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李前宽 肖桂云:影坛伉俪的光影人生

——本刊独家专访电影《开国大典》导演

作者:本刊记者 彭立昭文 封面摄影 孙贺田  来源:  时间:2019-12-25

【人物小传】
      李前宽,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一级导演、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曾任第8届全国人大代表、第9届、第10届、第11届全国政协委员、长春电影制片厂总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百年华诞,曾被国家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电影艺术专家”称号,荣获吉林省劳动模范、广电部和人事部“先进工作者”和长春市“特等劳动模范”称号。
      肖桂云,国家一级导演、国家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曾为吉林省“三八红旗手”、长春市十大杰出青年。2018年,肖桂云执导的戏曲片《韩玉娘》荣获联合国“国际电影节”创新成就奖和终身成就奖。2019年第二届戏曲电影节上,戏曲片《韩玉娘》获戏曲电影最佳导演奖。
      2018年夫妻俩共同荣获第52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李前宽、肖桂云合作的影片有:《佩剑将军》《甜女》《黄河之滨》《逃犯》《田野又是青纱帐》《鬼仙沟》《开国大典》《决战之后》《重庆谈判》《七七事变》《红盖头》《旭日惊雷》《金戈铁马》《世纪之梦》和《星海》等20余部主旋律影片,为社会奉献出大量有思想、有温度、有情怀、有筋骨的精品力作。作品先后获电影“金鸡奖”“百花奖”“五个一工程奖”“华表奖”,世界反法西斯“长城杯”优秀影片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影片《开国大典》参加第62届奥斯卡外语片展映并荣获香港亚洲十大影片奖。

       “琴瑟和鸣总会一鸣惊人,和而不同当然卓尔不群。”他是山,她是水。山沉稳,水灵动,云开天地宽,交相辉映。
       他们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友,他们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他们是电影事业的合作伙伴,生活中的伴侣,他们是中国第四代导演重要人物,他们是合作时间最长、配合最默契、获奖最多的“影坛夫妻店”。
       从纪念新中国成立30周年的电影《包公赔情》、40周年的《开国大典》、50周年的《世纪之梦》,60周年的《星海》到70周年的4K新版《开国大典》,他们以生命的活力和激情,谱写光影艺术,铸就了诸多重大历史题材影片。他们把镜头始终聚焦于民族历史与国家命运,聚焦于“我的祖国和人民”。他们是银幕伉俪,也是影坛画家,绘就光影彩墨大美世界。他们就是德艺双馨的著名电影艺术家、著名导演李前宽、肖桂云夫妇。
       2018年,李前宽、肖桂云伉俪喜度金婚。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诸多活动中,他们参加4K新版《开国大典》首映礼、研讨会,走进大学校园与年轻学子互动,共叙“我和我的祖国”,依然充满青春活力。
       前不久,在厦门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期间,《北广人物》采访了这两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第一次面对面地聆听他们讲“中国电影故事”,用激情、光影捕捉大时代之美;他们一生与共和国共命运,甚至他们的新婚大喜日子也定在“十一”国庆节这天,这似乎是历史的巧合,更是他们与共和国结下的特殊情缘。

