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田径名将邹振先的人生三级跳

——

作者:董岩  来源:  时间:2019-07-03

 

      64岁的田径名将邹振先早已过了退休的年龄,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体育圈,几次采访前都要跟他提前约好时间,他经常出差,每次都去很多城市。他现在仍旧不遗余力用自己的经验和专业帮助青少年训练体能。他一直关心着体育赛事,每次他随口说出的最新赛事,运动员的名字和成绩,都让记者这个体育小白蒙圈。
      与体育结缘近半个世纪,邹振先日常最爱的服装还是运动衫,如今上了年纪,他不敢再把踢球当成日常锻炼,而改成慢跑,50分钟5公里,隔天跑,这样的速度和运动量于他来说,不能再慢了,看起来像“老大爷散步。”虽然身穿的是大家很熟悉的某运动品牌服装,却能看出他的时尚品位。说起这件红色格子衫,从没撞过衫也让他颇有几分得意。
      很多年轻人并不熟悉邹振先这个名字,那就换个方式介绍他,“亚洲飞人”张培萌、苏炳添、谢震业,是他的团队培养出来的,他是30年前的“亚洲飞人”。1981年,他在意大利的第三届世界杯田径赛以17米34获得男子三级跳的亚军,该成绩也打破了亚洲纪录。这个纪录他保持了近30年(直到2009年才被河北名将李延熙在全运会赛场打破)。
      做运动员时,邹振先最大的遗憾是无缘奥运金牌,成为领队后,他的团队培养出了世锦赛亚军,退休后虽然不在训练场上,而他对于中国培养出奥运冠军的愿望始终不变。如今他依然不言老,成为青少年体能训练顾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离开了原来的专业,但换个角度,他还在为中国体育的未来积聚力量。

【第一跳】历很多第一次意外受伤无缘奥运奖牌

      十年间,几次采访邹振先,他的眉宇间始终透露着英气,每每讲起年轻做运动员时,有得意,有失势,体味人间五味,拼尽全力后,他退出时,有不甘,有无奈,但没有遗憾。
      1986年国庆,邹振先在第十届亚运会完成职业生涯的最后一跳,饱含热泪,面向观众深深鞠躬,正式退役。那年,他已31岁“高龄”。从18岁开始学三级跳,21岁进国家队,23岁破亚洲纪录,他心中一直渴望站在奥运会的奖台上,最终也没能如愿。

他是为运动而生的
      出生在大连的邹振先,从小就爱运动,上中学时,看到高年级同学跳三级跳,邹振先上前一试,就打破了校队纪录。他第一次参赛是代表学校参加区里的三级跳远比赛,他那时没经过什么专业训练,拿了个第六名,后来又参加了全市中学生运动会,得了第二名。辽宁队男子三级跳远教练高云亭就是在这次运动会上看中了邹振先,哪怕邹振先没经过专业训练,高云亭也认定他是好材料!那时邹振先已经18岁了,没什么基础,成绩也只是中学生运动会上的区区的12米多,太业余了。有很多人不看好他。邹振先起早贪黑地训练,第二年的全国比赛上就跳出了接近14米的成绩。但是成绩免不了总有反复,每当下滑

时,高教练就语重心长地找他谈心:“闲话不要听,人的一辈子,坎坷多的是,你只有加倍刻苦,才是对闲言碎语最好的还击。”1975年的冬训,邹振先练得格外刻苦,憋足了劲要在9月份的第三届全运会上出成绩。他的成绩上升得很快,在4月份的田径分赛区以15米27破了辽宁的纪录,高教练都吃惊了。9月的全国运动会上,第一次参加跳远比赛的邹振先,跳出了7米34的好成绩,名列第二。第一次参加三级跳远比赛跳出15米82,名列第三。这时候,国家队教练田兆钟看中了他。在辽宁队总教练郑仁强的推荐下,田兆钟教练通过这次比赛近距离观察了邹振先,把他选拔到了国家队,当初田兆钟设想两年之内,邹振先可以破他的纪录。谁知仅用了9个月,邹振先就跳出16米60,将中国和亚洲三级跳远带入一个新时代。
      1979年,在第四届全运会上,邹振先获得跳远和三级跳远的双料冠军。同年他获得了全国“十佳运动员”的称号,此后他连续四年当选“十佳”,这是老百姓一票一票自己投出来的,四年中他在国外的比赛中从未出过前三名。
      邹振先因功底深厚使他成为田径界少有的复合型人才:跳远曾创7米81的全国纪录;短跑曾在曼谷亚运会跑4×100接力最后一棒;铅球前抛远达16米50,曾两次赢了国家举重队力气最大的马文广。

