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封面

跑者 跑是一种生活态度

——那些跑过北马的人们

作者: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18-10-08

  上周日的北马,着实让人们领略到了“国马”的风采,无论你是赛道里的参与者,还是赛道边的志愿者,抑或是观众,都会沉浸在北马带给人们的欢乐中。不过,最能体会马拉松滋味的,自然是那些挑战自我,不停向前奔跑的选手。在这个特定的环境里,无论你从事的是什么职业,也无论你是大名鼎鼎,还是默默无闻,在这条42.195公里的道路上,大家都有着同一个称呼——马拉松跑者。

  作为一名跑者,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说过:“跑步对我来说,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我每日一面跑步,或者说一面积累参赛经验,一面将目标的横杆一点点地提高,通过超越这高度来提高自己。至少是立志提高自己,并为之日日付出努力。我固然不是了不起的跑步者,而是处于极为平凡的——毋宁说是凡庸的——水准。然而这个问题根本不重要。我超越了昨天的自己,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儿,才更为重要。在长跑中,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为此,本刊策划推出一期跑者专题,独家采访了在不同工作岗位上跑过北马赛道的跑者。有趣的是,他们的马拉松情结,或多或少地都带有各自的职业特点,但是,面对马拉松这个话题,他们都倾诉着自己的心声、自己的马拉松哲学。

  

  每个专业运动员,无论在竞技赛场取得过怎样的辉煌,多么不舍赛场,最终还是要选择退役。然而,离开熟悉单纯却封闭的运动场,回归到繁杂的社会,这,无异于是重新选择人生。有人彷徨迷茫了,有些人沉沦自弃了,而有的人,则坚定地听从了自己的心声,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又一次新生,并且已经在人生新的赛场上起跑了。

  王者依旧传奇

  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比赛的金牌得主王丽萍,便是这后者,告别了竞技体育,如今的她又在社会体育、群众体育领域书写着自己新的传奇。

  退役后的王丽萍选择去北京体育大学学习,为完善自己“充电”。而这三年的学习生活,不仅让王丽萍在文化知识上得到极大的补充,同时,也让她接触到了体育圈之外更大的领域与更多的人,更重要的是,在一番冷静的思考之后,她完成了为自己人生重新定位的过程。

  “学成后,我就在北体大担当起了教练员工作。此时,中国的体育产业开始蒸蒸日上,而中国的马拉松运动也火爆起来,自己也因此和马拉松的接触也多了起来。”王丽萍说,“在和一些跑友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人对于跑马,存在着误区,也恰恰是因为错误的技术动作和错误的训练方法,导致他们出现不同程度的伤痛,有人甚至因为伤痛的困扰,对跑步失去了兴趣。”

  看到如此多的缺乏科学训练方法的跑友需要帮助,而自己又拥有非常好的体育一线资源,同时又可以为一些退役的运动员提供就业的机会,于是,王丽萍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打造这样一个平台,可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科学的训练手段为广大的跑友,特别是日益增加的马拉松爱好者提供相应的服务。奥运冠军王丽萍给这个平台同样赋予了一个充满冠军风采的名字——王者传奇。

  离开运动场很久的王丽萍重新又站在了跑道上。“不用去想着金牌,原来运动也可以这么轻松。”王丽萍感慨地说道,“我也希望用这样轻松、快乐的运动理念,感染身边的人,希望大家能够去享受运动,享受马拉松,快乐地去跑步。”在最初的阶段,王丽萍坦言,从一个争金夺银的竞技运动员转变为一个业余跑者,这种心态需要一个挺长的时间来转化。“需要一个冷静的过程,然后让自己重启运动模式,但这种模式已经不带有竞技内涵了。”她说。为此,她重新开始接受马拉松的科学训练,很认真地对待每一次的训练,从三公里开始,然后到七八公里,慢慢地体会,慢慢地重启运动模式。王丽萍认真地说道:“对于每一位向往成为马拉松跑者的人来说,都有敬畏之心——不是说我们不能去挑战,但是,要科学地对待,科学地训练,认真地准备,严肃地对待,才能顺利地完成这样的挑战。”

  王丽萍不仅这样告诫跑友,同时自己也亲身践行着。

  “王者传奇”的训练课上,跑友们总能看到王丽萍出现,而王丽萍也非常开心地和大家一起训练。她说:“我更愿意和跑友们一起分享每节课带给大家的快乐,和大家一起跑上十公里,甚至挑战半马,那种感觉是一种享受的状态。同时也让大家乐在其中。这也是我们打造‘王者传奇’的初衷与宗旨,就是服务跑者。”

  的确,“王者传奇”创办两年来,不仅为跑者进行科学的运动风险评估,使跑友有效规避马拉松运动风险,同时,更为跑友们提供科学系统的训练课程,并且定期为跑者们举办分享会,分享会内容涉及诸如:体能训练,营养补给,备战注意事项等等。此外,“王者传奇”还会为跑友们精心选择国内具有特色的马拉松赛事,组织大家去享受比赛,并能品尝到胜利的喜悦。

