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大管家李德青社区战疫

——东城区交道口街道社区党委书记

作者:潇棋/文 钊贝贝/摄  来源:  时间:2020-03-25

      福祥社区居委会二楼,四米多长的白板上是一个个的小方格,里面布满了信息。
      “309,绿色,未出京;513,橘黄色,租户,夫妻二人1月20日离京,1月28日返京,无发热、咳嗽;302,绿色,退役军人。”……
      这就是福祥社区的战“疫”民情图了。通过这个图,社区200个院落的疫情防控情况一目了然。
       “‘绿色’代表没有出京户,‘橘色’代表返京户或未返京户,‘红色’代表有发热人员户,卡通小人代表住有独居、空巢、残疾、低保等特殊群体。‘五角星’代表党员之家。”
      福祥社区党委书记李德青详细向记者介绍着,那样子就像一个作战的指挥员。“我们就是在战斗。掌握数据信息是做好防控工作的关键。上战场不但要靠人的身躯,也要有战‘疫’图这个武器。”
      戴着口罩,我看不到李德青的脸,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口罩下的那份坚定。

从手忙脚乱到渐有章法

 

      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让人们的生活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大年三十,李德青接到了上级通知。“本来想春节期间去看看88岁的父亲,陪陪老人。一起好好过个年。但疫情就是命令,我立刻通知社区所有工作人员,马上到岗。”
      福祥社区地处东城区交道口街道西南部,由9条胡同和一条大街组成,平房院193个,楼房7栋,是典型的混合型社区,社区整体呈开放式状态,人流车流较多,疫情管控压力很大。

      对于这里,李德青非常熟悉。从结婚到现在,她在雨儿胡同住了28年。“我的婆婆曾是东城区政协委员,退休后到社区居委会当主任,一做就是13年,2003年才退。2005年时东城区招聘社区工作者,我婆婆给我报了名,她说我挺适合干这工作的。2006年,我开始在交道口街道大兴社区上班,2018年3月调到福祥社区。到今年3月,参加社区工作整整14年了。”
      尽管对社区工作很熟悉,可是面对新冠肺炎病毒的防疫工作,李德青说刚开始还是有点手忙脚乱。
      “2006年,我参加社区工作,当时社区的一位老党员和我讲起2003年非典时如何消毒、如何做社区工作,如何给隔离人员送吃的。但我毕竟没有亲身经历,所以接到通知后,最初的工作还是按照常规的办法,入户、宣传、动员、发一封信,告知所有在这居住的居民。”
      同时,李德青结合辖区特点,组织好社区排查的“外网”,在社区外围设置了5个点位,由街道党群办党员干部和东城区文旅局抽调党员干部组成防控力量,实行社区全封闭管理,凭证出入,开展返京人员初步登记工作。
      福祥社区一共划分了4个网格。由社区班子成员担任网格长,组成4个网格排查小组,全面入户摸排外地来京返京人员,对接各外围点位登记情况。
       “一开始,我以为平房院是摸排重点和难点,毕竟是平房区,数量多,有193个院,情况复杂。但随着工作开展,在第二轮排查的时候,我发现工作的难点和重点并非当初想的那样。平房院住户彼此很熟悉,熟门熟户,楼门院长对这一区域很了解,来一个人很快就能弄清楚,工作开展比较顺畅。而社区的楼房,尤其是45号院和豆角25号这两个楼房小区成为了工作的难点。”
      整个福祥社区一共1300多户,4000多人,45号院和豆角25号的7栋楼所在的第一网格就有700多户,占到了社区总户数的一半还多。这个院户多人多,出租房多,流动人口多,租户比例高达30%;独居人口多;居民都比较看重隐私,工作推动很困难。
      “新冠肺炎疫情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居民感到恐慌,有的居民在家里戴着口罩和潜水镜,有的隔着两道门和我们对话,说‘别让我签任何字,我不沾你们的东西,不要接触我!’恐慌加上相互不熟悉,彼此缺乏信任感,摸排工作初期进展并不顺利。”
       可是,疫情不等人,有阻力也要上。
      “硬着头皮摸排,想尽各种办法,我们建立微信群,在群里发温馨提示,向大家通报社区近期的工作。我们打造了‘线上福祥’平台,在线上举办 ‘祝福武汉·加油中国·战疫正能量’作品征集大赛,居民可以拍摄祝福短视频,原创诗歌、绘画、书法、歌舞,记录感人故事;我们设置‘科学防疫’知识宣传板块,让居民掌握科学防控疫情知识,做到‘严防’但不‘恐慌’;居民可以通过线上打卡报平安或者提供疫情线索,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社区防控的哨兵;宅家,有生活需求可以通过在‘需求和资源征集区’线上留言……同时,发动103名楼门院长、20余名党员志愿者、小巷管家;对于重点人、重点户、重点区域,加强排查。”
      渐渐地,居民的共识、力量和心在凝聚,李德青稳住了阵脚。

