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孟浩然在他40岁的时候,去了长安。这时已经诗名满天下的他,肯定知道长安有不少人都很仰望自己。他就是想试一下,看自己能否通过走个什么门路,获得个一官半职。他到长安以后,开始一切都挺顺利。但他很快就自己把事情给搞砸了……
  孟浩然一到长安,就干了一件露脸的事:“尝于太学赋诗,一座嗟伏,无敢抗。”(《新唐书·孟浩然传》),意思就是说他跑到太学里写了首诗,一下子就把那些太学生给惊着了。书上,并没有说他当时在太学里写的是首什么诗,想来能让一群大唐的太学生“嗟伏”的,最有可能就是他的《过故人庄》吧: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当时,皇上(唐玄宗)面前的红人,时任左拾遗的张九龄和太乐丞的王维也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王维还亲自给孟浩孟画了一幅肖像。这样的形势,对他来说,本来是很有望达成他此来的目的的,那他怎么又把事情一下子给搞砸了呢?事情是这样的:
  一天,王维把他请到家里喝酒,两人正喝得高兴,忽听门外响起一声:“皇上驾到!”唐玄宗来了。当时孟浩然不仅喝得已经有点高了,而且还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个裤头和一件贴身的小衣。一听说皇上来了,他顿时慌了,连忙抓过衣服就往身上穿,手忙脚乱之时,不光把衣服的扣子扣错了,还一脚把裤子也给蹬破了,一条腿露在了外面,左右脚的鞋也穿反了,急得他是满头大汗,口中连连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王维倒还沉得住气,用手指了指床下,情急之下,孟浩然哧溜一下就钻到了床底下。
  孟浩然刚钻到床底下,唐玄宗就走了进来,看到满桌的酒菜,还有两副酒杯筷,就问王维:“卿在跟谁喝酒?人呢?”王维不敢隐瞒,只得据实以告。没想到唐玄宗一听竟喜出望外:“啊!原来孟大隐士在你这里,朕正想认识认识他呢,还不快把他叫出来。”
  “可是,他现在……”
  “现在怎么了?”
  “可能喝得有点高了,且是衣冠不整……”
  “无妨。你还怕他惊了朕的驾不成?”
  王维于是转过身去,对着床下说道:“孟兄,皇上要见你,你就出来吧。”
  孟浩然灰头土脸地从床底下钻出来后,看到皇上,赶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称:“吾皇万岁,万万岁。草民孟浩然参见皇上。”
  唐玄宗笑着对他说道:“孟大隐士,朕早就听说过你,你可否念几首诗给朕听听?”王维一听,忙向孟浩然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老孟啊,你的机会来了,可要好好把握住!可是,孟浩然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你说他念首什么诗不好,比如: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这也说明你是想出来为国家做点事呀,可他偏偏就念了首他的《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王维一听就傻了,心道老孟啊老孟,你怎么就这么不会来事呢!果然,唐玄宗在听了他念的这首诗后,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说:“这些年,你一直隐于深山,不愿出来做事,怎么能说是朕弃你,分明是你弃朕好吧!行了,你还是回你的鹿门山去吧。”说完,就起身拂袖而去了。
  望着唐玄宗离去的背影,老孟心里可以说是拔凉拔凉的,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我这发的是哪门子神经啊!
  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孟浩然也不好意思再在长安待下去了,就在给王维留了首诗: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留别王侍御维》)
  意思是:梦碎了,欲哭无泪——做官,我这辈子怕是没啥指望了,我还是回家种菜去吧。然后,就灰溜溜地回了襄阳。
  此后,孟浩然就彻底打消了入仕的念头,一心一意地在山美水也美的鹿门山中,过了他的隐士的生活,如果说40岁前的隐,走得还是“终南捷径”的求入仕的路子,那他现在的隐,已经是真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了。
  从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夏到十九年,孟浩然曾多次到江浙一带去游山玩水,吴越的山水给了他很多灵感。旅行中,他一边欣赏着沿途的美景,一边以诗会友,创作了大量以记游、描山摹水和表现自己如何不为物役、不为名累,热爱大自然的诗。比如《耶溪泛舟》:
  落景余清辉,轻桡弄溪渚。
  澄明爱水物,临泛何容与。
  白首垂钓翁,新妆浣纱女。
  相看似相识,脉脉不得语。
  再比如《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这些都可以说是中国山水诗中的精品。
  但长时间的行游,也会唤起一些怀乡怀友的愁思,自然也会引发一些对自己命途多舛的叹息。比如他在游桐庐江时,写下的一首名叫《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暝闻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就属于这种。
  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一向以爱惜人才而闻名的韩朝宗(对,就是李白曾刻意巴结的那个韩荆州,白尝有诗曰:“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为襄州刺史,他也十分欣赏孟浩然,就想请他到他那里去谈谈,并打算再向朝廷推荐他。要知道能够受到韩朝宗的邀请,这在当时,对那些想入仕,却又不得其门而入的读书人来说,可说是一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对于入仕早已心灰意冷的孟浩然,却在接到邀请后,告诉来人:“感谢韩刺史看得起我,不过他定的这个时间,我已答应要去跟朋友喝酒了。”
  开元二十六年,孟浩然又去了荆州一带的游山玩水。夏天的时候,背疽发作,不得不归卧襄阳。二十八年(公元740年),王昌龄被贬官,路过襄阳,访孟浩然。其时,孟浩然的背疽,本来都快好了,但因纵情饮酒,导致复发,一代“诗星”就这样撒手人寰了,享年51岁。
  写完孟浩然,掩卷长思:其实,所谓“山水田园之乐”,一直是中国古代读书人的一大追求,但他们一般都会把“山水田园之乐”作为人生的一种余兴,甚至是一种疗伤的圣药。毕竟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学而优则仕”,因此他们大多都是在感受了仕途的艰难之后,扛不住了,才终于决定放下一切,回归山水田园,以“山水田园之乐”,来冲淡自己“平生不得志”的痛苦,因此,他们写的那些山水田园诗,总是能让人感觉到有点“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的味道,而孟浩然这一时期的创作,高就高在几乎让人看不出他有一丝一毫理想幻灭后的悲愤。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写过很多山水田园的大诗人那么多,偏偏他能脱颖而出,成为最顶尖的山水田园诗人的主要原因吧。
(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