  说到自己的马拉松目标,全马最好成绩已经是3小时33分钟的王丽萍还是无法掩饰曾经身为运动员所独具的拼搏的心,她说:“其实,人的求知欲是无止境的,总想看到再快一些后面的世界。而每一个人一旦站到那个赛道上,都会有一份挑战一切战胜一切的心理从心底跳出来。当然,从开始到现在,我没有给自己设立任何的目标,那是因为我不想让自己重新回到那种竞技的感觉,我追求的是跑步的快乐,是‘王者传奇’带给跑友们的快乐,我要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运动的快乐。”

  对于未来,王丽萍告诉记者,她希望能够和跑友们一起见证“王者传奇”做大做强,看到自己这份心血能够结出美丽的硕果。王者,依旧传奇。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大幕拉开。第二天,全中国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都统一刊登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盛况的消息。而这条3000多字的消息,就出自新华社高级记者汪涌参与的团队之手。汪涌说,这条消息是他参与采写的职业生涯迄今为止最长的一篇消息。

  从奥运媒体中坚 到奔跑的马拉松使者

  

  对于北京奥运会的报道,在新华社稿件库里有几千条他撰写的稿子。“那些年,稿子一篇接着一篇地写,很有成就感,不过,压力也确实太大了。”汪涌说。然而,除了媒体同行间工作上的切磋与交流外,记者和汪涌第一次深聊,却是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病房里——2015年5月,就在赴吉隆坡参加申冬奥决战的两个月前,已成为北京申办冬奥会代表团一员的汪涌有一天感到身体非常不适:口腔溃疡,前心后背都有过敏反应,连睡觉翻身都成问题。汪涌原以为饮食过敏,调节饮食并没有改善。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汪涌得了带状疱疹,这是一种免疫系统受到破坏而产生的疾病。积劳成疾,汪涌不得不停下十多年来高速繁忙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住院10天。

  常年高强度的超负荷工作,诱发的健康状况已经开始向汪涌发出了警告。躺在病床上输着液的他,总结着自己:“年轻的时候,不在意身体,即便知道透支健康了,也觉得补个觉就没事了。可后来突然发现,睡觉也不能缓解疲劳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汪涌说,“没想到自己会以生病的方式换得了这些年来最心安理得的休息时间。这次才真正理解了伤病其实是好朋友这个话的内涵,”利用这段养病时间,他静下心来把自己的工作生活重新梳理了一番,做出了一个决定:名利的东西,重新选择,该扛的压力扛,该放的要放;增加户外运动,重建免疫系统。

  其实,从2013年开始,汪涌牵头相继在京城媒体圈组建了数支队伍——首都媒体足球联队、首都媒体篮球联队、首都媒体乒乓球联队、首都媒体徒步联队,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在工作之余能够享受体育锻炼带给人的健康与快乐。没料到的是常年不锻炼、身体已然偏胖的汪涌的身体状况下滑得相当严重。

  2015年带状疱疹治愈出院后,他在参加徒步队的活动时,竟然走五公里都已经气喘吁吁了。不过,重塑健康身体的信念,让汪涌丝毫不敢放松锻炼。三个月的时间了,他从三公里、五公里到七、八公里,最后走十七、八公里也觉得“不是事”的时候,2016年3月,他正式开跑。

  作为初跑者,汪涌也经历过一个训练纠偏的过程,起初训练方法不得当、跑姿有问题,他的腿部肌肉开始酸痛。“奥运会冠军王丽萍给了我很多科学跑步的建议,训练了一年半左右,不仅身体机能恢复了,还成功减重12公斤。”汪涌回忆道。2017年,汪涌第一次报名参加北京马拉松。开始全力备战北京马拉松的半年里,科学制定训练计划,严格执行,即便报道全运会期间也没有停止。最终,汪涌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首个全马,除了肌肉有些酸,身体状态都很好。

  也许是常年从事媒体工作锻炼积累出的职业敏感,当跑步的人群显现出越来越壮大的时候,汪涌预判出中国人对于大众健身以及马拉松运动越来越重视了。作为一名跑步的媒体人又当做点什么呢?2015年10月,汪涌联手新浪高级副总裁魏江雷、领跑者杂志出版人谭杰,共同创办了首都媒体跑团。首都媒体跑团被称为跑步圈内的传播特种部队,身为首都媒体跑团领队的汪涌表示:“首都媒体跑团和其他跑团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参与跑步的同时,可以利用媒体优势和资源来宣传科学健身、推动跑步健康发展、传递正能量,真正做到知行合一。我们既是跑者、又是传播者、还是马拉松研究者。”两年多的时间里,这支队伍“越跑越快”,荣获2013—2016年度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