【焕发新生】
4K修复版《开国大典》在国庆70周年面世,电影经典插上高科技翅膀

       一部电影是一个时代的记忆。经典的传承,从来都是以深邃的内涵和精湛的艺术取胜。
       由李前宽、肖桂云匠心打造的历史巨片《开国大典》,是一部多线宏大叙事、时空跨越平行塑造人物,调动多元表现手段,具备现代电影品质的精品力作。首映于1989年9月21日,一经上映就获得了1.7亿的好票房,而当时票价只有一块钱一张票。影片《开国大典》给观众的史诗感受是不可替代的。
       全片171分钟,剧情节奏的把握,历史细节的体现,30年之后观看,依然耳目一新、扣人心弦。细心的观众发现,片头全新,金色的4个大字《开国大典》三维特效撼动人心;台词、音响、音乐的空间感、厚重感和震撼力、表现力也大大提升……当电影中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观影席上的观众不由得激动落泪……
       据悉,修复版《开国大典》是目前历史巨片里质量最好,也是规模最大的一部。4K修复版《开国大典》新在哪儿?为何得到业界人士的点赞?
       肖桂云导演向我们介绍了4K修复版《开国大典》背后的故事和初心。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次影片修复在北京‘三维六度’专家的努力下,使影片《开国大典》达到了高清晰度,高帧率,“HDR”高动态范围的水准,修复后的《开国大典》达到无脏点、无划痕、无抖动、无闪烁的效果。5.1环绕立体声,使音乐与声效变得更加恢宏震撼!当年拍的电影,随着时间的流逝,胶片在变老变衰减,这次修复,百余位修复师一丝不苟、一帧一帧地修,共修复了全片247000帧画面,共1082个镜头。”
       李前宽导演深有感慨:“30年前的片子如今能经过高科技修复,焕发新生,就像自己的闺女重新打扮比当年还漂亮,这都离不开修复团队的努力,更离不开当年演员和主创们的努力。”
       谈起电影修复工程的意义,李导说,“这是一件有广泛意义的事。有了电,才有影;从黑白片16格到24格,从彩色片到有声片……电影是伴随高科技的不断发展而发展的,从而不断地满足了人们的审美要求,真正达到了视听表现力和艺术魅力。我们这次修复的4K、5.1环绕声的《开国大典》就得到了完美的认证,我和观众依然感受到了震撼和鼓舞。没有高科技做不到这一点。在电影院里的那种享受,享受那种声音的、图像的、整体的艺术氛围,确实感觉很好,一下子就代入到规定的情境中去了。我现在拍片一上来就拍4K,一步到位。目前我们正在筹拍一部表现电影人初心和使命的影片——《东方欲晓》,准备用高科技拍摄,充分利用和调动高科技,让观众得到更美的享受。”
       交谈中,李前宽导演无比深情地怀念30年前为此片做出贡献而今天却不能一起分享的编剧张天民、张笑天,演员古月、张克遥、孙飞虎、黄凯、刘锡田、刘怀正、路希、丁笑宜、邵宏来、陈国典、张连伏、林农、张国文、黄延恩……摄影钟文明、李力,美术王兴文,制片主任张敬平等。
       李前宽和肖桂云导演表示,正是由于全体创作人员,当年不分昼夜的努力工作,才创作出《开国大典》这部历史经典影片。

【经典奉献】
《开国大典》来之不易
那是等待了八年的梦想

       一部电影的成功,有很多的因素,历史巨片《开国大典》亦然。
       肖桂云导演回忆说,“拍《佩剑将军》时就想拍这个题材,等了八年了!《开国大典》剧本上、下两集,共七八万字,看完后,夜不能寐。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访了许多老前辈,看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倾注了满腔的热情……这部大片作为新中国成立40周年献礼片,只有两个多月的筹备时间,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而拍摄的资金仅500万元;剧本的难度,拍摄的难度,内容之浩瀚,涉及的历史人物有138个之多,所以困难重重。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百万雄师过大江,占领总统府,开国大典等,都要集中在这么一部片里,史无前例。如何突破?首先是人物的塑造,我们让以毛泽东、蒋介石为首的国共双方的主要人物和重要人物形神兼备、气质吻合,给人留下鲜活的个性,必须做到人物形象令人耳目一新;二是要真实可信。新在他们是有血有肉的历史人物,而不是所谓正、反派的‘符号’。面对严峻的挑战,如果你没有创作上的亢奋,没有迎难而上的自信,就不可能面对这么多的困难,去挑战它,去战胜它。”
       李前宽导演则表示:“以什么样的风格样式和电影语言,把文学剧本恰到好处地体现为银幕形象,把诗情画意与时代的场景交融起来,我想最主要的是要把焦点集中在塑造人物形象上,这也是我们最为关注的艺术追求。电影与文学一样,说到底是人学,是在银幕上塑造人物的艺术。剧本中有一场戏写的是毛泽东与党中央从西柏坡前往北京,女儿李讷问毛泽东:爸爸,我们这是去哪呀?毛泽东回答女儿说:去北平……这场戏有父女间的大段对白,我们在电影中,用一百多辆汽车像波涛一样轰鸣着远远地奔涌而来,在滚滚的热浪中,天空中飘来毛泽东和李讷父女感人的对话声,这样就达到了一种十分浪漫和神奇的效果,以势不可当的历史洪流,表现中国革命由农村转向城市的伟大战略之举的浪漫诗情……”

