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BRTV《京城美食地图》主持人莀莀:看似乐享美食,实则一路“哭吃”

——

作者:邢大军  来源:  时间:2021-08-25

 

 

熟悉美食节目的人,一定都知道北京广播电视台的名牌栏目《京城美食地图》。喜爱《京城美食地图》的观众,也一定对节目中“一探到底”的主持人莀莀不陌生。

到底”的主持人莀莀不陌生。
宣传北京文化,呈现京味特色,领略人间烟火,品评坊间滋味。
——这是《京城美食地图》的节目主旨。
 
披星戴月,探访推介,开机狂吃,关机痛哭。
——这是节目主持人莀莀对其职业的状态实录和境遇自况。
 
图片
 
在《京城美食地图》中,镜头前的莀莀,利落明朗,快人快语。
在与记者交流时,文字中的莀莀,简洁明了,快问快答。
 
 
“热爱美食的人更热爱生活。任何一种爱,都不比对美食的热爱真切。”哲学家萧伯纳如是说。
事关与美食节目何时结缘、如何爱上美食?莀莀的回复,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出乎预料。
 
莀莀说:我是莀莀,全名张沐莀。是一个生在新疆长在新疆的汉族姑娘。新疆之大,美食之多,那对我的性格养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后,虽然常常以“特别能吃苦”来要求鞭策自己,但通常,我能做到的仅仅是前四个字——“特别能吃”。但要说真把“吃”当做工作来做,那我可就不是那么“能”了。
2014年6月的一个午后,烈日蝉鸣。我在去出新闻现场的路上,接到了领导的电话,大意是说基本定下来了,我可以去即将成立的日播版《美食地图》节目组报到了。之所以只记得大意,皆因太过激动。要知道北京电视台的美食节目,是全台收视率的翘楚,也是行业里数一数二的范本。节目中的主持人前辈,简直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明星,马上我也要成为其中的一员了,多少有点儿“梦想成真”的意思。
记得那天,在西三环苏州桥,北京电视台旧址的食堂一楼,一张小圆桌,五个小圆凳,落座五个人:两位制片人、两位主编、以及我。五个女的!没错,这就是《美食地图》日播版的第一次例会。
 
图片
 
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吾之美食,汝之鸩毒。世间诸事,反之亦然。
幸福大概只存在于别人眼中,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进入《美食地图》后的真实况味,我们不妨透过莀莀的回答细细品味。
 
莀莀说:不管是观众,还是我身边的朋友,都特别羡慕我的工作。他们说:“我们努力工作为了吃饭,但你吃饭就是工作。”但大家有所不知,你们看到的、了解到的的《美食地图》节目已经是升级打怪到5.0版本的精华呈现了。也许大家想象不到,节目拍摄的最初几年,我都是开机狂吃、关机痛哭的。
开始主持《美食地图》,面临的状况,与我之前的设想出入更大,尤其刚开始的一年,那是真难啊!
日播版《美食地图》成立伊始,得到了全频道上下的鼎力支持。为了区别于周末版的《美食地图》,我们从《四海漫游》等节目里“借”来了大量的精兵良将,试图不光坐着吃,试图把美食玩起来。我大概此生都会记得“老四烧饼”这家店的拍摄过程,因为我的“哭吃”经历,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大学毕业后,我播了一年的教育类演播室节目,又在《生活这一刻》(以前的《生活2012》)里跑了两年多的新闻口,突然跳脱到《美食地图》,我找不到我自己。我们和店里的食客做游戏,答对了就送他们好吃的……但同事们说我一张嘴,总是像在采访新闻当事者甚至是犯罪嫌疑人。没有笑容,更没有做游戏的“场”。
导演总在开机之后,拍着脑袋恨铁不成钢的说:“这不对!”
于是乎导致我面对一个大爷,开口说了半截游戏规则,突然卡住,脑子里想的都是:不能这么说,我要开心,我要笑,我在做游戏!勉强把后半截的话说完,摄像机一关我就哭了。
这哭,是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用现在时髦的形容词“凡尔赛”来描述,我在大学或者是毕业后参加工作,虽说不是专业最好,但起码也是肯定居多。而站在“老四烧饼”店里,我觉得我张口说的每一个字,甚至脸上肌肉的每一次抽动,作出的每一个表情,都是错的!
更恐怖的是,这慌乱失措的表现,还被放到了新节目播出的第一期。糟糕且真实——节目播出之后,我的表现毫不意外的获得了些许差评。我哭着找到制片人、也是美食节目的前辈主持人英子姐,她却对我说:“哭啥?你的热菜还没上呢。”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尝试和历练,我才慢慢的从那个怯生生的莀莀变成了从容自信的莀莀。我能更全面的形容出我吃的东西的口感了,我能更积极的调动游戏场的气氛了,我能更融洽的和食客交谈了,我能找到我自己了。
 
图片
 
图片
 
“与发现一颗新星相比,发现一款新菜肴对于人类的幸福更有好处。”这句名言出自法国美食家让·萨瓦兰所著的《厨房里的哲学家》一书。
在发现美食和发现新星之间,莀莀的生活天平似乎更倾斜于“新星”一侧,因为印象中“披星戴月”的记忆更沉重。
 
莀莀说:当初好不容易进入状态,但很快我就又笑不出来了。这回不是经验不足,而是劳累使然。我说我是“哭吃”,更不是得着便宜卖着乖。节目是日播,从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展示3家店。而每家店,我们拍摄起码需要半天的时间。加上当时只有我一个女主持。我有多“吃香”呢,举个例子:某天拍摄结束回家,洗澡时发现水管裂了。我每天必须早起出门拍摄,这段时间物业的工人师傅还没上班。我拍摄结束很晚才回家,工人师傅早下班了。就这样,我过了半个多月用盆接水“冲澡”的生活。实打实的半个多月,披星戴月,堪称峥嵘岁月了。
 
图片
 
图片
 
在美食界流行这样一句充满谑虐色彩和悖论意味的话:“世界上最痛苦的三角恋是,我爱美食,但脂肪爱我。”
美食和减肥,这大概是当下很多人都无法回避的话题。身为美食节目主持人,莀莀也不例外。
 
莀莀说:在这里,我要顺道给大家解释一个困扰了大家多年的问题——美食节目主持人是不是假吃?
我真的是要拍着大腿感叹,我这个西北姑娘傻实在就傻在这儿,我真吃!
每天吃八顿,每顿都得吃的特香,真挺难的。不说每顿都跟大胃王似的横扫,但起码拍摄的时候的这一口,我不会吐。这是对店家、对用心给我们制作美食的师傅们、对这口食材最最起码的尊重。所以,并且很快,我身体各部门都做出了应激反应。胃时不时的给你疼一下,脂肪也呼朋唤友的抱着我的骨架不肯离去了。最近两年组里新来的小朋友看以前的老片子都惊讶的喊道:“莀莀姐,这……是……您吗?”
我一般都会应答:“自信点!把‘吗’去掉!是我!这每一斤肉都是凭我自己的本事长上来的。”
当然啦,彼时年轻。如今的我是哭不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心宽体胖的缘故。比起很多辛勤劳作的人们,我们的工作实在算得上是一种恩赐。和各种各样的食材打着交道,有些还是日常难得一见的珍馐。和各种各样的能人打着照面,很多都是身怀绝技的榜样。日常五味陈杂,我已经乐在其中。日播版的《美食地图》也在818日刚刚过完她的7岁生日。我感恩这个7岁的“小小少年”,带给我的酸甜苦辣咸,下个7年,我们再见!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