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足球名宿刘利福

——金左脚书写传奇 半生情唯系绿茵

作者:记者李雄峰 封面、题图摄影/常江 图片提供/刘利福  来源:  时间:2018-06-26

  ■ 一个大脚,让他的人生与足球结缘

  ■ 当年的中科经典之战,队友连下三城,他送出两记精准助攻

  ■ 他说,踢足球绝对是需要智商的

  ■ 老骥伏枥,甘愿做中国足球发展的马前卒

  因为带着对这位足球名将的敬重,于是,模仿电影《大撒把》中的一段台词,作为这次采访的开始:“在浩瀚的世界足坛上,散落着许多璀璨的明珠。贝利、贝肯鲍尔、克鲁伊夫……梅西就是其中的一颗。”再度模仿一下:“在浩瀚的华夏足坛上,散落着许多璀璨的明珠。李惠堂、年维泗、容志行……刘利福就是其中的一颗。”

  说起刘利福,恐怕京城乃至中国中年球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曾与沈祥福被北京球迷亲切地并称为“京城二福”。而正是因为“京城二福”的存在,才有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北京足球的迅速崛起,以及“小快灵”京味儿足球文化的出现。“京城二福”也为甲级联赛时代的北京队,三年两夺联赛冠军立下了赫赫战功。

  又一届世界杯开幕了,全球球迷的目光都汇聚到俄罗斯,聚焦着那动人心弦的六十四场比赛。而作为曾经为中国队征战过世界杯预选赛的主力球员,如今虽已年过花甲,但依然活跃在足球圈,为中国足球、北京足球的发展四处奔走的刘利福,就坐在了记者的面前,“话匣子”一经打开,流淌出来的便是这位中国足球名宿一段段的故事,那是对足球的一腔真爱。

  

  一脚球踢开足球梦

  一提起刘利福,在京城乃至全国球迷心中,那算得上是带有明显时代符号的人物了,一辈子几乎没有离开过足球的他,说起自己最初与足球结缘的情景,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得说是一脚球踢开了我的足球梦。”

  童年的刘利福就读于北京朝阳区八里庄中心小学,很多年以来,这所学校就名声在外——是足球项目传统校。而刘利福的家就住在学校边上同样有着深厚足球底蕴的国棉厂家属院——很多专业足球运动员退役后,就工作生活在这里。

  “有一天,爷爷带着我买粮食回来,沿着我们学校的栅栏外墙,爷爷在前面走,我在他后面跟着。特巧,有一个足球从学校里面飞了出来,正好落在了我的眼前,当时也顾不得肩上还背着一口袋粮食呢,下意识地顺势用我的左脚将皮球嘭地踢了回去。然后,就回家了。”刘利福说,当时踢完这一脚,什么都没想。可没想到,一会工夫,来了个高年级的学生在自己家附近向街坊四邻打听:刚才有个小孩背着东西,还踢了一脚球,是谁呀?经街坊们的“指认”,那位同学找到了刘利福,并问他:刚才那脚球是你踢的吗?刘利福答道:是。那位同学跟着说道:老师叫你去一趟。这话若是让现在三年级的小学生听见,心里也得犯嘀咕。刘利福一听,心里挺紧张:是不是犯了错误了?可没办法,只好跟着这位高年级的同学回到学校。见到了找他的老师,刘利福低着头,就跟犯了错误一样,接受老师的询问:“你是用左脚踢的吗?”“是,我习惯用左脚踢球。”刘利福答道。老师又问:“你喜欢踢球吗?”“喜欢。”不过,在此之前,刘利福可从没有踢过足球,只不过就是一个看见球挺喜欢的孩子。“如果喜欢的话,愿不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踢球呢?”老师的这一句话,终于让刘利福放下了紧张的心情,抬起头,开心地表示——我愿意。

  就这样,才上小学三年级的刘利福,因为这一脚,让他开始和五六年级的大哥哥们练起了足球;也因为这一脚,踢开了刘利福的足球梦,从此,人生与足球结下不解之缘。

  

  苦练出来的一招鲜

  从最初不会踢球,开个大脚球还得先把球挑起来再踢,到后来娴熟掌握了足球的各项技术;从最初在八里庄小学,跟师哥们一起踢球,到成为呼家楼中学校队的一员,再到后来成为北京青年队、北京队的主力,最后成为一名国脚,刘利福诚恳地表示:“自己的人生轨迹非常的简单清楚,足球事业的发展也比较顺利。”对于自己,他十分谦逊地评价道,“自己跑得挺快,脚下的技术还可以,另外的一个优势就是自己天生是左脚踢球,这些因素凑在一起,让自己在各级队里,立住了脚。”