 

       肖桂云导演介绍:“《开国大典》于1988年11月11日开机,第一场戏,前宽把毛泽东在颐年堂开会办公尽可能地还原,包括毛泽东和朱老总的沙发,都按照史实做了还原。拍完中南海颐年堂的戏后,前宽提出,第二场就拍开国大典。‘开国大典’怎么拍?总不能在天安门广场前恢复1949年的历史真实场景吧,或者花钱在长春地质宫广场上搭建一个‘天安门广场’吧,即便耗巨资搭建,广场上的数十万群众和接受检阅的陆、海、空战士的真实面貌也是难以再现的。前宽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让历史资料片‘参与’创作。这些前辈们冒着生命抢拍下来的真实影像,尽管都是黑白片,画质又不够好,但其真实性却能强烈地吸引人。我们将珍贵的历史镜头与拍摄镜头衔接起来、融为一体,探索新的镜头语言。我们在浩瀚的资料中筛选出所需的画面,从整体结构和节奏上有章法地进行布局和衔接,通盘考虑镜头的景别、机位和长度,通过影片色彩的渐变,将每个镜头连接得严丝合缝,有节奏地凸显出情节的真实性和表现性,从而以纪实性与表现性相结合的镜头语言,达到了银幕形象的新颖与震撼。”
       观众看到,彩色的画面和黑白画面变换之间,仿佛穿越了“时光的隧道”,回到了那些惊心动魄的历史时刻。李前宽导演感慨地说:“拍摄影片《开国大典》也感悟到,中国革命是一曲人民战争的壮丽赞歌,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广大人民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主力。”
       他说:“《开国大典》动用了15万人次的群众演员……在拍摄西柏坡毛主席与群众一起看篝火那场戏时,当地老百姓自发的要做群演,并且还给剧组运来了一万五千多斤干柴和十面大鼓……几个大场景的拍摄,都是部队的战士参演,这些都让我很感动。”李导演说着,他的眼睛早已经湿润了:“我们所有的大戏拍摄,都得益于人民群众和子弟兵的支持。”
       凭借深刻的思想内涵和高度的艺术成就,《开国大典》相继荣获第十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剪辑奖及多项金鸡提名奖,第十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男配角奖三个奖项,并于当年代表中国参加了第62届奥斯卡外语片展映,创下国产片在香港连续放映147天的纪录。在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2018电影频道之夜”活动中,《开国大典》荣获“40年·40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年度影片”殊荣。

 