 

头脑风暴战“疫”图诞生

      几轮排查之后,李德青发现台账越来越多。当需要一些数据时,比如:一天走访了多少户?贴了多少通知?给多少人打过电话?工作人员就会去翻一摞摞的纸质底账。
      “虽然大家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因为台账页数太多,想要从中寻找某一住户信息耗时长,而且重点排查对象不够清晰明确,严重影响了社区疫情防控工作效率。”
      李德青决定集思广益,解决这一问题。她与党委班子成员和社区专员开展了专题研究,在一次“头脑风暴”上,思维活跃的年轻人想出一个主意,“为什么不把平面的变成立体的呢?把图挂出来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我们很快就制作了楼房战‘疫’图,以红、橘、绿等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管理等级。帽儿胡同45号院、豆角胡同25号院两个仅有楼房院的600多户信息被囊括在600多个小方格里。”
      记者看到,600多个小方格代表600多户居民,上面贴着101、102、103等编号,方格内标注着不同颜色、写着不同信息,姓名、住址、家庭情况、从哪里来,联系方式,标得一清二楚。
      “战‘疫’图节省了反复查阅住户信息的时间,提高了下户巡查效率,实现了精准分类防控。它就是一个大的数据平台,发挥着社区防疫大脑中枢的功能。”
      当居家观察户脱离观察期或者某户居民身体情况发生变化时,当发现垃圾未处理、陌生人来社区、返京人员未登记、住户身体异常等疫情线索时,战“疫”图会第一时间更新,24小时动态监测。

      2月9日,帽儿胡同45号院一家租户返京未登记,便有居民志愿者通过数据后台提交信息,社工们立即赶到租户家,为他办理了返京登记并安排专人跟踪其居家隔离14天。
       “每天下午,我们会根据一天走访的情况进行数据动态更新。最开始的时候,45号院楼房的出租率比较高,将近100户是橘黄色的。现在,绿色的占比例比较多,随着工作深入开展,楼房户的工作对我们已经不是困难了。”
      3月13日,在前期楼房小区“战疫图板”工作模式的基础上,福祥社区制作了平房院“民情图册”,院落实行分等级、标识分颜色、院落分类管理的精细化管理,形成了楼房与平房院落全覆盖的“一板一册”详细信息图。
      从1月24日排查到现在,李德青带领社区干部总结出了“三图两表一诺一责任书”7本详实账。“把这7本账做好了做细了,做到每户有小账、网格有大账、社区有总账,每天对账、盘点,对数,一天的工作才算完成。”

 

 

 

大家都叫她“大管家”