在日本也很有名气
      当年邹振先不仅受中国年轻人的追捧,他在日本的名气也非常大。
      三级跳远,一直是日本国度引以为骄傲的项目,从1928年到1936年,三届的奥运会,日本运动员都获了金牌,所以当时在日本人心里,从未想过有中国运动员会超越他们。
      早在第九届亚运会之前的1978年9月,邹振先前往日本参加中日田径对抗赛,以16.90米的成绩获得冠军,并打破亚洲纪录,从那次开始,邹振先就成了日本人崇拜的偶像。1979年5月份,他前往日本参加亚洲田径锦标赛,以17.02米取得冠军,这次在日本是真正引起轰动,各种媒体纷至沓来采访他。17米,在当时的全世界也就只有包括邹振先在内的七个人能跳过这个距离。

意外受伤无缘奥运奖牌
      邹振先说他是个完全比赛型的选手,见了赛道就激动,见了外国人就“来气”。所以他对大赛的渴望也尤为强烈,邹振先进入国家队后开始频繁出国参加比赛,而在那个年代出国也让他“大开眼界”。
      1976年,邹振先到菲律宾参加国际田径邀请赛,第一次出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从香港转机时,住在新华社的一个招待所里,女服务员不停在身边走来走去问道:“先生需要什么?”他从没经历过这种待遇,决定潇洒一把:“麻烦你来杯饮料吧!”饮料上来了,黑乎乎的,喝一口,味道很怪,苦中带甜,像解暑的中药。邹振先问:“我要饮料,你怎么给我中药啊?”女服务员们直乐,说:“这不是中药,是美国的饮料,叫可口可乐。”当时在国内能喝个北冰洋汽水,已经是很高级了,哪里听说过可口可乐,真是出了大洋相。
      邹振先心里清楚,那时候的中国人别说出国,连坐飞机的人都很少,作为可以为国争光的中国运动员,他心里特别满足,那时他的工资是一个月80多元,他不爱出去逛街,也不羡慕国外的高收入,只觉得自己吃的饭穿的衣是国家的,认真训练比赛,跟外国运动员一争高下,为国争光。
      1979年底,时隔20年后,中国重新恢复了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25岁的邹振先正值运动员的最佳年龄,他也早已开始备战1980年奥运会周期。1980年5月,中国代表团得到上级通知,为了抗议前苏联公然出兵阿富汗的行为,中国政府决定和美、日等64个国家及地区一起抵制这届奥运会。
      失望之余,性格豁达的邹振先迅速转向四年后的洛杉矶奥运会备战。1981年邹振先以17.05米的成绩在第4届亚洲田径锦标赛中获得冠军,7月在第1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他以17米32的成绩获得金牌并打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纪录。9月在第3届世界杯田径赛中以17.34米获亚军,并破亚洲纪录。
      四年中,身体处于巅峰状态的邹振先,每次到欧洲参加大赛,从未出过前三。却恰在奥运前一个多月,遭遇运动生涯中最严重的伤病。
      为了支持法国《人道报》举办的国际比赛,邹振先坐飞机往返32个小时,参加了这场从未听说过的比赛。一到法国来不及倒时差匆忙上场,第一跳他就伤了。奥运会前,邹振先再也没有进行过专项练习。此后再也没人提起要给邹振先下达夺牌的指标。
      奥运会前一个月,邹振先随中国田径队一起,来到美国疗伤、训练。就在中国代表团抵达洛杉矶的前几天,领导突然通知邹振先去参加奥运村的开村仪式。“到那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为了表达对中国首次参赛的祝贺,组委会特意选择中国运动员,作为进入奥运村的第一人,当时已在世界田坛小有名气的邹振先被选中。接过大大的金钥匙,象征性打开奥运村的门;和组委会主席尤布罗斯、洛杉矶市长布莱德、奥运村村长伊斯顿一一握手、合影,并且代表全世界运动员讲了一段话。第二天,邹振先和洛杉矶市长的合影,上了美国报纸的头条。这段经历,成了邹振先的奥运最美好的记忆。
      1984年7月29日,奥运会首日,洛杉矶普拉多射击场上,许海峰的一声枪响,击落了中国奥运历史上的首枚金牌;也为中国人的“奥运狂想”开了个头。
      邹振先说,当时听说许海峰夺冠之后,他很吃惊。貌不惊人的许海峰,接受正规射击训练还不到两年。事实上,直到最后一枪,摄像机镜头的焦点都不是他,甚至颁奖时的中国国旗都只准备了一面,直到赛后等到直升机送来另一面国旗才颁奖。
      “看到人家拿冠军,咱心里也急啊!”邹振先说。到美国之后,尽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但右脚的伤势恢复得很慢。三级跳落地平均的冲击力高达800公斤,每一次着地,都是钻心的疼。赛前三天,邹振先在脚上打了六针封闭。“后来,队医告诉我,打完针后,我的脚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疼得全是汗。打完针后,卧床静养,使药水慢慢吸收。“就等最后那一下子了”。
      几天后田径场上,面对熟悉的老对手,邹振先拼尽全力,只跳到16米83,仅4厘米的差距与铜牌擦肩。用邹振先的话说,脚受伤前,跑过去就能达到这个成绩。29岁的老将就这样遗憾地结束了他的奥运旅程。