【缘分天注定】
一卷长长的胶卷联姻,用光影记录青春和爱情

       时光回溯至60年前。
      少年心系未来梦。酷爱绘画和电影艺术的李前宽,怀揣着儿时做“人民艺术家”的梦想,走上求学之路。那年,正赶上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首次面向全国招生。他一心想到北京学习,为此,放弃了自己已经考上了的沈阳“鲁美”,背上画夹,从大连一路颠簸辗转来到北京,如愿以偿地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那年,他18岁。
      来自哈尔滨的美丽女孩肖桂云为圆“导演梦”,写信到北京电影学院咨询是否招考导演专业。幸运的是,往年只在沈阳、北京、上海招生的北京电影学院,那一年正好要到她的家乡哈尔滨市招考导演专业,这对她而言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福音。多少年后,她无不感慨地说,“如果我不主动咨询,我注定要跟北电失之交臂了。”
      当时,肖桂云带着她自创的三部剧本来到北电考场时,她已被哈尔滨艺术学院录取,故担心由于这个原因会被北电拒招。面试中,一位老师问她:“如果你报考电影学院没考上怎么办?”她听后,以为老师在提前做她的思想工作,因为北电导演系全国只招25个人,名额非常有限。她答道:“那就去长春电影学院,离家近,并且两年制很快就能投入工作,可以缓解家里的生活压力……”老师听后,笑着说她是个“傻孩子”。这位老师就是田风教授,时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
      肖桂云带着那个时代的青春锐气,终于如愿以偿进了北电导演系。此时,李前宽已是北电美术系一年级的学生,在学校常登台表演,性情活跃,是学院的文体委员,逐渐展露出组织才华。
      田风教授和李前宽同是大连人,寒暑假一同返乡,师生情谊很好。田教授经常邀李前宽到家中做客,周末还带着他们一起去看画展、观看外国的戏剧演出及音乐会。李前宽每次欣然前往,聆听教诲,开启艺术灵性。既是画家又是大导演的田风教授非常欣赏李前宽的天赋和才情,说,“你小子选错了行当,应该学导演。”
      李前宽和肖桂云二人,就是在田风老师组织的这些艺术活动中不断接触而产生了情谊。他看到了她的美丽内秀和贤淑,她看到了他的才华、热情和真诚,两个人的思想交流十分默契。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李前宽与肖桂云先后被分配到长春电影制片厂。
      1968年国庆节那天,李前宽、肖桂云结束爱情长跑,幸福地走进婚姻殿堂,住进了厂里分配的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那间小屋被他们笑称为“温馨的‘火车卧铺’。”
      “国庆节是一个特别神圣的日子,我们不约而同地把婚事定在了国庆节这天。”肖桂云导演边说边深情地望了一眼老伴,一脸的陶醉和幸福。
      李前宽导演也说,“‘十一’这个日子已融入我们的生命里。我们已过‘金婚’,50个金秋婚庆日,50个国庆佳节,婚庆在国庆里显得格外神圣又辉煌。”

【逐梦前行】
“影坛夫妻店”起步就是大片子

      在新中国电影摇篮里,李前宽与肖桂云刻苦努力,辛勤耕耘,逐梦前行。李前宽的干练与才华很快被大导演刘国权看中,作为其助理完成了影片《青松岭》的拍摄。肖桂云的才情与内敛,同样被大导演苏里和袁乃晨所赏识,成为电影《战洪图》场记。随后,李前宽由美工正式转任故事片场记,夫妻俩殊途同归,走上了导演之路。
      1981年,夫妻二人第一次携手联合拍摄大型军事题材影片——《佩剑将军》。该片反映了两位国民党将领率部起义打开了徐州北大门,为淮海战役胜利作出重要贡献的历史故事。该片情节复杂,人物众多,是长影的重点项目,这样一部战争大片,他们仅用51个工作日就全部拍摄完成,创下了长影厂的奇迹。
      回忆这段往事,李前宽导演幽默地说:“我夫人比我技高一筹,她一上来定位就很高——导演,这一点比我胆儿壮。那时候我的老师不少,夫人是我的贴身老师。1981年,编剧张笑天拿出《佩剑将军》剧本,点名让我来导,厂领导也同意,但指明由我的妻子、肖桂云导演和我一起联合执导。当时肖桂云已经执导了三部片子,她‘肩负’了带我这个‘新人’的任务。我们‘夫妻店’就这样大模大样地开张了,起步就是大片子。”他的眼神中带着骄傲和温情。
      肖桂云导演回忆说:“这是我们俩合作的第一部片子。这是一部反映淮海战役序幕的战争大片,当时在长影有不少异议,并认为把这样重大的革命题材交给他们来拍摄,有些冒险,担心我们年轻驾驭不了,可是,我们有很强的自信,尤其是前宽定要把这部影片拍成不可。在拍摄尾声高潮戏时,曾是他老师的美术师几次选景他都不满意,感觉场景不够,他要大场面,最后,他亲自选在徐州北的沛县大桥下的偌大河滩。李导演调动了部队一个师和上万人的群众,拍摄下了由南下解放大军与支前民工组成的人民战争大场面。《佩剑将军》公映后,创下了当年电影拷贝的最高纪录。”
      肖桂云导演说,“《佩剑将军》在厂里放映时座无虚席,反响强烈。所有的领导和同行们都没有想到,我们这一对年轻人拍摄的片子这么有震撼力。领导看了影片后兴奋之极,说,‘这部片子为厂里赢得了荣誉和收入,重要的是发现了人才。’从那以后,厂里但凡有大片,首先想到我们两个。之后,前宽可以独立执导影片了,我们感觉在一起合作特别默契,一直合作至今,成了‘影坛夫妻店’。”此后,李前宽与肖桂云这两人的名字,便紧紧地联在了一起,再也没有分开。