  在自己的球员生涯中,刘利福更多的是出现在前卫的位置上。众所周知,在这个位置上的球员,不仅要求攻守能力平衡,还要有很好的身体条件,灵活的跑位以及充沛的体能。更重要的是,在前卫位置上的球员,要有随时捕捉到战机为前锋队友精准输送炮弹,使后者在对手球门前制造杀机并攻城拔寨的能力。有首歌唱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也正是凭借着日积月累的刻苦训练,刘利福才成为了中国足坛继年维泗之后,又一代的“金左脚”。

  “要说当年哪个球员有特点,你放心,没有几个是跟着全队合练练出来的——全是利用业余时间,自己偷着练的,而且是年复一年地刻苦练习练出来的。”刘利福说,“球队每天训练的时候,练的都是整体的技战术,而个人想要拥有独特的本领,都得利用训练前后的时间。” 北京先农坛体育场东门,原先是排球训练场,场边的围墙处种着一排大树,每棵树离院墙有七八十厘米的距离。“这些树是我们天然的‘训练器材’,我们经常利用这些树来练习带球绕桩。”而刘利福也正是在这里,苦练出了那手术刀般的精准的传球——当年,北京队训练守门员王俊生、李松海的教练员是谢鸿钧。别看是守门员教练,但谢鸿钧指导却有着非常好的脚法。“利福,我教教你外脚背(踢球)。”谢指导想给刘利福“开小灶”。

  此后,每天训练结束以后,谢鸿钧就会带上一筐球,把刘利福带到那一排大树前,在大树后面的墙上画一个圆圈,教刘利福用外脚背踢球,兜出弧线绕过大树,去击中树后的那个圆圈。“那阵子,每天训练前和训练后,自己都会来到这里,一脚一脚地练习,每天都要练上几百次。经过了一年的训练,自己在外脚背射门以及外脚背传球方面,已经练得非常有把握了。”刘利福自信地说道。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北京队,在主教练曾雪麟的打造下,坚持小快灵的打法,北京足球令人耳目一新。正是这样风格鲜明,攻守平衡,再加之教练员、运动员的努力,曾经濒临降级的北京队,在1982年,一举夺得了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年底总结的时候,大家发现,全队百分之五十的进球,来自刘利福的助攻。正所谓:天道酬勤。

  

  他还穿过球王贝利的“小门儿”

  如今很多球迷一说“宇宙队”,情不自禁地就会提起众星云集的西班牙足坛的豪门——巴塞罗那队。然而,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有一支真正名叫“宇宙”的球队,成为了北美足坛与欧洲足坛抗衡的代表。特别是1977年的宇宙队,甚至拥有着“球王”贝利、“凯撒大帝”贝肯鲍尔两位世界足坛顶级的巨星。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一些人开始尝试复兴美国足球,兼任宇宙队老板的时代华纳公司老板罗斯斥巨资,于1975年请来了刚刚退役的球王贝利。继贝利之后,贝肯鲍尔、克鲁伊夫、内斯肯斯、尤西比奥、阿尔贝托等一批那个时代刚退役和即将退役的巨星云集北美足球联赛,贝利甚至曾表示要“用足球征服美国”。1977年,宇宙队夺得了北美联赛的冠军,一干世界巨星帮助球队达到了辉煌的巅峰。

  也正是这一年的9月,贝利、贝肯鲍尔领衔的宇宙队访华,在中国足坛以及中国球迷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特别是9月17日晚,宇宙队与中国国家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进行的比赛,让京城球迷记忆犹新——上半场,两队战成0:0。下半场进行到第11分钟,宇宙队中场传球,被刘利福成功抢断下来。然而,球王贝利积极上前,打算来个反抢。只见刘利福看准贝利出脚的一刹那,将球啪地一拨,球从贝利的两腿之间穿过,紧接着,刘利福抢上前去,领球往前带了两步,顺势起外脚背抽射,皮球应声入网。中国队1:0取得领先,工人体育场沸腾了!尽管终场前3分钟,宇宙队扳平了比分,双方握手言和,但是,这场比赛,却让刚刚走出“十年浩劫”的中国足球看到了自信,更让中国球迷因近距离地欣赏到巨星们的风采而疯狂。