  在汪涌现在的生活中,“跑”占据了相当大比例,也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以前限号他肯定首选打车,现在他则会徒步、跑步或坐地铁。他开玩笑地说,以前有朋友约饭局,他总是欣然赴约,现在可能会说:“别约饭了,约跑吧。”而谈起跑步谈起马拉松,他更是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并会鼓励亲朋好友一定要“跑起来”。“我不喜欢一个人运动,更愿意和大家一起互动交流。”他说,“我们对于跑步的态度是,一定要安全、有效,给生活带来幸福;马拉松是手段不是全部,懂得因何而跑,要能带来幸福感;跑步是新时代的生活方式,跑步应该介入生活链条。首都媒体跑团通过马拉松,放大价值主张,跑步文化的传播模式也逐渐成形,研究跑步文化的专家学者也在涌现出来。”

  从2016年开始跑步以来,汪涌已相继完成了北京、伦敦等4个全程马拉松,27个半程马拉松,跑向了全国,跑向了世界,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科学跑步……

  奥运、跑步在不同阶段成就着汪涌,他告诉记者:“如果能有二次选择,我可能还会这样奋不顾身,投身到奥运会的筹办工作之中,唯一不同的是,无论工作多忙,每周都要挤出几天,每次慢跑2小时,修复和调整自己的身心健康。”这句肺腑之言恐怕可以与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共勉。

  

  谭杰是个严肃的跑者,尽管他是一位跑完世界六大马拉松赛事的媒体人,但却非常的低调,每当别人为他的这样的荣誉而赞叹的时候,他却总是淡然一笑,说:“只不过就是领了六个参赛包罢了。”在谭杰的眼中,他看重的不是这些外在的物质,而是纯粹的对于体育运动的热爱以及纯粹的对于体育精神的追求。

  目标是水到渠成实现的 而不是冒险达成

  

  在一次跑友聚会活动上,记者见到了谭杰,而当时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

  有位初学乍练的“菜鸟”跑友,想尝试跑一下42.195公里,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兰州线上马拉松。结果,他用了七个小时,走跑结合极度疲惫地完成这段距离。而就在当天,谭杰正在兰州当地跑完了兰州国际马拉松赛。也就是在这次聚会上,谭杰把自己的那块兰州马拉松赛的完赛奖牌赠予了这位跑友,并说道:“这枚奖牌是对你热爱体育运动以及不放弃的体育精神的鼓励。”正当跑友接过奖牌,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谭杰却非常严肃地批评起这位跑友来:“马拉松值得我们去热爱,但是要有敬畏的心,要拿出严肃的态度和严谨科学的训练态度,而不是靠冒险达成目标。”这位跑友感激地对谭杰说道:“这块奖牌和你的批评一定会鞭策自己,以认真的态度对待自己,对待马拉松。”

  与那些到处参加马拉松赛事的跑友不同,谭杰只会挑选一年中国内外的几个经典赛事参加,而为了这些赛事,他会给自己的制定好“休赛期”和“比赛期”,休赛期的他,和我们大家一样,除了工作、休息,足篮球那是尽情地玩,饭桌边也是尽情地吃,当然,他的日常还是离不开跑步。可是,一旦进入比赛期,他会严格地要求自己,从作息时间到日常的吃喝,马上被科学地控制起来,随即便是为自己制定比赛目标,并根据目标严格执行训练计划。在他看来,马拉松就像是一架梯子,“虽然当时看到梯子最高的高度是无法企及的,但是你看到的是一个梯子,一个个台阶地往上走,每一个台阶你都坚信自己能做到。我就很有信心执行这个计划。这个理念就是:训练过程很重要,其实马拉松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只要完成了训练计划,那么比赛本身不会有任何难度。”他说。

  对于马拉松,谭杰认真对待自己,同样也认真对待跑者。很多初登马拉松赛场的跑友,很希望能跟着“兔子”——领跑员一起跑。然而,在看到并不规范的领跑员带乱跑者的比赛部署与策略的时候,作为中国第一本跑步类读物的《领跑者》杂志的出版人,谭杰招募领跑人,并推出领跑员守则,他自己也亲力亲为当“兔子”。谭杰说:“领跑员首先是一个志愿者,然后才是一个跑者,在比赛中他是以一个志愿者的身份协助其他跑者更好地完成比赛。”

  为了让更多的人成为跑步的受益者,谭杰用了五年的时间,翻译了一本马拉松训练的书籍——《耐力:无伤、燃脂、轻松的MAF训练法》。书中所介绍的训练法最核心的内容其实是减脂,这个方法更多适用于业余跑者,入门级跑者,曾经是顶级跑者,后来受伤,用这种方法来恢复也是非常有效的。谭杰笑称:“我给这个训练法起的另外一个名称是‘ 呲啦呲啦训练法 ’,这来自油脂燃烧时的声音。所以,所有的女性朋友们,以及希望腰上的脂肪慢慢消失的男性朋友们,这本减肥、减脂书就是你们的福音书。”

  说归说笑归笑,一切训练手段与方法,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成就一个严肃的跑者,一个具备体育精神的跑者。谭杰认为,一些跑者被所谓的“成功学”带入了误区,认为安逸、享受、不冷不热、被组织者伺候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想跑便跑想走便走轻轻松松拿到马拉松奖牌才是成功的标配。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被称为“体育精神”。

  谭杰坦言:“体育,对于青少年而言,是人格的完善,是塑造合格公民;对于成年人而言,是提高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体育精神,是更高更快更强,是团队至上,是公平竞争。一个参与体育、以体育精神约束自己的人,为什么不能追求PB、追求自我超越?”