      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李德青连续上班,她说自己已经忘记了每天是周几。
      福祥社区有五个点位,距离不近,前些天下了几次雪,早上风大寒冷,双脚双手冻得有些麻木。回到居委会刚要喝水,社区居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曾经,我一天内接过二三十个电话,都是说封闭小区特别不方便的。‘以前快递都送到家门口,你们就不能让快递进来吗?就这点事你们不能替老百姓干好吗?’” 
      “居民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这是特殊时期,我们就去耐心地解释,有快递的、年纪大的、不能下楼的、住的比较远的,隔离期内的人员我们就会帮着把快递拿进去。”设身处地的劝说,晓之以理的疏导,问题解决了,不知不觉一个小时也过去了……
      刚开始,社区志愿者人数不够,李德青就探索“互联网+疫情防控”,利用“雨儿30号”微信公众号开设“同心战疫”专区,面向街道驻区单位、社区居民发布爱心“跑腿侠”招募令。辖区内餐饮企业伊隆斋看到后,主动将后厨备存的蔬菜瓜果免费发放给居民。“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区级层面下沉了2000余名干部到社区一线协助防疫工作,到我们社区有8个,他们不仅执勤、站岗,也主动成为了我们的‘跑腿侠’。”
      隔离人员、重点人、生活困难三类群体,是李德青关注的重点。家住地安门东大街的郑女士,长年孤寡不做饭,因很多餐饮企业关门,吃饭成了大问题,李德青联系兄弟帮扶中心,为老人送了方便面等日常物资。
      “帽儿45号的老两口,老伴去年胃大出血做了手术,只能吃协和医院特制的代餐,这个代餐一次就开一个月的,前几天老太太给我打电话哭着说老伴的代餐快吃完了,如果不能去医院开,老伴生命有危险,我了解情况后一边安慰老人,一边与医院联系,第二天上午就和副书记一起去协和医院,把药开回来了,当时根本就没想自己有什么危险,回来觉得还是有点后怕。”
      疫情让每一天都显得那么漫长。一些长期“宅家”的居民,心情焦虑,李德青就把一些正能量的信息和故事发到居民群。
      武汉方舱医院内一段“其乐融融打太极”和“欢欢乐乐跳广场舞”的视频风靡网络,很多网友都被病友和医护人员的坚强勇敢所打动。“战胜疫情,除了疫苗和良药以外,更需要的是坚定的信念和良好的心态。这样的视频,发在群里和公号,既是调解居民心态,也是鼓励自己。”


      她还联系了北京睦友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在公众号上开通“阳光宅”心理服务,为居民提供线上心理咨询服务,让居民“宅家”但不“憋闷”。
      李德青今年50岁了,为了照顾公公婆婆,李德青住在东五环,但她每天8点肯定到单位。来到单位,第一件事就是给社区办公室消毒。
      “社区办公室更不能出问题。我来早点,让年轻的社工多睡会儿。单位几个90后的年龄和我家儿子差不多,我拿他们当我的孩子一样。一位社工,女儿刚刚出生4个月,她还是坚持天天来社区,家里都没法照顾;有一位是新婚,蜜月旅行取消了;有一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晚上回家晚了孩子会哭闹,就分别请奶奶和姥姥帮忙照看,她自己连续1个月没见着孩子……他们身上承担的不仅仅是社工这一个角色,还是各自家庭里的爸爸、妈妈、新郎、新娘,所以我现在更多地关心他们,他们在工作中受了委屈,我晚上会发微信,鼓励他们,有时候我给大家买点草莓……”
      关键时刻见真情。李德青给社工们买水果、买糖。她的腰病犯了,疼的直不起腰,同事帮她按摩,给她膏药。“一个多月了,没有一个主任说因为家里的事请假,就这一点,我特别感动。”
      说到这里,李德青的眼中起了“雾”,她停顿了一下,说:“我们社区有19个社工,其中15个是党员,有2个不久前也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大家在工作中都冲在前,有困难一起扛。为了照顾好住在5楼的居家隔离人员,他们有时候每天跑上跑下好几次,虽然是冬天,回到社区衣服都出汗湿了。”

 

社工是职业更是事业

      “天天在社区抗疫第一线,您不怕被传染吗?”
     “不怕,做好防护,没问题的,也有很多居民问我这个问题,甚至有的人说你们挣钱不多、管事不少……我真没想自己有什么事儿,反而每天都要叮嘱社工,测体温、戴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勤洗手,做消毒,天天叨叨。”
      李德青说自己以前从来不服老,对年龄不在乎。“但是,前些日子看到某个报道介绍我时,用了‘年近半百’这个词,我看后没绷住,哭了。这次疫情防控中,工作压力前所未有的大,体力透支很多,我每天走至少15000步,回家脚都是肿的,一点都不想动,晚上睡不好觉,躺在床上还在想着工作。外地返京人员越来越多,工作重点从开始的本地居民到返京人员再到一些工地、小门店、集体宿舍等等,一躺到床上就开始一个网格一个网格的过。有时真的怕自己扛不住。”
       “家里的支持是我工作最大的动力。我爱人在地铁上班,也是天天忙,儿子看到我和他爸这么累,帮着买菜做饭,不管晚上我几点到家,都能吃上热乎饭。”