  刘利福让记者看了当年与球王贝利的合影,回想起当年穿贝利“小门”的精彩瞬间,低调谦逊的刘利福说:“只能说贝利当时的年龄大了,已经过了巅峰时期了,而我们还都年轻呢!”那场比赛后,贝利就表示,刘利福、沈祥福等几位中国球员可以在欧洲职业联赛中占有一席之地。

  

  中科经典战完成助攻好戏

  刘利福笑言,自己在生活方面粗粗拉拉,“什么都不会”,但是,一说到足球,自己却是个比较细腻的人,甚至是愿意下狠心思去琢磨。职业球员出现伤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也正是由于受到伤病的困扰,技术动作做不到位甚至竞技水平出现下滑也都是有的。“在遭遇到几次受伤之后,自己在训练中发现,传球和射门的时候,脚腕子有些松了,再踢球感觉脚包不住球了——要知道,只有脚上能吃住劲儿,才能精准地传球和射门。”刘利福说道,“于是,自己就用绷带将自己的脚腕子缠上,这样就相当于给它起到加固的作用,这样一来,传球和射门就又恢复了‘准星儿’。”

  刘利福说自己是踢前卫位置的,就是要给队友传球。“不管是过渡性的传球,还是输送威胁球,都需要掌握好力量、角度、高度,要让队友接球接得舒服,而不是队友为了拿球或者拿球之后还要做一系列的调整。”他说。的确,足球运动不是一个人的“单练”,随时随地都伴随着激烈的对抗,只有练就了一身的绝活,在赛场上才能给队友们创造出更好的机会。在训练中琢磨,在赛场上实践,到后来,队友们已经把刘利福的传球称之为“喂球”了——他的传球,就像是把食物喂到队友嘴里一样,那么准确,舒服,那么“顺口儿”。

  很多老球迷都不会忘记1981年10月18日这一天,第12届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中国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3:0完胜科威特队,为全中国球迷奉献的那场荡气回肠的经典之战——

  当时中国队的主教练是苏永舜,助理教练是张宏根和胡之刚,而那届国家队至今仍被球迷认为是球队最有技战术特点,球员最有个人技术特色,攻守平衡的一届国足,当年队中可谓是高手云集:容志行、李富胜、迟尚斌、左树声、古广明、沈祥福、刘利福……这些中国足坛的名宿,至今仍为球迷称道。

  那天的比赛一开始,中国队就通过快速的进攻,频频给对手的门前制造威胁。第25分钟,古广明右路突破,将球吊到左边路,身披14号球衣的刘利福接球后下底传中,皮球准确地传到了包抄到门前的容志行的身前,他顺势跳起将球轻松顶进对手网窝,中国队1:0领先。然而,科威特队迅速展开反击,并在三分钟后,获得了一次点球的机会。但是,中国队门将李富胜表现神勇,将对方的劲射扑住。工人体育场再一次沸腾了,这也极大地鼓舞了队友们的士气。随后,第34分钟,刘利福又一次输送炮弹,精准地找到了快速前插的古广明,古仔接球后形成单刀,一记凌空射门,球撞横梁后弹入球门,中国队2:0领先!易边再战,第59分钟,是“京城二福”的表演时间——刘利福与沈祥福在门前交叉跑位,致使对手防守出现漏人,沈祥福在中路接队友传球后利用娴熟的技术突破对手的防线,一记低射,3:0,为中国队锁定胜局。此战,刘利福为队友送出了两记助攻。

  其实,熟悉容志行踢球的球迷都知道,很少见他在比赛中使用头球的。不过,比赛结束后,为中国队首开纪录的容志行开心地说:“我得感谢我兄弟(刘利福),他的传球太好了,正好传到我的头顶,即便是我不顶那一下,皮球砸在我头上也会进的。”正是有着这样精准的脚法,中国足球元老年维泗曾经评价说:中国足球的中场左脚将,年维泗第一,刘利福第二。

  至今,要是有幸看见刘利福踢球的人,还能看到他的风采不减当年。不久前,几位北京队的老球员一起踢了一场比赛。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李公一从外线突然斜线往禁区里插,虽然他身边还有对手在防守,但是,刘利福一记精准的直塞球,让李公一舒服地拿到,没做任何调整顺势射门,球应声入网。就这一脚妙传,看出了刘利福深厚的功底,真是宝刀不老。

 