  对于马拉松文化的理解,谭杰回答的非常简单:“尊重、自信、荣誉。”

  

  在北京,每天收听北京体育广播的人不计其数。而这其中,听过体育广播记者陈    有关跑步的节目完成了人生首半马(半程马拉松)、首马(全程马拉松)的人大有人在。每每说到这些,她都是一脸的开心与幸福。不过,从最初在起点、终点采访,到自己努力训练,同样成为了一名跑者,并拿着采访机,奔跑在赛道上采访,陈妺道出了自己的心声:“马拉松感人的故事不仅仅在终点,更多的是在赛道上。”

  寻找最真实的 马拉松的声音

  

  之所以产生要去赛道上采访的念头,陈妺表示,在终点采访跑者,等来的永远是跑者自身情绪疏散完之后的状态,其实他们的语言,已经没有当时跑步过程的感情了。“于是,我就想,我要去找最真实的马拉松的声音。而这样的声音,我必须也只能上赛道上去捕捉,才能让听众听到真实的马拉松,听到最鲜活的马拉松的故事。我相信,赛道上的故事内容才是最有新意的。”经过一年多的严格训练,2014年的北马,陈妺带着她的采访机,跑上了赛道,不仅采访到了大量生动的原“声”态的跑者故事,更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首个全马赛事。

  “第一次跑全马,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三万人一起跑在长安街上的时候,我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作蔚为壮观。当你看到这样的世界的时候,你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样的场面。这是以前我们坐在车上跟随跑者采访所感受不到的。”她说。

  “美猴王”是每年北马赛道上出镜率最高的跑者之一。陈妺说,当初采访“美猴王”的时候,还跟不上他的配速。于是对“美猴王”说:您能不能够稍微跑慢点,我跟不上。“美猴王”放慢了节奏,并回答她:没关系,我会跟着你的节奏跑。“然后他非常有耐心地跟着我跑。我问他:天这么热,为什么还穿着这么厚的服装。他说,他希望把“美猴王”除妖降魔的精神转化成马拉松的精神——马拉松的精神也是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们都必须去克服。陈妺说着自己的经历与感受,“在赛道上,没有人把你当成一个记者,全成了跑友之间的聊天。大家在沉浸于跑步当中的时候,状态、精力、体力都集中在肢体里边,因此,所有的语言都是非常直接的反射性语言,都是最生动的语言,甚至都是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语言。正因为如此,所有跑者讲出来的故事都动听。”

  后来的北马,陈妺又产生了新的想法:“之前,我一直都是按照我的配速在跑步,周围也都是五个多小时完赛的人。我永远不知道四个多小时完赛的跑者是什么样的状态,三个多小时完赛的跑者是什么样的状态……可是,我想知道。所以在赛前,我就在练习——能不能在五分钟每公里的配速下先跑十公里,跟上那些较高水平的跑者,并采访到他们。结果,我遇到了一位参加自己第一百个马拉松、也是第27次参加北马赛、全马成绩已经达到三个多小时完赛的跑友,那一天,还恰巧是他的生日。这样的人物故事,是应该被记录下来的。”她说,“说实话,他跑得实在是太快了,路上遇到的跑友,也都是跟他同层次的跑友,他们都是上百场马拉松的跑者。自己玩命跟着他跑了五公里,完成了对他的采访。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层面的跑者,他们的马拉松是那个样子的。这时,我又遇到了一位七十三岁的老大爷,但是,由于自己的能力实在是达不到,不但没有跟住那位老大爷,还当街就摔了一个大马趴。幸亏自己有一个采访的习惯就是靠边,这样不会影响到别人。所以尽管自己摔倒了,还好没有造成踩踏事件,要不然我就成了大新闻了……”当时,她赶紧爬起来,然而膝盖全搓破了,很疼。“感觉自己特别的丢人,也特别委屈,职业生涯中第一次闪过了放弃的念头。然而,当时我就想,每一次在赛道上都没有过遗憾,如果我要是不采了,我会不会有遗憾……”但是,听众也许不知道,受了伤的陈妺又一瘸一拐地重新回到了赛道上,去发现新的故事…… 就这样,跑者陈妺把北马赛事全程报道制作成了专题报道,通过体育广播完整地播放给听众。“很多听众都被我的节目感动着,听众就给我留言:勇敢着,笑着,哭着,听完了你这个故事,这才是真正的马拉松。”