      如今,居民们都能做到科学防护,恐慌感逐渐下降,彼此的信任感逐渐增加。看社区做了那么多工作,社区的居民被感动了。
      2月4日,居民张秀芬第一个出来一起参与巡逻。在巡逻过程中遇到陌生的人员,就主动上前询问是否是外地来的,有没有自我隔离,建议他们回家休息。在此过程中,还遇到深入社区调查的区长,及时上前询问,区长也被拦住,受到区里领导的一致认可。
      福祥社区内的理发店“金板寸”的负责人刘清池带领店内数名店员组成志愿服务队来到福祥社区,分别驻守在帽儿胡同45号院和豆角25号院的来京返京人员登记站点,巡查等待来京返京人员并为他们做好登记报备工作。李德青说,“理发店还千方百计托朋友买来物资,给我们送了20桶消毒液,200只一次性手套。这都是紧俏商品,挺让我们感动的。”
      越来越多的居民,尤其是党员,自发地加入志愿者队伍,主动站岗、巡防。疫情期间下过几次大雪,社区一位党员志愿者,一大早就主动去站岗,李德青见到后问他:“这大雪天,没安排您站岗,您怎么自己来了?”他说:“这不用安排,看到你们的付出,我就应该做点什么。”还有一位年轻的预备党员,在商务酒店工作,因为酒店没有复工,他作为在职党员来社区报到,前后参加志愿活动10多次,李德青跟他说不用来这么勤,他答:“我年轻,我又是预备党员,而且我奶奶也是党员,但她身体不好不能来,我替她多干点。”
      “居民们给我们送来苹果、维C泡腾片,还有自己煮的茶叶蛋和糖葫芦。我们社区工作者按纪律规定不能接受这些物品,但在这种时刻,居民的这份心意,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和精神支撑。”
      居民的想法很朴实:“李书记,你们把身体保护好了,才能更好地保护我们!” “我们离家近,守护社区的平安,既是你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责任。”
      “过去,许多人觉得社工挺清闲的,通过这场战‘疫’,老百姓对社工有了重新的定义和新的认识。现在,只要一听居民说你们辛苦了、多保重、不容易,我鼻子就酸。今后,如果再有新社工入职,我也会和他们讲,作为社工,我们非常骄傲。”
      别看李德青工作起来很拼命,但她的身体并不好,几年前患甲状腺癌做了手术,“每天可以不吃饭但不能不吃药。”
      听到这里,我不禁问道:“那您还这么拼啊?”
      李德青回答说:“我只是做了在这个时刻应该做的事,比起那些在武汉工作的社工,我做的这些真不算什么。社工是职业更是事业,干一天就要干好,要对得起居民百姓对我的厚爱。还是那句话,赶上了就冲上去!”

 

 

 

【采访手记】
      采访结束了。但我一直记得初见李德青时的情景。
      3月9日下午,她从福祥社区出来,阳光照在她的短发上,有着淡淡的金色,蓝色的户外衣上,党徽很耀眼,左臂上戴着首都治安志愿者的红袖章。打完招呼,她先是到入口处的桌子上取了五六件快递,“这都是45号院的,以前快递都让送到家门口,现在快递不让进,只要我看到,就给带过去。”
      我们向社区居委会走,她一路和居民远远打着招呼,那种和居民熟悉的样子,那种走在社区,遇到居民就能唠上几句的感觉,让我有那么一会儿竟然忘记了新冠肺炎疫情。
      我突然觉得,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大考,对每一个人的大考。就像李德青说的,“这就是一场人民战争。靠社区19个社工,24小时不休息也干不过来。就得发动党员、居民、志愿者,能发动的都发动起来,包括辖区单位。”
      是的,这场战“疫”,不只是社区人的,也是每一个人的。尽管我们无法看到彼此的脸,但能以行动表达我们的心。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