  赴港踢球遭遇霍震霆“截和”

  1984年,北京足球队继1982年夺得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冠军之后,时隔一年,再一次夺取了当年联赛的冠军。而在这一年的年底,为了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出场机会,顺利完成北京队的新老交接,尽管仍处在当打之年的刘利福选择了暂时离开北京,成为了香港东升队的一名“外援”。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曾是香港足球最为辉煌的一段时期,尤其是1979年开始举办的省港杯足球赛,让中国内地球迷更深层地了解到了香港足球当时的面貌。很多球迷对于当时在香港足坛异常活跃的精工队、南华队、东升队、愉园队、东方队、星岛队、宝路华队耳熟能详,更对叱咤香港足坛的尹志强、郭家明、梁帅荣、胡国雄、巴贝利这些足球明星如数家珍。而当年选择去香港踢球,恐怕也是因为刘利福对于香港足球已经不陌生的缘故吧。

  有意思的是,刘利福原本想去愉园队,因为这支球队算是香港足坛的一支老牌劲旅了,不过半路却被香港东升队抢走了——其实,愉园队和东升队的老板都是霍英东,只不过,东升队的实际管理者是霍英东的儿子霍震霆,就这样,儿子“截和”父亲,抢走了“金左脚”刘利福。由于那个时候香港尚未回归,所以,香港的环境比较多元化,足球也带有不同的政治背景与政治色彩,这让作为“外援”身份出现的刘利福更深地感受到了香港别样的足球文化。

  然而,刘利福刚刚在香港踢了一年球,1986年,香港足球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前,全盛时期的香港足球联赛一支球队是可以派出七名外援的,这就造成了有财力的球队可以请到多名高水平的外援,而财力不够的球队由于买不起更多的外援,而渐渐在实力上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强队恒强,弱队恒弱。于是,1986年,香港足球推出了“全华班”政策。刘利福向记者解释道:“制定政策的人也许觉得,联赛中的外援过多,会影响到本地球员的出场时间,继而影响到香港足球水平提升,因此,‘全华班’政策,就是为了培养香港本地区球员即香港籍球员的发展。就在这一年,香港足球联赛取消了所有外援。于是,自己又回到了北京。”

  看了这么多年的国内国际足坛的职业联赛之后,再回过头看香港足球的这次改制,没有了高水平外援的加盟,仅凭当时香港华人的水准,即便是在1985年5月19日世界杯预选赛战胜了过度轻敌的中国队,其真实的实力也是有限的。所以,也正是“全华班”政策出台后,一些球会纷纷退出,香港球市一落千丈,一个曾经辉煌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北京部队队做好传帮带

  刘利福真诚地说道:自己对足球的热爱是发自肺腑的。所以,即便是当年的香港足坛取消“外援”了,刘利福还是想踢球。那段时期,内地足球已经开始提出来“请进来走出去”的口号,也有一些球员开始在接触海外的俱乐部,谋求新的发展。那时,刘利福就想着离开香港去日本联赛踢球。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自己就从一名自由球员,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正营职干部,随北京部队足球队的领导一起坐上了火车,到宝鸡,与正在那里打全国足球乙级联赛的球队会合了。”回想起这段历史,刘利福笑着说道。 事情的由来是这样的——

  1985年,一直在甲级联赛打拼多年的北京部队队,降入了乙级队。这让部队的领导和球队的领导很是震惊,并由上至下下达了死命令——用一年的时间一定要杀回到甲级队行列。于是,球队迅速着手重建,并四处网罗人才,等到乙级联赛分区赛开打的时候,球迷们看到的北京部队队绝对让人瞠目结舌,可谓是焕然一新。刘利福说:“那时候,北京部队队的阵容非常的强大,仅国家队的国脚就有五六个,刘承德、徐树刚、陈东、孙炳辉、廉胜必,再加上自己,这么多的运动健将云集于此,几乎就是半支国家队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使得北部队在乙级联赛中所向披靡——不仅一举夺得了分区赛的第一名,1986年10月份,球队又在宁夏举行的决赛阶段的比赛中,以全胜的战绩再次夺得第一名,从而成功杀回甲级联赛。”刘利福说起往事,眼睛里充满着兴奋的光,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热血沸腾征战厮杀的绿茵场…… 也就是在完成了帮助球队成功冲甲之后,功成名就的刘利福和其他几位老将选择了退役。“但是,自己还是离不开足球。”刘利福说道。于是,他和廉胜必一起,成为了北京部队队少年队的教练员。