  然而,陈妺的马拉松故事,还在继续着……

  

  马明太,一位医学博士,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科医生,也是北京医师跑团的领队兼副团长。说起自己作为一名医师跑者参与马拉松赛事,他说了一句令人为之感动的话:“在赛道上,在救死扶伤面前,成绩不值一提。”

  在救死扶伤面前 成绩不值一提

  

  马明太从小就喜欢体育运动,还经常参加学校单位的运动会,不过,他参与的都是短跑,而非长跑。受到身边朋友的影响,马明太开始接触长跑,跑了几个月之后,他感觉不错。于是,在2015年初,虽然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信心,可他还是决定报名北京马拉松,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进一步进行系统的训练。“2015年的北马,首次推出了预报名并抽签的报名方式,没想到,自己居然幸运地中签了。通过报名前后三个月的训练,2015年的北马,成为了自己第一次参加的首马赛事。”马明太说。

  起初,马明太觉得长跑挺枯燥乏味的,“跑了半天,无非就是多出了很多的汗。”他说,“然而,随着跑量的积累,慢慢的,就喜欢上了跑步。如今,赶上个雨雪天气,自己心里会特别着急——希望雨雪赶紧停了,好出去跑步。”

  众所周知,做医生工作的人,每天几乎都是满负荷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喜欢上跑步的马明太也只能选择在晚间去跑了。“我的宿舍附近有所大学,每天晚上七八点钟,甚至是更晚些,自己就会到大学的操场上跑上几公里。”他说道,“做医生工作本身就挺累的,可是,即便已经这么累了,我们还是会去跑步。其实,跑步之后人会觉得很轻松,也能睡个特别舒服的觉,然后醒来之后就感觉特别精神。”说到跑步给自己生活以及工作带来的变化,马明太坦言,自从跑步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更好了,面对每一天的工作都更有激情。也正因为此,马明太积极建议身边的朋友参加跑步锻炼——跑步也开始让他的亲朋好友成为了受益者。

  几乎所有参与到马拉松赛事中的跑者,每一次比赛都希望自己能用最佳的状态,刷新个人的最好成绩,身为医师跑者的马明太也不例外。然而,正是因为有着医师这样特殊身份,赛道上需要救援的伤者,都会让每一位医师跑者放下创造佳绩的想法,从一个跑者迅速转型做回到一名医者。“身为一名医护人员,在救死扶伤面前,马拉松的成绩不值一提。”马明太毅然地说道,“抢救伤者与创造PB(个人最好成绩),这两者根本就不可以相提并论——当看到赛道上有人受伤、有跑者需要救助的时候,每个医师跑者都肯定会义无反顾地去救人。”

  2016年的大连马拉松,回到家乡参赛让马明太很兴奋,打算在家乡的亲友面前“刷PB”。他和医师跑团的跑友王澍并肩而行,当跑到半程左右的时候,就看到赛道边围了一些参赛的跑者和观战的市民,“我们判断,一定是有跑友出了问题,于是,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冲了过去。”马明太回忆道,“我们对周围的人们喊着:我们是医生。人群散开了,我们马上近前对那位倒在地上已经昏迷的跑者,初步做生命体征的判断。”

  经过马明太、王澍两人的初步观察判断,这位昏迷的跑友“有呼吸、心率等生命体征,但是没有意识。”所以,马明太他们认为可能是天气太热导致跑者昏倒。于是,他们马上为这位跑友降温,并将他的头偏向一侧,“因为这样的患者在昏迷状态下特别容易呕吐,如果不将头部偏向一侧,呕吐物无法排除体外,就很容易造成患者窒息,那是特别危险的。”马明太说。就这样,马明太和王澍两人在这位跑友的身边守护着,直到救护车来了,把伤者送上了车,两个人才又重新跑回了赛道,继续比赛……两个人不知道,他们救人的义举被围观的人们拍了下来,并迅速发到了当地的知名媒体《半岛晨报》。《半岛晨报》也很快做出反应,刊登出救人的照片,让市民寻找没有留下姓名的好心人。没想到,被马明太家乡的朋友看到,便反馈给了该报社。于是,马明太和王澍两人接受了《半岛晨报》的专访,马明太坦言:“其实,这件事换作是其他的医生遇到,肯定也会上前施以援手,这也是在为社会传播正能量。自己能够用专业知识帮助患者,为缓解医患的紧张关系做一点点努力,自己也很高兴,至少也能让看到这事情的人们心里会暖一下。”后来,在得知那位跑友已经没有大碍了,马明太王澍两人感到十分的欣慰。