 

【共和国情结】
爱国主义就是中国电影人的魂

      现代革命战争是中国电影创作的富矿,在李前宽和肖桂云导演看来,中国电影史上,爱国主义是一条绵延不断的红线,爱国主义就是中国电影人的魂,也是中国电影的魂。秉持心怀天下、虚怀若谷的胸襟,李前宽与肖桂云固守着艺术家的自觉,在个体与大众感情的细微积淀中,展示出其深厚的人民情怀,在一部部影片里,体现出真挚的“共和国情结”。
      “我们是与共和国同步成长的一代,‘共和国情结’还真和我们的创作历程相关联。前宽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同时也考上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时候,他选择了北京,这是他的一种感情使然。来到北京,恰逢新中国成立10周年大庆,他被选为文艺大军的排头兵,在天安门广场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神圣庄严,热泪盈眶,那是他第一次和祖国紧紧相拥。后来我们多次参加文艺大军在天安门前的节庆活动,长期用心参与艺术与社会实践,心中涌动着爱国情怀。但我们没想到会拍《开国大典》。拍完《佩剑将军》的时候,我们曾产生一个梦想: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扛着摄影机一直拍到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上冉冉升起,毛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电影,一部令人激动的史诗式的大片。有过这样一种想法,这也是我们电影梦的追求。当时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跟我们讲,‘我们共产党人把江山都打下来了,你们还拍不出电影吗?’这是对电影人的鞭策和激励,也是我们电影人的责任。”
      肖导介绍说,“在拍摄《开国大典》之前,我们曾筹备《重庆谈判》,为之付出了很大心血。在即将开机时,领导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峨影厂。我们就去拍农村戏《甜女》《黄河之滨》《田野又是青纱帐》。拍摄《黄河之滨》,我们到山东鲁北贫困地区深入生活;拍摄《田野又是青纱帐》,又来到东北深山与农民分享改革开放的喜悦;走进长白山,我们拍摄了反映农村致富更要重视农村教育的电影《鬼仙沟》。在拍摄电视剧《血洒故都》时,就接到《开国大典》文学剧本。奋战一年,完成了向国庆四十周年的献礼之作。接着又应西影厂之邀前去完成了反映改造国民党战犯题材的《决战之后》。这时候兄弟厂的《重庆谈判》没拍成,重大题材领导小组决定把这个题材还给我们俩来拍,我们又执导了电影《重庆谈判》,接着就是《七七事变》《金戈铁马》《红盖头》《旭日惊雷》《世纪之梦》等影片。2000年,我们又联合执导战争电视剧《抗美援朝》……”
      肖桂云导演说,“这么回过头来一想,从新中国成立30周年的《包公赔情》、40周年的《开国大典》、50周年的《世纪之梦》、60周年的《星海》到70周年重新修复《开国大典》,这么多年拍摄的作品里确实有一种共和国的情结。是巧合,也是一种机缘,是初心,也是使命和担当。这不是我们设计好的,也不是偶然的,是各种因素促成的。”
      在谈到戏剧电影时,肖桂云导演说:“《韩玉娘》上个月获得‘戏曲导演奖’,非常欣慰。中国电影的第一部电影《定军山》,是从戏曲电影开始的。其实我的第一部独立导演的影片就是戏曲片《包公赔情》。我觉得戏曲电影必须保持国粹的精髓,以电影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而今,这对年近八旬的影坛夫妻仍不断努力。正如李前宽导演所言:“只要是有助于中国电影繁荣发展的事,我们都愿意去做,是战士就要奋斗不止。”
      眼下,他们正在倾力打造一部力作——《东方欲晓》。影片讲述了长影的前身东影,从1945年抗战胜利到1949年开国大典期间,反映在党的领导下,新中国电影摇篮发生的感人故事。这是一部讴歌中国电影人初心与使命的鸿篇巨制,形象展现了新中国电影人在战火硝烟中艰苦奋斗,为祖国和人民拍电影的可贵精神,在新时代仍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影坛画家】
光影彩墨绘新篇

