车锦标赛上(其实就是他们的队内赛,因为现在全国就他们队内的20几个人,在从事这项运动),完成自己的钢架雪车首秀。 

  从2月初以来,张培萌就一直跟中国钢架雪车队在利勒哈默尔进行训练,没想到20日时,他在一次训练中,发生了翻车事故,导致他未能参加第二届全国钢架雪车锦标赛。据他事后回忆说:“我是在通过第13号弯道时,头撞到了屋顶(倾斜的U型道上沿),身体失去平衡的,然后,我就没意识了。等我醒过来时,已经到了第15号弯道。”好在,他伤的虽然惊心动魄,但并不算严重,没有伤到骨头。医生说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训练了。3月初,笔者在北京体育大学田径馆见到张培萌时,他还在进行恢复性训练,一脸的阳光,我想他应该已完全走出了这次受伤的阴影……

  记得不久前,曾有记者问张培萌:“你对2022北京冬奥会有什么期待吗?”张培萌当时的回答有些韬光养晦,他说:“现在,我还不好说我对2022北京冬奥会有什么期待。总之现在,我已经转到这个项目上来了,但一转过来,也就夏天了,没有冰了,没有冰也就没有办法练了。直到去年9月份以后,又去了德国、加拿大和挪威训练了一段时间,但这不是又受伤了吗,至今我还没有正式参加一次比赛,所以我没法说太多期待的话,因为那样的话,会让我背上包袱。我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克服恐惧,然后可以大胆地从赛道上滑下来。这是我的第一步。再然后,就是我要开始积分了,亚洲杯、洲际杯、世界杯,积分够了,就可以参加冬奥会了。通过比赛,我也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处在一个什么水平上了。只有知道了我是处在一个什么水平上,才能说期待,看是进入前八,还是怎么样的……”

  最后祝张培萌,好运2022。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