  日前,在首个“中国医师节”上,北京医师跑团推出了部分医师跑者为中国跑者撰写的“马拉松金牌教程”——《你真的会跑步吗》一书,而马明太作为创伤骨科的专业医师,也在书中撰文,建议广大跑者“无伤无痛科学跑步”。马明太说:“我们写书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学习和归纳总结的过程,其间,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去查阅一些专业的文献,这不仅是为跑友们服务,对于我们自身也是提高的一个过程。”记者了解到,北京医师跑团成立于2015年,会集了北京市各大著名三甲医院的医务人员,跑团成立3年来,作为医师跑者共保障半程以上马拉松赛事超过150场,救治和帮助各类跑友超过万余人次,是国家体育总局评选出的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

  马明太最后真诚地说道:“作为跑者,我希望以后能一直这样跑下去,并能影响身边的朋友,让大家通过跑步,用健康的形式来使自己变得更好。作为医师跑者,我也希望尽可能多地参加各种赛事的安全保障服务。当然我最希望的就是。跑步中不再遇到受伤的跑者——大家都能安安全全的最好。”

  

  截至记者发稿前,辛江已经参加了42场全马赛事,个人最好成绩为3小时10分。他说:“对我来说每十分钟就好比一个平台,上了这个平台你就能体会按这个配速跑的感觉,会找到自信。如果年轻10岁我的目标一定是要跑进300(3小时)。不过,随着年龄增大,对成绩越来看得轻了,不受伤,跑的长久才是最高目标。”

  跑的长久才是最高目标

  迷上马拉松,对于北京演艺集团副总经理辛江来说,有偶然原因,也有必然原因。

  辛江从小就是个体育迷,喜欢各种体育项目,尤其是羡慕中国运动员能够为国争光,登上领奖台的荣耀时刻。然而,“不过受制于自身条件,想成为专业运动员是没戏了,于是,转而确立目标成为一名体育记者。”辛江说,“可是,最后因为各种原因,这个梦想也没有成真,不过,唯一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体育锻炼。”

  仗着有着不错的身体素质,2002年时,辛江喜欢上了“跑山”,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越野。京郊以及河北的诸多徒步线路都留下了他和队友们的足迹。“后来走不过瘾就和一些‘大神’开跑,年轻不知深浅,也没有经验,很快膝盖就受伤严重。去了医院,大夫讲,你不能再爬山了,有残疾的危险。我听了差点吓瘫了,可是,不运动又难受,怎么办啊?”辛江回忆道,“大夫建议改练游泳,这样一直到了2008年,因为搬家,游泳不方便了,就改成跑步。”

  说到自己的第一个马拉松,辛江说,2013年的北马,让自己的生活从此真正开启了跑马模式。“第一次尝试马拉松是在2013年,一个同事问我,你老跑步为什么不报北马啊?我那时最多只跑过十公里,马拉松太远了。可是,热心的同事还是帮助自己报了个半马。比赛前两天,自己那个纠结啊,坐立不安,最后下决心不能退缩,走也要走下来。比赛那天不冷不热,艳阳高照,上了赛道各种紧张就一扫而空,我好像是一路在冲……最后在知春路半马终线前还超越了一位穿得很专业的帅哥,大概用时1小时38分左右,可感觉意犹未尽啊!自信心也跟着爆棚,反复问自己,为什么没报个全程呢?”而在随后的厦门马拉松上,辛江以4小时19分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全马之旅。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辛江的脚步似乎变得不可阻挡了。

  “长年跑步的人一般还有如下几个特质:目标感强,善于把大目标分解成为小目标,步步为营;非常自律,善于管理自己的时间、情绪生活有规律,比较健康。意志力强,能忍耐长时间枯燥的训练,在困难面前不轻易放弃。这些特质对企业经营者尤其是创业者都特别重要,所以不难理解对于金融、地产等压力高的行业,尤其是管理人员都选择跑步来减压。总之跑马给你带来自信,这不是因为你征服了什么目标,而是你可以更好的管理自己,我想这也是让很多人爱上这项运动的原因。”辛江说。

  近年来。辛江每天早晨五点开始跑步十公里进行日常训练,而六点,他已经开始上班工作了。“我们演艺集团开始只有我自己跑马,在我带动下,工会成立了‘艺跑团’,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对于企业文化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辛江欣慰地说道。

  其实,每个马拉松跑者,都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故事,然而,当跑者们沉浸其中的时候,才能感受的马拉松的魅力所在。而这样的魅力,也只有跑过马拉松的人才知道。辛江深有感触地说道:“一场马拉松带给你的绝不仅是完赛的一块奖牌。跑步过程中你的心肺做功达到极限,身体每一个部位的酸痛都是对你意志力的考验,挑战自我,超越极限,永不放弃绝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这离不开平时跑量的积累,每个清晨或者傍晚的训练都是你对生命的热爱与不辜负,有了目标你就会不畏困难,一路向前。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跑者,只有跑过之后才会感到什么是涅    重生,跑的过程身体痛苦,但你会逐渐适应,甚至开始享受,因为你获得了心灵的宁静。跑完之后的满足感更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经历生无可恋,体会涅     重生;从某种意义上讲,跑马,使你成为一个更加厉害的自己——跑马需要相当的勤奋、纪律和决心。跑马过程中带来的喜悦也是来自于一种对现实压力的解脱,跑马让更多人成功摆脱过去的自己;很多跑者喜欢满世界跑步,领略不一样的风景,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跑者跑过的风景是宅在家里的人永远感受不到的,身体虽然疲惫,但内心充满能量。”