【第二跳】他培养出了更多“飞人”让世界对中国田径刮目相看

      2016年邹振先退休了,他职业生涯的后20年又闹出了大动静,在退休前他的团队不仅培养出了又一个“亚洲飞人”,还使短跑这个非重点项目,成为重点项目。
      在像邹振先这样的专业人士的推动下,田径运动在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过去“田径直道上,如果有中国运动员进入决赛,那就非常了不起了”相比,是中国田径整体实力的提高,让老百姓更加喜欢田径,也更加会看田径,同时还参与进来。“现在马拉松比赛报名,三万人一下子就报满了,报不上的恨不得走后门,全民认识提高了很多。”邹振先说。的确,参与的人群越来越多了,中国田径的水平也将进入良性循环,像苏炳添这样的人才也会不断涌现。

退役后他放眼望向后来者
      1986邹振先正式退役。退役后,他被留在国家队三级跳远组,担任助理教练,主教练是他的恩师田兆钟。退役28年后,邹振先仍是三级跳的亚洲纪录保持者。
      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上掀起一股下海风,一些体育明星投身商海,但邹振先对这个“想都没想过,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不是这块料”。虽不下海,他却在认真考虑如何运用商业杠杆,做一些与自己专业有关有益之事,他更希望有后来者刷新自己的纪录,他想筹办冠有自己名字的“三级跳远挑战赛”,以此发掘新人。
      1997年春,邹振先找到老友孙启东。孙启东曾是广州部队田径队队员。邹振先想跟他办个比赛,谁破了他的纪录重奖。第一届挑战赛当年10月顺利开战,全运会前八名悉数到场。比赛安排在北京的奥体中心体育场,中央电视台开来了直播车。
      2009年全运会前,多届挑战赛的破纪录奖都是一辆知名品牌的高档越野车,身价数十万元,可一次又一次落空。2007年6月,在济南的第八届挑战赛上,山东运动员仲敏维跳出了17米27,离破纪录只差8厘米,邹振先老友郭燕军临时特设一个“最接近奖”,颁了10万元奖金。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上,河北选手李延熙终于刷新了邹振先的纪录,高兴之余,他宣布,挑战赛还将继续办下去,他希望鼓励更多的年轻运动员。