  “当年,球队的训练条件非常的艰苦,部队的球队毕竟不像其他真正的体工队的条件那么好,不仅军事化管理,而且训练条件非常的艰苦。训练驻地没有专门洗澡的浴室,我们只能是锅炉烧热水洗澡,夏天只能是用水桶冲凉。而我们的日常训练比赛的场地也不是真正意义的足球训练场——大院里的两块场地,当初都是用大卡车拉来渣土倾倒于此,刮平之后往上面浇水,再用压路机轧平,就算是运动场地了。可是,受地理位置的影响,当地的风很大,风一刮,场地表层的灰土就被吹走了,土层下面的石头子就露出来了。为了避免孩子们受伤,我们教练员们就会经常清扫场地里的石子。有时候,看到拳头大的石头露出来了,就想把它挖出来,可结果,挖着挖着也许就能挖出一个洗脸盆那么大的石块儿。最后,我们还得一车一车地把这些清理出来的石头运出去。”听着足球前辈刘利福讲着当年艰苦奋斗的岁月,足以让人动容。然而,就是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刘利福、廉胜必一干就是两年多,为国少队以及北部青年队输送了好几名优秀的苗子,这其中就有胡云峰、邵庚、王海波等人,胡云峰后来还成为了郝海东的默契搭档,国家队中另一匹“快马”。

  无论是做球员,还是做少年队教练员,刘利福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尤其是在北部的日子,用当年最流行的话讲,就是很好地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难怪孩子们都愿意跟着他训练。

  

  球员生涯中最漂亮的一个进球

  世界足坛的史册中,曾流传着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其中一则在中国球迷中也是广为流传——有位记者当年采访球王贝利的时候问道:“您一生在球场上进了很多的球,您认为哪一个进球是最漂亮的?”贝利回答说:“下一个”。

  同样的问题,记者也当面问了年过六旬的刘利福。他缓缓抬起头,轻轻锁住眉头,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前方——脑海中一定是在回忆着自己曾经叱咤足坛的经典瞬间。过了一小会儿,他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种快乐,说道:“足球带给自己美好的瞬间有很多,但是,我认为自己最漂亮的进球当数那一个……”

  1981年,中国队征战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在3:0战胜科威特的之后,为了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备战下一轮的比赛,中国队同来访的美国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了一场邀请赛。“比赛进行过程中,我跑到禁区前,这时队友将球传了过来,自己将球停在面前,准备调整一下就射门。可是此时对方的守门员已经出击了,已经没有充足的时间让自己做出调整,就在这稍纵即逝的一瞬间,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思考与反应——我顺势将整个身体平躺下去,这样就给自己腾出了足够的触球空间,紧跟着用左脚一记有力的抽射,皮球‘啪’的一声,越过了扑上来的守门员,吊进了对方的网窝。自己躺在草坪上,兴奋地享受着看台上观众的欢呼声。那是我足球职业生涯中踢进的最漂亮的一个球了。”比赛结束后,时任中国足球队教练员的张宏根还特别地夸赞了刘利福对于这个球的快速的应变处理——足球比赛,要求场上的球员时刻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刘利福总结着自己最精彩的这粒进球:“如果不这样处理,必将失去一次绝好的得分机会。其实,在球场上,很多时候容不得你做过多的考虑,需要球员能在瞬间采取最快速同时也是最有效的反应。那一刻,自己做到了……现在回想起来,都很享受。”

  

  足球需要智商  智商源自广泛接触生活

  刘利福说了一句让我们品味之后觉得很有道理的话:足球之所以难,就是因为它是用脚踢的体育项目,而人的双脚又是离人的大脑最远的地方,相较于身体其他部位它的反应也是最为迟钝的地方。踢球时还要穿上球袜、球鞋,因此,人体对于球的触感,也要比身体的其他部位的感知差很多。由此可见,要把足球用脚踢好,实际上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从前人们总把运动员说成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实,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刘利福说,“作为足球运动员来说,他每处理一个动作,需要在脑子里想很多想法,而且不是说想够了再做动作,全都得是瞬间的反应,实际上需要运动员有很高的智商,这智商与运动员自身的素质,包括文化底蕴、生活经验有关。”

