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朱国弼在府中等了很久,仍不见寇白门的人影,便心急火燎地来到了寇家看是怎么一个情况,结果一头撞见正被官府通缉的袁崇焕的次子袁多慧,一时颇感惊讶。

  白门一见朱国弼,顿时来了主意。提出要朱看在朱家与袁家是世交的分上,救救袁公子。开始,朱还不想管,毕竟袁是朝廷的钦犯,就算他是保国公,但他这个保国公是世袭来的,在朝中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这事儿要是走漏了风声,弄不好是会被削去爵位的,甚至掉脑袋。

  可是,当白门“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帮他!平日你总说你侠肝义胆,急公好义,你也说了你们两家是世交,这种关键时刻,最能看出人心”的小话儿一递,小嘴儿一撅。朱      当时就有些受不了了,只好应道:“好,好,我答应,我答应就是,一会儿我就把他领回府去。等过了今晚,我再设法将他送出这南京城。白门,你别生气了。”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白门怕他反悔,又追了一句。

  “一言为定!白门,我什么时候失信过你,我,你还不相信吗?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啊。”朱国弼赔着笑脸,一个劲儿低声下气地哄着白门,哪还有点国公的样子。“嗯,人家哪有不相信你了。我就知道,你是最侠肝胆义胆的了。”白门立马转换了声调,也不顾袁多慧就在旁边,一把搂定朱国弼,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下就弄得朱更是魂飞天外了。因为此前,他在白门面前,也没少献殷勤,但是白门对他却始终是不冷不热的,现在突然对他如此热情,怎不叫他心喜若狂呢!

  这场面,也让袁多慧不由得看呆了,以他对白门的了解,她不但人长得十分好看,但她真正吸引人的地方,还在于她的豪爽与诙谐,不管是什么样的场合,只要有她在,就会显得十分活跃,也难怪朱这个堂堂保国公也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袁多慧并不知道朱此时正在对白门展开疯狂的追求,而白门也已快被他的真诚打动了。只道白门性情高傲,从来对像朱这种勋贵不屑一顾,想她今天居然能当着自己的面,对朱大献殷勤,应该都是为了掩护自己脱险,才会这样委屈自己,不由对她这种侠义之风,深感敬佩。

  “白门, 今晚我府中设宴,欢迎从贵州来的名士杨文聪,他是一位昆曲大家,我想请你去唱一出《破窑记》,还约了郑妥娘(名如英,字无美,小字妥娘,亦是当时的一个名妓)为你配吕蒙正,你和她是老搭档,配合得来,我还请了名笛苏昆生为你们伴奏。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这就走吧!”朱见白门态度转和,赶紧说道。“好,就去,只是他呢?”寇白门指了指袁问道。“他,好办。只是要让袁兄受点委屈了,一会儿,你换上我亲兵的服装,和我们一起回府去就好了。后面的事,我会为你安排。”朱说。“那就全凭朱兄做主了!”袁此时也只有听他的安排了。 

  

  三

  一时三刻,寇白门与袁多慧便随着朱国弼一起,来到了朱的府邸。

  是晚,朱府可谓贵宾云集,寇白门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演出了《破窑记》中的“泼粥”一折,赢得了满堂的掌声。

  演出之后,白门正在一间专为她准备的化妆间里卸妆,朱国弼突然跨了进来。也不说话,就趴在桌上,笑嘻嘻地看白门卸妆。

  “你不在前面陪客人,来这里干吗?”寇白门嗔道。

  “什么客人?白门,我今儿弄这么大场面,还不都是为了见你吗!”朱说,“还有,白门,今天这事,你该怎么谢我呢?”

  “哦,你是说那袁公子吧,今天这事还真是多谢你啦!”白门冲他嫣然一笑。

  “嗯,我知道,袁世伯一代名将,耿耿忠臣,又曾与我爹交好,他的遗孤如今有难,我哪能见死不救,更何况还有你为他说情。告诉你吧,我一回到府中,就让我的管家去雇了一只快船,又派了我的两个心腹一路将他护送到崇明。他到崇明以后,就可以走海路去福州了,驻扎在那里郑芝龙将军是袁世伯的旧属,袁公子只要到了他那里,就什么都不怕了。喏,这是他临行前,给你写的几句话。”朱国弼说着,便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来,递给了寇白门。 

  白门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白门校书赐鉴:

  仆为官府所通缉,幸得小姐与朱公仗义援手,方得以脱困。或仆日后还有出头之日,定会回来报答小姐与朱公的救命之恩。临行在即,草就一诗,聊表敬意:

  昔从史籍读如姬,今日白门事更奇。

  慷慨难中红拂女,当信英雄亦有雌。

  仆,多慧顿首!阅毕请即焚之,切记!再拜!

  袁诗中提到的“如姬”是战国时魏安   王的一个宠姬。时,赵国有难,魏公子信陵君无忌欲救赵国,而王不许。于是,求如姬帮她盗虎符,以调动军队。如姬遂将虎符盗出,交给无忌,使他完成了救赵的义举。“红拂女”是隋炀帝时司空杨素府中的一个侍女。时,李靖来投杨素,二人谈论时,她就站在旁边,因见李靖气宇轩昂,认定他是个能成大事的英雄,于是,半夜潜入李靖的住处,主动提出要与他私奔。后来,李靖在她的激励下,起兵于晋阳,不久,投到唐高祖李渊的帐下,平王世充、窦建德、萧铣、辅公   ,为唐朝的建立,立下了赫赫战功。唐建国后,历任检校中书令、兵部尚书,系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之后,他又统兵北荡东突厥,西破吐谷浑,被封为卫国公。应该说,如果没有红拂当年对他的鼓励,他很有可能成就不了这番事业。

  白门一见,悬在心中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朱国弼待她阅后,即把信放在火烛之上烧了。又悄声问道:“白门,今晚,你就留宿在我府中如何?”说着,就要拥她入怀。 

  白门灵巧地一闪身,躲开了,随即站定身子,正色道:“国公爷,施恩图报,非君子所为,我相信你也不是这样的人。不过,我从你今天能帮袁公子这件事上,能看出你是个好人,这话我并不是嘴里说说,而是发自心里地敬佩你的为人。所以,我愿意嫁给你。但你堂堂国公,娶妓为妻,岂不有辱了你身份?所以,在要不要娶我这件事上,还望你三思。”

  “白门,你此言差矣,你把我老朱看成什么人了?”白门见朱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不由一乐,向他移近了一步说:“我又哪句话说错了?那我又该把您看作是什么人呢?请国公爷赐教。”(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