他带着队员在奥运赛场搏杀
      一边鼓励,一边培养,身为教练员,邹振先希望把自己的经验教训都告诉给他的队员,他也确实赶上了好的机遇。“田管中心杜兆才主任,意识非常超前,他的口号是‘走出去,请进来’,他一直逼着大家出国训练比赛,还请来了7个高水平洋帅带队。有高水平教练站在旁边,队员心里都觉得妥妥的,比赛时的自信心也增加不少,所以都不怵外国的高水平运动员。照这么下去,大家都相信中国田径一定能出成绩。”2011年7月,邹振先任田径运动管理中心次重点项目领队,训练场地在北京体育大学。当时邹振先的家住在方庄,从北京体育大学到家,一个来回就要半天。困难是明摆着的,但邹振先只搁下一句话:“我把它看作自己的最后一班岗,我清楚该怎么做。”
      将几个项目分别做了调研评估,最终,邹振先将目光聚焦到了百米接力项目上。“百米项目是田径比赛的焦点战,影响力最大,群众喜闻乐见。”中国接力队在北京奥运会曾进入过决赛。在亚洲范围,日本在北京奥运会上夺铜的经验可以借鉴。
      其实邹振先对于短跑接力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1978年曼谷亚运会,因为百米队员临时受伤,邹振先临危受命,以最后一棒的身份参加4×100米接力赛决赛。比赛中,实力占优的中国队因为交接棒失误,撞在一起。最终仅获铜牌。“那次比赛后来还影响了我的主项三级跳。”
      2012年,经中心领导同意,邹振先对短跑接力队进行了改变,大部分队员留下,但大部分教练回各省,只留下广东袁国强、清华大学李庆两人,接力由袁国强负责。邹振先对运动训练比赛规律的领悟无人置疑,

但凡训练比赛问题,他一概转给袁国强处理,自己着力帮大家排忧解难。之所以选择袁国强还源于两人当年的战友情。运动员时代,两人同是中国田径队队员,一个是三级跳天才,一个是百米飞人,两人还同住一间宿舍。在邹振先的记忆中,袁国强的沉稳好学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个子那么小,跑得那么好,脑子还特别灵活,擅长举一反三。今天的苏炳添其实就像当年袁指导的翻版。”
      张培萌长年在清华大学训练,而国家队从2013年起搬回龙潭湖畔的训练局,两地相距二十多公里。张培萌的教练李庆身兼数职,忙得不可开交。邹振先注意配合李庆的工作节奏,出面积极协调,必要时,让张培萌留下,由袁国强代管。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男子接力队在预赛时跑出了38秒38的好成绩,刷新了全国纪录。此后田管中心把未来3年的备战计划称为“1516计划”,主要目标是争取在2015年的北京田径世锦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创造好成绩。
      2013年世锦赛张培萌也跑出了10秒的好成绩,让全世界对中国田径运动员刮目相看,中国男子短跑为中国田径开启了一个历史新篇章。
      2013年世界田径锦标赛后,田管中心任命邹振先再任短跑接力队领队,战略方向是以接力带动单项。目的只有一个,搞好接力项目,以接力促短跑,“1516计划”出台。
      2014年10月2日,仁川亚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上,最后一棒张培萌冲过终点,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37秒99,将全国纪录提高0.39秒,这个成绩名列当年世界第四,创造了亚洲纪录;2015年北京世锦赛,男子4×100米接力赛中跑出了37秒92的好成绩,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并获得世界田径锦标赛亚军,创造了中国接力队的辉煌历史。决赛时,作为领队邹振先和老搭档袁国强把运动员送去比赛,他俩跑去看台最高无人处看比赛。邹振先说自己很紧张也怕给队员压力,自己当年做运动员时比赛从不紧张,没想到成为领队后,反而把当年的紧张全连本带利感受了一番。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男子接力赛预赛中,中国队跑出37秒82的成绩,以破亚洲纪录的成绩闯入决赛,决赛中以37秒90获得第四名,创造了历史。2018年苏炳添以室内世锦赛银牌、洲际杯亚军、雅加达亚运会冠军,结束了他的2018赛季。除了苏炳添外,谢震业跑出了9秒97的好成绩。也刷新男子百米个人最好成绩,韦永丽以10秒99创造中国女选手20年来百米最好成绩。