  的确,从前很多的运动学校,包含着很多运动项目的运动队,小运动员们彼此间还有不同的交流与好奇,正是因为当年和不同运动队的朋友们在一起玩耍切磋,也练就了他们很好的身体素质,以及比较广的社交圈。这样,如今很多运动队都建立了各自单项的训练基地,完全独立了,然而,也就相对封闭了。虽说硬件设施好了,但是,对于运动员身心的发展却不见得是件好事,尤其是对于尚未成年的的孩子。

  刘利福十分强调文化的重要性,无论从事什么运动项目,丰富自己的文化知识,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这对于接受和理解相关运动项目是大有帮助的。“有时候,我们会说某位运动员,踢球技术挺好,但就是一脑子糨子,踢一辈子糊涂球。等到退下来了,才算弄明白,可惜已经晚了。而有人更不幸,到了都没明白。”他说道,“实际上足球比赛,其实不仅是体能技术的较量,更是两方球员教练员在斗智商。我们现在和孩子们经常讲,足球是一个集体项目,但又是由个体组成的,十一个人是需要个人能力的捏合,说白了就是你的一对一能力,你一个人的强弱能够影响到一个球队——因为一对一的时候,我水平比你高,给你过掉了,就会形成以多打少了。反之亦然。所以,个人能力的高低,也是你足球智商的体现。”

  

  谈世界杯——我们要正视现实,不能好高骛远

  俄罗斯世界杯已经拉开大幕,话题也就离不开世界足球和中国足球现状,而中国队之所以无法进入到世界杯的决赛圈,说到底,还是综合实力上的差距。刘利福认真地分析道:“中国足球曾经‘有病乱投医’,一会儿学巴西,一会儿学德国,一会儿又学西班牙……我们一直在说: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亚洲离咱们最近的,就是日韩,把他们研究透了,把他们打服了,我们再去研究西亚,再去击败他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自信地讲,走向世界。”

  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引进了众多的大牌教练员、球员,可是,我们还是屡屡被挡在世界杯的决赛圈之外。对此,刘利福分析道:“高水平的外教、球星来了,对中国足球的学习和发展是好事,但是,为什么我们的水平还上不去呢?第一,就是咱们的基础不行,基本功的底子打得不扎实;第二,就是外教是高水平的,但是他对于战术意图和打法的要求,我们的球员执行不了,场面上就会失误频频。可一旦降低标准,又很容易贻误战机。”由此,刘利福谈到了当今世界足坛的发展现状,他说:“现在足球发展愈发的简单,但威胁性却大大提升了。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世界强队经常是简练的一脚传球,而且脚弓传球四五十米远,很正常的,而且稳定,但这里面要求的技术含量非常高,这样的一脚直接传球,对传球者触球的力度、高度要求非常严格。对于球队整体来说,这样的打法则是快速高效的。仅这一点,我们与世界强队的差距就非常之大。所以,我们要正视现实,不能好高骛远。” 

  

  校园足球要多务实少走秀

  如今,全国校园足球声势浩大,刘利福作为北京乃至中国足球的一位名宿,经常会深入到全国中小学生们中间,不仅指导老师和孩子们踢足球,也是在对目前校园足球进行实地的考察,并积极投身校园足球公益活动。不过,在整体繁荣的背后,刘利福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关于校园足球的建议,很值得有关部门认真思考——

  首先,刘利福认为,目前我们现有的公共运动场地,特别是足球场地还是偏少,而且大多都是收费的,免费为孩子们提供锻炼的场地太少了。即便是如此,很多收费场地也是人满为患,这其实是不利于一项运动的正常开展。而有运动场的学校,平时也很难实现对社会开放——学生们一放学,校门一关,很不错的场地资源也就这样变得闲置起来了。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在实地调查研究之后,出台一个合理的政策,让我们的运动场多起来,让孩子们能够有地方踢球。

  其次,刘利福也说到自己和其他一些足球名宿们的苦恼:“校园足球的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它需要合理配置资源——我们有时候应邀下到小学校去教孩子们踢球,经常会出现孩子们喜欢玩球,但更愿意听他们的老师的话,让我们教这样的孩子如何踢球,感觉是个尴尬的场面——我们都是一生从事足球的人,可是我们一身的专业技能却不可能在如此的环境中传授给这些对足球还一知半解的小孩子的,他们也无法理解和接受。”刘利福进一步解释道,“很多这样的足球班,其实只是在提高孩子们对足球的兴趣,因此,只需要有一些初步具备专业知识的老师教授他们,提高他们的兴趣就可以。而我们的作用,应该是为校园足球培养专业的足球教师和教练员。同时,如果发现好的可塑的苗子,再从兴趣班中选拔出来,想往专业发展的,我们再针对他们进行系统的辅导,帮助他们提高。所以校园足球一定要务实,要合理配置资源,否则,孩子们也没有学习状态,我们的努力也无异于是浪费时间的走秀。”说到这里,刘利福强烈呼吁足协和教委等部门,能够尽快出台适合大中小学学生的足球教学大纲,让各个年龄段喜欢足球的孩子,能够学有所得。