      记者采访中得知,《开国大典》片头的“开国大典”四字是李前宽导演的手笔,自然而然就谈到了美术与电影的关系。由于李前宽是学美术出身的导演,在他的电影作品里,很注重银幕造型,色彩明暗、构图等造型元素都是十分讲究的。
      李前宽和肖桂云导演坚持着绘画创作,多次在国内外举办画展,叙利亚大马士革的郊外、新疆的胡杨林、古罗马斗兽场……一幅幅采风作品,于笔墨中见精神,于尺幅中见气质。他们认为,艺术家对生活的观察与感悟、对艺术的思辨与追求是息息相通的。同时,经典美术作品如同经典电影,它是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的缩影。
      李前宽导演说,“我从小既爱绘画又爱看电影。我画的第一幅画是在读小学二年级时在黑板上画了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开国大典’,那一年,我8岁……”
      中外影坛许多导演多为学美术的,后来成为导演,他们均在“悟”字上,洞开一面。
      李前宽导演一再强调,无论是拍摄电影还是绘画,“悟”很重要。他说,“悟,是一种灵性和才情,既是对艺术规律的领悟,也是对生活体察,认识,选择与表现的张扬。我这一辈子都在践行着一个字——悟。悟得深浅,悟得好坏,是大不一样的。电影是每一个镜头连接起来的造型艺术,绘画艺术是和电影艺术相通的。总书记曾给中央美术学院一位老教授的信里谈到了对年轻人实施美育教育的重要性。我认为,审美品位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教养,美育也是国民素质提高的基本课。”
      也许,苦难带来的艺术更有感染力。
      那是个特殊的年代,由于李导背负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患难之时,他的夫人坚定地站在了他的身旁。为了排解心中的郁闷,他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将满腔赤诚诉诸笔端,画了一幅马克思的彩色肖像画,挂在了他们温馨的“火车卧铺”小屋的正面墙上。他们彼此的信仰和情感息息相通。前几年这幅画在上海展出时,引起轰动。
      肖桂云导演是学导演的,美术造诣也很高,特别近年来,她在绘画领域也有突出成就。她曾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把在大自然中观察到的千姿百态的绚丽花朵,通过笔墨定格在纸上。同时,她还积极参与公益事业,捐画捐款给灾区和贫困山区的希望小学。
      2018年国际妇女节之际,肖桂云导演应邀参加第62届世界妇女大会,也参加了在联合国举办的“女性艺术家画展”,她带来了她创作的20余幅中国画作品,主题是“百花迎春”,受到世界各国观众的好评。这是她五年内第二次在联合国总部办个展,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女艺术家的风采。