  

  2014年的北京国际马拉松赛,记者在42公里195米全程的终点采访拍摄,记录下了跑者黄健冲过终点线时的身影。当时的她平静地告诉记者,这是她首个全马赛事,自己的目标是跑进4小时30分。最终结果,4小时27分钟,她达成了目标。回想起当年的情景,黄健欣慰地说道:“那年的北马,我们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有八位老师参赛,四人跑半马,四人跑全马,最终,八位老师全部完成了各自的比赛,坚持到了终点。”

  在奔跑中锤炼 心灵的力量

  

  在与黄健老师的接触中,记者感受到,在她的身上,充满着对运动和教育事业的双重热爱。作为学校教育教学的负责人,工作强度之大可想而知。哪里还有时间跑步训练呢?“当然有,必须有!否则怎么能有资格站在马拉松的赛道上?!”黄健这么说。对她而言,每天的日常工作是从天不亮就开始,一直到满天星闪亮。白天的时间不大可能利用,她就把上下班的时间用起来,从家到学校,八公里的距离,她时常就跑步上下班,权当是备战马拉松赛事训练了。也正是这样的不懈与坚持,黄健全马的最好成绩已经提升到了3小时52分,可以想象,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如此挤零碎时间积累跑量的教育工作者来说,该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黄健说:“我喜欢跑在路上的感觉,我所收获的,远远比我付出的汗水多得多。每个长距离都充满艰难,要耗费大量时间与努力;每个长距离也都非常简单,简单到你只要跑起来,每次进步一点点,不需要多大的天赋,总能实现。不过是双脚交替而已,不过是持续进步的过程,成功会逐渐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自然而然到来。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会遇到疲劳、疼痛、失望、失败等一系列问题,重要的是让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按照自己的速度不停奔跑的人会跑得更远。” “独行快,众行远”,黄健不仅在奔跑中感悟人生,锤炼自己,还带动起了一批同事、朋友,还有学生,一起在奔跑中造就一生受益的心灵力量。在她的帮助下,不仅很多老师、甚至他们的家人开始爱上跑步。中长跑是部分孩子们中考体育项目的难题,于是课间操、冬季长跑过程中,黄健经常带着孩子们跑,在她的示范下,孩子们看到的是一个跑者的快乐和享受,更多的孩子也奔跑起来!他们不仅是为了完成考试,而是开始热爱运动,享受运动!大家一起在奔跑中共同感受挑战自我、战胜自我的快乐,不仅收获了强健的身体,更收获了强健的心灵。 在日常的教学活动中,黄健还经常把自己训练比赛的体会与老师们、学生们交流沟通。她认为:“学习也像长跑一样,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学生学习能力的不同,就如同跑者身体条件的差异,起始阶段目标定高了,跑伤了就只能放弃,因此开始不能急,此时‘慢慢来’,一公里一公里地加量,不怕慢就怕停,坚持下来就能有相应的结果。”在历次跑马的经历中,最难忘怀的就是自己的那一次BQ,但难忘的不是成绩,而是取得成绩的原因——回到初心。初心就是忘记成绩,秉持自己对运动的热爱完成比赛。也恰恰是基于这样的心态,她打破了之前自己的瓶颈,完成了对自己的超越。黄健告诫学生:忘记考试,回到学习的本真状态,回到对知识的渴求与热爱,认真查漏补缺。“忘记成绩,最终才能赢得成绩。”黄健的这句话,成为孩子们考试冲刺阶段的定心丸和座右铭。

  奔跑中,黄健对自己所从事的教育工作也有了更切身的认识:“马拉松是一个用自己的双脚去度量出42公里195米的运动项目,需要恒心,需要毅力,需要鲁迅先生说的‘韧的战斗’。同时,马拉松项目,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开始一场马拉松需要前期大量的科学的准备,“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与我们的教育何其相似!此外,还有尊重。马拉松运动是要认真严肃对待的项目,要报以极其尊重的态度精神。我们作为教育者,对待教育,心里也必存尊重!要多研究教育学心理学规律,按规律开展教育教学工作。”黄健说道。

  马拉松锻造着黄健,她在马拉松的跑道上淬炼着自己的教育理念——教师的坚持与坚韧是给孩子们最好的示范。黄健身体力行,不仅自己从坚持与坚韧中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更将这样的坚持与坚韧传递给了身边的同事,讲台前面的学子,让他们有了去挑战自我的勇气,有了去战胜困难的决心,有了不到终点决不放弃的信念。

  