  而说到选材,刘利福笑着拿自己做了个例子:“虽然自己从小就喜欢踢球,但是,我十六岁才开始正式踢足球,也踢出来了,还踢到国家队,这要感谢所有教过我的教练们。由此可见,校园足球的选材切忌一刀切,一定要根据足球技战术的实际需要,在相应的位置上选择有特点的苗子加以培养,不能拔苗助长,否则,‘千人一面’,这样的球队也就没有特点了,也最容易让对手击败。”

  

  老将心中的新梦想

  刘利福的话语里透着对足球这项风靡世界的第一运动的痴迷,也流露出自己对足球锲而不舍的情怀。他坦言,自己在未来要努力实现三个人生理想——哪一个都没离开足球。

  “一想到小时候,我们没有足球场地踢球,就只能在胡同里踢球,一想到如今足球场地资源这么缺少,我就有这样一个渴望实现的梦想——我想在京郊推出一个足球小镇,让节假日出游的父母们带着孩子免费到小镇里来踢球。这样孩子们既放松了心情,又锻炼了身体,还能结交伙伴,这样的足球小镇,一定会有它的独特的魅力。”刘利福的这个理想,充满着田园风光和诗意。

  “我一直认为,足球应该是一个穷人的项目,尽管足球的发展需要社会各个方面以及资金的支持,但是,踢足球的人,还应该是穷人多。你看世界足球百年发展史,那些让我们记住的著名球星,几乎都是从寒门出道,通过努力走向成功,并为我们铭记。所以,我还想创建朝阳足球俱乐部,让热爱足球的孩子们到这里来踢球,而不是靠家长们砸钱来供孩子们去踢球,那又成了富人运动了,是不易成才的。”说到朝阳足球俱乐部,刘利福流露出一个土生土长北京人的北京情怀,朝阳情怀。他说:“放眼中超,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企业管理的球队了。而我们再看五大联赛,很多大牌球队都是以自己所在城市的名称作为球队的名字,以此彰显自己城市的足球特色——像曼城、利物浦、拜仁、皇马等等。一个城市的球队的发展,离不开企业的支持,但是,仅凭企业的支持,是打造不出百年俱乐部的。我就想,以我自己从小生活的北京朝阳区这个地方的地名为俱乐部的名字,成立这样一家俱乐部,代表着朝阳区足球水平,有朝一日,这家纯以地方命名的球队,也可以参加各级联赛,甚至努力成为中超行列中的一员。当然,创办朝阳足球俱乐部,也希望有识之士鼎力加盟,我们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共同出力。”对于这个理想,刘利福同样充满着期待。

  与刘利福交谈,能感觉到他的头脑一如他在球场上穿针引线般的清晰,他一再强调,一定要正确看待足球的发展规律,而不能急功近利。所以,要想使中国足球可持续地良性发展,真正的职业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中国足球所谓的职业化,其实是企业投资,企业化管理,而并非职业化管理,因为它的管理者只是企业的管理人员,而非职业足球的管理者,所以,我们的职业足球还不是很规范。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要成立一个专门培养职业足球俱乐部经理人的机构——今后各个俱乐部再聘请经理的时候,一定要找真正懂足球的职业经理人。俱乐部的老板只是出资人,负责投资,而球队各个层面的人才的挑选,则是由职业经理人在组建的。我相信这绝对是今后职业化的发展趋势,也只有这样中国的职业足球才能最终走上正确的道路。当然,无论是短期的职业经理人培训班,还是长期的职业经理人课程,还都需要相关的体育部门、体育机构、体育院校联手,让职业足球经理人最终也能够持证上岗。”刘利福意味深长地说道,“趁着自己还有这样的足球经历,我想来填补这样的空白,也算是先 出一条路来。也可能我会失败,但是,我可以给后来者积累经验,让职业足球体系更完善,让中国足球以后的发展更加顺利,我愿意当这个马前卒。”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