【两人同心可断金】
爱在光影中熠熠生辉

      50年前的国庆节那天,李前宽、肖桂云两个结为夫妻。那个年代,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誓言,但牵了手就是一辈子,一不小心就白了头。2018年,李前宽、肖桂云伉俪喜度金婚。50载婚姻,平淡是真。
      肖桂云导演说:“我与他是校园里认识的,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很阳光,不是一见倾心,更不是恋爱至上。他是粗线条的,他不会想到过什么节送你个小惊喜,送花什么的,这一概都没有,连我什么时候过生日他都忘了!”李前宽导演笑了笑,说:“我把自己的心送给你了,有什么比这更金贵,是心贴心的一种感受。生活是越简单越质朴越好……”
      这就是爱情。
      和爱的人走到哪,哪里都是家。当年,他们的家是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屋,夫妻管它叫“温馨的’火车卧铺’”。岁月如歌。刚刚结婚的小两口,为追求光影之梦,分别征战南北,常常是他刚返回长春,她却要立即出外景。两人常在火车站擦肩而过,为了工作,他们只好拿出一个人的工资,求人帮忙照看幼小的女儿……
      “前宽是一个很大度的男人,他什么都不管。我就老听有朋友跟我说,看见一件貂皮大衣特别好,想买,但她爱人不让。前宽从来不这样,我想买什么他从来不管,只要我喜欢就可以了。当然前宽也说,‘我这辈子对不起你,我不能让你住大房子,也没有给你买奔驰宝马。’他是大男人,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轻易不流泪,可一到拍戏的时候,情绪上来,进戏很快,他老是带着眼泪在拍戏!包括不久前我们去影院首次看修复版《开国大典》,他激动得流泪。”肖桂云导演说话时,注视她先生的眼神带着一如既往的欣赏。
      眉间是银河,眼中有星辰。
      爱情里最重要的就是相互扶持,不离不弃。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们家里最值钱的“大件”是一台缝纫机。那个时候两个人身上穿的衬衫、棉马甲、毛线衣,都是肖桂云导演亲手编织或缝纫的。不仅如此,影片《包公赔情》《桃李梅》《佩剑将军》等分镜头也都是在那个缝纫机上完成的。缝纫机的盖子合起来权做书桌。前进的道路,虽难,却幸好有你。
      “我也喜欢做饭,变着花样做。我是哈尔滨长大的,十几岁就参加市里的防汛工程,运沙、泥土,练就了一身‘硬’功夫。那时每个学期都要下乡去参加学农劳动,一去就是半个月,掰苞米、搓苞米粒等农活我全干过……”
      忽然又想起他们夫妻的那张温馨合影照片——患难之时,温馨的“火车卧铺”小屋子里的正面墙上,妻子坚定地站在他的身旁,身后就是李导画的马克思的肖像。也许李导绘画的灵感就来自于马克思说的这句话吧——“诚然,世间有许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丽。但是哪里还能找到一副容颜,它的每一个线条,甚至每一处皱纹,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强烈而美好的回忆?”
      如今,这对开辟了中国主旋律电影的先河,已在中国影坛上叱咤风云60年的银幕伉俪,一路携手为电影事业奋斗着,一同对理想与信念孜孜以求,彼此有同志式的关心与叮嘱,也有夫妻间的情感交流,更有对新朋旧友的关照,还有对长者晚辈的亲情。风雨同舟,已经走过五十载。
      “从家庭到片场,一段跌宕的剧情钩沉;他有他的气壮乾坤,你有你的细腻委婉;你有你的万马千军,她有她的流水行云。琴瑟和鸣总会一鸣惊人,和而不同当然卓尔不群。”(央视《中国文艺》栏目经典致敬辞)
      路长情更长!李前宽、肖桂云两位艺术家的电影梦,从拍摄电影那天已开始,没有彼岸,也将永远没有终点……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