期待“飞人”们再创佳绩
      邹振先的手机里,一直存着这样一张照片:蔚蓝色跑道上,苏炳添、张培萌、谢震业……这群中国跑得最快的小伙子将他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中间。这张照片拍摄于2015年7月。
      从2011年7月任田径运动管理中心次重点项目领队开始,细致入微是邹振先的工作风格,邹振先告诉记者,他曾在查看队员以往的训练日记时,被苏炳添的日记打动了。“他的字里行间积极向上,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我当时就想一定要让这种正能量传递下去,打造一支能打胜仗的队伍。”邹振先说,他虽然知道苏炳添的成绩当时不是最好,但是训练是最专心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作为一个好的运动员,要守住自己,不能半路夭折,我从来不担心他这方面的问题。”
      邹振先眼看着苏炳添从一个大男孩到而立之年,结婚生子。令他心安的是苏炳添的运动水平始终没有下降。“你看今年60米,他跑得也非常好。包括谢震业现在情况也很好。”邹振先说,他和谢震业结缘最早,2009年谢震业就是他的队员。
      多年相处,邹振先与苏炳添、张培萌等运动员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成绩,而曾经和这些队员朝夕相处,给他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邹振先曾带着苏炳添和谢震业到美国训练,同吃一锅饭,同住一个寝室。“谢震业在美国期间不但要训练,还要读大学,晚上经常学习到很晚,跟老师在网上交流。”训练期间赶上春节,邹振先给队员们包饺子,谢震业吃不惯北方的煮饺子,他会特意留下一些,第二天煎饺子吃,“大家发现他吃独食,都跟他抢着吃。”邹振先一边说一边笑。
      苏炳添是非常用功刻苦的队员,邹振先记得训练期间苏炳添一遍一遍地反复看录像,每天努力去学习技术,他对队友也是很用心,跟其他队员有很多交流,并把自己的意见告诉对方:“比如跟谢震业,他认为谢震业的后程比自己好,自己就跟他学习后程技术,而自己的起跑和前半程比较好,就教对方前程的技术。苏炳添就像一个大哥,非常用心去照顾自己的师弟。”
      虽然退休后已经离开田管中心,但邹振先始终关注着中国田径队,看见自己的爱徒还在永攀高峰,他希望其他选手也能够奋起直追:“接力队伍,别断档。前些日子吴智强在重庆亚洲田径大奖赛100米比赛中跑出了10秒17的好成绩夺冠。他为自己在接力队争得一个席位,最近梁劲生在欧洲跑出了10秒24 的成绩,我也为他感到高兴。”看见年轻队员的迅速成长,邹振先颇感欣慰,他希望看到他们能够在今年的世界锦标赛和明年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再创辉煌。

【第三跳】心系未来,让更多孩子走进运动场

      去年“邹振先杯”粤港澳大湾区(东莞)青少年田径邀请赛如期举行,这已经是以“邹振先”的名字冠名的第三次比赛。邹振先说,能够帮助中国田径运动进行推广,让更多的青少年走进田径场,为国家多做贡献,是他一直乐此不疲的事业。

把自己的经验教给孩子
      如今,已经快65岁了,邹振先还没有完全享受退休生活,他跳出了田径场,从事与青少年体能训练相关的工作,依照计划,他将在全国建立6个青少年训练基地,目前已经有三个了,邹振先说退休后转战战场,就是为体育事业发挥余热。他认为,提高青少年体能,为国家未来储备体育人才很重要:“我们现在看到,有些田径运动员转去踢足球,也有足球运动员练田径的,50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之前就是足球运动员。”他的运动员张培萌,现在就转行到冬奥会运动项目中。所以邹振先下定决心,帮助青少年进行体能训练。
      为了照顾他的身体,邹振先采用的是弹性工作时间,不用坐班,但有事了一出差往往一次要去五六个城市。虽然辛苦,但邹振先认为他做的这件事很重要,他说:“任何项目没有体能是绝对不行的。我这一辈子做体育工作,我把我会的东西教给孩子们就行了。”
      关于体能方面的训练,邹振先是很有经验的,他认为重要的是:伤轻病少,训练系统,有更多的时间细细打磨,慢慢积累。“三级跳远落地瞬间,地面的反作用力有七八百公斤,那么大的冲击力,要没有足够的专项力量和强大的综合素质,不是在开玩笑?”在专业领域,邹振先从来不会自己独享经验,他愿意把自己掌握的经验分享给更多的人:“那是在1977年,我参加保加利亚索非亚第九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训练间歇,看到‘跳神’美国班克斯用一个大劈叉‘坐’下,短短的休息时间,横竖‘一字马’还不时轮换。我当时就明白了,肌肉韧带拉开后,可以做到最大用力,使做功各关节受力骤减,还不易受伤。邹振先当即模仿,直到现在他盘腿上炕的功夫还是很利索。