  首马的成功,让王兴健坚定了自己的脚步,让他引以为自豪的是,从2015年的9月到2017年的5月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王兴健连续参加了9场国内外全马赛事,每一场都突破了个人最好成绩,从5小时56分的首马一直跑到了4小时以内。他说:“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新的目标都是我前行的动力,同时还有信念的力量,让我在遭遇困境时坚持下来,而循序渐进,则是自己成功的法宝。”

  马拉松与创业原来是相通的

  其实,萌生采访王兴健的想法,是在2016年的“北马”之前,然而,种种原因竟然未能实现。不过,今年的“北马”前,再一次见到了王兴健,却令记者大吃一惊——眼前的王兴健,和三年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三年前,他还是一个85公斤重的“小胖子”,如今,却是一枚65公斤的“筋肉男”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记者说:“为了接受你的采访,我那一年多的马拉松比赛,连续九场创造PB(个人最好成绩),感觉你原来是在监督我进步啊!”

  玩笑归玩笑,但是,三年的时间与马拉松相伴,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的形象,记者也算是眼见为实了。和很多跑者一样,最初听到马拉松这个词,对于自己而言,无论如何都觉得是遥不可及的,甚至是跟自己沾不上边儿。王兴健说:“2015年初,自己参加了一个十公里跑的比赛,跑完的感觉还是很兴奋的——想想当年在大学校园时跑过十公里,一晃儿二十多年过去了,已经45岁的自己,虽然速度比不上从前,但竟然还能跑下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谁都没有想到,正是这个十公里,成为了王兴健努力征服全马、征服百公里、征服“大铁”(铁人三项)的“药引子”。

  王兴健说:“我平时做其他的事情都有个习惯,就是定下一个目标然后去执行。于是,就想报名参加个比赛,以此作为目标来监督自己。”巧的是,2015年的北马报名开始了,不巧的是,从这一年起,北马取消了半马赛事,只有全马赛。犹豫好像只有片刻,他一咬牙,还是报了名。之后的两个月,他严格按照训练要求去做,跑量也从十公里逐渐提升到全马里程。“2015年的北马,是自己的首马,很艰难,最后的十公里是靠走跑交替完成的。回过头看,自己的目标有些激进了,但比赛还是安全完成了。”王兴健开心地说道,“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还是完成了。”

  与王兴健面对面地交流,感受到他不仅是一个热爱马拉松的跑者,更是一个热爱家庭,在事业上有较高追求的人,一个创业者。但从事马拉松这项运动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当谈起马拉松和他的事业家庭有没有冲突的时候,王兴健认为需要自己有能力去平衡、处理好三者之间的关系,那就是处理事情要考虑优先级。“自己在完成了第9次的马拉松PB之后,在工作上需要完成‘项目集管理’的培训并需要通过PgMP考试。这样难得的机会自然要抓住,通过考试也就成为当务之急。所以,尽管自己具备了创造连续第十个PB的实力,但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优先考虑并完成了前者。”作为一个创业者,王兴健有着自己的冷静的分析与判断。

  王兴健还兴致勃勃地谈到了马拉松和创业之路之间的共同点:“跑马与创业,参与者都会面临很多的选择——跑马,训练上要选择在不同的时间节点完成不同的训练目标;创业,也要根据情况在市场、资金、人才、技术之间不断做出选择。另外,跑马与创业这两件事都是使人越来越上瘾事——都是自己极力想去完成目标,所以,总是激发自己一步一步的,从一个目标到下一个目标,最终坚持去达成愿望。还有就是要学会放弃——创业和马拉松一样,都是极其困难的事,都需要坚持,但是如果到了实在完不成的时候,也需要果断放弃,这也是一种智慧。跑马拉松是一个不断成熟的过程,自己在完成目标的过程中,许多事从不了解到了解;创业同样是个不断成熟的过程,从最初漫无目的地给别人打工,到有了自己对人生的思考和目标,随之可以掌控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解决问题的策略也不断丰富和完善,这个过程与跑马的经历真是何其相似!”

  谈到马拉松的新目标,王兴健踌躇满志:“接下来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拿下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资格,然后再实现自己的跑完六大满贯、甚至是五场Albatros探险马拉松的目标。”看来,不断为自己设定新的目标,推动着王兴健在运动的道路上不断的前行,也为他的人生增加了新的色彩和意义。

  

  编后语:

  村上春树还如此认为,跑步无疑大有魅力:在个人的局限性中,可以让自己有效地燃烧——哪怕是一丁点儿,这便是跑步一事的本质,也是活着(在我来说还有写作)一事的隐喻。这样的意见,恐怕会有很多跑者予以赞同。由此可见,马拉松,给了跑友们展现自己坚持与坚韧品格的舞台。如今,北马散去,相信跑友们会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的舞台上,依旧将这种精神发扬光大。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了解生命而且热爱生命的人。”向所有的跑者致敬,向生命致敬。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