偏好西餐大运动量消耗热量
      每次采访,邹振先都约在咖啡馆,这位老人家丝毫不掩饰对咖啡的喜爱。“当年出国,不可能什么地方都有热水喝,端上的咖啡,咱就喝咖啡,端上冰水咱就喝冰水,端上来冷牛奶也能喝。咖啡我一直喜欢,之前是带奶带糖的咖啡,我不当运动员了,我就喜欢黑咖啡,不带奶不带糖的。”邹振先的朋友都知道他爱喝咖啡,就从各地给他带咖啡。
      邹振先说自己对于饮食上的偏好,与他的运动员生涯有很大关系。1977年他去保加利亚参加第九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那次出行让他大开眼界,“保加利亚是个农业国家,又是重视体育的社会主义国家,伙食安排得特别好,各种肉、奶酪、硕大的水果。之前我们见都没见过,敢情世界上有这么多好东西啊!”再后来邹振先去意大利、去日本、去德国等国家参加比赛,他的饮食习惯也有了些变化,他接受并喜欢西餐。“奶制品、蔬菜,对我们运动员训练非常有好处。我就在生活中也养成这种饮食习惯。很多运动员为什么出国成绩不好,出国他吃不惯西餐,饿着肚子或者自己煮方便面,上场比赛是不行的。”
      对于吃下黄油、奶酪这样的高热量的食品,如何迅速地转化成肌肉或者代谢掉?邹振先就是用大运动量来消解,他严格按照教练的训练强度训练。

广交朋友爱聊天练书法
      邹振先给人的感觉总是充满活力,他说自己的养生秘诀,除了保持良好的心态外,就是广交朋友。邹振先是个直性子,容易得罪人,有时像孩子,高兴起来更口无遮拦,但他的这个脾气性格,却也让他交了各行各业不少好朋友,遍及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有朋友招呼,他便出去,常常已经在家吃过饭了,又被朋友叫出去喝酒。每次回到老家大连,他都会把认识的老朋友一一约出来聚会,也只有他在,才能把所有人都约出来。
      邹振先的朋友中,有很多画家和书法家,他们大多是他在做运动员的时候就认识的。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一直没断了联系。讲起自己对书画的喜爱,邹振先说,早在1979年全国青联第五届全国青年代表大会开会的时候,他就与韩美林有了交集。从韩美林送给他的第一张画开始,他就开始喜欢书画,那时他有机会跟一些书画家成为朋友,他们送给邹振先的画,他一直保存到现在。喜欢结交朋友,喜欢书画的邹振先,自己却并不练,邹振先兴致来的时候,也会写书法,他笑着称,“被人家强逼,给人写的。”邹振先说这些画家朋友也愿意跟他一起玩,他们通过聊天长知识,了解彼此不同的行当。邹振先给记者讲了个故事,他在年轻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天津的大画家萧朗先生,现在萧老先生已经去世了。“当年我去萧老先生家,他给我讲过张大千画老虎的事。以前我不懂,张大千画老虎怎么画得那么好?后来才知道他当年为了学画老虎,在家里还养了一只老虎。”在后来和萧老先生的交往中,邹振先对绘画有了更浓厚的兴趣。邹振先还记得有一次他被萧老先生专门请到天津见面,不知道老先生有什么事情,直到见了面邹振先才知道老先生要问他,关于“三级跳怎么才能跳得远的问题。”邹振先觉得一个画家对体育感兴趣很奇怪:“我问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说,他曾在北京12中练过三级跳,但是总是跳不远。问我为什么他跳不远?我给他解释半天,告诉他不仅有速度、还有力量,以及起跳的方法。”邹振先爱聊天,跟许多同行教练也一直联系,他们这些老体育人聚在一起,说的最多的还是当年比赛的趣事。

升级姥爷,难享天伦
      邹振先的夫人郑达真曾是1978年和1982年亚运会女子跳高冠军,跟邹振先是同行,共同的职业,相似的经历,两人彼此理解、相濡以沫,有了女儿以后,郑达真便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家里,退休后享受着天伦之乐。虽然邹振先和郑达真都是运动员,他们却不强求女儿也从事体育工作,女儿聪明、喜欢数学,大学毕业后从事财务工作,她的性格也随了邹振先的爽朗性格。
      如今邹振先已经升级成为姥爷,但仍旧退而不休,并没有太多时间照看外孙子,他只管好好欣赏,手机里存了很多外孙的照片视频,更多的实操育儿都交给夫人了。“孩子是家里的开心果,现在有点淘气了,但跟我还行,我的观点就是孩子造反有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